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一 惊天大案

梅戈 收藏 1 1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回到家休息沉静了两天,我把枪的使用方法交给了宋建国,把他提出的事又仔细商量了商量,觉得两个人的力量有些单薄。

“找邢立强!”我们俩异口同声说出了邢立强,说完我们俩为彼此的心意相通哈哈大笑。

看我无异议,宋建国道:“我这就去呼他!”说完,宋建国就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以后,邢立强开着车来了。我把宋建国说的事和他直截了当说了,他连考虑都没考虑:“干!豁着干死了算!怎么着活的时候也得风风光光!老夹着尾巴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干!我和你们俩干!”邢立强说的意气风发。

我把枪拿出来,交了他使用方法。他也是爱不释手,啧啧称奇。


每个月的14日到16日,是我们这里单位集中发工资的日子,各个单位都是上百万的钱款,大些的单位更是几百万上千万,,而且全是现金。我们决定抢单位的工资。为了确保安全万无一失,我们仨反复看了行动路线,在哪里下手,去哪里换第一辆车,哪里换第二辆车,然后怎么回来,一切都计划好了就等14号行动了。

13号的夜里,宋建国开车带着我和邢立强去远处的小区偷了两辆车,由于我不会开车,所以接连去了两次。换好我们准备好的车牌,把车停在我们需要用的位置上,三个人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下午一点,我把他俩呼到一起,上了车我把枪分给了他们俩:“建国!你专门负责开车,不到万不得已你决不能离车一步!”

宋建国点了点头。

“立强,咱们的目的是钱,尽量不要杀人,人家也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如果押车的人反抗,尽量往不是要害的地方开枪!”我对刑立强吩咐道,生怕他处于好奇开枪伤人。

“明白!”邢立强摆弄着手里的枪答应道。

“好!开车吧!”我吩咐了宋建国一声。

宋建国打着车,向我们停第二辆车的地方驶去。把我们自己的车放好,我们走着到几百米外的地方去开准备实施抢劫行动的车。开着这辆车我们向那家看好的银行分理处驶去。

我们怕被怀疑,没有过于靠近银行,停在离银行有三百米左右的地方。这里很安静,没有什么行人,车没有熄火,我掏出一个望远镜向银行望了望,可巧正好有人搬着装钱的麻袋往车上装,一共三麻袋。我又向运钱的车里看了看,只有司机。两个搬麻袋的人上了车,一个男的坐在副驾驶这边,一个女的坐在了后边。车驶离了银行。

“就是它!”我指着刚驶离银行的汽车说。

宋建国没说话,但我感觉到他很镇静。油门一踩,我们的车跟了上去。我示意邢立强戴好掩护用口罩,自己也戴上了。跟了有不到两分钟,我对宋建国道:“动手!”

宋建国应了声明白,车猛的一加速,刷的就超过了运工资的车,宋建国一打轮,一下子就把运工资的车别住了,只听的后面紧急刹车的声音非常刺耳地响了起来。

我和邢立强一拉车门跳了下去,只听后面运钱的司机在大骂:“你他妈的怎么开车呢?”

我没说话,向天打了两枪,飞快地跑过去拉开了后车门,用枪指着坐在后面女财务,只见她脸色吓的煞白,浑身哆嗦成了一团,邢立强此时已经把对面的车门打开了,他看没人反抗,把枪往兜里一揣,抓起座位上的一袋钱扔到了我们的车边,随即飞快地抓起另两袋跑了回去。我赶紧也往回跑,这时司机和副驾座位上的人醒悟过来了,拉开车门想下来,我照着他们的车又连开两枪,一枪打在车的机器盖子上,一枪打爆了车的左轱辘。趁这当口,邢立强已经把扔在地上的麻袋捡了起来,喊着我:“上车!”

我跳上车还没坐稳,车子嗖地飞了出去。整个抢劫过程前后不到半分钟。

宋建国稳稳地把住方向盘,向我们停第一辆车的地方驶去。几分钟后,我们已经把车换成自己的车了。

我们没有出城去,开着车去了四方旅社,这时满大街的警笛声响着奔我们刚才抢钱的大华路而去。宋建国把墨镜摘了下来兴奋道:“韩永!我们成功了!”

邢立强也乐的不行,我看看他俩道:“先别笑,赶紧回四方旅社收拾一下!”

五分钟后,宋建国把车停在了四方旅社后院的最后一排房子前。

自从宋建国说我们借色敲诈容易出事以后我们就不再做那件事了,这最后一排房子也不再安排客人住了。我让人把其中的三间屋子与其余的房子中间砌了一堵墙连到前面那排房子的后墙上,这样一来,这三间房子等于自成了一个小院。我又让他们把三间屋子打通了,把两间屋子的门堵死,最里面的一间连窗户也堵上了成为一间暗室,三间房只留了一个门。

看看左右无人,我们仨飞快地把钱袋弄进三间屋的暗室里。开开灯,插好所有的门,我们仨兴奋地把钱袋弄开,邢立强抓出两迭钱,欢喜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韩永!这回我们才是真有钱了!”宋建国手里捧着花花绿绿的钞票眼睛乐的眯成了一条缝儿。

我喝了口水,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快!数数!看看到底有多少钱!”

我们仨数了四遍最终才确定是三百五十七万两千八百九十八块。

“哈哈!哈哈!”看着这成袋子的钱我们乐的几乎变了声儿。


看够了,笑够了,我看着他俩说出了一句让他俩几乎没跳起来的话:“今晚再去搞两辆车,明天我们再干一票!”

“什么?”宋建国和邢立强两个人吃惊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韩永!你说咱们明天再干一票!”

“抢这一票是死,再抢一票以后现了也还是死!所以一次和两次没区别。我为什么决定马上再抢一票呢?!这种事到现在几乎全国都没发生过,大家的防范心理根本就没有,咱们不能给他们思想准备的时间。而且谁也想不到咱们会连着抢两天,就是公安局也想不到,他们现在正忙着分析会是谁干的,怎么破案呢!所以我想明天咱们再抢一票!但是,这事只能做两次!以后说什么也不能再干了!”

宋建国低下头想了想,看着我和邢立强道:“韩永说的有道理,我觉得可行!”

邢立强听他说完道:“你们说行我就跟着干!反正我信你们俩!”

“好!那这事咱们就决定了!现在咱们先收拾收拾,天黑了出去吃饭!”

我们仨把钱用准备好的皮筋重新扎好收到了准备的保险柜里。装钱的麻袋剪碎,连同原来绑钱的扎纸装在一个塑料袋里让邢立强拿着去了前面的客房,让总台给开了三楼事先看好的一个标准间。

锁好门,宋建国和邢立强两人蹲在卫生间里一点一点地把扎纸和麻袋碎片烧了,烧完后用马桶里的水冲走了。

干完这一切,天已经很黑了。我们仨叫上丁六和建军出去好好吃了顿饭。


15号的事情出了点儿小麻烦。

我们开车从银行外面一过,正好看见有单位在往车上装装钱的麻袋。宋建国把车一绕,再从银行过的时候那车正好开了出来。不知道是昨天发生的事他们已经知道了还是本来安全保卫意识就比较强,车一从银行开出来速度明显提了起来。

宋建国骂了句:“妈的!”转头问我:“怎么办?”

我没时间进行考虑,一咬牙:“追上它!死活是最后一次!”

宋建国呼地把车开起来。

那辆车也许是感觉到了危险,速度更快了。

宋建国一发狠,死劲超上把那车别到了一边,我和邢立强跳下车就连放了几枪,把车胎先给打破了。冲过去我把车门使劲一拉,里面锁上了,邢立强也碰上了同样的情况,我们俩二话没说,退后两步‘当、当、当’就是几枪把车锁给打坏了,扑上去把车门拉开,我看见坐在后面上的人腿给打中了,我们顾不得许多,把枪一揣,一人拎起两袋钱就往回跑。

刚跑回来,宋建国喊声:“闪开!”

我刚一闪开,宋建国朝我身后开了一枪。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那车上的司机拎着车锁追了过来。被宋建国一枪打在了肚子上。

我跳上车,邢立强也上来了。宋建国把方向盘一打,汽车刷地开走了。


十多分钟后,我们仨躲在暗室里,一五一十地数着钱,一直数到晚上我们才算数清楚:四百八十七万九千一百六!而且最让人可心的是,全是用过的旧钞票,这说明这八百多万块钱如果我们不出其他事,将完全属于我们了!

我们仨疯狂地笑着,我们有了八百多万啦!这不是别的呀!这是八百多万人民币呀!

保险柜里已经装不下了,我们把装不下的钱装进了我平时放衣服的柜子里。

烧了扎纸、麻袋和口罩,我们下了楼告诉前台,这个标间不许再往外租了!

吃完饭我们仨都没有回家,三个人挤在后院我的那三间房里的双人床上聊了一夜,聊今后怎么办,怎么发展,他俩一致同意钱全放我这里,而且以后无论挣多少钱全都由我掌握!“五·一”前后开家大歌厅是我们的一致目标!

天亮了,我们仨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生活真是让我们越来越喜欢!


(未完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