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新篇—山西崛起 抵御日寇 石门会战(一)

西安巡抚 收藏 11 2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6.html[/size][/URL] 香月清司一边命令独立第二混成旅团从保定出发支援石家庄,一面则在石家庄城内,和川岸文三郎的第20师团师团部一起组织起了石家庄的防御。 香月清司收缩兵力之后,手上现在有酒井镐次独立第一混成旅团一万左右兵力,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的150mm重炮十余门、105m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6.html


香月清司一边命令独立第二混成旅团从保定出发支援石家庄,一面则在石家庄城内,和川岸文三郎的第20师团师团部一起组织起了石家庄的防御。

香月清司收缩兵力之后,手上现在有酒井镐次独立第一混成旅团一万左右兵力,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的150mm重炮十余门、105mm加农炮三十余门。他第一军直属的山炮第一联队,山炮第八联队。共有75mm山炮80余门。还有他第一军的装甲车第一、二大队共八十余辆八九式坦克。这样看来香月清司虽然兵力只有一万多,但是各种火炮高达100多门,其中不乏重炮。所以,要啃下固守石家庄的香月清司第一军军部,晋绥军还要付出极大的伤亡。

这种情况之下,杨爱源围城打援的战略应该说是正确的。

虽然有点慌,但是香月清司看到眼前强大的炮兵以及石家庄城内堆积如山的物资。心里还是有点底的,他认为没有突围的必要,而是要等到独立第二混成旅团到达之后主动反击晋绥军部队。当然,香月清司还有一支可能获得的部队。那就是川岸文三郎第二十师团下属的第39旅团,这个旅团现在正在和朱德将军的第十八集团军在邢台到邯郸一线纠结着。香月清司认为39旅团可以很快击溃这支非正规军的支那部队,然后就可以来石家庄和他会合,一道反击围城的晋绥军。

此时,晋绥军围城的部队在楚溪春的指挥下,与日军试探性的发生一些战斗,在看到日军每每与晋绥军爆发交火之后立马有重炮兵支援的情况,楚溪春知道此时不能与城内日军爆发大规模的战斗了。于是楚溪春指挥他的重炮兵与日军重炮兵展开了炮战。苏联152mm火炮虽然与日军火炮口径大体相同,但是由于苏联的工业基础和精密程度高于日本(虽然两家当时的东西都很落后),再加上苏联火炮的长倍径,在炮战之中晋绥军占到上风,日军150mm火炮的损失很大。香月清司一气之下召唤空军支援,轰炸晋绥军的炮兵阵地。

但是,阎锡山的经济调查局(以下简称经查局)的特工人员早就潜入了北平、保定、石家庄等地。每次日军大机群起飞之后,情报都能立马通过特工们的秘密电台传达到晋绥军方面。此时在得到日军大机群起飞的消息之后,楚溪春随即呼叫苏联志愿航空队起飞迎战。

一时间双方的空中力量胶着在了一起,天上地下炮声不断。地面上的晋绥军88mm高炮和40mm高炮则是专门招呼落单的日军战斗机,同时攻击高处的日军轰炸机。虽然苏联飞机较为落后,但是有地面防空火力的支援,倒是还能略占上风。

石家庄城下的战斗,也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着。

......

视角转到晋绥军在新乐、定县布置下的口袋阵。这里是整个石家庄会战的关键,所以杨爱源亲自到前沿指挥这一路的晋绥军作战。并且装甲列车也被杨爱源支援到了这一路。为的就是一举全歼本多政材独立第二混成旅团。

忻口一战本多政材打得好不窝囊,与坂垣征四郎第五师团两面夹击,而且有独立战车联队和独立第一旅团的支援还是没有能够突破晋绥军的阻击线。事后也是连连挨了几次香月清司和寺内寿一(由于第五师团的覆灭已经被撤职转为预备役)的“协和嘴巴子”。现在在得知晋绥军进攻石家庄之后,心中一直有气的本多政材立马调集他的独立第二旅团所有的八千部队,乘着三列火车,浩浩荡荡的向着石家庄扑来。

只是,本多政材的部队还没到石家庄,也没到晋绥军的口袋阵里,他就现在定县以北不远处挨了一闷棍。

这一闷棍,就是第十八集团军120师的小股部队干的。

共产党方面由于要坚持敌后斗争,所以在保定、北平,天津等城市里也安插了部分情报人员。在得知本多政材的独立第二混成旅团沿着铁路机动向石家庄方面之后,120师当即决定组织在铁路线上进行偷袭。

1938年8月18日凌晨,本多政材第二混成旅团搭乘的火车正在风驰电掣的行驶在保定到石家庄的铁路上。就在打头的一列火车行驶到定县以北不到十公里处,第十八集团军120师的小股部队引爆了预先埋设在铁路路基下的大量炸药。

这列搭乘了近三千士兵和旅团部参谋及电报人员的列车立马被拦腰炸断,然后撞在一起,全部拧成麻花状的事了。车上士兵顿时伤亡一半以上,旅团部的参谋伤亡大半,电台被毁。

本多政材从后面赶来的第二列军列上赶到现场,下车之后直接找到这一段铁路守备部队的指挥官本猪一郎,二话不说就是一阵大嘴巴子。

本多政材看到铁路损毁严重,路基都像是被翻耕了一遍一样。短时间内无法修复。于是命令全员下车徒步行军。伤员和阵亡士兵则由列车转回保定治疗。于是本多政材带领着还剩下的六千多士兵,扛着步枪机枪迫击炮掷弹筒就向着定县而来了。

老天作弄,由于本多政材的电报机损坏,他并不知道此时定县已经被晋绥军光复。还想着到达定县之后补充损坏的电报机,还有让他疲惫而且经过一夜惊魂的士兵们找点“花姑娘”定定神。恢复一下“士气”。

本多政材还在想着马上就能到定县县城的时候,突然铁路线上驶来了一列列车,震耳欲聋的汽笛声传来,本多政材只看到了两束刺眼的灯光。

本多政材正在疑问的时候,手下的士兵却以为这是他们大日本帝国的列车。在看到第二节车厢上装载着的“支那人没有的大口径重炮”之后便更加确信这是自己方面的列车,便纷纷迎着列车跑去,呼唤着列车停车。这些深受“爱国精神”教育的日军下层士兵从小就深深被灌输了保护国家财产的知识,此时他们想要告诉这列列车前面已经被炸毁了,不能通过。当然同时他们美滋滋的希望这列拥有好多车厢的列车返回的时候可以把他们全部捎带着运送到定县,甚至石家庄。

只是,这列列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从日军士兵堆里直接不紧不慢的向前行驶着。

这其实就是杨爱源的装甲列车,而此时杨爱源也就在这列装甲列车上,当看到列车缓缓的从日军堆里穿行的时候,杨爱源心理明白,这些日军的死期到了。

就在装甲列车全部进入日军队列之后,杨爱源命令:轻重机枪速射炮准备开火,机车停车。

看见列车停下来了,那些惊魂过后的日本士兵纷纷向着列车跑过来,想要搭车向前行进。此时看到部下这种情况,本多政材也只好派人去联络一下这列列车的行驶人员。看能不能搭乘他的士兵。

而此时,这些日军士兵迎来的不是别的,正是一阵机枪火炮的疾风骤雨!杨爱源透过射击孔看到这一幕,果断命令:“开火”!

二百多挺民二四式水冷重机枪、MG42重机枪和德什卡12.7mm两用重机枪倾尽全力倾泻着子弹,顿时之间形成了一片无法逾越的弹幕。成片的日军士兵被机枪击中,打成筛子甚至撕成碎肉之后才倒下。而速射炮则是朝着本多拥有的几辆八九式坦克和豆战车倾泻着炮弹,只见一辆接着一辆,不,是几乎同时,十几辆日军战车都被打得爆炸起火,或者冒出浓烟。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几十万发子弹、炮弹就把本多政材的部队打得损失惨重开始溃逃。

本多政材的部队已经减员严重,开始向着铁路两侧溃逃,但是铁路两侧的空旷平原上,无数道灯光突然射来。

杨清此时正坐在一辆БТ—7快速坦克底盘改造的装甲指挥车里,用通话器大声命令所有的战车、以及架上机枪的重卡车打开车灯,排成一排向着日军进攻。

看到这些灯光和灯光后面的威武装甲部队,本多政材心里面已经凉得透透的了。但是为了逃出升天,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组织敢死队为全旅团(其实已经剩不下一半人马,重装备损失殆尽)打开突破口。

数百名敢死队员缠满炸药向着晋绥军坦克扑来,而晋绥军则是既定战术,火力覆盖,只见一时间坦克装甲车上的上百挺机枪和近百门坦克炮也几乎是同时爆发出出了强烈的火焰,日军敢死队员也就在这一瞬间就变成了“送死队员”,绝大部分都在百米之外被晋绥军机枪坦克炮打死。只有几个敢死队员接近了晋绥军坦克,击毁了几辆冲在前面的快速坦克。

此时,看到日军大势已去,晋绥军开始了全体冲锋,勇敢的晋绥军士兵端着上了三棱刺刀的各种枪支向前冲锋,用刺刀解决这些最后剩余的日军。狙击手则端着莫辛纳甘狙击步枪,寻找着有价值的目标射杀。

在拥有晋造汤姆森冲锋枪和AK26支援下的晋绥军步兵很快在刺刀战之中占了上风,天蒙蒙亮的时候,最后剩下的百十名日军已经被压缩到一个小圈子里,这些大部分都是日军的军官,挥舞着指挥刀准备与晋绥军同归于尽。

晋绥军士兵哪管这么多,步枪轻机枪汤姆森AK26只是一阵突突,这些日军就解决了。

不过,本多政材却没有在这堆日军军官之中。此时他正在趁着天还没有全亮,向外悄悄逃窜着。

但是,老天还是注定要让他不幸到底。还是有一个埋伏着的晋绥军狙击手将本多政材套进了狙击镜之中。一发经过千分尺测量、精选过的7.62毫米全尺寸步枪弹穿透了本多的颅骨,顿时将他的脑袋打成了一团血雾。

晋绥军在付出了不到十辆坦克,一千多士兵的代价之后,全歼了这个忻口前线的老朋友——本多政材独立第二混成旅团。

加上之前的井陉战役和石家庄外围的序战,今非昔比的晋绥军已经歼灭了将近两万的日军部队。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日军文件、情报。

打扫战场的任务就交给第十八集团军第120师了,这近万条枪又是阎锡山给朱德将军的一份大礼。而杨爱源,此时则是迅速收拢兵力,带着自己的部队回师石家庄,准备展开下一步的行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