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辈的旗帜——永远的怀念[蓝剑军团]

准芯 收藏 50 885

父辈的旗帜——永远的怀念




父亲,一辈子都以军人的要求来规范自己,即便是在转业后的数十年里都是如此。所以,父亲像一座山,我总是在翘首仰望!父亲像一面旗帜,我总是在肃然起敬!对于一个世代农耕家庭出来的孩子,父亲满意自己的一生。苦尽甘来是他对自己境遇的最终评语。也许我们这一代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及他们这一代中的多数人对于党,对于军队,对于这个国家是那样的赤胆忠心,那样的信赖和理解,以至于再大的委屈再大的苦难也一力承当,毫无怨言。不过在琐碎的父亲的回忆中,似乎又明白了一些。他们是真正经历过苦难的一代。

父亲是1965年的兵,弟弟满一岁时他才回到了地方工作,记得那时是1979年冬。14年的军旅生涯令他的处事作风几乎就是为军队而生的人。早上六点起床是雷打不动的铁律,吃饭狼吞虎咽,走路正步如风,工作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在我的印象中父亲的字典里没有懒惰和投机,任何事情都没有拖沓懒散的时候。尽管对我们严苛却也不缺乏仁慈关爱。因为在外当兵多年使他总觉得对于我们母子有着莫大的亏欠。他从来不对母亲发火也没有责打过孩子。

用父亲的话说他当兵是一个奇迹。因为父亲当的兵种极为特殊:空军飞行员。即便是现在能够驾着银鹰翱翔蓝天也是莫大的荣誉和自豪,何况是那一个年代对于一个整日和庄家打交道的穷孩子就几乎是个不敢奢望的梦了。

稍懂事的时候会刻意打听父亲部队的事情,除了好奇就是无限的向往了。父亲总是笑容满面和善待人,却因内向的性格而不善言谈,对于我们也是说的少做得多。想听故事就必须等他空闲心情好二两酒下肚的时候了。不知道是不是军人的严谨和纪律,我至今不知道他服役的部队番号以及在那时都属于秘密的细节。即使母亲带我去父亲部队探亲也是军车接送,从来不知道出处何在。我只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相当保密的军用机场。

父亲当年和所有适龄青年一样响应国家的号召去应征入伍。没有人知道征兵序列中有飞行员这一项。殊不知道父亲当兵是因为挨了祖父破天荒一次打而发誓要离开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故土去外面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作的决定。

一切只因为一碗黑色的汤圆。因为贫苦困窘,本来白腻润滑的汤圆变作由杂粮和盐野菜包裹成汤圆状的东西,即便是看看也毫无食欲。可是就这种所谓的汤圆父亲吃了整整18年。于是乎少年执拗不堪的父亲第一次违背了族风威严的祖父,硬指着供销社白滑的正宗汤圆愤青不止。。。。。。祖父的责打伴着自己浑浊的泪水。父亲是祖父40余岁所得的幺儿,珍爱尤佳。直到多年以后祖父临终时仍为此事追悔不已!

征兵充满戏剧性。当身材条件优越的青年们都已经穿上新兵装带上大红花时,父亲和十几个个头不大但身体健硕的青年却拿着一张“待查”的纸条呆在家里郁闷守候着那几乎不抱希望的结果。这一结果令镇里每年搞征兵工作的人武部的干事也张二摸不到头,还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其实这时部队正在对这一批候选兵员进行严格的秘密的政治审核,又称军审。

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结果:复查。这一次检查远远严格过上一次。最后仅仅剩下三人,父亲是其中之一。到省城的一个部队医院又刷掉了另外两个。每次谈到这里父亲就眉飞色舞,眼里洋溢着自豪。

在夜里睡觉时,有一个医生摸进来用针扎每一个人的脚。父亲与另外一位痛醒并叫喊不止,而第三位则没有反应。医生给的淘汰理由是:此人反应迟钝。而那人临走时说:我以为是看谁忍得住故意不叫的!最后一次比拼还是父亲胜出。因为只要一个,还因为招的是战斗机飞行员,由于驾驶舱较小,个矮者优,父亲在体重均等的情况下因矮对手一公分而入选。

于是父亲由近三百人的征兵队伍里脱颖而出,成为唯一的空军飞行员预备学员兵。这一时成为当地的佳话。奶奶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官到家里祝贺,都是幺儿争的脸面。作为三代贫农的家庭这无异于光宗耀祖的事情。

那时家庭的贫困窘迫到何种境地我没有切身的感受。只听父亲说自己等于是光着屁股去当的兵。临行前奶奶用旧粗布蚊帐缝制了一套衣裤给父亲。到部队后因为有国家配发所用的服装(那时的空军也订制一些便装),父亲又将这套衣服寄回给了家里。儿时几乎听不进这些忆苦思甜的教诲,只以为此一时而彼一时,便都做了耳边风。想起父亲也就想起了这些,对于自己的浪费不禁汗颜!真的是不知苦中苦,何知甜上甜!

父亲没有说太多自己作为学员兵的日子。后来渐渐明白因为文化底子薄父亲在学习飞行知识和机械原理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甚至险遭淘汰。为了实现自己翱翔蓝天的梦想他付出了多出几倍的努力和汗水。这也成了他毕生的教训。所以对于我们的学业更是严格要求,为此宁愿陪我们熬夜用功。他常说书到用时方恨少,莫要后悔自己荒废了岁月。你们没有好的出身背景没有耀眼的光环,唯有自己不懈的努力才可以有能力把握自己的命运。记得高考时,父亲就像一个保姆一样通宵达旦的陪着我,本来早衰的他更是憔悴不堪。通知书下来时他像孩子一样的哭了。他对我说你是家族第一个本科大学生,也是我一辈子的梦。终于梦想成真。而我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在航校父亲一呆就是三年,而这三年却跑遍了半个中国。他没有说为什么,只说是锻炼队伍,用现在的话叫“实习”。从航校毕业后父亲就已经是个合格的兵了。不得不服气,退休后的父亲还一如既往的在寒冬腊月用冰水洗澡。当然,那时的父亲已经是位飞行员助理,驾机上天不再是奢求。

提到部队自然会提到战友。每当这时他的眼里都会有些游离的出神,恍惚中好像在怀念什么。因为那时国家贫弱而军队也就资源匮乏,靠的就是一股军人的斗志和对党的信仰将许多事做成从无到有。那时的兵心里没有自己,只有党,部队,国家和人民。

空军是军队的宝贝,飞行员是空军的宝贝,飞机则是飞行员的宝贝。几乎所有的飞行员都可以客串机械师的角色,因为只有对飞机更好的保养和维护才可以飞出好成绩,保障飞机和驾驶员的安全。那时候的飞行员和飞机一样精贵无比。父亲就是因为一次飞机修理事故被螺旋桨打掉了四颗牙。记得每次他笑时嘴里都会银光闪闪,那是金属牙套的光芒。

父亲不止一次自豪这一辈子啥都吃到了只因为空军灶是全军伙食待遇最好的,享受的是高干待遇,隔一年还可以到北戴河等地疗养一次。他总说:全国人民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时候我们却有丰衣足食,再不好好当兵报国如何对得起天下百姓?

父亲这批兵最憎恨工作马虎的人,转入地方依然如此。因为在部队对飞机不负责就是对国家和战友生命的不负责。本来就对那时苏联的飞机质量报以批评的态度。父亲说苏联的东西笨,糙,丑。如果坐过老式苏联飞机的人应该有印象:飞机在空中有一种随时散架的感觉,噪音轰鸣,颠簸猛烈。不适应的人必定晕机。曾经因为机械师疏忽的原因,父亲的两位战友就在机场上空坠机,机毁人亡。所有战友几乎都是拎着枪去找那位挨千刀的混蛋,不是政委及时赶到当场就给崩了。父亲伤感的说:马虎要人命的呀!中午还在一张桌上吃饭的战友晚上就这样没了。两个刚刚建立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现在还记得战友家属哭泣欲死的样子。所以在地方因为这种一丝不苟毫不通融的工作作风,父亲几乎得罪了所有同事。都知道他无私却都不太亲近他。

父亲最不能容忍就是徇私舞弊。那时的兵都基本是苦出身,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的心眼,一心就放在部队事业上。自父亲当上中队长后便极少回家探亲了。母亲一个人在地方既要工作(医生)又要含辛茹苦的抚育我们兄弟二人。每当收到父亲寄来的电报和几瓶军用奶粉时,妈妈总是叹息:你爸爸又不回来了!估计又有紧急任务,不要怪他。眼泪却一时止不住。

一一次随母亲到父亲的部队探亲,记得是在北京下的火车。鹅毛大雪,;零下10度都不止。不知道啥缘故来接我们的车一直没有到,母亲抱着我在车站苦等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才看到父亲的战友驱车而来。

嫂子,不好意思!紧急任务,部队戒严了,出不来。那位叔叔满脸疲倦堆着歉意。

是不是出事了?他。。。。。。敏感的母亲不禁紧张的问道。

队长没事,请您放心!队长也是,这么大的雪叫你们在这里挨冻,应该申请特批的。

知道爸爸没事,吃再多的苦也无所谓了!母亲如释重负,长吁了一口气。她知道父亲永远也不会申请那个特批的。

经此折腾,我却出了问题!挨了一夜的冻,我高烧不下,到部队就进了医院。急性肺炎,高烧休克性昏迷,几乎要了小命。后来母亲说爸爸为此守了我三天三夜,人瘦了一圈。而我也因此病的原因到十岁之前仍然体质虚弱,发育不良。后来随父亲早起锻炼才慢慢恢复元气。也就是那一次母亲第一次狠狠地埋怨了父亲。尽管如此,父亲也没有为了补偿一下而带我们到长城,天安门看看,甚至连北京城也没有进过。要知道在那时候能到首都北京意味着什么!父亲的理由很简单,不能因为是自己的家属而动用部队的车辆和人员。毕竟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因为多是山路,搭车几乎不可能。

母亲说:这些穿军装的对家里人都没有良心。良心都给了部队!言罢又颇觉后悔!

母亲对父亲的爱是无私的,她总自豪自己能成为军人的妻子。她常笑自己是被“审”出来的军嫂。因为在嫁给父亲前,先是镇里审查,后来县里,市里都严格审核过。最后部队还专门派了政治处的两位军官不远千里跑到母亲的单位秘密审查近半个月,这才批准结婚。从没有查过如此严格的军婚,于是乎母亲与父亲的婚姻成为佳话。

父亲对此更是自豪无比!但原因却讳莫如深。

直到一日微醉兴起,父亲才若有其事的对我们哥两说:知道为啥你妈嫁我这么难吗?不知道吧?因为你爸我是给首长开专机的。首长?大吗?我们惊叹疑问。元帅级的你们说大吗?等以后你们学了军史了解爸爸的部队归谁管就知道了!

为此我查阅了许多资料,并没有头绪。貌似疑云,可父亲从来不吹牛也不说假话。至父亲去世,这恐怕是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迷了!

在部队父亲经历两次死难历程。一次飞机故障紧急迫降,飞机离冲出跑道不到一百米。另一次是大雾天气,父亲驾驶的飞机几乎撞在山上。要知道那时的飞机远没有现在的先进,恶虐的天气就是飞机最大的杀手。父亲说飞机离山近的几乎可以看清楚山上树木的品种了,差一点就见了马克思。再加上经常会有战友因事故逝去(倒不完全是飞行事故),沉重的精神压力导致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严重的的失眠和精力不济影响到飞行体质的标准。因为身体的原因慢慢父亲就停飞了。这时父亲想到了转业,别无所求,只想回到自己的家乡。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不知道何等原因,父亲所属部队的转业干部都遭到地方降级使用。父亲还是那样笑脸面对:能够回到家乡,干啥位置都是革命工作。于是从部队的空军骄子一下转变成平头百姓,对于父亲来说没有一丝哀怨。他说:脱了军装我还是个党员。

最为高兴的是母亲,因为一家团聚是她奢望已久的期待。依稀记得母亲为此喜泣不止。

对于部队,父亲充满眷恋,以至于那些老掉牙的军品一直随身使用。纯牛皮黄铜扣的军用皮带,老气横秋的军官三节头牛皮鞋,肥若灯笼的保定深蓝军裤,就连那军绿斑驳的军用水壶也一直用了很多年。唯一挂怀的是那一套咖啡色毛领牛皮飞行夹克随配枪一起交还给了部队。家中有一张就是父亲身着全套飞行制服的照片,后来被我绘制成一米见方的油画,如今一直挂在父亲去世的房中,寄托我们无限的哀思!

对于父亲在部队的记忆一直是这样支离锁碎,如今却成为我对他怀念的珍藏。父亲转入地方的工作经历基本都还比较了解。其实在平凡的岗位上,他依旧是兢兢业业,毫无懈怠。这是他一贯的标准和风格。近十年的一线车间主任,十余年的劳资处处长,后因为地质系统下岗裁员10万人,父亲又返回一线到野外分队领导基建工作。又一次离开我们分隔两地。由于工作地点的条件恶虐,父亲不幸感染血吸虫病。不到一年时间身心疲惫,体质精力每况愈下,直至无奈病退。那时他不过56余岁。

曾今父亲在野外工作时来过我工作的城市出差。记得那是记忆中我以儿子的身份请他吃的唯一次饭。这成为日后我永远的痛。父亲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可是自入大学之后连陪伴他的时间都寥寥无几,更不用说回报则个。

面对一桌生猛海鲜,父亲感叹还是在部队到北戴河疗养时享受过如此丰盛的海鲜大餐。那一天我们父子饮酒畅谈,一夜无眠。即便醉意甚浓,也没有听到他一句怨天尤人的话语,由此感觉父亲这一代的军人真的无欲无求,一切都奉献给了自己的信仰。面对两鬓斑白,沧桑满布的父亲,心中酸楚疼惜,我只有宽慰他希望他放下那革命了一辈子的枪,平心静气的安享天年。他沉默良久:干不动了再说吧!

父亲酷爱体育运动,虽然个头不高却熟稔所有项目,尤其以国球乒乓见长,这些均得益于部队的体育文化生活。户外休闲钓鱼是他的最爱。为了他在退休后的生活愉悦,我总是投其所好的买这些运动器材给他作为生日礼物。于是乎母亲总责怪我“溺爱”父亲。一次钓鱼晚归,母亲威胁说要将鱼竿折断。父亲似孩子般护着鱼竿躲闪,说:儿子买给我的德国货,贵的很!后来对我说:你妈不敢,她心疼钱!我问心疼你吗?他旋即点头,一脸幸福!

父亲的去世是突然毫无征兆的。脑溢血,几乎就在瞬间。他还差4个月就满60岁。一家人早合计给他好好操办一下甲子寿宴。无奈这已成为永远的遗憾!永远的心痛!

回忆起父亲一生点滴经历,如他一般更希翼在部队的生活和工作。尽管是平凡朴实的一道轨迹,可是正如雷锋所说:我要做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他们这一代的军人用平凡螺丝钉的精神一直激励着自己前行,如砖瓦石粒般支撑着国家这座摩天大厦。

就我而言总抱憾对父母的心思远没有放在重要的位置。如今父亲永远的离去,让我空留遗憾。尽管每年都会不远千里去祖山看望父亲,过年陪伴母亲一家团聚,仍然释怀不了对父亲的愧疚于万一。“常回家看看”这首歌之所以脍炙人口除了优美的旋律外,就是这百转柔肠的思亲情节深入人心,感同身受,难以放却。当父辈健在时,多给一些温情和孝顺,不要让自己因此而抱憾愧疚!我对朋友都是这样的劝诫。




此文仅献给我永远的父亲和他这一时代不朽的军人精神。他永远像一面旗帜高高飘扬在我们眼前,伴随我们成长前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