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九 饭店遇刺

梅戈 收藏 1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四方旅社开了张,我和宋建国仍然是开着车四处闲串找挣钱的事。 这天约了两个南城朋友在一家火锅店吃火锅,正吃的面红酒酣的时候,突然听见火锅店门口迎宾的服务员“妈呀、妈呀”地乱叫着往火锅店里跑。我们几个不自禁地就也站起来想看看怎么回事! 火锅店的门被撞开了,十几个脸上戴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四方旅社开了张,我和宋建国仍然是开着车四处闲串找挣钱的事。

这天约了两个南城朋友在一家火锅店吃火锅,正吃的面红酒酣的时候,突然听见火锅店门口迎宾的服务员“妈呀、妈呀”地乱叫着往火锅店里跑。我们几个不自禁地就也站起来想看看怎么回事!

火锅店的门被撞开了,十几个脸上戴着口罩的人举着刀冲了进来。而且是进来以后直接就奔我们这个方向来了!宋建国立刻警觉地喊了一声:“是奔咱们来的!”

我赶紧摔碎了一个酒瓶子攥着瓶子嘴准备招架,那两个朋友也忙抄起了椅子。

说时迟,那时快,这群人离我们只有十几步之遥了。突听宋建国大吼了一声:“站住!不想活的上来!”

我不自觉地也被他的吼声吸引了目光,只见他手里紧握着一把枪,枪口直对着那群人。冲过来的人愣了,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他们没想到要砍杀的对象身上居然带着枪,愣愣地站在那里了。僵持了有一分钟左右,不知道门口谁喊了一句:“警察来啦!”

一听警察来了,这群人呼地就向外边跑去,砍刀、棍棒也随手扔在了地上。

他们往外一跑,我把手里攥的酒瓶子扔在地上,赶紧招呼他们仨:“咱们也快走!”顾不得结帐,宋建国把枪往兜里一揣,我们几个也跑了出来。

出来一看,根本就没有警察的影子,真有假有我们也顾不过来了,赶紧找到自己的车开车就离开了火锅店。

开出了一段,我问宋建国:“你哪来的枪啊?”

“我前一阵买的!”宋建国答道:“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今天要没这家伙,咱们肯定就惨了!你们看那些人的架式!”

“是啊!是啊!”两朋友对刚才的事也是心有余悸。

宋建国看着他俩那样笑了笑问:“送你们二位回去?”

“好!送我们回去吧!”两人忙不迭地说。


把他们俩送回家,宋建国边开车边把枪掏给我看,我接过来仔细一看,这不是打火机吗?

宋建国看着我直笑:“这是我昨天没事逛自由市场买的,挺象真的吧?!”

我也笑了:“甭管真的假的,今天没它咱们还真悬了!”

“是啊!咱们这一年多得罪人不少人,以后出来进去还真的小心点儿!韩永,你说刚才这事是谁干的可能性最大?”

“不好说,我也懒的猜,以后小心点儿就是了!”我把枪式打火机还给他随即闭上了眼睛,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韩永,我和你说句话你可别介意!”沉默了一会儿,宋建国转头看了我一眼。

“你说吧!咱们俩谁跟谁!说话用不着这么小心客气!”我点上一棵烟吸了一口。

“我觉得咱们应当买两把枪预备着,咱们现在真得罪了不少人,没把枪防身说不定哪天咱们在街上就得让人给剁喽!”

“这事我也想过,可这么一来,咱们可就越陷越深了!”

“韩永,你说咱们现在不是已经越陷越深是什么?咱们收不了手了,收了以后会很惨,咱们得罪的人你说能放过咱们吗?!咱们现在还有人,这不今天都来了这一下子?”

“那你想怎么办?”我侧目看了他一眼。

“我觉得咱们只有走下去,保护好咱们自己,尽快弄钱,多弄钱,钱多了出国去!”

“你想的还真远!”我看了他一眼。

“不想远些成么?咱们注定不是吃安生饭的人!”宋建国把话说的很严肃。

我没再说话,考虑着宋建国说的话,是啊!这路既然走上了,也唯有走下去。

宋建国看我在沉思,把车拐到便道上停下来:“咱们现在这样子,按照国家的说法就是有组织犯罪,一旦现了,咱们肯定少判不了!赶到点上弄不好毙了的可能性都有!”

“所以你就想现在尽快多弄钱,觉得够了或风声不好就颠了!”我笑着看了他一眼。

“对!这几天我想的就是这个!现在这世道只有钱才是一切!”

“那你想具体怎么办?!”我瞧着这个最信得过的朋友。

“具体的我还没想,但我看这旅社一时半会儿也挣不出太多的钱来!我这两天问了问建军,每天纯的利润也就两千多,再多我觉得也不会多到哪儿去!工资咱们得给人开,房租得交,管理费、税也一大堆!”

“你觉得咱们这步走错啦?”我问道。

“错到没错,就是钱来的太慢!”

“我看你是胃口越来越大!”我掏出烟给了他一支,自己也点上了。

“咱们过去看看吧!也许能看出点儿什么来!”

宋建国把车打着上了主路,我们俩不再说话,很快就到了四方旅社。


在大堂和建军、丁六聊了几句,一个住店的客人到前台问有没有电话,说有人呼他呢!服务员把电话从柜台里拿出来递给他,客人很金贵地把一个小黑盒子放到柜台上按着。

我斜眼看了一眼,他按了两下不按了,然后看着他拨起了电话。

建军把我们拉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我说:“永哥!看样子你对那玩意儿有点儿感兴趣!”

我点点头:“这东西看来不错,他在咱们这里住,有人找他还真方便!”

“这东西叫寻呼机,现在咱们市里有几家电信营业厅已经卖了一阵了,就是价钱挺贵,便宜的也要两千多,每年还有再交几百块钱寻呼费!”建军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了一下。

“我看这东西对咱们挺有用,建国!”我叫了宋建国一声:“回头咱们拿上三万块钱去看看,买十台,给用的着的哥儿几个每人发一个!”

“永哥!你真是大手笔!一买就是十台!估计营业厅得把你当贵宾招待了!”当着其他人,宋建国也开始叫我永哥了,韩永只是私下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他才叫。

“这东西有用,有用的事情就不怕花钱!”我拍了板。


买了寻呼机我们俩又回了四方旅社,天也有点黑了。

我们俩楼上楼下前院后院转了转,发现有几个单身男性的客人看见服务员那眼神全有点儿异样,有的还借服务员进房送水或者其他东西时故意和服务员蹭两下。宋建国点点头,把我拉到建军的办公室。建军没在,他声音低低地说道:“韩永,刚才的事你看见了吧?咱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些住店的男客人身上想些办法?”

我点点头:“你觉得怎么办比较好?!”

“我觉得咱们可以找几个骚的服务员,两、三个就行,让她们勾引一下这些色鬼,咱们敲他们一下!”宋建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们闹起来怎么办?”我有些担心地问。

“咱们和前台说一声,把这些单身的男性客人,看着有些钱的全给他们安排到后面平房来。我看他们未必敢闹,闹起来对他们没好处!他们敢闹,咱们就威胁送他们去派出所!估计他们也就老实了!”宋建国停了一会儿继续道:“再不然,咱们预备两身警服,真有人闹起来,咱们就扮成警察过去!”

“行!建国!你真有办法!”我称赞了宋建国一句。

“哈哈!”宋建国笑了:“这不也是钱逼的吗?!”

我们俩说完,喊了一个服务员把丁六和建军叫了来,告诉他们要这么办,两人没说别的。我告诉他俩以后每个月多给他俩开两千块钱。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世界上耐不住孤单寂寞的男人挺多,而且这些出差办事的人手里都有些钱。服务员稍微一招,这些人就纷纷上套了。

每当事情正在进行时,丁六都会适时撞开门冲进去,少的时候要个他们三千、五千,多的就是一万。可这些客人呢?一次实际意义上的便宜都没占着。

就这么干了几个月,也弄了二十多万,宋建国觉得这么干很容易出事,悄悄的跟我说:“长在江边走,哪有不湿鞋?!我觉得咱们现在在旅社里干的这事很容易现喽!所以我觉得咱们现在既然如此干,怎么都是在犯法,不如……”他趴在我耳边低低的声音说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意见。

我想了想问他:“行么?”

“我觉得没问题,现在还没听说哪里有谁干过这事,相信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思想意识,咱们干就狠干一把。等风声过了把这旅社或者关了,或者全搬到后院去,咱们再假装四处借点儿钱把这三层楼开成一家大歌厅。现在上歌厅来玩的人特别多,尤其是公款消费的群体极大,咱们招些漂亮的小姐,不漂亮的一个不要!我就不相信,凭咱们这地理位置,每天不挣它几万、十几万我就不姓宋了!”

“好!建国!听你的!干!”

宋建国听我表了态,又笑着说:“那这话又说回来,这枪什么时候去买?”

“现在快过年了,飞机肯定是坐不了,估计铁路上查的也比较紧,过了年咱们俩就去买!你说咱们是去广西中越边境还是到东北去买?”

“去广西吧!听说那里枪支比较多也比较好买,顺便咱们也去桂林玩玩儿!”

“好!过了年咱们俩就去!”我和这肝胆相照的朋友紧紧地握了握手。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