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世界王牌 收藏 2 4186
导读:(十)解放煤矿工友一○一二○人,铁路工友二○五五人,被迫修路同胞六七三人。 这一伟大而艰巨之大会战,以其兵力之大,地区之广,积极自主向敌进攻战术艺术之指导与组织,以及总结所获战绩之大等方面说来,百团大战实为我国抗战以来空前未有之大创举!敌后方游击战争空前未有之大创举!特别是当此大会战开始发动之际,及大战胜利发展整个过程中,正值国际形势发生大变化,我国抗战进入空前困难,国内投降妥协危机与分裂、反共逆流反共内战又形高涨的时候,大战以胜利的事实无情的打击了一切诱降劝降的阴谋毒计,揭穿了一切投降妥协份子反共反八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十)解放煤矿工友一○一二○人,铁路工友二○五五人,被迫修路同胞六七三人。

这一伟大而艰巨之大会战,以其兵力之大,地区之广,积极自主向敌进攻战术艺术之指导与组织,以及总结所获战绩之大等方面说来,百团大战实为我国抗战以来空前未有之大创举!敌后方游击战争空前未有之大创举!特别是当此大会战开始发动之际,及大战胜利发展整个过程中,正值国际形势发生大变化,我国抗战进入空前困难,国内投降妥协危机与分裂、反共逆流反共内战又形高涨的时候,大战以胜利的事实无情的打击了一切诱降劝降的阴谋毒计,揭穿了一切投降妥协份子反共反八路军之内战制造者的鬼脸,以无限的鼓舞,兴奋了广大抗日军民,坚定了他们抗战胜利的信心,争取了时局好转。因此百团大战的意义,不仅取得军事上之伟大胜利,亦更取得政治上之伟大胜利。它是抗战史中最光荣的一页!


(1940年12月10日)

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野战政治部公布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彭德怀生平



[彭德怀] (1898-1974)共和国将领。号石穿,湖南湘潭县乌石寨人。长沙讲武堂毕业,历任湘军团长,工农红军军团长,八路军副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等职,曾率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战功彪炳。

· 1916年入湘军当兵。


· 1922年改名德怀,考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毕业后回湘军任排长,连长、营长。


· 1926年随部队编入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战争。


· 1928年1月升任团长,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 同年7月22日与滕代远、黄公略等领导平江起义,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任军长兼第13师师长。率部在湘鄂赣边转战数月,建立三省边界革命根据地,后率第五军主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第四军会师。


· 1930年6月任第三军团总指挥。


· 1931年11月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 1934年1月补选为中共第六届候补中央委员。在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中,他是前线主要指挥员之一。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逐渐认识到“左”倾冒险主义的危害,曾对错误的军事指挥提出严肃的批评。


· 1934年10月率部参加长征。


在遵义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支持毛泽东的主张。 1935年6月第一方面军同第四方面军会合后,他坚决拥护北上方针,反对张国焘的分裂活动。9月,第三军团合编为陕甘支队,任司令员。10月,与政治委员毛泽东率部到达陕北。同年11月,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参与指挥直罗镇战役。1936年1月补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月任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司令员。5月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0月底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参与指挥山城堡战役。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八路军副总指挥(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与朱德总司令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前线对日作战,开辟了华北抗日根据地.1940年,在华北发动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后称百团大战),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百团大战作战图


1942年8月代理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1945年6月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并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协助毛泽东、朱德指挥对日军的大反攻。解放战争时期,任西北野战军(后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率部转战陕甘宁地区,解放了西北五省。彭德怀出奇制胜,以劣势兵力战胜优势兵力的指挥艺术,丰富了毛泽东军事思想。1949年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北军区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50年10月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一起,在7个月内连续进行5次战役,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回到三八线。迫使其转入战略防御,接受停战谈判。经过两年边打边谈,于1953年7月签定停战协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朝鲜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1952年4月回国,主持中共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从1954年9月起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被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59年7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庐山会议)期间,勇于直言,写信给毛泽东主席,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提出批评,遭到错误的批判,并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被错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首领,免去国防部长职务。1965年9月被派往四川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仍顾全大局,兢兢业业地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又遭严重迫害。由于长期的摧残和折磨,1974年11月29日在北京逝世。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闻所未闻的“辣椒炮弹”


使用改装武器打胜仗的事例不胜枚举,百团大战中使用“辣椒炮弹”克敌制胜就是一个有趣的战例。


1940年9月,百团大战进入第二阶段。我八路军385旅按纵队首长的部署,准备攻取管头据点。时任炮兵指挥部主任的赵章成奉命带领一个迫击炮连参加战斗。9月23日23时,我攻击部队迅速包围了敌人据点。战斗发起后,先由我迫击炮进行射击,数发炮弹全部命中目标。但敌工事很坚固,并没有被摧毁。


炮弹都打得很准,可就是难以歼敌,而我步兵战士却在敌人隐蔽火力的猛烈射击下,一批批地倒下。赵章成看在眼里,心里像装了块石头沉甸甸的。他寝食难安,连做梦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把敌人从工事里引出来,让敌暴露在我火力之下,然后将其一举歼灭呢?


一天深夜,赵章成终于有了办法。他要用“辣椒炮弹”把敌人引出来。赵章成翻身从床上跳起来,把连队的文书和通信员都叫醒,找来工具。几个人连夜动手改装武器。他们把迫击炮弹里的炸药倒出一部分,然后把辣椒压成面,装进去,再装上引信。几个小时的忙碌过后,20发奇特的“辣椒炮弹”就制成了。


9月26日,我军再次对管头据点发起攻击。赵章成把火炮阵地设置在距敌150 米处,以便尽快提高射击速度。攻击开始后,全连4门迫击炮同时射击,首先仍以普通炮弹对敌进行火力准备,扫清了据点外围的障碍。据点内的敌人凭借“乌龟壳”继续顽抗。


正当敌人得意忘形之时,赵章成下达了口令:“辣椒炮弹装填———放!” ,只见一发发“辣椒炮弹”飞向敌阵,在敌碉堡周围爆炸了。一股股浓烈的辛辣气味涌进敌堡,呛得敌人难以忍受。由于不知道我军使用了什么“新式武器”,敌人连滚带爬纷纷弃堡出逃。我攻击部队抓住有利时机迅速发起冲锋,将暴露之敌一举歼灭,占领了管头据点。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百团大战的新闻照片在街头流动展览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炸毁的狼峪铁路桥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我军机枪阵地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占领娘子关的我军战士



中华狂飙荡敌寇——纪念百团大战爆发70周年(二)

彭德怀副总司令亲临前线




百团大战内幕:80多个团参战“没打招呼”


1940年8月20日至1941年1月24日,八路军在华北地区组织了一场百团大战,此举不仅获得全国抗日统一战线的高度评价,也得到了国际反法西斯战线的好评。事隔70年后,党史专家著文,披露了百团大战鲜为人知的内幕。


战略上,侵华日军对国共区别对待



1940 年,日本急于将侵华战争告一阶段,以集结更多的兵力南下,夺取英法在东南亚和南亚的殖民地。为此,日军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拉拢蒋介石、汪精卫政权。一方面扶植汪精卫伪政权,加紧与蒋介石政权“和谈”;另一方面在桂南、粤北、河套、鄂北、鄂西发动新的攻势,对重庆进行持续半年多的大轰炸,还扬言要攻打昆明、西安。



在华北地区,日军则实施了“囚笼政策”,先后建立3000余个据点、1万多个碉堡、5000余公里铁路、3万余公里公路。这种严密而便捷的军事网络,使兵力有限的日军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把抗日根据地与其他地区、根据地与根据地之间隔离开来。八路军被日军封锁在各个穷乡僻壤,生存和发展极其艰难。



对此,中共一方面极其担忧蒋、汪“统一投降、统一反共”,希望通过八路军的英勇战迹,激起全国抗战热情,减少蒋介石政权投降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由于日军据点的相互呼应,要打破“囚笼政策”,以往那种小规模的游击战肯定不行。彭德怀认为,必须打一场大的战役。



战情综合时,意外发现百余团参加



从 1940年7月22日发布预备命令到最后下达行动命令,八路军总部部署的都是20来个团参加的正太战役。直到8月22日八路军总部作战科首次对战情进行综合整理时,彭德怀、左权才意外地发现竟有105个团参加了这次战役。也就是说,其中有85个团“没打招呼”就直接投入战斗了。



根据“战役和战斗的分散指挥原则”,不但八路军总部只部署了20来个团参战,各集团同样也只具体部署了部分部队参战。因此,“百团大战”实际上不是由任何人和任何一级机构发动的,而是华北八路军全体将士积极主动参战的结果。



百团大战还有人数与八路军正规部队相当或更多的游击队和民兵参加,并有至少20万民众参加,这更是根据地军民积极参战的结果。山西阳泉的老民兵王德顺说:“我们实在是受够了汉奸和小日本的气了!听说正规部队要打日本人,能拿起武器的人全跟着部队跑。”


再次是大破袭带来大战机,促进更多的部队参战。8月20日,八路军在以正太路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同时发起攻击,战区内那些小据点、铁路、公路、桥梁、电线杆,绝大多数成为八路军、游击队和群众进行破袭的对象,日军一片混乱,参战抗日部队因此越来越多。



一周左右的战期被延长近半年



最初,八路军总部对于百团大战并没有规定战期,只是在预备命令中要求从部队出动之日起准备一个月的粮食,这大体可理解为作战一周左右。而最终,百团大战却进行达半年之久。



战斗打响后的几天内,战区内日军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八路军完全控制了战场上的局势。百团大战前期的胜利,使彭德怀产生了开展第二阶段战斗的想法。9月20日夜,百团大战第二阶段的战斗打响。



为扩大政治影响,1940年12月22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从延安致电彭德怀说:“百团大战对外不要宣告结束,蒋介石正发动反共高潮,我们尚须利用百团大战的声势去反对他。”



百团大战开始后,日军于1940年9月底部署了一场“毁灭战”,对八路军进行报复。编入战斗序列的部队多达5个师团、10个独立混成旅团和1个骑兵旅团,实际出动兵力约15万人。百团大战被迫转入反“扫荡”阶段。



于是,八路军各部一方面继续反“扫荡”,另一方面抓住机会继续打破袭战和伏击战。直至1941年1月24日,晋西北根据地粉碎日军的反“扫荡”,百团大战才宣告结束。



虽没正面批示,战绩却有正式肯定



1940年7月22日,由朱德、彭德怀、左权联名签署的破袭正太铁路的《战役预备命令》下发给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并报中央军委。但中央军委对此没有正面批示。



原因是毛泽东在1938年5月撰写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写道:“……干涉到下级的具体事项,例如战役战斗的具体部署等等,同样是有害的。因为这些具体事项,必须按照随时变化随地不同的具体情况去做,而这些具体情况,是离得很远的上级机关无从知道的。这就是战役和战斗的分散指挥原则。”



具体到百团大战,聂荣臻说:“破袭正太路,或者破袭平汉路,这是游击战争中经常搞的事情。可以说,这是我们的一种日常工作,不涉及什么战略问题。这样的作战计划,军委是不会反对的。”


另外,百团大战在当时是得到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正式肯定的。



中共中央书记处曾于1940年9月10日发布《中央关于击敌和友的军事行动总方针的指示》,要求华北“应扩大百团战役行动”,山东和华中地区“应仿照华北百团大战先例”,“组织一次至几次有计划的大规模的对敌进攻行动”。



1940年9月18日和9月20日,延安各界连续举行两次大规模的群众集会,隆重庆祝百团大战的胜利。中央军委副主席王稼祥在集会上发表了《庆祝百团大战的胜利》的讲话。毛泽东出席了这次集会。



虽获高度评价,却又遭遇是是非非



抗战期间,百团大战不仅获得了全国抗日统一战线的高度评价,也获得了国际反法西斯战线的好评。但长期以来,这一伟大的壮举,却又遭遇是是非非。



像任何一场战役一样,百团大战也存在不少主观设想与客观实际不相符合的错误和失误。百团大战中,八路军总部和各作战部队,已经就此进行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并且在实际战斗中,不断地调整了不恰当的计划与要求。



由于日军的疯狂报复,百团大战的确加剧了华北根据地和八路军的困难,其困难程度,今人很难想象。如1943年3月,彭德怀在左权县一个村庄召集一个地方干部会议,与会者饿得连坐都坐不稳,彭德怀只好请大家躺在炕上开会。在此背景下,对百团大战表现一些情绪化的批评意见,也可理解。



最为根本的是,多年来游击战的思想影响了许多人,他们认为,抗日战争的正确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扑一下就跑”,而不是百团同时参战。再加上1959年以来对彭德怀的错误批判和“文革”期间对老帅、老将的错误批判,更加使百团大战是非不定。



为何说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史上的奇观?


百团大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华北敌后发动的一场规模浩大的战略性进攻战役,也是中华民族抵抗外来侵略的伟大的抗日战争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这次战役的影响远远超过单纯的军事上的意义,在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产生了相当影响。


一、百团大战之名的由来:原叫正太路破袭战,由于参加兵力有105个团,彭德怀就称百团大战,百团大战遂叫开了



1940年夏秋季,德国打败英法联军,席卷北欧的挪威、西欧的荷兰、比利时、中欧的卢森堡等国,法国政府投降,英军退出欧洲大陆。德、意法西斯在欧洲暂时取得了胜利,大大助长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因此,日军一面发动攻占湖北宜昌等地的战役,大规模地轰炸重庆,封锁福建、浙江的沿海港口,并扬言要进攻西安、重庆和昆明;一面加紧对敌后根据地的“扫荡”,大力推行“囚笼政策”,妄图摧毁抗日根据地。同时,日本还加紧对国民党进行诱降,企图通过谈判迫使国民政府屈服。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也暗中派出代表与日本代表接触,妥协投降的空气笼罩着国民党统治区。7月上旬,中共中央指出:中国抗战局面处于新的环境中,空前的困难时期与空前的投降危险快要到来了。



八路军总部根据国内外的形势,为了粉碎日军的进攻和克服国民党投降危险,决定组织一次大规模的破击战役。22日,八路军总部领导人朱德、彭德怀、左权发布对正太路进行总破袭战的战役预备命令,上报中共中央军委,下达有关部队。命令指出:“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动,我西南国际交通路被截断,国内困难增加,敌有于八月进攻西安截断西北交通之消息。……一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之更加动摇,投降危险亦随之严重”,同时,“敌寇依据几条交通要道,不断向我内地扩大占领地区,增多据点,封锁与隔截我各个抗日根据地之联系,特别是对于晋东南以实现其‘囚笼政策’,这种形势日益严重”。因此,“创立显著的战绩,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兴奋抗战的军民,争取时局好转,这是目前严重的政治任务”。命令要求:“直接参加正太作战之总兵力应不少于廿二个团,计聂区(冀中在内)应派出十个团,一二九师派出八个团,一二○师派出四至六个团,总部炮兵团大部,工兵一部,对其他各铁道线配合作战之兵力,由各区自行规定之。”8月8日,朱德、彭德怀、左权签发破击正太铁路战役行动命令,下达晋察冀军区、第120师、第129师并报中共中央。



8月22日下午,八路军总部作战室科长王正柱向彭德怀副总司令、左权参谋长汇报正太铁路和平汉、同蒲路等破袭战参战兵力、战斗进展情况。当汇报到参加兵力105个团(包括相当于团的支队)时,彭德怀说:下面还有多少个团不讲了,我看就叫百团大战好了。左权参谋长表示同意。在场的《新华日报》(华北版)的陈克寒(曾任该社社长兼总编辑)也说:叫百团大战好,反映了这次作战气魄,我的报道也好写了。



从此,正太路破袭战改称为百团大战。8月23日,《新华日报》(华北版)以“胜利展开百团大战”的通栏标题,刊登了八路军总部关于战役第一期的捷报。这是第一次公开使用“百团大战”的称谓。同日,朱德、彭德怀、左权、罗瑞卿、陆定一联名签发电报,嘉奖参战部队和继续扩张战果,其中指出:“此次‘百团大战’,是抗战以来在华北战场上空前未有的自主积极的向敌寇进攻的大会战,对于全国抗战形势与华北整个战局均有伟大意义。‘百团大战’亦将成为中外战争史上最光辉的名词……”当时向重庆、西安、延安发电报,也都称这次作战为百团大战。百团大战这个名称就响亮地叫开了。



二、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史上的奇观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从8月20日开始,重点是摧毁正太铁路,进行交通总破袭战。



正太铁路,东起河北正定,西至山西太原,全长240余公里。它横贯太行山脉,是日军控制华北的重要交通线之一。在这条铁路线,有天险娘子关,有井陉煤矿,铁路的两侧,是华北的大城市———太原与石家庄。日军依据这条铁路,向两侧延伸,钉下了一个个钉子,修筑了一条条汽车路,企图分割抗日根据地,劫掠与蹂躏中国人民,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所以,八路军选择这条铁路线作为破袭的一个重点。这一地区参战的有19个团另5个游击支队组成的左、中、右纵队。当日黄昏前,部队冒雨穿过山间小路,隐蔽运动到攻击出发阵地。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亲自指挥破袭正太路东段的战斗。他回忆说:20日晚,正太路全线准时发起了攻击。我们计划攻击的重点是井陉煤矿和娘子关。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时刻的情景,真是壮观得很啊!一颗颗攻击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了夜空,各路突击部队简直像猛虎下山,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的爆炸声,一处接着一处,响彻正太路全线。整个正太路沿线和同浦路部分地段,都淹没在八路军和人民群众大破袭的火网之中。



八路军向华北日军发起交通破袭战后,正太、同蒲、平汉等铁路线转眼间陷于瘫痪。日军燃料基地井陉煤矿被杨成武指挥的中央纵队一举摧毁。这次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完全出乎华北日军的意料之外。


攻占战略要地娘子关的战斗打得十分精彩。娘子关是晋察的咽喉要地,日军依据险峻的山岩,在旧有的国民党军防御工事上又加修了碉堡,还住着一部伪军。由于八路军严守消息,一直到战斗开始日军都没有发觉。战斗开始的当夜,晋察冀军区右纵队第5团担负主攻任务。他们潜入娘子关村,解决了村里的伪军,然后依托村庄,向据险顽抗的日军进行强攻。在陡峭的山坡上,战士们冒着密集的火力网,前仆后继,向娘子关上的敌堡仰攻,经过3小时的反复冲击,终于夺取了敌人的堡垒。八路军又乘胜破坏了娘子关东面的铁路桥,收割了大批电线。21日,八路军破坏了堡垒工事后,主动撤离娘子关。日军增援部队赶来,扑了个空。



晋察冀军区以另一路主力部队攻打了日军占领的井陉煤矿。这座煤矿是日本在华北开发的重要军事资源之一,日军为了保护这个经济命脉,在矿区周围十几处修筑碉堡。八路军攻入时,守卫该矿的日军向华北总司令部求援。但因日军无数据点遭八路军突袭,各处同时求援,而日军交通线到处被切断,日军司令部也无良策。援救的日军不得不由石家庄经获鹿徒步向井陉增援。八路军攻入该矿后,在工人们的奋勇助战下,经过一夜的鏖战,全歼了守卫该矿的日军,炸毁了新矿,破坏了旧矿,使这个矿被严重毁灭。至此,正太路东段破袭战取得了重大胜利。



在攻打井陉战斗中,八路军救助了两个日本女孩。这两个日本小女孩,大的五六岁,名叫美穗子,小的不满周岁,叫留美子。聂荣臻知道这件事情后,立即派人将小姐妹接到军区司令部精心照料。后来,他还写了一封亲笔信,把孩子和信送到石家庄日军兵营,要求他们保护和抚养。八路军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充满了人道主义精神。



百团大战的第一个阶段比较顺利。当晋察冀军区部队突袭正太路东段时,八路军第129师主力部队也分路攻入正太路西段,攻克了阳泉至榆次间的许多敌军据点和车站。第129师在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的指挥下,集中10个步兵团、3个独立营、4个工兵连,分别组成左翼破击队、右翼破击队、总预备队和平(定)和(顺)支队,负责破击正太铁路阳泉至榆次段、平汉铁路元氏至安阳段、同蒲铁路榆次至临汾段,白(圭)晋(城)公路平遥至壶关段以及邯(郸)长(治)公路。战斗打响后,日军联络中断,接济断绝,交通瘫痪,增援不至。八路军用奇袭、强攻等方法,迅速解决各据点内孤立之敌。在100公里的铁路线上,八路军主力在前面作战,消灭日军,拔除据点;民兵和群众冒着枪林弹雨,跟进在后面毁路、炸桥,将该段之许多桥梁、隧道、水塔、车站、据点等建筑物加以削平。



当八路军第115师、第129师突然袭击正太路东、西段的日军之时,八路军第120师以主力向忻县至静乐、汾阳至离石公路线攻击,以一部兵力攻击同蒲路北段朔县至宁武铁路,并攻占了阳方口等车站。与此同时,八路军在晋察冀、晋东南、晋西北各军分区部队,对平汉路、德石路、平绥路、北宁路、津浦路、白晋路以及本区的重要公路交通线展开了破击战。



日军遭到八路军沉重打击后,急忙从石家庄、榆次东北对进增援正太路,同时以一部兵力向八路军后方攻击。八路军各部于9月上旬撤离了正太路,于9月10日结束了第一阶段的作战。这一阶段22天的奋战,毁坏正太路三分之二,严重破坏井陉煤矿,两度攻占娘子关。歼敌伪6700多人,破坏铁路300余公里,公路750多公里,基本上实现了预期目的。



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主要任务是袭击交通线两侧的日、伪军,摧毁深入根据地内的日军据点。



第二阶段从9月下旬到10月6日。晋察冀军区发起涞灵战役,以主力破坏涞源、灵邱公路,并夺取涞源、灵邱两城。在历时18天的涞灵战役中,八路军共作战65次,毙伤日伪军1024人,俘日军49人,伪军37人;攻占十多个据点,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同时八路军也伤亡1400余人。八路军第129师在群众的直接参战支援下,进行大小战斗共152次,毙伤日军2464人,俘虏日军38人、伪军100人,缴获山炮、迫击炮、野炮等十余门,步枪、短枪等枪数百支,还有许多弹药和军需物品。八路军伤亡人数也有2340余人。


百团大战第三个阶段主要任务是展开反“扫荡”作战。



第三阶段从10月6日到12月5日。这期间,日军调集2万余人,加上大批伪军,先后对太行、晋察冀、太岳和晋西北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报复“扫荡”。他们见人就杀,见屋即烧,见粮即抢,见妇女就奸,企图彻底消灭抗日力量,把根据地变为焦土。此后,八路军第129师、晋察冀军区、第120师各部队转入艰苦的反“扫荡”作战,直到12月5日,基本粉碎了敌人的“扫荡”,使敌人消灭八路军主力和根据地党政军机关的企图以失败而告终。



据1940年12月10日八路军总部野战政治部公布的战绩,自8月20日至12月5日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共进行大小战斗1824次,毙伤日军20645人,拔除据点2993个,破坏铁路470余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桥梁、车站、隧道等260余处。胜利之花是鲜血浇灌而成。百团大战中八路军指战员伤亡1.7万多人,2万多人中毒。百团大战捷报传到全国,弥漫悲观空气的大后方为之一振,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谬论不攻自破。



三、百团大战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一种意见是1940年12月5日,一种意见是1941年1月25日。现在史学界大多还是采取第一种意见



百团大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上辉煌的篇章。60多年过去了,有关这场战役的情况仍然为人们所关注。历史上对战役分为三阶段没有异议,对第一和第二阶段的起止时间也意见统一。有异议的是第三阶段的截止时间,也就是百团大战结束的时间。一种意见是1940年12月5日,一种意见是1941年1月25日。



持第一种意见的主要依据是1940年12月10日第十八集团军司令部野战政治部发布《百团大战中组部总结战绩》(载《八路军军政杂志》第2卷第12期),其中明确指出百团大战到12月5日止。同时,1940年12月21日朱德、彭德怀发给周(恩来)叶(剑英)转蒋(介石)何(应钦)白(崇禧)的《百团大战战绩》,也明确讲:“百团大战自八月二十日起十二月五日止。大战继续三个半月。兹将百团大战的成绩总结汇报如下:……”换句话说,1940年12月5日,是直接策划和领导这场战役的机关和领导人宣布战役结束和截止的时期。



持第二种意见的主要根据是,虽然八路军总部宣布结束了百团大战,但晋察冀军区的反“扫荡”作战直到1941年1月4日才结束;晋西北第120师反“扫荡”作战从1940年12月14日开始,直到1941年1月24日结束。因此,百团大战结束的时间也应该参考这个时间。大的军事行动都有起止时间。八路军总部12月10日宣布百团大战于5日基本结束,这天正是第129师主力和山西青年决死队第1纵队等部进行的太行、太岳反“扫荡”的结束时间。但事实上,百团大战军事行动在晋察冀军区还在继续。除上述晋察冀军区的反“扫荡”和晋西北作战外,1940年12月4日至1941年1月14日的晋察冀军区的阜(平)王(快)战役属于百团大战战役范围。1941年1月24日至2月4日,八路军第129师等部还进行了辽武襄黎反“扫荡”战役。所以,关于百团大战结束时间的第二种意见不能说没有一定的道理。但第一种意见说百团大战基本结束,反映了当时指挥者对战场的认识和把握。所以,现在史学界大多还是采取第一种意见。


四、百团大战的历史贡献及史学界的高度评价



百团大战沉重打击日军的“囚笼政策”,对日军震动极大。日本华北方面军在作战记录和向陆军省的报告中写道:“……此次袭击,完全出乎我军意料之外,损失甚大,需要长时间和巨款方能恢复”。



百团大战对粉碎日本威压诱逼中国政府迅速屈服的狂妄企图发挥了重要作用。1940年夏季以来,日本为迫使中国妥协,运用了军事、政治、经济和外交一切手段,进占宜昌窥视陪都,持续地大规模地轰炸重庆,全力展开诱降的“桐工作”,封锁滇缅路,断绝国际交通等,一时间给中国抗战造成空前严重的危机。侵略者正踌躇满志地等待着“事变行将解决,中日两国最接近的一刹那”的成功。然而百团大战的枪炮声,打破了他们的黄粱美梦,日本近卫首相的“坚信板蒋(板垣、蒋介石)会谈必将确立调整两国邦交之基础”,变成了“处于紧急关头的蒋介石举棋不定”,“抱最大希望的桐工作,终于未获结果”。



百团大战具有重大的军事和政治意义。它钳制了大批在华日军,1941年初日军又将第17、第33师由华中调往华北,从而进一步减轻了华中正面战场的压力;极大地鼓舞了民心士气,百团大战捷报传开之后,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增强了全国军民抗战到底的信心,增强了战胜困难的勇气,遏制了妥协投降的暗流,提高了共产党、八路军的声威,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是抗日的中流砥柱,是争取抗日战争胜利的希望所在。史学界对百团大战历史地位和作用的评价主要体现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抗日战争部分,该书认为:“长期在抗战前线的彭德怀等将领直接指挥的百团大战,打出了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军民的声威。它使全国人民看到,八路军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不仅发展壮大起来,而且能够给敌人以强有力的打击。这次战役振奋了全国军民争取胜利的信心,以事实驳斥了国民党顽固派对共产党、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诬蔑。从战争全局看,百团大战具有积极的战略意义。它牵制了日军的兵力,推迟了日军‘南进’的时间,并对支持正面战场作战,遏制妥协投降暗流,争取时局好转,起了积极的作用。”此外,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和解放军出版社的《中国抗日战争史》等著述还认为:百团大战推迟了日本的南进步伐,给英美及东南亚各国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利益。百团大战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八路军在国际上的声誉大为提高。




百团大战五大谜题:为何没有中央军委批示?


1940年8月20日至1941年1月24日(一说1940年12月5日),八路军在华北进行了一次百团大战。百团大战给研究者留下了不少难以解开的谜。


谜之一:八路军为什么会进行大兵团作战



百团大战之前,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一直以小规模的游击战著称。为什么到1940年八路军会发动大兵团作战的百团大战呢?



首先,是为了遏制险恶的妥协投降与分裂逆流。



1940年,日本急于将侵华战争告一阶段,以集结更多的兵力南下,夺取英法在东南亚和南亚的殖民地。为此,日军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拉拢蒋介石、汪精卫政权。一方面扶植汪精卫伪政权,加紧与蒋介石政权“和谈”;另一方面在桂南、粤北、河套、鄂北、鄂西发动新的攻势,对重庆进行持续半年多的大轰炸,并扬言要攻打重庆、昆明、西安……



中共极其担忧蒋、汪“统一投降、统一反共(毛泽东1940年7月6日语)”、“中日联合‘剿共’(毛泽东1940年11月9日语)”,希望通过八路军的英勇抗战事迹激励全国军民的抗战热情,减少蒋介石政权投降的可能性。



其次,是为了打破日军的“囚笼政策”。



至1940年夏,日军在华北地区建立了3000余个据点、1万多个碉堡、5000余公里铁路、3万余公里公路。这种严密而便捷的军事网络,使兵力有限的日军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把抗日根据地与其他地区、根据地与根据地之间隔离开来。八路军被日军封锁在各个穷乡僻壤,生存和发展极其艰难。因此,刘伯承把日军的上述部署称之为“以铁路为柱,以公路为链,以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



由于日军的据点相互呼应,要打破这种“囚笼政策”,就不能只在部分地区发起攻击,而必须在比较广阔的地区同时发起攻击。



再次,八路军的队伍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1940年6月7日,八路军总部公开宣布:抗战以来,八路军正规部队已由3年前的4万多人发展到50万人,创造了包括将近1亿人口的解放区和游击区。八路军总部还于1940年7月7日公布:3年来八路军收复县城150座,毙、伤、俘敌伪40万人。抗击的日军达40万,占侵华日军总人数的58%,并抗击了全部伪军。



八路军的实力还在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中得到了体现。1939年冬季和1940年春,八路军对顽固派的进攻进行了自卫反击,阎锡山的晋军因此而遭受重创,朱怀冰的第九十七军基本被歼灭,石友三的第六十九军大部被歼。彭德怀认为,“在打了反磨擦战役之后,必须打反日的百团大战,表示我们是为了抗日才反磨擦的。这才能争取广大的中间势力。”


谜之二:为什么没有中央军委的批示



1940年7月22日,由朱德、彭德怀、左权联名签署的破击正太铁路的《战役预备命令》下发给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并报中央军委。



那么,为什么又未见中央军委的批示呢?



毛泽东在1938年5月撰写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写道:“……干涉到下级的具体事项,例如战役战斗的具体部署等等,同样是有害的。因为这些具体事项,必须按照随时变化随地不同的具体情况去做,而这些具体情况,是离得很远的上级机关无从知道的。这就是战役和战斗的分散指挥原则。”



具体到百团大战,聂荣臻说:“破袭正太路,或者破袭平汉路,这是游击战争中经常搞的事情。可以说,这是我们的一种日常工作,不涉及什么战略问题。这样的作战计划,军委是不会反对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朱、彭、左7月22日下达的《战役预备命令》已经是“命令”,表明当时并没有必须经过中央军委批准后才能组织这种战役的程序。



必须指出的还有,百团大战在当时是得到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正式肯定的。



中共中央书记处曾于1940年9月10日发布《中央关于击敌和友的军事行动总方针的指示》,要求华北“应扩大百团战役行动”,山东和华中地区“应仿照华北百团大战先例”,“组织一次至几次有计划的大规模的对敌进攻行动”。


1940年9月18日和9月20日,延安各界连续举行两次大规模的群众集会,隆重庆祝百团大战的胜利。中央军委副主席王稼祥在9月18日的集会上发表了《庆祝百团大战的胜利》的讲话。毛泽东出席了9月20日的集会。



1940年12月22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从延安致电彭德怀:“百团大战对外不要宣告结束,蒋介石正发动反共高潮,我们尚须利用百团大战的声势去反对他。”


谜之三:为什么正太战役会扩大成为百团大战



从7月22日发布预备命令到最后下达行动命令,八路军总部部署的都是20来个团参加的正太战役。直到8月22日八路军总部作战科首次对战情进行综合整理时,彭德怀、左权才意外地发现共有105个团参加了这次战役。于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上出现了一个光辉的名词——“百团大战”。



为什么正太战役会扩大成为百团大战?



首先,是因为根据地军民的抗日热情。



根据“战役和战斗的分散指挥原则”,不但八路军总部只部署了20来个团参战,各集团同样也只具体部署了部分部队参战。因此,“百团大战”实际上不是由任何人和任何一级机构发动的,而是华北八路军全体将士积极主动参战的结果。



百团大战还有人数与八路军正规部队相当或更多的游击队和民兵参加,并有至少20万民众参加,这更是根据地军民积极参战的结果。山西阳泉的老民兵王德顺说:“我们实在是受够了汉奸和小日本的气了!听说正规部队要打日本人,能拿起武器的人全跟着部队跑。”



这样的百团大战,实际上较之八路军总部或其他统帅部正式部署的百团大战更为宝贵,更为伟大,是最值得中华民族弘扬的民族精神。


其次,是由破袭正太铁路的目标所决定的。


正太铁路,以河北石家庄为起点,山西太原为终点,连接平汉、同蒲二路,全长243公里,其中在山西境内170.7公里。百团大战爆发时,沿线驻有以独立混成第四旅团(司令部驻阳泉)为主的日军共3600余人。但在百团大战爆发当晚,正好有1200名退伍日军在回国途中到达正太路,其中,400人进入阳泉,800人进入娘子关。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