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八 四方旅社

梅戈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八 四方旅社 一日三游几乎每天都能给我带来少则万、八千,多则一、两万的收入,没想到才逍遥了一个来月,我发觉我并没挣什么钱。钱哪儿去了?钱的来的容易去的就快,每天和宋建国到处去看朋友吃喝花了一部分,有朋友借走了一点儿,但有一半是给帮自己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八 四方旅社


一日三游几乎每天都能给我带来少则万、八千,多则一、两万的收入,没想到才逍遥了一个来月,我发觉我并没挣什么钱。钱哪儿去了?钱的来的容易去的就快,每天和宋建国到处去看朋友吃喝花了一部分,有朋友借走了一点儿,但有一半是给帮自己打架的兄弟们以各种名义拿走了。对于他们的借口,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也没打算不给他们,为了维持随时随地有人给自己去冲锋陷阵,对钱太小气了是不行的,义气两字里面也包含对钱的认识。

家里看我出则汽车,入则锦衣,担心地问我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花用?

我告诉父母,我和朋友一起办了一家旅游公司,生意非常好,汽车是公司给配的。

父亲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我,最终没说什么。


钱如流水似的来,如秋风般的去。我仿佛成了一个过路财神。对此,我心里也有些起急,但面子上还是嘻嘻哈哈不露声色。


眼看过了暑假,我又遇到了一个机会,一个叫丁六的圈瓷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他父母所在的厂子由于不怎么景气,想把一个闲置的院子承包出去,一年大约10万块的租金。

我和宋建国让他带着去看了看,在市区的西北角,交通很方便,有十多路公共汽车通往全市的各个地方,院子临街的地方是一栋三层楼,每层有20多间房,院里还有三排平房,每排也有十多间房。看完我点点头道:“不错,开家旅馆我看不错!这里离火车站也不是很远,办事也方便!咱们想办法把他拿下来!”

丁六马上道:“我现在就找我妈他们问去!问具体这事是怎么办!”

我看他要走,就对他说道:“一起去你妈他们单位!”


我们仨开着车就去了离这里不远的丁六母亲的单位。

丁六妈看见儿子带着开车的朋友来单位谈承包院子的事觉得很风光,一流小跑地带着我们去了厂办。厂长看着我们有点儿带搭不理的,随便问了几句就让我们先走回去听信儿。

从厂子里面一出来,宋建国道:“这孙子是不是不想租给咱们呀?”

我想了想看着他俩道:“这里面弄不好有事,这么大一个院子还有那么多房子,位置又如此好,才租十万块钱一年,里面十之八九有文章!”扭过头我告诉丁六:“你回去让你妈他们打听打听,看看里边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再问问这厂长家住哪儿?这地方咱们一定要弄下来,好吃好喝的不能全让这帮当头儿的占了!”

丁六道:“你放心吧!韩永!我最多两、三天就给你确切消息!”

“好!办下来你就去那里上班,经理就是你的了!工资每月三千!”

一听每月能给他三千,丁六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永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事办好!”


丁六第三天就把确切消息送来了,这厂长是想把这院子租给一个亲戚。

我问丁六:“他家住哪儿找到了么?”

“找到了,永哥!我前天和昨天都是盯着他回的家!”丁六表功似的说道。

“好!咱们今晚去他家守着等着他回来!下午四点你在家等着我,我过去接你!”我在电话里对丁六叮嘱道。

“是!永哥!”丁六高兴地答应着。

挂了电话我让宋建国预备了两把刀,吃完中午饭开着车四处转了转,看看三点多了就去接丁六。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一说,丁六拍着大腿说:“就得这么干!不然这帮当官的把好处全给自己和亲戚朋友了!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们?他们吃肉咱们喝汤还不行?”

我笑了笑问他:“这厂长这两天都什么时候回家?”

“基本上都是半夜左右。他下了班是一帮人先去吃饭,吃了饭不是歌厅就是舞厅,玩到半夜才回去!”丁六说着话,眼睛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我拍了拍他:“别着急,你的好日子就快来了!”

“那我还得多谢永哥!”丁六掏出烟递给我一支又给了宋建国一支。

“那咱们就不着急了,咱们也先去把饭吃了,等十点多再去他家守着!”

听说要去吃饭,宋建国扭过头来问我:“咱们去哪里吃饭?”

“去东边新开的那家韩国料理吧!我喜欢吃那儿的烤鱼!”我答道。

宋建国方向盘一转,拉着我们就去了那家韩国料理。


吃完饭,我琢磨了琢磨,给邢立强打了个电话,邢立强刚巧在家,看车棚的老太太很快就把他叫来了,我让他带十几个人开辆车来,他答应了一声问我在哪里等他们,我把地址告诉了他。

丁六有些不解,我向他怪笑了一下,他随即也明白了我的心思。


邢立强很快就带着人来了。我看看表已经十点多了,让丁六带着我们去了那厂长家楼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已经是后半夜一点了,丁六母亲厂子的厂长还没回来。

邢立强有些沉不住气了:“是不是不回来了?”

我看看表:“再等等!”

正说着,一辆小车停在楼边上,一个人从车上下来了,丁六看着人影小声道:“回来了!”

厂长下了车自顾自往家走,送他的车向后一倒开走了。我向宋建国和邢立强道:“把他弄中巴上去。小心别惊动了住户!”

两人点点头,飞快的下了车悄无声息地向厂长扑了过去。中巴上也下来了几个人。

宋建国和邢立强干的很利落。宋建国去了一把把厂长勒住,嘴就给捂上了,邢立强用刀顶在他胸口上道:“别出声儿,出声儿就要你的命!跟我们走!”

宋建国一勒他,上去几个人一抱他的腿,几个人把他抬上了中巴车。

厂长吓坏了,没想到在自己家门口被人用刀顶着给绑了。

我没急于上中巴车,虽然我知道这么做很危险,多在这里耽误一秒,就有可能被巡逻的警察发现,但我想让这厂长镇静一下好方便说话。

过了几分钟我问宋建国:“那孙子怎么样了?”

“差不多安静点儿了!”

我不敢再耽误,下了桑塔纳上了中巴,让司机把灯打开了一下,那厂长已经神智恢复些了,看见有人上来本能地看了一眼。我向他笑了笑:“还认识我吗?”

厂长愣了一下想了想颤颤微微说道:“好象前几天见过!”

我向邢立强摆了摆手,示意他把架在厂长脖子上的刀拿开,继续笑着说:“您记性不错,咱们这也算打第二次交道了!您还没做个自我介绍呢!前天去您那里您很不礼貌啊!”

“我姓张!”厂长有些哆嗦着道。

我示意司机把灯关了,接着对厂长说道:“张厂长,咱们打开窗户说亮话,你们那个院子我是租定了!你可以不租给我,但我希望你考虑下后果;你也可以去报官,但你恐怕拿不出什么证据,公安局也未必对这查无实据的事费神调查。实话告诉你,我们都是大刑上来的,为了吃饭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的话你明白吗?”

“可我已经答应租给别人了!”张厂长还是哆哩哆嗦地说道。

“那是你的事,我既然找到你了,这事你就得答应!否则我就打折你的腿,让你这厂长在轮椅上当!”我在黑影里恶狠狠地威胁道,但张厂长已经从我的口气里听出了危险。

“能让我想想考虑考虑吗?”张厂长哀求着。

“不行!要么你答应我,要么我打折你的两条腿回家睡觉!”我瞪着眼睛向前逼近了一下,这就让这没经过这种场面的张厂长已经吓的不行了。

“别!别!别!我答应你们!你们别打折我的腿!”张厂长吓的直向后躲。

“那什么时候签合同?”我一步不落,步步紧逼。

“明天!啊!不,今天你们上午十点直接来签!”

“好!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别耍花枪,小心我们要了你的小命!”

“我不敢!我不敢!你们上午来签合同吧!”张厂长是吓的几乎尿了裤子。

我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放心,租金我一定按你要的给,十万块一分都不会少,偶尔还会请你吃顿饭!“说完,我叫着邢立强:“送张厂长回去!”邢立强答倒:“是!”

“我自己走,我自己走!”说着话,他却站不起来。邢立强和另外一个人把他架了下去直把他送到楼上的家里,告诉厂长夫人,厂长喝多了。


合同以宋建国的名义顺利签了下来,签了五年,并规定我们有优先续租的权利,而且第一次租约期满后租金的递增不能超过百分之十。我把第一年的租金当时就交了,背着厂子里的其他人,我把一万块钱瞪着眼睛硬塞给了张厂长。


紧锣密鼓地办照采买一切应用之物,四方旅社开张了,我招的大多数服务员都是自己这些朋友家的姊妹,工资也定的比其他地方梢高一些。但告诉她们:“如果不好好干,照样辞退回家,没有人情可讲!”大家都很高兴,丁六买了身西服走马上任当他的经理来了。我没把实际权利交给他,只让他挂了一个经理的名领份钱,他对此很知足,威风有了,面子有了,最重要的是钱也有了!

实际负责的是宋建国的弟弟建军,这小伙子很踏实,是个实干家,旅社交给他我很放心。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