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七 一日三游

梅戈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和家里人、朋友过了一个很热闹的春节,春天慢慢地、悄悄地就来到了人间。 进了4月份,天气逐渐的热了起来,赵庆维给我打了几回电话,问我准备的怎么样。我告诉他,什么时候他觉得合适给我打个电话,我随时可以带人过去。 “第一次去有几十个人就可以了,关键在第二天。咱们占了谁的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和家里人、朋友过了一个很热闹的春节,春天慢慢地、悄悄地就来到了人间。

进了4月份,天气逐渐的热了起来,赵庆维给我打了几回电话,问我准备的怎么样。我告诉他,什么时候他觉得合适给我打个电话,我随时可以带人过去。

“第一次去有几十个人就可以了,关键在第二天。咱们占了谁的地儿,他们肯定会召集人回来和我们抢的!”赵庆维在电话里指点着我。

“没问题,二、三百人我随时可以叫来!”我胸有成竹地答复道。

赵庆维笑了:“韩永!你是个好领导!”


4月中旬的一个周三,赵庆维给我打了电话来,问我第二天能不能带人到火车站去?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早晨六点一定要到,那时候人少,警察也还没上班,去景点的车也没开始发。”

“行!你放心吧!明天见!”我给了赵庆维一个肯定的答复。

“明天见!”赵庆维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就去找宋建国、邢立强和庆阳他们,我没听赵庆维的话,仍然让他们准备明天带三百人去火车站抢地盘。庆阳因为火车站对盗窃、诈骗等犯罪活动抓的比较紧,早就收手不干了,听说我马上就有挣钱的机会异常兴奋,接到我的消息马上就开始出去联络人。

第二天早晨我到了火车站,赵庆维他们已经在约定的地方等着我呢!

我一到他就拉着我去看了要抢的位置:“这是火车站的主要出口,人流量也最大,每天从这里发往景点的旅游车少的时候也有二、三十多辆!”

我点点头:“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你来了咱们就开始,现在只要过去四、五十人把他们赶走就行了,关键是明、后天,他们有力量回来就回来和咱们干了,没有那个力量基本上以后也就没事了!”

我听完又点点头:“好!开始!”

赵庆维听完我的话迅速站到一个路边废弃的隔离墩上把手一挥,刹那间从周围的胡同里等各个地方涌出了我们召集来的大批人手。

三百多人一下子就把我们要占的地方围了起来。

赵庆维带着我向此地发车的老板走去。

这个地方发车的老板有四个人,看见大批的人把这里围上了,他们已经明白要发生的事了,没等我们说话,几个人好汉不吃眼前亏,边给我们掏烟边说:“大哥!我们走!我们走!”

我没接他们的烟,他们一看什么也没再说,迅速离开了现场。

看着事情发生了变故,这里的车主和黑导游们在一边聚集着没敢说话,赵庆维走过去看了看他们道:“知道现在你们换老板了吗?”

车主、导游们连忙点头:“知道!知道!”

“从明天起,导游把购物的回扣交到我们这儿来!”赵庆维下了指示。

“是!是!”车主、导游们连声答应着。

对于他们来说,挣钱是第一的,至于谁是这里的老板他们一点也不关心。

我让宋建国他们把人散开,拿出四千块钱给他:“给大家买点儿水和吃的!”

宋建国把钱接过去,交给几个人去买水和吃的了。

车一辆一辆的发出去了,我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不知道这地方原来的老板会不会就此罢手,否则必有一场恶战。打赢了,这碗饭我就吃上了,打输了,……我没再往下想。

眼看十点多了,三十多辆车都走完了,赵庆维过来问我:“今天先回去?!”

我点点头对赵庆维、宋建国等人道:“明天让大家接着来!不过不要单独过来,我们约在车站西边的那条岔路口,人齐了一起过来,时间早一点,五点半你们看怎么样?”

“行!没问题!”大家异口同声道。

我一摆手,人群迅速疏散了。


等我带着人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在发车的地方也聚集了有三百多人在等着我们,其余几个发车地点的老板们也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热闹。没有什么话,我们向那里一走,对方发一声喊举着刀枪棍棒就冲了过来。

邢立强眼睛一瞪,抽出大砍刀大吼了一声:“冲!”第一个冲了上去。我们这边的人也“呀呀”叫着冲了上去。

几分钟就分出了输赢,我们这边明显占了上风。头上缠着红布的我方人员追击着对方的人,地上已经躺下了好几十人,绝大多数是他们的人。

原来发车的老板派人过来了:“大哥!我们服了!这地方是你们的了!”

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点点头,把手举了一下,宋建国和庆阳喊着让大家停手。

我掏出一万块钱给来人:“给哥儿几个去看看病!”

他苦笑着:“谢谢大哥!不用了!那我们走了!”

我点点头,他回去以后和原来的老板说了几句,双方都把自己受伤的人抬上车。原来的老板没再过来,现场只剩下我们这边的人。邢立强身上斑斑点点地回来了,我笑着向他点点头:“这里的钱以后你分五分之一!”

“谢谢永哥!”邢立强高兴的几乎有些不能自已。

我叫过来宋建国和赵庆维、庆阳,上车上看了看受伤的人,有两个伤的比较重,其余的十几个都没什么大事,我把一万块钱交给宋建国:“带这两位兄弟先看看病,其余的事一会儿再说!”

说完我下了车,宋建国带着人把受伤较重的两个人扶到一辆小车上开走了。

我掏出剩下的钱递给庆阳:“把这钱先给受伤的哥儿几个分了,让他们高兴高兴!然后告诉其余的弟兄们,我不会让他们白出力!”

庆阳点点头,转身上了车。


路上上班的人开始多起来,开始有旅客出站了,情况和平时一样,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如果有人告诉你刚才这里曾经发生了一起有几百人参与的大拼杀,我想你一定会说他在做梦。

庆阳把人安置好了过来问我下一步怎么办?我告诉他:“让大家散了吧!下周,最多在下周,我给大家分些钱!”

“那你呢?”庆阳不放心地问我。

“我在这里看看!”望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我轻轻答了一句。

“要不要留些人保护你?!”庆阳依旧担心地问我。

“不用了,留个三、五十人也没什么大用,他们要再来的话不会是比刚才少,但我感觉他们来不了了!”我笑着拍了拍庆阳的肩膀,“你要有其他的事也走吧!”

“我没事,我在这里陪着你!我现在先把人散了!”庆阳说完,招呼着把人散了。


我把以后的分成比例和宋建国几个人说了:“邢立强和赵庆维每人拿两成,宋建国和庆阳每人拿一成,我拿四成!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几个人都很高兴。

“这钱虽然是这么分了,但第一周的钱要先给来帮忙的这三百多弟兄,别让他们白辛苦!”我和他们几个说道。

“应该!受伤的弟兄还要多分些!”赵庆维非常满意我做的分配:“今晚我请客,吃完了饭咱们再去唱会儿歌,找几个小姐!”


我们占的地方原来的那批人没再来,一周下来我们就挣了十多万。我让宋建国给那两个受伤较重的哥儿们每人送了一万块钱,医药费也给出了。其余受伤的人每人四千,剩下的十万给那三百人平均分了。

处理完这些事,我让赵庆维给上次来他家的那些圈瓷打电话,甭管参没参与火车站的事,如果有人愿意买车来这里挣这五百块钱车份,尽管来。

赵庆维笑了:“韩永!你真高!”

我假装糊涂:“我怎么高了?”

“这些人一来,虽然真有大事他们管不了,一般有点儿小事可就比现在在这里干的车主强了!不会象现在这些人掉链子!”

我装做恍然大悟:“嘿!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些!看来你比我考虑的多!”

赵庆维笑了笑没再说话。


又过了半个多月,跑景点的车基本上都是我那些圈瓷了,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我让邢立强和赵庆维、庆阳他们仨在这里盯着,用宋建国的名字去车市买了辆八成新的二手桑塔纳,每天我们俩开着车开始四处找朋友,去寻找其他挣钱的机会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