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六 圈瓷聚会

梅戈 收藏 1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六 圈瓷聚会 宋建国他们去驾校学开车了,我闲的无事给赵庆维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想后天过去看看他。他很高兴,说想约些朋友一起聚聚。 我笑着说:“你要有那个雅兴你就约吧!” “那我可就约啦!”赵庆维在电话里的声音都兴奋地变了声。 “好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六 圈瓷聚会


宋建国他们去驾校学开车了,我闲的无事给赵庆维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想后天过去看看他。他很高兴,说想约些朋友一起聚聚。

我笑着说:“你要有那个雅兴你就约吧!”

“那我可就约啦!”赵庆维在电话里的声音都兴奋地变了声。

“好吧!那后天见!再见!”我挂了电话。


从家里出来我打了个车,虽然现在我还是没什么钱,但我不想被自己在圈里的朋友看扁喽,穿上我最好的衣服,皮鞋也擦的亮的可以照见人,打着车我就去了赵庆维家。

赵庆维还真没少约人,也不知道他和这些人怎么联络上的,东西南北城来了三十多个。

一见面大家就亲热地了不得,互相骂着开玩笑,聊的是很开心。

赵庆维家里没人做饭,而且这么多人要在他家吃他家也没地儿,在他们外面的饭馆定了四桌饭,我们在他家聊了会儿就去了饭馆。

吃着聊着,赵庆维问我:“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挣钱的买卖?”

我笑着说:“哪里有那么多挣钱的买卖!卖了一夏天的汽水,钱没挣多少,尽挣气了!”

旁边的‘黑人’问我:“怎么了?韩永!”

我就把卖汽水发生的事跟他们说了,这些人听了骂骂咧咧地就想去把老太太的摊儿砸了,我知道这里边有些人是起哄,可也不能不拦一下,就乐着说:“得了!哥儿几个,咱们和一老太太计较什么?!还是喝酒吧!咱们聚在一块儿也不容易,今儿谁不喝吐了谁不许走!”

这些人听了是哈哈大笑,说我在圈里的幽默性一点儿没改。

赵庆维喝着酒问我:“韩永,真什么打算都没有吗?”

我‘嗨’了一声:“手里没钱能打算什么?”

他没理我这茬儿,放下酒杯夹起一块肉没吃看着我:“韩永,你说是肉好吃还是什么好吃?!”边说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没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说道:“你不是屁话么?谁不知道肉好吃!”

赵庆维把肉放到嘴里边嚼边说:“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这就看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志向,你要心甘情愿每月挣那么点儿辛苦钱,苦赤巴曳地养活老婆孩子咱们就什么也不说了。我不知道你回来以后和圈里的朋友们联系不联系,我呢?!和一部分人联系了一下,看他们大多数也是做个买卖也做不了,媳妇呢?!娶的也都是外地的!……”

这时老五插了一句:“我到是不想娶外地的,可咱们没什么钱也没本事,本地的人谁找咱们呢?!这外地媳妇娶了却也是麻烦事,没户口,等孩子大点儿了上学还是个问题!”

“对!所以这些问题就逼着咱们多挣钱。我回来这一年看了看,老老实实的呀,不能说吃不上饭,但想吃好的想吃肉,可就是问题了!再者说,人活一辈子就得活的轰轰烈烈,活的就得比上一辈人强。咱们这些人呀本来就让人看不起,再没点儿钱,……哼哼!”赵庆维哼哼了两声。

“那你是什么意思呀?”我问了他一句。

“咱们不是什么正经人,也干不了什么正经事!我这可不是胡说八道,我回来这一年多,也看了不少朋友,真正踏踏实实上个班的只有有数这么两、三个,做小生意有这么几个,可你们想,就这么熬着有什么意思?谁没有个头痛脑热?现在什么东西都这么贵,手里没几个钱这日子能过吗?能过舒服吗?”

大家都没说话,他说的话其实在座的人恐怕都考虑过。

“我觉得我们既然不是正路人,就还得从邪门歪道上想办法,趁着年轻赶紧多捞点儿钱,现在的日子要过舒服,等岁数大了也好有个依靠!求人不如求己!何况别人帮不帮你现在都是回事!”赵庆维的话说的大家是频频点头。

我也点点头道:“庆维说的有道理!可这钱到哪里去挣呢?”

“人多力量大,大家勤联系点儿,谁有事大家都帮着点儿,再明的话我说了也没意思,人多机会就多,你一个人干不了的,大家一起干不就行了?!有事了给你站个脚助个威也是好的!我看大家平时都扫听着点儿,有什么挣钱的事互相支应一声!”

“庆维说的对!”老五端着酒站了起来,“大家平时都多串串,听着有什么挣钱的事互相招呼一声,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没咱们挣钱的地方!”

“不过,我觉得象偷鸡摸狗的事以后大家都少干,最好别干!值不值地就能判几年,我觉得太不值了!”赵庆维话锋一转说了这么几句。

“那你说什么事值得干呢?”我问了他一句。

“我觉得要干就干能挣几年的,要不然就是象过去开古董店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那种,”赵庆维的话这天出奇的多。

“你说的事哪那么好找!”我回了他一句。

“韩永,其实你今天不来我也准备过去找你!”赵庆维压低了声音道。

“怎么?看来你是找好了挣钱的地儿啦?”我笑着问他。

“基本上是这样,”一听有地方挣钱,大家都放下酒杯听赵庆维说:“我看了一事,今年肯定是干不了了,但明年还能干,以后也还能干,就是我自己没那个力量,我看韩永你能挑这个头!干起来大家也都有碗饭吃!”

“什么事儿?”所有的人都同时问了一句。

“现在还不能说,到时候我说了的时候希望你们都出把力,愿意一起干的就过来一起干!怎么样?”赵庆维用眼睛扫了大家一眼。

“行!没问题!”一听挣钱大家都非常高兴。


吃完饭,圈瓷们陆陆续续告辞走了。我也想回去,赵庆维示意我别走。

和剩下的人又海聊了一下午,无非是回忆过去幻想未来。


天快黑了,其他人都走了,我和赵庆维俩人又遛达出来吃晚饭。

“什么事你那么神秘?”我问着赵庆维。

“说穿了是屁钱不值,但一般人还真不行!”赵庆维依旧卖着关子。

“你丫说不说?不说我走了!”我假装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急什么呀?”赵庆维笑了,“咱俩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赵庆维二话没说,拉着我去了一家川菜馆,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点完菜他递给我一支烟,眼睛四处瞧了瞧。我看他谨慎的样子笑了:“有那么秘密吗?”

赵庆维也笑了:“我看了这么件事!想和你说说,你是不是很少到市里来?”

我点点头。

赵庆维接着道:“我今年夏天看了这么件事,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我说:“行了!你就直接说吧!”

“我呀没事总去火车站那边转悠,看了这么件事,就是搞一日三游。你别嫌烦,我详细给你说说,这事挺挣钱的!”

我说:“你说吧!我听着!”

“这一日三游挣的全是外地人的钱。他们下火车专门有人去招呼他们问他们去不去旅游,这种专门招呼客人的叫票提,他们每招呼来一个客人给他们提20块钱,客人呢每人收一百。中午还管他们一顿饭,饭钱是每人20。”赵庆维接着说了组织客人去玩的三个地方,都是很出名的名胜风景区。

我没说话,赵庆维继续说道:“去景点的基本上都是北旅、红叶之类的中巴,够一车人就走一车,导游也就是国家所说的黑导,车呢?也是没旅游运营资格的黑车,而且是什么破车都有,能开,不坏在路上就行!每辆车每天给500块钱。”

我听到这里笑着把他的话打断了:“车的租金是每天500块,票提每人拿走20,饭钱每人20,一辆车就算能装18个人,这么算下来还没买票就已经没什么钱了,那还挣什么钱?!”

“钱不是挣的这个钱,”赵庆维笑了:“挣的是购物的钱!”

“购物的钱?”我愣了一下。

“对!就是组织游客买东西拿的回扣!”

“哦!”我‘哦’了一句。

“我和几个朋友打听了一下,去购物点买东西购物点给四成的回扣,即使没人购物也还给个200块钱的停车费。但是,不购物的游客太少了,每辆车的游客基本都会买个一万两万块钱的东西,你算算是多少?我看车站上每天都发上百辆车去景点。关键是要能在车站上占个一席之地!有了地方自然有票提给你招呼客人,钱也就来了!”

“我听你这意思好象得打场架才能占个地方?”

“对!这全是黑的,能在车站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主儿全不是孬种,谁也能召集上百号人来打架,我自认我没那么大号召力,斗不过他们!”

“所以你就想到我了?你扯了一天的闲篇其实就是和我想说这件事?!”

“是!在圈里好多人就服你给你面子,我觉得真能去车站争个地方吃这碗饭的人只有你!”赵庆维眼睛盯着我。

我想了一下,想了想自己回来这几年的遭遇,想了想大家吃饭时的话:“干!”

“韩永!你真是好样的,有胆魄!是个做大事的人!”赵庆维给我满了一杯酒,“明年开春咱们就干如何?!”

“没问题!”想着他刚才夸我的话,我想着好象有谁也这么夸过我。我真是大家眼里的英雄大哥?!我又喝多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