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最危险的男人:党卫军军特种部队上校斯科尔兹内传奇

军中姐妹 收藏 8 11483
导读: 党卫军特种部队头目斯科尔兹内,二战期间策划实施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行动。1944年12月23日的黄昏,坐落于默兹河畔悬崖峭壁旁的比利时小城迪囊(Dinant)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这一天刚好是冬至,暗灰色的比利时天空一片浑浊,空气阴森寒冷,仿佛要刺穿人的皮肤。担任防卫迪囊任务的是英国第29装甲旅下辖的一支装甲分队,美国陆军辎重兵部队的几百名黑人司机,以及若干工兵、宪兵、未受过作战训练的陆军航空队成员等等。   此时德军第2装甲师正通过阿登森林,向默兹河的桥梁展开猛烈的进攻。自从“突出部战役”开


党卫军特种部队头目斯科尔兹内,二战期间策划实施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行动。1944年12月23日的黄昏,坐落于默兹河畔悬崖峭壁旁的比利时小城迪囊(Dinant)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这一天刚好是冬至,暗灰色的比利时天空一片浑浊,空气阴森寒冷,仿佛要刺穿人的皮肤。担任防卫迪囊任务的是英国第29装甲旅下辖的一支装甲分队,美国陆军辎重兵部队的几百名黑人司机,以及若干工兵、宪兵、未受过作战训练的陆军航空队成员等等。


此时德军第2装甲师正通过阿登森林,向默兹河的桥梁展开猛烈的进攻。自从“突出部战役”开始以来,已经过去了7天,德军好象一把插入黄油的刀子,在西线撕开了一个缺口。一旦德军装甲部队占领了迪囊附近的默兹河大桥,通往西欧第一大港安特卫普的通路将豁然洞开,兵力已经贫乏不堪的盟军将无力抵挡,1940 年的局面势必重演。迪囊守军在英军指挥官 A·W·布劳恩上校的指挥下,紧绷着神经,静候德军的到来。午夜零时快到了,突然从树林中传出一阵引擎的声音,检查站的哨兵握紧了手中的步枪。突然间一辆搭载着4名美军士兵的吉普车突然冒了出来,不理睬哨兵挥手停车的示意,有如一道电光般冲过了检查站,向迪囊方向疾驰而去。仅仅一分钟之后,这辆吉普车就触道了盟军敷设的地雷,引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吉普车顿时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废铁。美英士兵一窝蜂似的涌向出事的吉普车残害。现场弥漫着呛人的浓烟,在吉普车碎片之间,躺卧着四肢不全的士兵尸体,他们都穿着美军的制服。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美英士兵呆站在路旁,默然不知所措:这就是战争造成的悲剧,自家的弟兄竟然死于自己敷设的地雷。这时一名军士突然心血来潮,蹲下来准备为死去的士兵验尸。他借着一把手电筒的亮光,扯开了第一具尸体的衣领,准备摘下他的身份识别牌。不看犹可,这一瞧差不多把这位好心的军士吓晕过去。在深绿色美军冬季服装里面,赫然别着党卫队的双闪电标志,这四个遇难的“美国兵”原来是德国人!


从“突出部战役”最初的几天起,在长达130公里的阿登战线各处,美英部队就时常遇到这样的怪事。类似的报告纷纷上报到各部队司令部,其中还搀杂着盟军士兵自己编出来的小道消息,让盟军司令部头疼不已。这样的消息不仅遍布前线,连后方也不断传来发现化装的德国人的消息:300名伪装为美军士兵的德国伞兵在巴黎的贝丝咖啡馆里秘密集结,准备攻打艾森豪威尔的司令部,生擒盟军最高统帅;布列塔尼的老农绘声绘色地说一大批身穿美军制服的德国佬趁夜从半空中降落下来;甚至在伦敦也有人说有乔装成英军的大批德国士兵已经潜入英伦三岛,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入了战俘营,准备解救里面的德国战俘,并在英国人的大后方展开大规模的暴动……这样,在德军于阿登地区发动反攻的第一周内,盟军后方出现了战争史上不曾有过的恐怖气氛,这是两个月之前柏林方面仓促地制订“格里芬计划”时候所不曾寄予厚望的。制订这一作战方案的党卫队上校奥托·斯科尔兹内(OttoSkorzeny)以其大胆心细的风格又一次得了空前的成功,上了当的盟军士兵们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开始称呼他为“欧洲最危险的男人”。


学生时代


不过,少年时代的斯科尔兹内一点也看不出“危险”的痕迹。1908年6月12日,斯科尔兹内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中等家庭里。他的祖先是斯拉夫民族,父亲是一位工程师。斯科尔兹内的家庭原本也算富裕,但是与多数奥地利人一样,受到一战结束后“最恶劣的时期”的痛击——当时奥地利经济低迷,物价飞涨,发行的纸币面额甚至无法买到与纸币相同大小的纸张。斯科尔兹内家象当时许多奥地利家庭一样靠国际红十字会的救济物资才勉强活下来,小奥托直到13岁才尝到牛油的滋味。身为工程师的老斯科尔兹内不断地鼓励儿子,不妨趁此逆境锻炼自己的身心和意志,他的口头禅是 “贫困的生活并不会危害人,最可悲的是不能适应逆境”。对正在成长中的十几岁少年来说,父亲的这句口头禅对其影响甚大。1926年,18岁的斯科尔兹内在父亲的影响下进入维也纳大学学习工程学,此时他已是身高1·92米的强壮小伙子。当时奥地利的大学击剑决斗的传统已经延续了一个半世纪,学生们集结到维也纳郊外的饭店举行决斗仪式,借此观摩剑技,以增技能,然后再牛饮一大杯一大杯的啤酒。斯科尔兹内也自然而然地参加了决斗社团,并成为其热心会员。在刚入学的那一年,他便参加了一次决斗,其紧张和刺激让其多年之后仍记忆犹新:“心脏忐忑地跳个不已,透过面罩,只能模糊地看见对方的脸孔而已。那种使用真刀真剑的激烈决斗实在是叫人兴奋又紧张……那时我只有在消毒刀刃的时候才能有片刻的休息。进入第七回合后,我的头部感到一阵激痛……然而使我惊异的是伤口并不大,我这么一惊,使自己退缩胆怯了好几天,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整个大学期间斯科尔兹内先后14次参加决斗,其中第10次决斗在其左颊上留下了一道明显的剑伤,被称为“荣誉之疤”,这也成了他最具特点的个人标志,后来盟军士兵给了他一个形象的外号——“刀疤脸”。这些决斗给斯科尔兹内带来的不仅是伤疤,他曾这样回忆:“学生时代的无数次身心锻炼,使我能够临危不惧,即使在烽火弥天的大战之中,我仍能够泰然自若,毫不感到惊慌……有如持剑决斗一样,在混乱的战争中,痛击敌人的话是非集中精神不可的,我们不能为了闪避敌人而浪费时间,必须牢牢地抓住目标,然后全力地向它痛击。”


参加纳粹精锐的行列


1931年,大学毕业的斯科尔兹内加入了奥地利纳粹组织,并成为一名冲锋队员,其1米92的大块头使其在德奥合并前夜的街头混战中成为纳粹的一名出色打手。1939年二战爆发时,斯科尔兹内已经拥有一个自己的工程设计办公室,在维也纳小有名气。当时已31岁的斯科尔兹内具有单发飞机的驾驶经验,所以很想当一名飞行员,但在经过5个月训练后,德国空军拒绝了他,理由是年龄偏大、而且个头超标。不过空军的人暗示斯科尔兹内说他适合参加地面部队。于是斯科尔兹内在1940年 2月转而报名参加被称为“希特勒贴身保镖”的党卫队第1“阿道夫·希特勒”师,从数千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被分配到该师的“月光中队”(该中队因其指挥官喜欢在夜晚训练而得名),在同一批录取的12名青年中,斯科尔兹内年龄最大,但不久便因其强壮的体格和因决斗而练得的无畏精神而脱颖而出,升至候补军官行列,并转至党卫队第2“帝国”师。


1942年4月,斯科尔兹内随帝国师参加了德军入侵巴尔干的行动,终于体会到真枪真弹战斗的滋味。1941年8月后,他被调到苏联前线,其间因作战勇猛获铁十字勋章。同年冬季,斯科尔兹内在一次战斗中被“喀秋莎”火箭炮弹碎片击中头部。虽然伤口不久便长好,但是头部神经却受到了损伤,到当年12月,剧烈不间断的头痛加上胆囊炎引起的腹痛终于迫使斯科尔兹内返回德国接受治疗。他对同僚们保证不久就能够回来与他们并肩作战。此时他不曾料到日后再也没有在野战部队中服役的机会了。


组建德国第一支特种部队


由于斯科尔兹内在东线时常带领部下在战斗中采用狡黠而非常规的作战方式的行为,却引起了党卫队一些高层官员的注意。1942年初,斯科尔兹内从维也纳的病院返回柏林,被调至党卫队第1装甲师在柏林郊外莱布施塔特的军械库,担任技术勤务和维修工作。忙碌而单调的工作令生性好斗的斯科尔兹内感到百无聊赖,但他还是咬牙强忍了6个月。


不久后,斯科尔兹内的命运发生了奇特的变化,他接到一道命令,要求他去武装党卫队司令部报道。此时世界大战已经进入了中期阶段,希特勒突然对英国的特种部队产生了浓厚兴趣。英军往往在不能对付大规模的德军部队时派出小股特种部队,展开变化多端的攻击行动,而且总是获胜的场合较多。希特勒喜欢读卡尔·梅(19世纪德国作家,写过多部冒险小说)的作品,并对一战时在阿拉伯半岛建立奇功的英国游击战大师“阿拉伯的劳伦斯”崇拜得五体投地,此时希特勒告诉希姆莱,他也想组建一支类似英国特种部队的小分队,以便随时完成由他本人直接赋予的特殊任务。而且希特勒坚持这支部队要按照英国人的方式组建,连名字也完全模仿英国特种部队的名字“突击队”(Commando)。


德军最高统帅部的很多成员对于又组建这样一支非正统部队表示不安,因为军官团一向把军人职业看作是贵族、容克和骑士们的禁脔,特种部队“偷偷摸摸搞破坏”的行动不够光明正大,有损德意志军队的荣誉,是对军人职业的亵渎。而且出于希特勒的“灵机一动”而成立的这种怪部队已经不少,他们特别担心这种部队由于可以和希特勒直接接触而变得非常有权势。最高统帅部最后提出的标准很简单:首先需要一位胆大敢为、精力充沛又具有技术基础的指挥官,但是其次这个人也必须是个头脑比较简单、易受支配的庸人,他必须没有政治野心,不会像当年由小人物爬到党卫队头子的希姆莱那样成为第三帝国的又一个王侯。由于党卫队中一位朋友的举荐,正在修理厂担任维修军官的斯科尔兹内引起了上层人士的注意。1943年4月18日,他被提升为上尉,并被新上任的党卫队帝国中央保安总局(RSHA)头头、其奥地利同乡卡尔登布隆纳任命为德国第一支特殊部队——“弗雷登塔尔部队”(FriedenthalJagdverbande)的指挥官。


通过从武装党卫队、“勃兰登堡部队” (德国谍报局的特种部队)、空军和其他军种中招募志愿者,斯科尔兹内组建了两个营的兵力。这些志愿者大多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洗礼,有丰富的作战经验,至少精通两种欧洲主要语言,尤其是英语。加入突击队后,斯科尔兹内又对他们进行了强化训练。不过,虽然官兵素质优良,但是却缺乏特种作战所需的装备,如带消音装置的冲锋枪、塑胶炸药、可发射绳索的火箭筒等等。这些英国特种部队所拥有的装备,斯科尔兹内几乎一无所有。经过多方打探,他得知希特勒绝对不会浪费战争资源去迫使德国的兵器制造商生产这些昂贵而需求数量不大的装具。通过其上司RSHA外国情报处处长瓦尔特·舒伦堡提供的情报,斯科尔兹内得知英国空军经常向荷兰的地下组织空投游击战所需的特种器材,这些东西正是他梦寐以求的。通过在荷兰的双重间諜,斯科尔兹内获得了大量英国制造的塑胶炸药、地雷、消音冲锋枪和无线电装置。他在柏林郊外的一个湖泊旁向一群参观弗雷登塔尔部队的国防军将校演示了英制消音冲锋枪的卓越性能,射杀了湖面上一大群野鸭,令将校们大开眼界。在此之后德国军方也准备仿制这种英国武器,但是却遭到了希特勒的禁止,因为他相信德国武器一定比英国的更为精良。


“橡树行动”——德军历史上最为大胆的营救行动


1943年7月25日下午,斯科尔兹内与维也纳时代的老友在柏林最豪华的阿德隆酒店举行聚会活动。当天他穿着一身平民服装,举杯畅饮,欢快地交谈着,把战争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但是没过多久,阿德隆酒店的侍者就悄悄地走了过来,小声地告诉他弗雷登塔尔的司令部有急事找他。斯科尔兹内向朋友们道了歉,随侍者走到电话间。电话接通之后,他的女秘书用半狂乱的语调罗罗嗦嗦地说了一大堆话。她说两个小时之前基地的全部人员就到处寻找他,斯科尔兹内问女秘书发生了什么事,这么一来她的声调更是高昂了起来:“队长!元首正在大本营里等你哩!一架飞机正停留在坦普尔霍夫机场,准备于下午5点载你起飞哩!”


这么一来,斯科尔兹内的轻松感顿时消失了。由秘书的声音推断,整个基地可能已经掀起了一场骚动。在着之前,大本营从未召见过特种部队的任何成员。这么看来,是有活儿到手了!斯科尔兹内命令秘书:“叫拉德尔立刻来柏林。顺便替我带来梳洗用具和军服!”末了他又问了女秘书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对方的回答是“我什么也不知道呀!”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斯科尔兹内匆匆向朋友话别,连跑带跳地冲出饭店,跳上汽车,一溜烟的工夫就到了坦普尔霍夫机场,只见拉德尔和1架空军的Fw-200专机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了。按照拉德尔的说法,“可能是意大利政府有了某种变化”。1943年7月10日,美英盟军发动了“雪橇犬”行动,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登陆,岛上的德、意军队连连败退,很显然,该岛将成为盟军进一步占领意大利的基地。6天后,罗斯福和丘吉尔发表联合广播讲话,要求墨索里尼投降,并号召意大利人民起来反抗法西斯统治。墨索里尼的拒绝换来的是7月17日超过500架盟军轰炸机对罗马军事设施和工厂的狂轰滥炸。在意大利本土,由于物资匮乏和贪污横行,各地都发生了针对法西斯政府的闹事事件,在罗马,不满的妇女和市民甚至闯进了法西斯党的总部。墨索里尼本人健康状况早已不佳,尽管政府发布了“领袖因公务繁重而劳累”的声明,但老百姓纷纷议论说墨索里尼大人恐怕是已经得了梅毒。


在这样的局势下,甚至连统治集团内部也发生了严重分歧。一些人害怕旷日持久的战争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主张单独与盟国媾和,并计划发动一场军事政变,使意大利退出战争。7月13日,反墨派首领之一格兰第伯爵(DinoGrandi)向法西斯最高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决议,要求在7月24日星期六下午召开法西斯最高委员会会议。格兰第伯爵将在会议上提出一项决议案,要求明确在宪法中已经规定了的国王、最高委员会、政府和议会的职能,并要求墨索里尼将最高国务决策权和军队的指挥权奉还给国王。他秘密串通了参加1922年“向罗马进军”的法西斯元老德·波诺将军(EmilodeBono)和德·费奇将军(CesaredeVecchi),墨索里尼的女婿齐亚诺伯爵(GaleazoCiano)、大部分内阁成员和最高委员会委员也对此表示赞同,其余的人虽不支持反墨索里尼政变,但也不会妨碍。虽然密谋集团的秘密协商工作取得了进展,但是党的总书记斯科尔扎(CarloScorza)却把决议案的内容通报给了墨索里尼。7月22日下午5时,墨索里尼在威尼斯宫召见了格兰第伯爵,听了他的想法后淡淡地说:“你的意见是正确的,如果意大利战败了,就把全部权力奉还给国王。可是德国正在研制新武器,若近期内完成,战况将为之一变。其他事情在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再商量吧。”


当格兰第离开墨索里尼办公室时,惊讶地发现德国南方战区总司令凯塞林元帅正等在门外,格兰第猜测墨索里尼此时接见凯塞林可能是为了借助德军的力量逮捕反对派,以保住自己的地位。7月24日到了,格兰第下了决心,在教堂做完了祷告和忏悔,给妻子写好了遗嘱,把手枪藏在衣袋里,提包里放了两颗手榴弹,前去参加最高委员会会议。齐亚诺伯爵也同样在衣袋里藏了两颗手榴弹出了家门。下午5点时,28位政府成员先后到会,等待墨索里尼的到来。威尼斯宫外面的广场上布置了大量宪兵和法西斯国民军士兵,来回巡逻警戒。5点15分,墨索里尼身穿法西斯国民军最高司令官的淡绿色军服,板着一副不高兴的面孔走了进来,大会开始了。在接下来两个小时杂乱无章的讲演里,他提到军方作战不力,批评了指挥上的失误,把责任全推给了部下。他还提到了人事和政府职位问题,说道在内外严峻的形势下舆论正在公开或暗地里指责他,但他认为在暴风骤雨中弃船逃生是错误的,所以他将不准备辞职。另外,为了避免遭到指责,墨索里尼没有透露5天前他与希特勒在意大利北部费尔特雷别墅举行的秘密会谈(在这次会谈上希特勒要求墨索里尼将全部意大利军队置于德军指挥之下)。他的发言刚一结束,便遭到了格兰第等人滔滔不绝的攻击,并要求将其决议付诸表决。墨索里尼脸上冒着虚汗,带着疲惫不堪的神态聆听对他的指责。午夜过后,墨索里尼要求休会,但格兰第不同意,于是只休息10分钟。墨索里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将桌子上的电报看了一遍,喝了杯牛奶润润嗓子。最高委员会中一位他的支持者走进来劝他逮捕反对派,但墨索里尼只是默默地听听了之。休息之后,会议继续进行。墨索里尼强调自己是得到国王信任的,斯科尔扎也发表了支持墨索里尼的讲话,而反对派的攻击也越来越激烈,会场陷入了混乱状态。25日凌晨2时 15分,最高委员会开始就格兰第的决议案投票表决,结果19人赞成,7人反对,2人弃权,会议以墨索里尼的失败而告终。他站起来走到门旁说:“你们使政府陷入了危机。”说完便转身离去。


7月25日清晨,墨索里尼仍象往常一样到办公室工作,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还接见了曰本大使日高,请曰本帮助调停德苏战争。斯科尔扎劝他将投票反对他的19人逮捕起来,但墨索里尼没有采纳这个意见。当天下午,墨索里尼按计划前往萨伏伊宫觐见国王维克多·埃曼纽尔三世,他的妻子预感不祥,劝他不要去,但墨索里尼坚持进宫,说道:“20年来国王很信任我,不会有丝毫危险。”然后坐上汽车向王宫驶去。这是一个宁静而闷热的星期天,国王亲自在萨伏伊宫门口迎接墨索里尼。他一反常态,身穿意大利元帅服,而且还在宫殿里布置了警察,这架势墨索里尼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不禁忐忑不安。在同国王会谈时,墨索里尼汇报了法西斯最高委员会开会的情况,但只字未提投票结果。不大一会儿,国王对他说:“亲爱的领袖,现在内外形势面临严峻罐头,军队士气低落,最高委员会已经决定解除你的职务。现在人们都恨你,我成了你唯一的支持者。我担心你的安全,让我来保护你吧!”墨索里尼听到这番话后面色苍白,呆若木鸡。国王还要讲点什么,但墨索里尼打断了他的话头,嘟哝着说“一切全完了!”接见仅仅进行了几分钟,墨索里尼同秘书一同走出了王宫,朝自己的汽车走去。这时,宫廷卫队长向他走来,说 “国王陛下命令我保护你,请跟我来。”说罢把他带进了一辆开着后门的救护车。救护车载着被逮捕的墨索里尼全速向科因奇诺·塞拉大街的宪兵兵营驶去。当天罗马市内谣言四起,有说墨索里尼已经被带到德国的,有说他已经被暗杀的,德国大使冯·马肯森也向本国发去电报,称“墨索里尼于上午10时与国王一起被监禁。”


7月25日晚上10时45分,罗马电台向全国发表广播,说“国王已经批准了政府首脑本尼托·墨索里尼阁下的辞职,并任命彼得罗·巴多格里奥元帅接替这一职务。”这一消息顿时在全国传开,尽管广播没说战争已经结束,但是人们仍然走上街头,高呼“战争结束了!”“法西斯灭亡了!”,悬挂在各处的墨索里尼头像或被摘下、或被焚烧、或被撕碎。接任的巴多里奥元帅下令将墨索里尼秘密关押起来,并准备与盟国签订停战协议。


墨索里尼在哪里?


墨索里尼下台的消息立即传到了柏林,希特勒非常震怒,意大利的倒戈无疑将在德国欧洲堡垒的腹部撕开一个大缺口。实际上,在此之前,德国人并非没有觉察到意大利在向盟军暗送秋波,他们的反应是向意大利输入更多兵力和资源,以撑住这块“欧洲的软腹部”。然而,在阿道夫·希特勒看来,导致意大利背叛更为直接的原因是个人因素,他不能容忍自己的朋友被投靠盟军的人关押,认为必须救出墨索里尼,使之重掌意大利政权并继续为法西斯效命,为此希特勒下令德军迅速采取行动占领意大利(虽然从法律意义上说此时的意大利仍是德国的盟国),总参谋部很快便制定出方案,包括4个计划:“轴心行动”(OperationAchse),命令意大利的德军接管、夺取或摧毁意大利舰队;“黑色行动”(OperationSchwarz),命令驻意德军全面占领意大利并解除意军武装;“斯图登特行动” (OperationStudent),负责人为德军伞兵部队指挥官库特·斯图登特将军,命令其指挥德军占领罗马并配合营救墨索里尼; “橡树行动”(OperationWache),组织突击队,救出墨索里尼。


7月25日深夜,斯科尔兹内赶到了腊斯登堡的大本营,但是一直等7月29日才受到希特勒的接见。与他一同接受召见的还有其他5位军官,希特勒进来后问他们:“哪位熟悉意大利?”只有斯科尔兹内一人答道:“我熟悉!我曾经到过意大利两次,骑着摩托车一直跑到那不勒斯。”希特勒点了点头。“我要问各位一个问题。你们认为意大利人如何?”接受召见的军官按照军衔高低一个个回答希特勒的问题,有的说“是轴心国的朋友”,有的说“是**产国际条约的伙伴”,有的说“是自己人”,而斯科尔兹内却回答说“我是奥地利人!”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