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三 赌马游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三 赌马游戏


宋建国左右看了看:“韩永,有这么件事!我开了家冷饮店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道:“知道,怎么了?”

“这冷饮店具体的事你可能不知道,这一片开冷饮店有四、五家,我那里又比别人小,客人也不多,所以每个月我把房钱、管理费和税什么的缴了就几乎不剩钱了,我是气死给别人干!”宋建国很有些沮丧地说。

他说着停了一下,我没出声,等着他继续说。

他掏出烟递给我一支,自己也点上了:“最近从南方流过来一种赌马机,就是一种赌博游戏,押对了按比率赔付,输了买的币机器就吞了,玩的人非常多,很火。我那里旁边就开着一家游戏厅,那些人和这游戏厅老板徐强搭上了想用他的地儿,可他地儿小,就和我商量让我把冷饮店关了,把地方租给他们,一天给我三百块钱!”

我接了一句:“不少啊!”

“是不少!”宋建国接着道:“可你知道这游戏厅老板就搭这么桥,他一天拿多少钱?”

“拿多少?”我感觉有些诧异。

“那些南方人和他四六分帐,每天最少就是三、四千块!”

“有那么多?!”我不禁也吃了一惊,“那你找我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我琢磨着时间不会特别长,多着再干三、四个月国家准得查,所以我想咱们应当赶紧趁机会弄一笔!”宋建国悄悄地和我小声道。

“你意思是……”我探询着宋建国的意思。

“我旁边开游戏厅的也不是个善茬子,平时周围也聚着不少人,我觉得除了你还真没别人镇的住,我想把他撵走,咱们直接和这帮南方人分帐!我已经探了探他们的口气,他们是只要把他们那份钱给他们,剩下的事他们不管,他们只要把他们那六成拿走就行!所以我想请你出面不让那开游戏厅那孙子来分钱了。至于这四成怎么分你说了算!”宋建国说完用眼瞧着我。

我听完想了想,对钱的那种欲望很快就占了上风。

“干!”我把脚跺了一下。

“好!韩永!我没看错你!这么多兄弟跟着你就是因为你有这个胆魄!”宋建国显得很兴奋,“我现在就去召集人,你说你什么时候过去?”

“谁也不用叫,我自己去就行了!咱们现在就去!”

宋建国看了看我:“走!”


到了宋建国开的冷饮店,也就是临时的游戏厅,我向里面看了看,里面人声鼎沸热闹的不行,我向宋建国招招手:“你去把徐强叫出来!”

宋建国很快就把徐强叫了出来,徐强身后也跟着出来了两人。

我看了徐强一眼直接道:“这冷饮店的事我告诉你,以后和你没关系了!”

徐强眼睛一瞪骂道:“孙子!你算干什么的呀!”

我狠狠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我算干这个的!”

跟着徐强出来的两个人看我把徐强打了,唬地扑了上来。宋建国看我动了手,“嘡”就是一脚,踢在其中一个人的胯股上,把那孙子踢了一个趔趄。我照着冲我扑过来的另一个迎面就是一拳,正打在他的鼻梁骨上,只听很轻微的“咔吧”一声,这孙子的鼻梁骨估计是折了。我没容他再有所动作,又是一拳击在他的小腹上。

这是徐强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把墩布冲了过来。我看了一眼宋建国,他正和另一个人扭做一团,看样子也是占了上峰,那个鼻梁骨打折了的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捂着肚子蹲在一边。说时迟,那时快,徐强已经冲了过来,搂头盖顶拿着墩布冲我脑袋就砸了下来。我一闪,他扑了过来,我抬腿用膝盖撞向他肚子,右手也随后砸向他的背部。

徐强惨叫了一声,扑倒在地,我迅速扑上去,骑在他身上照着他的脑袋一通狠打。看看他没还手的力量了我站了起来,那个被我把鼻梁骨打折了的正要直起身来,我冲过去一脚踢在他脸上,他又大叫了一声摔倒在地。

这时宋建国把对手也打倒了,我们俩返过身对着徐强又是一通狠打。

徐强不再逞强了,声音嘶哑地叫着:“大哥,别打了!我服了!我服了!”

看着刚才还骂我孙子现在却象一条赖皮狗似的瘫到地上的徐强我又给了他一脚。

宋建国怕我再打忙拉住我,问着徐强:“这事怎么办?”

“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跟我没关系了!”徐强趴在地上哼哼道。


话虽这么说,事情实际上却没有结束,第三天徐强带着人来找我们了。

我出门一看,乐了,带着人来的是曹大胖子。曹大胖子一看是我,当时就是一哆嗦,反手就给了徐强一个大嘴巴,赶**出烟来就往我面前凑:“永哥!不知道是你!早就听说你回来了,一直就想去问好!”

这时宋建国也出来了,手里拎着一根镐把。他看着曹大胖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找打是不是?”

曹大胖子点头哈腰道:“建国,我错了!我不知道是你们的事!我、我、我……”

他一连说了几个我字,我懒地答理他,烟也没接,抬脚踢了他一脚:“滚!”

曹大胖子象接到特赦似的陪着笑:“我滚!我滚!”带着和他一起来的人扭头就跑了。

宋建国看着和他们一起跑了的徐强和我道:“看来这孙子不会甘心!”

我点点头:“你明天叫几个兄弟过来,每天给他们100块钱!”


又过了两天,徐强又找上门来:“韩永!你出来!”声音横的厉害。

我慢慢站起来走了出去,宋建国几个也跟了出来。门外站着三十多个人,我正准备开打,门外的人群里站在前边的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喊我:“韩永!韩永!你行啊!这钱可挣多了吧?!”话音里带着兴奋。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在新疆沙漠圈里一起服刑的圈瓷赵庆维。

我笑着扑过去抱住了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记着你不该回来呢!”

“我得了甘炎,保外了!回来半年多了!”赵庆维道。

我拍了他一巴掌道:“带着这么人干嘛来啦?”

他苦笑了一下:“装什么丫挺呀?你他妈的没看出来呀!打你丫来了!”说完,我们俩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看着他接连找来的人一个被吓跑了,一个和我亲热的不行,徐强脸都绿了。

赵庆维看了看我们俩说:“韩永!咱们是多少年在沙漠里一起混的朋友,看我面子你别和徐强计较,他也别再找人了,你呢!也就这么着吧!别因为他找人来再和他找茬!”

看着朋友我点点头:“我没拿这事当回事!行了,你大老远来我请你们哥儿几个吃饭去!”

站在一边的徐强赶紧道:“我请!我请!”

赵庆维哈哈一笑:“有人请就好!我们这么一大帮人从市里过来再没人招待顿饭就实在有点太怨了!”

这顿饭吃的很愉快,赵庆维兴奋地给我说着他回来以后的事,并一再让我有时间到市里去找他:“你们这里毕竟还是机会少!有时间你过去找我,咱们找些老朋友聊聊!这一回来,他妈的!世道变了,满大街的人都在抓钱!你挣了钱可别忘了兄弟!”

他的话提醒了我,我把昨天分的一千五百块钱从兜里掏出来,连同钱夹子一起递给他。赵庆维楞了一下,毫不客气地接了过去:“韩永,你真够意思!这么厚的一摞的钱得有多少?”

“给你你就拿着花,哪儿那么多屁话的!”我骂了他一句。

“韩永!你是个做大事的人,以后咱们可得多联络!”赵庆维乐着把钱装了起来。

“行了!你别那么多话了!咱们谁跟谁!想咱们刚去新疆的时候一起趴在地上渴的喝牛羊刚喝过的水,这点儿钱算什么!”我说的很真诚很感慨,周围的人也听了为之动容。


赵庆维带着人高高兴兴地走了,徐强从此也没再找人来找我,连他自己的游戏厅他也不怎么来了,后来听别人说,他在别的地方又开了一家游戏厅。

夏天眼看过了一半,公安局和文化局一起下了个文件:禁止开设具有赌博性质的游戏场所。数了数钱,我和宋建国都挣了五万多,他想再给我一万,我没要,都是自己兄弟,谁花不是花呀!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