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二 只有等待

梅戈 收藏 1 1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二  只有等待 过了春节我又去了趟派出所,片儿警见了我还是冷冷地:“着什么急?还没研究呢!过些日子你再来问问吧!最快也得半年!我们这儿事忙着呢,哪顾的过来你,你回家等着去吧!” 我看了他一眼,垂头丧气地出了派出所。 从派出所沮丧地出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二 只有等待


过了春节我又去了趟派出所,片儿警见了我还是冷冷地:“着什么急?还没研究呢!过些日子你再来问问吧!最快也得半年!我们这儿事忙着呢,哪顾的过来你,你回家等着去吧!”

我看了他一眼,垂头丧气地出了派出所。


从派出所沮丧地出来,我没心思回家,就想在街上转转。几年不在家,这里的变化很大,到处是高楼,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着,心想回家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找个朋友玩会儿。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刚有了这想法,就听见马路对面有人喊我:“韩永!韩永!”对方估计是怕我听不见,一声比一声喊的大。

我往马路对面一看,是邢立强。他边喊边朝我这边走了过来:“韩永!你干嘛去了?现在去干嘛?”

“刚从派出所出来,回家也没意思,想转转!”我答道。

“那你没事我们聊聊!”刑立强望着我。

“行!”我很痛快地答道。

“你回来有什么打算吗?”边在街上走邢立强边关心地问我。

“我还没想好!先把户口上上再说!”我有些无奈地说。

刑立强知道户口不好上,对我道:“户口不是那么好上的!你目前有什么打算吗?”

我愣了一下,想了想说:“也没想什么!等过些日子再说吧!”说完我问了他一句:“你现在干嘛呢?前两天你去我们家乱糟糟的我也没详细问你怎么好好的机械厂不上了?!”

“我去上了几个月和单位里的一个人打了起来,单位给我穿小鞋,我把主任又给打了一顿,判了我两年教养!回来以后就没人管了,我爸我妈也在外地,只好就这么混了!”

“街道也不管给找工作吗?”我问了邢立强一句。

“管是管,可没一件好工作,除非你家里有人!不然全是那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工作!”

我被邢立强的话逗乐了:“那你靠什么生活呀?”

“我现在找了几个人在街上玩猜瓜子,每天也能弄点儿钱!”说着,他掏出了几十块钱,“我没想到会碰上你,身上就这么点儿你先拿着用!”

我连忙推辞着,邢立强道:“马上就要换季了,怎么着你也得买两件衣服啊!你好意思总和家里要?!二十多的人,总向家里伸手多不好!”

我不好再谢绝,把钱装了起来。

“照你这么说,咱们这种人就没别的办法啦!”我看了邢立强一眼问道。

“那看你自己怎么看!你真想改邪归正也不是没办法!可以练个摊儿,现在不少从圈里上来的人都在练摊儿,也能挣点儿钱!就是麻烦、辛苦!”

“辛苦我到不怕,你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我问了他一句。

“你真练上就知道了,每天这检查那检查就太多了,管你的婆婆一大堆,什么都和你要钱!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说完,他叹了口气:“没事干的人太多,以后尽是做买卖的!竞争会很激烈!”

我们俩聊了一中午,在一家小饭馆喝的是脸红脖子粗。

从那以后,没事儿我就只好找过去的朋友玩儿,家里人看我这样也有些着急。


眼看快到五一了,我又了趟派出所,得到的答复仍然是回去等,、办下来通知我。


眼看就等了一年到了年底,把我原本期待的热情已经磨光了,居委会来告诉我,片儿警让我去一趟。

我巴巴地去了派出所,好容易找到管片儿,这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的小警察先教育了我一通,然后说:“你这事可真让我费了不少事,以后可别给我惹事!这户口上上不容易!”

我点点头,看看左右没人,把早就准备好的两盒洋眼塞进他衣服口袋里:“谢谢你!大哥!这是我一点儿小意思!”

小警察边拒绝边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你又不挣钱,何况你这事本身就是我应该做的!你千万别这样!”

我连忙道:“大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千万别嫌少,以后等我上了班再来谢你!”

片儿警乐了:“得!那就这么着吧!我再不要也让你心里过意不去!下回可别这样了!”

“行!下不为例!”我说完和他打了个招呼出了派出所。


家里人知道我把户口上上了都很高兴,母亲特意做了一桌菜。

吃着饭父亲问我:“韩永!这户口甭管怎么说也算上上了,你有什么打算?”

我给父亲满上酒:“我明天就去街道办事处问问,看看有什么工作没有!”

父亲点点头:“去吧!以后少和你那些朋友来往,好好上个班,过两年找个对象你也该成个家了!这也老大不小的了!”

“是啊!小永!”母亲接过话茬儿:“这家里我们最操心的就是你,你成个家我们也省不少心!少和街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那对你没什么好处!”

“是!妈!”我往嘴里扒拉口饭说道。


街道办事处的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我,问了问我的情况,让我填了张表,告诉我回家去等,有工作通知我。

我千恩万谢地走出来,后面甩出冷冷的一句:“这种人还想找工作?有好工作也不能给他们呀!坐了大牢还有功劳了?!”

我听了血陡地涌出来,转头我就要进去,可再一想进去和他们吵一架又如何呢?里边有四、五个人,吵起来对我是什么好处也没有。


等了四个多月,街道真给我找个份工作:环卫局!跟车掏粪,每月工资80块,工资跟刚参加工作的人比算比较高的。

我咬了咬牙,干!接到通知的当天我就去环卫局报了到,可大家一听说我是坐了牢出来的,说什么也没人愿意和我一组。在环卫局坐了半个多月的冷板凳,领了80块钱我只好又回家了!

父母没说别的,让我别急,怎么都会有工作的。

闲来无事,我只好又去找过去的朋友,还有一些在新疆沙漠里的圈瓷陆续回来也来找我。人都要吃饭,我们凑在一起想的就是怎么才能挣到钱。

圈瓷们回来后的遭遇基本上都和我差不多,家里有些钱的就开了店做生意,没钱的就四处找折想弄口饭吃,有些实在没办法的人就又走了老路。

我也想既然工作不好找也去做生意,可家里实在没什么钱,我觉得和家里也张不开口,只好每天转悠着想办法。


宋建国这天找到我说:“咱们这些人,正行是进不去的!要进也得是旁门进去再转正!你看看咱们这些人,家里一个有权有势的亲戚朋友都没有,好工作轮得到咱们?!你别光看报纸听新闻白乎,这失足那大刑上来了给安排了多么多么好的工作,那全是宣传,你不信去打听打听,安排好工作的人全是家里有背景的!”

“那你意思是……”我看着宋建国。

“我倒没什么意思!”宋建国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怕你钻牛犄角,现在脑子得活泛些,别一棵树上吊死!我看你最近想找工作的劲头还挺大,连环卫局都去了!”

我看着他笑了:“你直接说我掏大粪不得了?!”

他哈哈一笑:“你真不在乎去掏大粪?说句不好听的,你真要掏了大粪连个正经媳妇都找不到,你信不信!”

我点点头:“我信!我那也是没办法,不得已而为之!”

宋建国点点头:“你要真有心做个人上人,现在就得是有钱。现在是挣钱也容易也不容易。韩永,和你说实话吧!我也一直没事干!”

“那你吃什么?”我问了一句。

“咱们这种人是非偷既抢,不然就是骗!能不能做人上人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是吃饭第一!”宋建国郑重其事道。

“那饭怎么吃?”我看着他。

“现在我这里就有个机会,不过我自己没那么大力量干!”

“什么机会?!”我两眼盯着他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