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一 十年一剑

梅戈 收藏 1 3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从阿克苏上了长途汽车,经过几天的颠簸我到了乌鲁木齐,一路上我无心看这大漠的空旷,一心想的就是回家。在火车上买好了车票我去自由市场转了转,花了80块钱给弟弟买了双皮靴,看看手里家里寄来的已经不多的钱,我不敢再花了。 又是几天的火车硬座,但我没觉得辛苦,几年的沙漠生活使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从阿克苏上了长途汽车,经过几天的颠簸我到了乌鲁木齐,一路上我无心看这大漠的空旷,一心想的就是回家。在火车上买好了车票我去自由市场转了转,花了80块钱给弟弟买了双皮靴,看看手里家里寄来的已经不多的钱,我不敢再花了。

又是几天的火车硬座,但我没觉得辛苦,几年的沙漠生活使我原本有些单薄的身体变的强健起来,大漠的风沙也强健了我的意志。火车!快开!


出了火车站我正准备寻找能够回家的公共汽车,旁边有人招呼我:“哥儿们,哪儿来的啊?!借个火!”

我扭头一看,旁边一个小伙子手里拿着根烟凑了上来,我放下手里的几件行李掏出了火柴递给他,正想和他问下怎么坐车,却觉得这人挺眼熟。

小伙子把烟点着正准备把火柴还给我可巧和我脸对了脸,他也猛的一愣,犹豫着问了一句:“你是不是韩永?你从圈里上来啦?”

我猛的想了起来:“庆阳!”我喊了出来。

“韩永!真的是你!你回来啦!”庆阳不管不顾的喊了起来,眼泪也刷的流了下来。

我的泪水也夺眶而出,紧拉住庆阳的手:“庆阳,你怎么在这里?!”

“韩永,别提啦!走!咱们先回去!”韩永拉着我就走,我一拉他:“别急!我还有东西呢!”说着,我伸手就去提刚刚放下的行李,却提了一个空。

“哎哟!我行李呢?庆阳,我东西不见了!”我急忙四处寻找。

庆阳一把捂住我的嘴:“别嚷!韩永!东西丢不了!”

我急急道:“还丢不了呢!这不已经不见了吗?!”

庆阳忙低声道:“你别嚷,我马上带你去拿回来!”说着,他拉着我就向远处的一条小胡同走去,我不知所以地就象个傻子似的跟着他向那里走。

在胡同里的一个隐蔽处,我看见了自己丢失的东西,也看见了几个熟识和不识的面孔,庆阳指着我的行李道:“韩永!你看!这不东西在这儿么?!”

我有些晕乎,望着他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庆阳笑着说:“韩永!真不好意思,我一直没找到什么好财路,现在带着几个兄弟在这儿滚大包呢!没想到把你的给滚来了!”

“什么是滚大包?”我傻不拉几的问了一句。

庆阳笑着给我解释了一番,旁边几个人看着我笑了,认识的人都走过来和我握了握手,庆阳把不认识的两个人给我做了介绍。

我看着庆阳笑骂道:“你他妈的就这么给我个见面礼!”

庆阳也大笑着说:“韩永!你看看你穿的这样儿和你说话这口音,谁要不好好看看你的脸在仔细对正一下,谁能知道你是韩永?!谁都的说你是个老外地!”

我笑了:“好了!别说了!赶紧带我回家吧!我家里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呢!”

“你没和家里说你回来呀?”庆阳问我。

“没说,路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说了怕他们着急!”说这话的时候我声音有些哽咽。五年了,我的亲人我的家,我终于又回来了!


把我送到家,庆阳他们陪了我一会儿就走了。家里没人,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院子里的枣树,想着我的亲人,想着这些年我让他们操了多少心,我不由得哭了……


我回来的消息经庆阳几个人一传播,很快就在这一带传开了,我学生时代一起混的同学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到家里来看我。大家见了面,眼泪也不知道流了有几缸,累的家里人也总陪着掉眼泪。

宋建国来了,邢立强来了,大疤楞来了……大家说呀,笑呀,哭呀……

父亲看着我们,不禁微微摇起了头,我没问心里也明白,他是怕我和这些人再搅和到一起。等人都走了,他把我叫到一边说道:“韩永啊!女大不由娘,儿大不由爹!这么年我想你罪也没少受,岁数也二十好几了,也该明白点儿事了!话我不多说了,我想道理你自己总该也明白些了!路是自己走的,父母不能跟你一辈子,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望着父亲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我低声道:“是!爸爸!您的话我记住了,我一定痛改前非,不再让您和我妈着急了!”

“你明白就好!今后的路怎么走还是你自己选择!家里能帮你的还是会尽量帮你!明天赶紧去派出所报个到!争取早点儿把户口上上,没户口你就没法找工作!就没有粮油关系,虽然现在吃饭不象前几年那么紧张了,但长期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是!爸爸!”

“好了!坐了十多天的车,这两天也没休息好,你也早点儿睡吧!”父亲又看了我一眼关爱地说道。


第二天我来到派出所找到管片儿民警,把释放证给了他,他随口问了我几句就冷冷地说:“你先回去吧!别给我惹事,户口的事我们商量商量再说!”可这一句再说就让我等了一年。


从派出所出来,我直接就回了家,没想到还没到家就碰上了在胡同口等我的宋建国。

宋建国一见我就高兴地迎上来,笑着道:“韩永,你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知道吗?!从你走后大家就没怎么在一起聚过。我们这两天商量了商量,今天晚上在迎春雨定了几桌饭,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说完,他从兜里又掏出一沓钱:“这点儿钱是哥儿几个的一点心意,你千万可别拒绝!不然我没法和大家交代!”他边说就边我兜里塞。

我很想拒绝,这钱我一接我就又和他们搅在一起了,想着才和父亲做的保证,我真想把钱掏出来还给他,但我看着他的真诚恳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毕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这钱我一掏出来就伤害了他。

宋建国看我没拒绝就站住了:“韩永,你家我就不去了!我看的出来你爸爸不欢迎我们去,我也就不去打搅了!今天晚上六点我过来接你,到时间你出来就行了!”

“好!”看着自己多年的好朋友我不忍心拒绝,我满口应道:“我一定去!”宋建国笑了,转身向街里走去,我望着他的背影在寒风里消失,心里是百感交集。


快六点我找了个借口从家里出来了,早就在我家外面等候的宋建国和大海几个人看我出来了很高兴,骑上车带着我就去迎春雨和大家一起见面吃饭。

还没到迎春雨,我就看见在迎春雨暗淡的招牌灯下,足有一百多人站在门口,宋建国笑着对我说:“韩永!到了,你看有多少人在等你?!”

我跳下车,大家涌了过来。“韩永!韩永!”大家热烈地叫着我,纷纷上来和我握手、拥抱。我被朋友们的热情所感动,眼睛里有些湿润,上午在派出所受到的冷遇被朋友们的热情刹那间淹没了。

这握手、拥抱足足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引得路过的人纷纷驻足观看,宋建国等人忙把大家往饭馆里让。

进了饭馆大家都找地儿坐好了以后,宋建国站起来说道:“哥儿几个,今天咱们是给韩永、永哥来接风,这是件好事,所以大家今天喝好为止,但可别闹事,给永哥惹麻烦!”

“没事儿,建国,大家今天心里都明白!你放心吧!”下面有人嚷嚷道。

“好!那我谢谢大家了!”宋建国说完端起了酒杯,“来!哥儿几个,咱们先敬永哥三杯,祝他灾满重获新生!重新回到人民的怀抱!”

这最后一句说的大家哈哈大笑,连饭馆里的服务员也都乐了。

喝完这三杯,大家纷纷过来给我敬酒,那天到底喝了多少杯酒,恐怕永远也没人知道了,我是被抬出来的!大家是一路背着抬着我去了刑立强家,昏昏沉沉地我在他家住了一晚。

我们在迎春雨一直喝到了半夜,席间派出所的警察也来看了好几次,看没人闹事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和朋友们是尽欢而散。

经过五年的牢狱生活,我终于又象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在阳光下了,这自由的空气真好。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