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镖生涯 正文 第四十八章:岂能这样追美女

铁血姑娘 收藏 2 8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size][/URL] 第二天上午,我不知月儿何时起来的,我睡得很沉,被尿给憋醒了,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瞧见月儿坐在一张椅子上,已经换回了正规的装束,撅着屁股趴在我的床头,两手托住下巴,正在聚精会神看着我睡觉,见我醒来,慢声细语,捏着嗓子嗲嗲地说:“森哥,你醒来啦。” “哎哟,你怎么了这?”我连忙坐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第二天上午,我不知月儿何时起来的,我睡得很沉,被尿给憋醒了,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瞧见月儿坐在一张椅子上,已经换回了正规的装束,撅着屁股趴在我的床头,两手托住下巴,正在聚精会神看着我睡觉,见我醒来,慢声细语,捏着嗓子嗲嗲地说:“森哥,你醒来啦。”

“哎哟,你怎么了这?”我连忙坐起,大清早的我受不了她这么职业的声音。

“没有怎么啦?你起床啦我问候一声没有怎么啦。”

“怎么这个声音?听起来太肉麻,身上直掉鸡皮疙瘩。”我使劲扒拉着胳膊上的皮。

月儿没有直接回答我,依然捏着嗓子,忽闪着大眼珠子问我:“森哥,问你一件事好不好啊?”

“你说,你正常了说话,问什么我都答应你。”

月儿立马恢复了原声,很委屈地问我:“你怎么看不上我呢?好多人都想我的美事,可是你为什么就看不上我呢?我知道你心里也想的。”月儿说着,朝我的身下瞄了瞄。

靠,我正被尿憋着,下面不争气的有点儿肿胀,这难道也是罪过?

不好,我刚才睡着的时候,这小丫头就这样坐在我身边,是不是也像我昨夜趁着她熟睡的时候,偷看她雪白光滑的屁股一样,她也这样色迷迷看着我呢?我可是被尿憋的发生了物理性的变化,她不会多心了吧?——真,真,真难为情死了!

月儿依旧诉苦说:“我想跟你在一起,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你不愿意呢?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了,一定是!你觉得我是小姐你瞧不起我了!——我不做你老婆了,我做你情人行不行呀?”

小丫头今天是怎么了这?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纳闷着说:“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小丫头撅着嘴,说:“我知道你一定是瞧不起我了,以前我刚来的时候,你对我很好的,可现在你开始讨厌我了。”

“你不会真发烧了吧?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就是!你就是讨厌我了!我从你眼神里面能看得出来。”

“怪事,我的眼神里面居然还藏着这个东东?我怎么没有看出来?纯粹是瞎说啊你!”我嘴上这么说,但我心里明白,这些天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我确实对小丫头关注少了点,再加上我有了雪梅……唉,不说了我。可我也没有达到讨厌她的地步啊!月儿在我的心中,永远都会是我的好妹妹。

月儿跟我急,依旧很委屈地说:“你又不去照镜子,你怎么能看出来?别的小姐都有男朋友,有的还有好几个情人呢!我不要,我只想要森哥对我好。我知道我是小姐不配做森哥的老婆了,可是,我就做你的情人还不成吗?人家那么大的官都想让我做他的情人,比你的官大多了,你干嘛还嫌弃我呀?呜呜呜——”

说着,说着,小丫头居然哭了,我被小丫头说乐了起来,我说:“我又不是当官的,跟他们怎么比呀?”

“我知道就你真心的对我好,他们都变态,都是大色狼,我想跟你,你干嘛不要我呢?”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小丫头长大了,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快了解了一些人世间的丑态,不知对她将来的一生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她是一个好女孩,在这样的大染缸里,会不会被沾染的花里胡哨,让她失去原本的淳朴与可爱?

我说不上来,我只好安慰她说:“我是你的大哥哥,永远都不会改变。这样的环境不适合你,你还是多看点书,抓紧时间复习,逆境中自己更加要自强,准备有机会的时候再去考学。记住,谁也不要去靠,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只有你自己真正有出息了,你才会过得有自尊,才会被别人看得起,懂吗?”

“嗯!”月儿点了点头,含着泪说:“我知道的,我不指望那些大色狼们养我,我讨厌他们,我会好好看书努力的。”

“好了,不哭了,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要像个大人的样子,今后考个好学校,也让我这个当大哥的也跟着光荣光荣好吗?”

“噢!”

“呵呵,我要上厕所了,憋坏了我!”

“嘻嘻嘻,臭森哥,尿裤子!”

我从洗手间里出来爽快多了,月儿买回了早点,等我洗好脸刷好牙以后,月儿娇滴滴地贴着我身边坐下,帮我端碗递筷子,伺候我跟大爷似的爽。

吃完早点,我把月儿送回了家然后开车回到了红楼,上午基本上没什么人来玩,整个大楼静悄悄的,我的兄弟们大多都在睡懒觉,有几个在后面练功房里面锻炼身体,上午不是我们工作的重点,兄弟们过得很清闲。

我回到工作间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去了雪梅她们的医院门诊部重新包扎了伤口,又被一个小美女在我的屁股上攮了一针,基本上也就到了中午。

我的车停在医院大门口专门划出停车的地方,我坐回到车里,没有直接去老干部病房找雪梅,这个时间我不打算去看蒋超兄弟,去了只会打扰他,一点儿作用不起,还不如让兄弟和他的家人安安静静过几天。

我给雪梅打电话问她下班了没有,她告诉我说等会儿就下班了,她问我在哪儿等她,我告诉她我在大门口的车里等,她说等会儿过来找我。

我把座椅放斜了点,打开收音机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听着交通文艺台一男一女一唱一和胡吹乱侃着,等着雪梅下班。过了约莫二十多分钟,雪梅敲了敲车窗玻璃朝里面看,一张俏脸抵在玻璃上冲着我龇牙咧嘴笑,我忙把车门打开让她进来,等她坐在副驾驶座上了,我拉着她的小手,说:“让我看看小朋友的手今天磨出泡泡了没有?”

雪梅几天前就跟我说,她们天天忙得团团转,给那些当官的老头们打针,拿针管次数多了,右手掌都被磨出了老茧。雪梅把手伸给我,指着右掌跟我说:“你看,又磨厚了一点点。”

我做出好心疼的样子帮她揉了揉,说:“我家雪梅好可怜啊,我们不受这个罪了行不?回家做太太让我来伺候你吧。”

“哼,恶心!”雪梅迅速抽回小手数落我:“说得好听你!等嫁给了你,稍微一点儿伺候不好,还不被你打得团团转?”

“嘁,怎么这么不信任我?我哪舍得打你?再说,我也没有那个胆啊?你这么凶!”

“谁凶?谁凶?你说谁凶!”

“好,好,好!是我凶,是我凶。我凶我也不敢打你呀,不信你就嫁过来试试嘛?”

“嘻嘻嘻,想得美你!”

我顺势把她拉入怀里就要亲,她伸出小手胳肢我,迅速逃离我的怀抱,嘘了一声,说:“别闹,好多人瞧着呢。”

这时正是来来往往人多的时候,听她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亲她了,我就问她:“那小子今天来了没有?”

雪梅向着车后大门口的方向一指,说:“那不是已经来了吗?他知道我这时候要回家吃饭,就等着我出来跟着我一起走,我不理他他也不知趣,烦死我了!”

我顺着雪梅指的方向,正好瞧见那小子也往我们的车里看,由于背光他看不见车里,就直愣愣站在原地,两眼充满着惊疑不知想着什么。

我问雪梅:“你过来时他看见了吧?”

“我就故意让他看见的,气死他!”

呵呵呵,不错!我爱听。

我说:“走,我们下车步行出去吃饭,看他打算干吗?”

“你千万千万不要打他啊!”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气死他了吗?我帮你出口气得了。”看着雪梅一脸的紧张,我逗她玩。

“不要,千万不要!他也没有恶意,你不许打他好吗?”

“呵呵,傻丫头,你放心,我是有分寸的。只要他不过分,我保证不打他。”

“即使他惹你生气,你也不许打他,好吗?”

哪有这个道理,他向我挑衅我还不可以打他?我窝囊死了我!

我拍拍雪梅牵着我的小手,跟她说:“只要他不过分,我保证不打他,行了吧?”

“一定?”

“一定!”

我和雪梅一起出来,雪梅故意要气他,挎着我的胳膊,表现很亲热的样子朝外面走。我们装作他不存在,边走边聊。我问雪梅这附近哪里有好吃的,雪梅说,出了大门往右拐一点儿,有一家小饭店很干净,味道也不错,我就按着她的指点一起走过去。

那小子见我们俩有说有笑表现十分亲密,早已沉不住气了,双眼暴怒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迈开大步走到我们前面挡住去路,无视我的存在,对雪梅说:“雪梅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雪梅不给他好脸色,道:“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要和朋友吃饭去了,你少来烦我!”

这小子瞪了我一眼,依旧无视我的存在,求雪梅说:“我找你真的有事,给我五分钟时间成吗?”

“不成!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走到近前我才感觉到,这小子真高,比我至少要高出了半个脑袋,像个大狗熊似的壮。他很藐视地看了我一眼,求雪梅不成,就向我挑衅说:“你离开一下,我和雪梅有话要说。”

呵呵,小子有种!没想到还有人直接送上门来找抽!

我很有风度地说:“对不起朋友,请让一下道好吗?”

“滚开!”

呵呵,呵呵呵,小子来劲了哈!难怪雪梅看不上他,就冲他这种德性,谁还可能会看上他?按说有脑子的人,遇见女孩子都用这种方式拒绝了你,你就不应该再走过来,赶紧回去闭门思过,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会失败,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赶紧想办法弥补,想不明白永远别来自找麻烦。可这小子居然不知轻重向着我发火,即使尚存在雪梅心中的一点怜悯,也会被他搅和的荡然无存。

岂能这样追美女?简直就是猪脑子一个!

这小子见我居然敢要他让开,顿时恼羞成怒,伸出大手就要把我扒拉一边去,我冲着他嘿嘿一笑,不动声色迅速擒住他的手,暗地里运力,依旧笑着对他说:“兄弟,火气大了点儿吧?保持一点儿风度好吗?”

这小子脸色由恼怒瞬间变为惊疑,随即又转为惊恐,脸上大把的汗,唰唰唰流下,转眼间就没有了脾气。

雪梅暗中扯了下我的衣角,小子已经不再猖狂,我松开了手,双眼盯视着他说:“希望今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小子愣在当场,右手因剧痛尚没有恢复,身子不停颤抖,根本不敢接我的腔,我没有再搭理他,把他扒拉到一边,和雪梅走了过去。

我们来到小饭店,正好有三个人吃完饭从小隔间里出来,老板把我俩让了进去,在我们点菜的空隙,服务员把屋子收拾干净了。

雪梅等屋里只剩我们俩了,翻眼白了我一下,我笑着问她怎么了?

她说:“你怎么那么大的劲?你把他的手怎么了?”

我连忙说:“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我只是让他感觉到疼,让他知难而退,不会弄残他的手的。——没有那么大的仇,知道不?”

听我这么说,雪梅才露出了笑容,也发着狠说:“看他下次还敢来不来!”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说:“哼,再来,非让雪梅的男朋友把他猛揍一顿!”

“哼,恶心!”雪梅知道我逗她,使劲白了我一眼,忽然惊疑地问:“你肩膀怎么了?”

我穿了件深色的短袖衬衫,包扎了的肩头略微鼓起,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雪梅刚才始终在我的右侧,没有注意到。

我就跟她轻描淡写地说:“没事,昨天回去锻炼时不小心擦破了皮,已经看了医生,过几天就好了。”

她很心疼,弯过身子要来翻开衣领查看伤口,我侧了侧身不给她看,笑着说:“大庭广众之下,不许非礼哦!”

“恶心你!我看看怎么了?你怎么那么不当心呢?还疼吗?”

“已经包扎了,没事,一点儿都不疼,医生说过几天就会全好了。”

听我这么说她才坐回原位,提醒我自己要当心,我应付了一下也就过去了。

很快吃完了饭,离下午上班的时间还早,我让她回医院午休一会儿,她不去,说让我陪她走走,我问她去哪?她说马路对面有个小树林,环境特别的好,可以过去看一看。

穿过马路很快就到了,这里环境的确不错,生长着许多高大的树木,在闹市之中形成了一个幽静的小空间,地下的草坪绿茸茸的一片,走在树荫下顿时感觉心情一爽,我在这个城市住了许多年,居然没有留意到还有这么美好的环境。

大概是中午休息的时间,人们都已经回家吃饭午休去了,半个足球场大的树林中一个人也没有,雪梅大着胆子牵住我的手,依偎在我身旁,听鸟儿戏语蝉儿欢唱,柔柔的风悄悄跟着我们一路同行,不时俏皮地拨弄我们的衣角,我们任由着它的顽皮,享受着属于我们俩的美好时光……

忽然,我的眼皮莫名跳了几下,我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觉。

我明白,危险就这样悄然间来临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