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九十八 要发生的事是谁也挡不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王宝泉要从圈里上来的消息一传开,我的那些哥儿们们就纷纷来找我问我如何打算。

看着自己的这些好朋友,我轻轻笑了一下:“他不是还没出来吗?”

邢立强道:“可风声已经传出来了,王金泉那孙子现在又到处散布要找机会打你!”

“是啊,那孙子还说要新账老账一起算,这回绝不轻易就跟你完!”谢二也接口说道。

“那他还能怎么着?”我虽然自己心里也很担心这件事,但我很不想把兄弟们都拖进来,如果我的这些哥儿们也参与进来,这架可就真得打大了。

“那你想怎么着?王金泉那些人现在不但在到处散布风声,还在摸大家的底,看跟你这架打起来,有多少人会站在你这边,会有多少人站在他那边!”宋建国的神色颇有些凝重。

“这事大海也和我说了,不过我觉得这是我跟王金泉的事,不想大家都参与进来!”

“韩永,你丫说的那是什么话?”邢立强一听我这话,当时就急了,“咱们是哥儿们不是?如果是哥儿们,你的事就是大家的事,什么是你和王金泉个人之间的事?我们当初有事时你是怎么说的?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你自己的事了?!你这么说就是看不起我们。大家一起混了这么多年,分过谁的事是谁的事吗?”邢立强说到这里,眼睛都有些红了。

庆阳这时也跟着道:“韩永,论实力,论人多,王金泉怎么都差一截,咱们打他没问题!”

“对!”宋建国马上附和道:“依我看,不如趁王宝泉还没出来,咱们就来个先下手为强,除了咱们这边的这些人,我看把胜利他们也叫过来,一次咱们就把王金泉那帮孙子给丫打怕了,打的丫挺养的连门都不敢出,听着你名字就得哆嗦,这么着以后就什么事都好办了,你说呢?!”宋建国边说,边用眼神鼓励着我,示意我下决心。

“是,我也觉得这么做挺好,打的丫挺养的没了人肯跟着他出来,王宝泉出来也没尿!”谢二立刻就表示了赞同,邢立强和庆阳几个听了也是连连叫好。

我摇了摇头道:“现在这不过只是风声,王宝泉不是也还没回来吗?如果现在咱们动了手,就是咱们在生事了,好不容易挺长时间没打架了,我爸对我也有了好脸色,我想让家里踏实踏实,尤其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想等我一上班,这些事情就会好的多,王金泉咋呼一阵看我没动静,他自己也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听我说出我们家里,邢立强这些人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宋建国沉默了几分钟道:“那不然就这么着韩永,你自己多提防些,我们呢,也多注意点儿,一看王金泉有那动手的意思,大家就迅速做准备,尽量不让你一个人吃了亏怎么样?”

我点点头,笑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王金泉又不是咋呼一回两回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可从我这一段了解的情况看,王金泉多半在等王宝泉回来后就得跟我摊牌了,但我实在不想牵涉太多的人,准备采取耗、拖、躲,让王金泉尽量找不到我,时间长了,他自己觉得没意思,这事也就算了。可惜我这想法太天真了,事情没有按照我的想法去走。


临近毕业考试,确切消息传来,王宝泉从圈里回来了。

邢立强、宋建国这些人又来问我怎么办?我还是呵呵一笑:“等着看他们的吧!”

邢立强道:“韩永,现在我们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你觉得你一个人能对付的了王金泉、王宝泉他们一帮人吗?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想什么事都一个人扛,……”

我马上打断邢立强的话道:“立强,你们不要想太多,王宝泉回来需要办的事很多,首先他不想上户口了?!如果想上,他就不可能马上帮王金泉来打我,所以我觉得,三两个月之内不会有什么事,大家都放心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这事我自己心里有谱!”

宋建国听完点点头:“韩永这话也有道理,我看咱们就先等等看,看王金泉是不是真想打!如果他是真想打,咱们多少也能听到点儿风声,那时再做准备也不迟!”

“希望他们还是光咋呼!”庆阳的话音里还是不无担心。

我冲他一笑:“放心吧,等我毕了业,这架就轻易不好打了!”

谢二摇了摇头道:“未必,这王金泉想灭了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提起你就恨不得牙根八丈长,我看他轻易不会跟你完,这跟你毕不毕业、上不上班,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没再说话,看大家的烟都抽完了就又给大家每人发了一根。


虽然没能考上大学,可我还是顺利地毕了业,这之后家里就开始托人给我找工作,这期间我在街上也遇到过王金泉两次。自从王宝泉回来后,王金泉四处串的很厉害,以前在街上我们俩偶尔遇到,总是装作谁也没看见谁,可自从王宝泉回来后,王金泉变得很嚣张,看着我从他们旁边过就开始指桑骂槐,对此,我采取了沉默,没想到,这又是我犯的一个错误。

而为了不把哥儿们们拖进这场是非,我开始有意地少和他们来往,邢立强他们一问我,我就以家里在帮我找工作为借口,而读完技校的邢立强这时也已经开始工作,宋建国等人的家里也在催着他们找工作,无形中,大家的来往比上学时少了许多。

等到八月底,父亲终于托人给我找到了一份在建筑工地上班的工作,考查期是一个月,如果表现好第二个月就转正,那样我就可以成为区建筑公司的正式工人了,这事等我爸回家一说,让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为此,母亲又好好地嘱咐了我一通。

瞅着母亲已有些苍老的面庞,我是一一答应,母亲瞧着我慈祥地笑了。

这份建筑工作虽然累,辛苦,可我却不在乎,每天都是高高兴兴地早早的就去上班,而那一段时间正是工期最紧的日子,是早晨上班有点,晚上下班没点 ,公司上级为了在十一前完成工期,向国庆献礼,更提出了:“早七晚八,礼拜日白搭;早七晚九,星期日不走”的口号,在这口号下,我更是要积极表现了。

面对公司提出的口号,工人们虽然也觉得辛苦,但却没有人提意见,而加班费更是没人提出来要,那些年,作为普通的工人阶级,大家受以前的影响教育还是满深,工作起来都是很自觉,连个点、加个班,是没人跟单位要条件的,大家对工作全是自觉自愿。

一口气干了一个月,工期是如愿提前完成,质量各方面也都没问题,整个公司上上下下为此都是很高兴,我们几名新职工的转正问题没费劲儿就批了下来,只待国庆节一过,我们这些人就可以到街道去转关系,正式成为区建筑公司的全民工人了。


这天离国庆节还有两天,我一早骑着车就奔了单位,这时因为原来工地的工程已经完成,我所在的建筑二队已经回了公司的所在地。

在路上骑了一多半路程后,我就总感觉身后有点儿异样,可几次回头,却又没看出什么情况。“是不是我这一阵精神太紧张了?!”我心里暗暗想到,“不会啊!现在没有学习的压力,每天都是凭力气干活儿,这段时间不用想那些事啊!”我自己随后又把自己否定了。

可在当天下午,因为没有其他事我们就正点下了班,我才一出单位门,那种不详的感觉马上又跟着来了,我心里不由得就暗暗骂了一句:“妈的,鬼上身了!”

可骂归骂,我还是得回家,但那种异常的感觉我却总是挥之不去,如此骑了一段路,我就总觉得后面有人在盯着我,那种恶毒的眼神真有些如芒在背,这次,我学机灵了,不再乱回头,而是突然猛骑了一段路,使劲一捏车闸,马上回头:后面二三十米处曹大胖子骑车带着张金亮愣在了那里。我立刻就想掉转车把,可曹大胖子看我刚要一动,马上就飞快的一转车把,带着张金亮就飞也似的向远处逃去。我本想追上去,可追上去又如何呢?看来王金泉是真想向我动手了,不然曹大胖子不会跟踪我。

看着他们俩逃远,我骑上车向家里蹬去,看来我需要准备准备了。


第二天单位照例只上半天班,下午大家就可以休假了。还没到吃中午饭的时间,职工们就开始陆陆续续地下班去玩了。看着大家走我却没走,等到了一点钟,除了值班的门卫,整个公司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在单位里转了转,确信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后,我就到公司后院的废料堆里,把我上午看好的一截钢板条抽了出来。

这截钢板条有二十多公分长,不到三公分宽,大约有两毫米多厚,我找出它是想用它打一把匕首,万一到非得和王金泉拼个你死我活时,这匕首将很有用。

拎着这截钢板条我到了我们队的工作间。工作间的门上上着锁,可这难不倒我,我用在工读学校学来的开锁技术没费劲儿就打开了那把锁。

开开砂轮机,我开始打磨起那截钢板条。

这截钢板条的钢很不错,硬度、钢口都是绝对的好,一直干到下午四点半我才把这把匕首打磨出一个大致的形状。回到班里我喝了两口水,看看班里桌子上摆着的闹钟,我估计再干两个小时左右我就可以完工了,所以我喘了口气后决定继续干下去。

……

晚上回到家吃完晚饭我哪里都没去,先是看了会儿小说,等看着家里人都睡了,我悄悄地找出几块破布,然后全部撕成布条,给我刚做好的匕首缠了一个很趁手、很好用的把儿。


过完十一,我发觉王金泉的那些狗腿子跟踪我跟踪的更多了,而且有时他们根本就不再躲避我,那曹大胖子更是有时吹口哨向我挑衅,可等我一有所动作他就还是跑,我知道这离王金泉想动手的日子不远了,心里也暗暗增加了防备。

这天中午吃饭前,班长对我们几名新工人道:“上午公司来了通知,让你们下午都回去到街道办档案劳动关系,这事你们得抓紧,公司是准备这个月就把你们转正的事都办好!调档的证明公司已经给你们都开了!”说完,班长把调档证明一一给了我们。

听到这个消息,新工人们都乐了,这试用一转正,就意味着大家工作有了确实保证,而且不用再拿学徒工的工资,而是拿一级工的工资了,这钱可是差着一倍还多呢!

两名新工人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饭都没吃拿着证明就走了,剩下的我们这几个,也是匆匆吃过饭就离开了单位,这事谁敢不抓紧啊!

可大家都没想到这取档案的事并不象想象的那么顺利,当天顺利取到档案的是只有一个人,结果第二天班长又给了我们半天假,这次是有两个人取到了档案,如此两次三番,最倒霉的我直去了五趟都没找到负责我档案关系的那大叔。第一次去他是去领东西了,可等到下班他也没回来;第二次去他又到市里去开会了;第三次又是有其他事,反正是都有正当、充足的理由,这可就苦了我,而班长也是非常奇怪地对我道:“韩永,你不是借着这理由偷着去玩儿吧?!别人最多是去三回,可你这一礼拜都请三回假了。你刚来那头一个月表现可是很不错,所以上级来问你的表现时我都是说的好好好,这回你可别一听要转正就乱来啊!”

我急忙点着头笑着道:“班长,我真不是偷着去玩儿,实在是找不到管我档案那人,每次我去他都不在,不是有这事,就是有那事,说实在的,这事我比谁都急!”

班长笑了笑:“好吧,那你就尽快去把这事办好,公司人事科已经在催问了!”

我又陪着笑脸道:“是,是,是,我这尽是给您添麻烦!”

班长一笑:“给我添什么麻烦?你自己转不了正才是麻烦事!”

我连连点头,班长道:“那你下午就赶紧去吧,这事都过半个月了!你千万要赶紧抓紧!”

我谢过班长出了单位,先向四周看了看,这几回我去办档案,几次在路上发现王金泉的那些人在跟我,但都被我及时甩掉了,现在正是我一生最关键的时候,我是千万不能大意。

在单位门口我仔细看了几遍,没有发现王金泉那些人的踪影,我舒了一口气,骑上车,我是直奔街道办事处,但我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个最蓝的秋天的下午,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全书完,欲知后事如何,请看《风云变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