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鸟翱翔 正文 第一卷 同地求学 第九章 集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5.html


用罢晚膳,众人在夫人的带领下进入后院,整个后院又分成东西两个跨院,中间用围墙隔断,各有一小门出入。夫人将男女学生分别安排进两个院落,男生住东院,女生住西院,子昭二人被安排在东院左起的第一个房间。

二人进入房间,屋内有两张藤榻和一张藤桌。二人放好行李,洗漱完毕,生好炉火,边品茶边聊着这两天的所见所闻。

“禽哥,你觉得亚宁和亚荁这姐妹俩怎么样?”

“姐妹俩?你具体指哪个?姐姐?妹妹?”

“分别说说,先说说宁公主。”

“挺好的,虽然长相抱歉了些,但却心存‘鸿鹄之志’,功夫又那么俊,言谈举止,儒雅大方,我禽打心眼里佩服!佩服!佩服!”禽嘴上说着,眼神里也带出了这种敬佩之情。

禽一口气连说三声“佩服”,惊得子昭像看怪物一样差异的盯着他,心话道:天哪!他是我的仆人禽,这没错,但我怎么好像突然不认识他了?这小子平日可一贯是恃才傲物,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想不到今日竟如此夸赞一个丑女?

禽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子昭的表情,兀自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道:“如果让我在一个娇了娇气,整天只会跟丈夫要这,要那的女人和她之间做出选择,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现在有很多的男人,根本不懂得居家过日子究竟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女人,竟喜欢找些华而不实的“花瓶”,到头来兀自增加烦恼!”

子昭听得不住的点头,继续问道:“那她妹妹亚荁呢?”

“亚荁?比她姐姐差远了,扭扭捏捏,一副小家子气。”

“禽哥,你说这人怎么那么怪啊?亚荁公主昨日敢于在客栈里教训那个恶霸公子休,今天让她说句话,却紧张得不行。”

“此一时彼一时!昨天在客栈,即便她应付不了,亚宁公主也能保护她,今天在学堂,可就不一样了。”

“哎,对了,禽哥,你还记得那个骑士公主吗?”

“记得,怎能不记得?貌美如花,箭法纯熟,更难得的是她的臂力居然如此之大,能够在两百步外射穿巨蟒的身体,而且箭直贯地下,这一点,连我都自惭形秽啊!”

“那你有没有觉得~~~,有没有觉得她像~~~,像亚宁跟亚荁的结合体,集成了两个人的优点?”

“哎,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妹妹的美貌和姐姐的才华。”

“唉!也不知道何时能再见到她!”

子昭长叹一声,却发现禽已经坐在那里打瞌睡了。

这也难怪,昨晚为了照顾子昭,他一夜没合眼,要不是身体素质过硬,恐怕白天在草堂内就得“着了”。

子昭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绕过桌子,轻手铺好被褥,小心的扶禽躺下,不多时,禽便鼾声如雷了。

子昭封闭了炉火,也躺了下来,可他却丝毫没有困意,手中不停地摆弄那支羽箭,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美女公主”身披披风,弯弓搭箭,纵马驰骋的英姿,如痴如醉,不能自拔。


房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各房间,熄灯前检查一下炉子封好没有。赶紧休息,明天还要上课。”

原来是甘盘先生正在查房,子昭赶忙吹灭了烛灯,皎洁的月光顷刻间“闯”了进来。

她就像这月光一样,无暇而美丽!子昭想着,梦着,叹着,进入了梦乡。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佳人。



第一卷 同地求学 第九章 集合

一阵急促的晨钟声,将子昭和禽从睡梦中惊醒—天亮了。

二人穿戴整齐,跑出房间,见甘盘先生和夫人正身着戎装,站在大约五十步以外的地方,甘盘先生高举羽扇,朝这边示意。二人快步跑到近前,却发现自己并不是最早到达的,亚宁、亚荁姐妹已经抢走了前两名。妹妹亚荁还在不住的揉眼睛,姐姐亚宁则精神饱满,双目放光,一身劲装,更显出她的朝气蓬勃。子昭微微顿首,算作问好,亚宁也回敬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甘盘先生继续笔挺的站在那里,用羽扇当令旗,摇晃着“招呼”其他人。

“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夫人认真的数数计时,陆续有人从两个门内跑来,当夫人数到一百四十四的时候,所有的人终于都到齐了。

或许是这些平日被伺候惯了的公子,公主们不习惯起这么早,又或许是刚来到这里,还有些“水土不服”,昨夜没休息好,有不少人的上衣扣子都没对正位置就扣上了,结果导致衣服不是左高右低,就是右高左低,简直狼狈之极。真正装束整齐的,除了亚宁,子昭等四人外,不超过五个。

望着一个个洋相百出的学生,再联想到昨晚经过提醒,还是有人没封炉火就睡了,甘盘先生不禁愁上心来,脸顿时沉了下来,大声呵斥道:“看看,看看,你们一个个都怎么穿的衣服,居然连扣子都扣不对位置,还有,昨晚明明提醒过,还是有人不封掉炉火就睡了,不要命了么!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你们还能干什么?一群废物!”

众人闻言不禁愕然,特别是那些睡前忘记封掉炉火的人,额头上已经渗出涔涔的汗珠。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过头”,甘盘先生缓和了一下语气道:“现在,所有衣装不整的人,赶快自己整理一下。”

那些衣装不整的人,纷纷重新整理了一下,可能是刚才的刺激起了作用,也可能是怕找来更大的“侮辱”,这一次的速度倒还算神速。

待众人整理完毕,队伍重新站好,甘盘先生语重心长并一字一顿道:“我相信你们所有的人都是抱着学习知识,学习技能的目的来到这里的,都梦想着将来能干出一番大事业,这是绝对值得肯定的!但是,”甘盘先生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们连自己的起居都料理不好,又怎么可能将心中的理想和抱负变为现实呢?!切记!做大事者不拘泥于小节,但是,一个连小事都做不好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成就大事的!”

“先生教诲,永世不忘!”众人齐声道。

“明天这个时候,我依然会在这里等着你们,如果集合的速度还这么慢,或者还有人把衣服穿成今天这样,决不轻饶!”甘盘先生严肃的说道。

“诺!”

甘盘先生走到亚宁等四人面前,愁眉终于有所舒展,他将四人带出队伍,面向众人道:“他们四个,是今天最早到这里的四人,你们要以他们为榜样!”又分别指着子昭和亚宁道:“诸君,要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中生存,就必须要有一个健康的躯体,因此从今天起,每天早晨进行20里山地跑,由他们二人负责,他们就是你们的伍长。”

“诺!”众人嘴上如此答应,但很多人的心里已经叫苦不迭了,天哪!20里,即便是平原,也够人一呛,更何况是山地!

“亚宁,你负责女生队伍;子昭,你负责男生队伍。路上若遇突发情况,要相互商议后,再做决断!”

甘盘先生对二人下令道。

“谨尊师命!”二人齐声道,相互间对视了一下。

“好,现在两位伍长带着队伍出发。”

随着甘盘先生的一声令下,第一次“出操”正式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