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为何没有成为南宋--将帅和军队的归属

军中姐妹 收藏 5 1567
导读:- 明清对决关键在于军事,崇祯也知道这点,可是脑子里面还是缺乏具体概念,他希望他手下的大臣都像他那样朝乾夕惕,可是别忘了能干的人都在崇祯二年左右被崇祯自己给宰了,所以,剩下的这些颟顸无能的四等参谋即便是腿脚再灵快也只能让事情越办越糟糕。 军事斗争是政治斗争的最高表现形式,最为主要的就是得人。袁崇焕一死,孙承宗一贬,辽东只好请洪承畴去,洪和袁崇焕不同,当初袁氏受命于危难之间,类似南宋的虞允文,虽说是书生典兵,可是,效果不同,特别是以后的再度重创皇太极,让满清历史上的太祖、太宗接二连三吃足苦头,足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明清对决关键在于军事,崇祯也知道这点,可是脑子里面还是缺乏具体概念,他希望他手下的大臣都像他那样朝乾夕惕,可是别忘了能干的人都在崇祯二年左右被崇祯自己给宰了,所以,剩下的这些颟顸无能的四等参谋即便是腿脚再灵快也只能让事情越办越糟糕。


军事斗争是政治斗争的最高表现形式,最为主要的就是得人。袁崇焕一死,孙承宗一贬,辽东只好请洪承畴去,洪和袁崇焕不同,当初袁氏受命于危难之间,类似南宋的虞允文,虽说是书生典兵,可是,效果不同,特别是以后的再度重创皇太极,让满清历史上的太祖、太宗接二连三吃足苦头,足以证明袁崇焕的能力、才干。明代边军之于东事自从万历年间就是走的下坡路,杨镐号称四十七万人马被努尔哈赤六万军队打的抱头鼠窜,李永芳、马林之辈不是望风请降就是率先狂奔,辽东的督师除了熊廷弼尚有作为以外,其他的都是庸碌尔尔。所以,袁氏建立这么样的军功自然在边军眼中是不小的震惊,比如祖大寿其人,一向跋扈难制,然则以后就听命于袁崇焕。而洪承畴从来没有和满清交手过,也没有对边军主要将领形成一定的压力,属于外来户,只不过是因为顶着钦差的帽子,大家还要听从罢了,所以,松锦会战一开,吴三桂、王朴等人不买帐也是可以想见的。所谓厚而无恩,重而无威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洪承畴也是关内明军的主心骨,他接连剿灭多起农民军,起义军听到洪九的名字就胆寒,说明此人在这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他走了以后,孙传庭本来足以抵挡李自成他们,偏偏得罪了杨嗣昌结果被下狱。清军四次入塞时明朝的总督天下兵马的是卢象升,这个人对付起义军也很有办法,可是,也是得罪了杨嗣昌以及高起潜,对外宣称总督天下兵马,手里不过二万多人,最后还让刘宇亮给弄走了一部分,只剩下五千人,不死都不行了。可以说卢象升之死是崇祯、杨嗣昌活活逼死的。杨嗣昌把几乎所有反对他的人弄了下去之后,他自己就成了崇祯下一个要请的“尊神”了。杨嗣昌受命盐梅上将以督师辅臣的身份领导剿贼事务。


杨嗣昌当时倚重的大将是左良玉,本来崇祯是要处分左良玉的,可是,杨嗣昌为了借重左就出面保了一把,还给左升了一级,挂上平贼将军印信,这就明显比一般的总兵官高了。左良玉是明末称得上大将的人,是侯方域的老爹侯恂发现的人才,台湾作家高阳考证左良玉原本是侍候侯恂的下人,和侯恂还有些说不清楚的暧昧关系,明末士大夫喜欢玩弄娈童也是有的,就是不知道左良玉这么一个高高大大的猛汉是怎么给侯恂看中的。


左良玉知道杨嗣昌保了自己也是心有感动的,然则杨嗣昌在稍后的玛瑙山战役之前又玩弄以前的手法拉拢副总兵贺人龙许以平贼将军的称号,一个姑娘许两家,杨嗣昌的目的就是不想让左良玉坐大。所以,献忠就利用杨嗣昌的这种心理和左良玉摊开了价钱,老左就以养寇自重为己任,而后贺人龙等不到平贼将军的大印就把杨嗣昌的话说给了左良玉,于是,左良玉就更加的厌恨杨嗣昌。左良玉原来的军队编制是二万五千人,朝廷就按照这个给他发军饷,可是,老左彻底想开了,没有军队就没有一切,拼命的扩编,到了崇祯十六年,左良玉的部队已经到了二十五万之众,粮饷自然没有着落,这样,老左就抢掠地方,左部作战很少,以致于明军中有个口号叫“想杀我左镇,跑杀我猛镇。”意思是说跟着左良玉不但升官发财而且还不怎么打仗,相反跟着剿贼总统猛如虎总兵就要累得臭死。投奔左良玉能够发财成为那时候从军者的目标,以后各路人马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唯独左良玉这一镇壮大的跟李自成一样,而崇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左良玉以后还封了宁南侯,位在四镇之上。


两宋是建立在五代的废墟上的,赵太祖从一开始就注意兵权的问题,所以,有宋一代尽管权臣不断,可是武将专擅的局面始终没有,控制军队的权力始终在皇帝手中。明朝也注意到这一点,在开国之初对武将做了很多的限制,大将出征挂总兵官,回来以后交还兵柄,只有到了崇祯时期,为了应付内外糜烂的局面才得以逐渐放手,先是边将,比如祖大寿家族,崇祯就拿他们没有办法,以后扩大到关内,武将中跋扈的像左良玉、贺人龙等都是逃跑的一把好手,卢象升督师的时候手下两名总兵官,一个是杨国柱,一个是虎大威,战争到了关键时刻,卢象升呼喊虎大威的名字说虎将军这是我们捐躯报国的时候,可是虎大威假装答应着,心里已经做了跑的准备了,以后,傅宗龙从监狱里面放出来,虎大威和李国奇等人一起开跑,贺人龙不仅自己跑,而且还不管督师的死活,杨文岳督师时,左右的总兵官拉着他一起跑,丁启睿惨了跑的时候连崇祯发给他的尚方剑和大印都丢了,最惨的还是傅宗龙,贺人龙等人跑了以后傅宗龙变成了光杆司令以致于被李过他们斩杀。然而,跑的总兵们没有一个受到严厉的处分,倒是没有啥过失的郑崇俭、张任学这些书生成了替罪羊。其实,大家从袁崇焕的悲剧中就看出来了,崇祯是典型的色厉内荏,对于那些手握兵权动辄就以兵变要挟的大将是无可奈何的,他只能杀一些还算听话的文臣。就这样,毛病给惯出来了,到了南明的时候,弘光就是依*四镇起家的,哪里能够不听四镇的呢?崇祯一朝唯一杀的一个悍将就是贺人龙,那还是孙传庭设计杀的,可是已经晚了,而南明连一个都不敢动。


南明四镇中高杰是降将,其他三位都是行伍出身,正牌的总兵,官位不是弘光给的,倒是他们扶植弘光,这和南宋的情况不一样,南宋的中兴四大将张俊原本是梁杨祖的部下,杨沂中也是,岳飞是赵构一手提拔的名将,有着知遇之恩。韩世忠是*着擒拿方腊和进攻帮源洞出名的,举凡历代赐名世忠的不少以前都做过“贼”,出身不那么透明,像清代的李世忠。韩世忠原来就一度是李纲的部下,刘光世也是奉着赵构的命令在御营起身的。所以,这些人感戴赵构的提拔,自然不会和赵构分庭抗礼,而南明则完全不同,皇帝本身就来路不正,再者大将专横已经成为惯例,就是朱元璋活着也得费劲,何况这些懦弱的子孙呢?


南明三个皇帝,一个监国,都没有把军队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没有解决军队的归属问题。一开始依赖四镇,以后又是海盗,再以后就是叛将,最后投奔了农民军,所以,既没有一个有力的中枢,那还谈什么抗战呢?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