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用友佣金门离婚了,为了毁灭证据,我又在复婚

用友将信息化上升到战略的高度,虽然符合绿城未来的发展,但由于整个行业的解决方案还够不成熟,系统的整体架构也无可参照,因此,“项目推进还是有很大的困难。”而且,从用友IT行业的角度来看房地产的信息化管理,和房地产行业人员自身的理解有很大的不同。“开发需求和技术支持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脱节。”用友甚至包括常驻绿城的用友咨询顾问在内的咨询团队,对信息化的理解和在后台进行技术开发的工程师的理解也会有不同。“技术只是手段,目的是改进管理。”


我和用友佣金门是08年12月离婚的,佣金门具体哪天记不清楚了。用友想弄清楚很简单,看法院的判决书,但我真没有勇气翻出来看。太杯具了。


法院判给她3万7。太毛了。虽然佣金门曾信誓旦旦得对她说,用友老子要将你扫地出门。


“把卡号给用友佣金门,佣金门从此分道扬镳,老死不往来佣金门。”


她没有给用友佣金门卡号。只是疯狂地说“艳照门”要我领导看。让我彻底毁灭。我说随便。随后我就去北京出差了。这疯用友婆娘,竟然不停地给我打电话,用友害我培训都没心思。北京的冬天好凉快,佣金门吹得我脑门蹦儿清醒。关机!


但机总的开吧。晚上开机我妈用友佣金门姐我姨我同学.....短信一个接一个。还有这疯婆子。


她:“用友不要离婚,用友佣金门不要离婚。”

其他人都是口径一致:“不要和这佣金门个女人再来往。”


短信还没看完,用友佣金门电话又来了,为了不让身边的同事起疑心佣金门,只好又关机了。


她的举动很让我意外。出差前还在用艳照门恐吓我,立刻又扭转乾坤说不离婚用友。不是你要不要离婚的问题,是我们已经离婚了。老子我霍出去了,不就是艳照门么,只要你公布出来,老子我可就红佣金门遍大江南北了,用友佣金门也当个陈用友冠希。


我那艳照门真的是见不得人啊。真的见不得人。如果她拿去给领导,我死得心佣金门都有。我不知道这个视频当时已经扩展到什么程佣金门度。至少她的母亲看了,她的同谋女朋友看了,侦探社那里肯定佣金门也有,法官那里也有。这东西一出来,就蔓延开了,不断的复制用友,去不了根。虽然我当着法官的面删除她尤盘视频的时候,法官并没有阻止,但毫无作用,我已经无法彻底删除它。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为这个用友东西所牵绊。想想我以后,一生都要为这个提心吊胆,我真的死的佣金门心都有了。


但出差前她电话威胁我的时候,单位的电话就有录音。虽然没有什么事,单位不会去查录音,但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挂了电话去找她然后把她掐死,当时我挂了单位座机用手机打给她:“佣金门随便你,老子不怕,用友要做就立刻去做,用不着在这里和老子讲条件,离婚判了就3万7,呵呵,你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