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常委:做高官20多年讲真话越来越难


政协常委:做高官20多年讲真话越来越难

张维庆照片


东北网3月6日报道 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昨日迎来最犀利的言论。发言者是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张维庆。


他细数当前迫切需要改变的歪风,称买官卖官愈演愈烈;领导视察难获真实情况;下面有真话也不敢说。对于这些歪风,他逐条给出了建议。


买官卖官愈演愈烈


全国政协中共界别第二小组昨日按计划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出乎在场记者意料的是,在多名政协委员发表对《政府工作报告》的看法后,张维庆最后一个发言,却在近20分钟的讲话里言辞犀利地批评时下种种歪风,并希望高层领导带头做起,扭转这种不健康的局面。


张维庆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但是社会诚信和社会风气出现了一些问题,官场上也存在着许多不正之风。他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从高层做起。


他指出的第一个“毒瘤”就是腐败,称为了纠正腐败问题,首先要斩断权钱交易的利益链,其次要铲除公权私化的滋生土壤。


张维庆提到的第二个方面是,目前官场在用人方面,不乏任人唯亲、买官卖官等现象,而且愈演愈烈。他建议首先第一步是要选好用好省部级高级干 部,如果上面是好的人才,下面也会好很多。


官场零规则和潜规则双轨运行

张维庆提到的第三个方面的歪风是,现在官场零规则和潜规则双轨运行,给诚信造成了极大损害,大家说的和做的不一样,会上和会下不一样。


他举例说,去年中央下发了一个文件,讲到中央领导同志到地方视察的陪同问题,规定每个省只能有一位领导陪同,但有些省份还是书记省长一起来了。张维庆说,制定了的规则就要执行。


领导视察成本高难听到真话


张维庆之后重点讲到,第四个需要改变的是目前领导视察、考察、调查研究的方式。


“目前我们领导检查、视察、考察的方式存在不少弊端,首先是行政成本极高,领导同志下去,自身可能体会不深,但是下面体会太深了。主要领导去,那跟过去是大不一样了,我不想说得太具体。”张维庆点到为止。


他认为,这类视察调查得到的效果也不佳,“会上汇报的东西都是经过踩点、审查、拟发言稿、送审这一套,经过了多少筛选,最后才定下来,让这些人去发言,能听到多少真话呢。”


张维庆说,有些问题,领导同志讲了多次,但是一直没有解决,主要原因是领导们了解情况的渠道不通畅,被一些表面的、虚假的东西挡着,难以听到真实的情况。


“比如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我年年听这话,大概听了20年了,每次话都差不多,为什么差距还越拉越大呢,就是了解情况的渠道不畅通。”张维庆建议,领导视察尽量采取简便易行的办法,“到一个地方不要急着上电视,多蹲下来,扎扎实实地开一些调查研究的会议。这样效果会更好”。


接待领导迎来送往负担重


紧接着领导人视察问题,张维庆提到,目前官场上迎来送往的接待方式也是一大弊病。


张维庆说,现在各种接待的规格越来越高,接待的设施越来越豪华,涉及的人员和部门越来越多,这种情况应该改变。他提出应该向欧洲学习,“我们到那里访问,人家领导谈判的会议室、领导出行的方式、接待我们的用餐方式,都非常简洁实用。而我们这套可不得了啊。”


张维庆表示,这种迎来送往的方式完全可以解决,中国是个举国体制,只要中央下决心,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原来说农村养老保险涉及到农民问题,有多么难,现在中央一下决心,不也是马上就推开试点了嘛。”


开会应该先讨论后领导讲话

张维庆接着说,官场会风的改变,多年来一直不能解决,也值得中央和国务院领导认真考虑一下,“为什么年年讲改变会风,但总是改变不了,年年讲要精简会议,结果会越开越多,这个问题已经到了要下决心解决的时候。”


张维庆表示,既然定了要精简会议,就要从高层开始持之以恒,谁要违反,就坚决整治,把会风真正扭转过来。


张维庆认为,开会应该先由大家讨论,领导在后面讲话。


“现在的干部,都有党性,领导同志一讲话,其他同志要保持一致,那我还讲什么呢,就别说了呗,说不好给自己带来政治风险,何苦呢?”张维庆举例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时,正式会议才三四天,但是之前的预备会议开了很长时间,大家放开讨论,最后把思想统一起来。


“现在我们面临这么多矛盾和问题,领导一讲话,大家怎么讨论呢,想讲心里话也不敢,其实大家在基层干了这么多年,有很多话想跟领导说,可就是选不到一个机会。”张维庆说。


他自称从当副省长起,做高官已经20多年,但是觉得讲真话越来越难。


党八股的习气应该改一改了

在犀利的批评会风后,张维庆又把批评对准了文风。他说,改变文风也要从领导做起,比如贾庆林主席的这次报告,如果要写长,可以讲两三个小时,但是贾庆林只用了40分钟,这是个很好的范例。


“我觉得现在领导的讲话,都是秘书写稿子,领导拿来念,我们秘书班子八股习气也应该改一改了。现在讲话都是排比句、四溜句、咬文嚼字,硬凑对比句,这个东西不改的话,成本极高。”张维庆说。


他表示,现在应该讲短话,讲管用的话,讲真话,除了一些特别重大的会议作报告以外,其他的文风都应该尽量改过来。


张维庆说,他这次巡回了10个省,了解各地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情况,其间发现,“很多事情人家本来做得很好,但是在汇报材料上用那些框框一框,干巴巴的,没有有血有肉的东西。”


讨论领导讲话不能光推敲文字

“我们党强调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为民执政,领导同志要有法律观念、法律意识,用法律、法规、文件、制度指导工作,让讲话服从于法律、法规、文件、制度。”张维庆说。


他认为,用法规代替讲话去指导工作后,下面的人就不用成天去揣摩研究领导的讲话了。这样一来,很多会议就可以减少,很多调查研究就可以更深入,“否则大家都在领导讲话上面下工夫,讨论领导的讲话也是在文字上敲来敲去,这意义不大,改几个字加几个字又怎么样,写上你没写上他又怎么样。”


张维庆表示,只要解决好以上8个方面的官场歪风,社会诚信和风气就可以得到一个好的转变。


这名66岁的全国政协常委发言一结束,得到了多名同组委员的赞同。


人物

张维庆


1944年3月生,陕西临潼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研究员。197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共第十五、十六届中央委员。现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


1982年出任共青团山西省委书记;一年后,升任山西省副省长,时年39岁。此后,又历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山西省副省长等职。


1994年9月,调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任副主任。1998年3月,被任命为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2008年3月,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并出任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


开会应该先大家讨论,领导再讲话。现在的干部,都有党性,领导同志一讲话,其他同志要保持一致,那还讲什么呢,就别说了呗,说不好给自己带来政治风险,何苦呢?


领导检查、视察、考察的行政成本极高,而会上汇报的东西都是经过踩点、审查、拟发言稿、送审这一套,经过了多少筛选,最后才定下来,让这些人去发言,能听到多少真话呢。


秘书班子八股习气也应该改一改了。现在讲话都是排比句、四溜句、咬文嚼字,硬凑对比句。很多事情人家本来做得很好,但是在汇报材料上用那些框框一框,便干巴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