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38章 降兵

寒光在此 收藏 1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32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第138章 降兵


12月15日。阳明堡车站。


正是寒冬,凉风刺骨。偌大一坨人冒着寒风,坐在空旷的广场上,出神地瞧着摆放在广场前的香肉美酒,仿佛痴了。

小日本儿们千余人,都清一色地只着一条遮羞的底裤,蹲坐在广场中央,露出满是鸡皮疙瘩的胸肌和手臂,保持着思想者的姿势,思考。这是他们自投降后一直在做的事。


在广场前台,一溜儿的桌面上摆放着好酒好肉,散发着热腾腾的雾气,风吹过,那香味儿徐徐而起,极是勾人食欲。


任铁叉腿立于酒桌前,正据案大嚼,旦见他此时一手持美酒,另一手横提一条羊腿,酒一口,撕扯羊肉两口,下一刻,那酒杯儿一仰,滋溜一声,杯子儿就见了底。好不快活写意!


热酒下肚,任铁的精神头儿也明是见涨,他抬起头来侥有兴致地扫了一眼那些,因是见了他大吃美食而拼命狂吞口水的战俘,不由哈哈大笑,蓦地眉一挑,眼角露出一丝嘲讽,扬声道:“兔崽子们,给大爷来耍上一段!”


语毕,他就以投掷手雷的姿势,把手里的羊腿向对面人群掷去。


立时地,早已快饿疯了的人群中立马就眼巴巴地举高起了无数双手臂,皆欲抓住这‘天降横肉’


任铁大笑,顺手倒满了酒杯儿,再慢吞吞地掏出枪来,“砰砰砰!”地对空连发了三枪,警告了下已略显混乱的场面,方笑容满面地回顾身后的那一排‘亲中文工队’道:“去,该你们的干活了。”


“是。是是是。”


那排早已识时务兼略通华语的特选‘俊杰’们忙一个二个对任铁这位中国太君谄媚哈腰,下一刻,在他们面对昔日战友时,则把脸一沉,趾高气扬地叽里呱啦开来:%¥#@¥&×……


任铁不懂日语,但并不代表新第十军数万名官兵都不懂,他偷眼瞄了一眼正专心凝神的张文书,笑了笑,那心也稍稍放松下来。端杯就嘴,滋地一声,那杯儿又见了底。

烈酒滚辣,直如心脾,有热血沸腾动荡。可酒虽辣,怎又比得了此情此景下的豪情快慰,任铁酒后血气上涌,只感心中有说不出的兴奋,说不出的舒畅,热血奔涌中,一股豪气蓦地里直由胸腔中奔腾直上喉头,似要迸破肌肤透体而出,不吐不快。


乖着酒意,他跨步渡到鬼子圈儿边,睨眼道:“兀那文工队的,给爷爷我弄一个懂华语的小鬼子过来玩玩。”


这个时代,懂华语的小鬼子可着实不少,那些个‘日奸’一听主子要人,那还不立马指正,任铁顺着手指望去,就见到其中一个小鬼子目现恨意。


就是他了。


任铁展颜,微笑。


大步上前,任铁掏出枪来指着这小鬼子面门道:“小日本儿,给老子滚出来!”


那日本人惊惶,不明白这中国人为何单就把他给看上了,但被泛寒的枪管比着,却也由不得他说不,忙惶惶走出,抖栗栗地抱头缩肩,只把眼望任铁。


任铁堆起满脸笑,乐呵道:“小鬼子,报你名字上来。”


“平泽十二……”


“嗯,我说平泽十二呐,这大冷的天,你想不想穿得暖……吃得饱?”任铁笑咪咪地诱惑。任铁着一身整洁合宜的军服,一头乌黑撩乱的头发下微微带着自信笑意的帅气面容,都给人一种这人相当热诚的感觉,就连伸出来持枪的修长手指上,那指甲都剪得短短的让人舒服。

只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从这小子嘴里吐出来的话,就很让人接受不了了。


这不,没看见平泽十二张口结舌,唯剩下满腔悲愤了嘛:废话,这大冷的天谁会不想穿得暖吃得饱啊?可是,你们那条件能接受吗……若接受了我的家人又怎么办?


平泽十二这样想着,抬头对上面前这位看似一脸无害笑容的中国人,低声说:“我是战俘,我们是自愿放下武器的战俘,请你们尊重日内瓦公约。”


“哟荷!”任铁眉一挑,晒笑道,“你们日本人什么时候也配提日内瓦公约了?我呸!”


朗朗笑声中,任铁踏上一步。挺枪抵住平泽十二额头,歪嘴笑道:“平泽十二,你是不是战俘管我屁事!我问你,你有没有意思来参加你们的救国军?”


虽然任铁的脸上的傻笑看似很白痴,却无端让人感觉到其中所隐藏着的强烈危险味道,眼前的中国人,眼中已是闪烁起兴奋的光芒。

平白就被人拿枪指住了脑门,平泽十二不由地苍白了脸,带着一脸的深思,脑中刹那间就又盘算了一遍得失,最后还是苦笑道:“很抱欠,我不能参加,我……我宁愿继续当战俘。”


“屁的战俘!”任铁闻言又把枪使劲朝前猛一戳,怒道:"你放屁!老子要战俘来干什么?供你吃供你住吗?我呸!去给老子报名到救国军去!再他妈的弯酸,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此时任铁说话地语气蛮横粗野,再配合上一脸的恶形恶状,却也由不得人不信他会不顾一切的开枪就射。

平泽十二毫不怀疑任铁的话。因为他的神情实在是太得意,太自信了,让人根本无从怀疑起。


见小日本儿沉默,任铁笑了笑,手上却移动枪管硬塞进平泽十二嘴里,沉声怒吼道:"平泽十二,老子直接问你,你是要参军呢还是就此爆头成神,二选一,选!"

平泽十二惨白着脸,努力发音道:"长官!有话好说,我想回去商量一下,您别冲动!别冲动!

‘我要是冲动呢?’任铁冷笑了两声,将手枪缓缓移到平泽十二大腿的位置,满面狰狞的说道:"商量个屁!别想给老子耍花样,再不老实的话,我不介意先让你改名叫瘸腿十二!

平泽十二双目圆睁,眼眶中流露出强烈的恐惧,只因为任铁的双眼中两道冷冽地目光如剑一般直刺入平泽十二眼窝,并冷冰冰的一字一句说道:"我再提醒你最后一次,给,老,子,参、军!

平泽十二紧紧盯着任铁拿枪的手,生怕他有任何的失手,眼神中全是慌乱的神色,嘴上已是带着哭音的说道:"长官啊,我本土还有家人的,我真的不能参加救国军的啊…哎哟,你要相信我!相信我!


平泽十二捂着流血的额头叫,他刚在说话时被眼前的中国人顺手一枪柄砸在了额角上。

老子管你家里还有谁,那是你的事。总之,你小子既然敢跑来中国侵略,难道老子家人就不是人了吗?就该给你侵略了吗?”任铁越说越气,抿一大口唾沫星子先喷了他满头满脸,方恶声继续,“小鬼子儿,你再不给老子个满意的答案,老子现在就爆了你的头,***!老子是专管招收救国军的,没兴趣管你家的破事!明白吗?


细汗遍布了脸颊,平泽十二眯起眼睛,深吸了口气,这才故作沉稳地大声说道:“信,我信……只不过长官,当初我们第61联队全体官兵说好了自愿放下武器做战俘时,贵军可是说好了保证我们的人生安全的,若长官非要强迫我,就不怕失了贵军信誉?不怕引起我数千余战友哗变么?”

小日本平泽十二一边大声说着,还一边死盯着任铁的眼神,希望能看出他眼中有任何变化。话毕,还非常小心地把手向后小幅度地指了指,在他的身后,还有千余名不愿叛国的战友。


然而平泽十二失望了,面前的这中国人的眼神中并没有丝毫地变化,他只看到一张懒散笑着的脸和一双充满讽刺笑意的双眼,似关心,又似嘲笑的看着他,分明是把自己的技俩当作了玩笑一般。平泽十二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不好!这小子也许真是个恶魔!”


这时上,俩人这么的一番动静,不仅止吸引了持枪守着的新第十七军士兵们的目光。便是那些战俘里不懂中国话的,也由着稍懂的人轻声讲解,加上自己的观察,把事情弄清了个七七八八,不由都在凝视。要看这名中国人如何应答这一敏感话题。


在这么多各种眼光打量下,任铁反而挺直了胸,乐呵呵的笑了笑,小日本儿把话儿往死里逼了,自己可不能雷声大雨声小地像个软蛋似的就坡下驴,男子汉大丈夫,有时候是该拿出点气魄来的。

想到这儿,任铁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如果是熟悉任铁的伙伴们在这一定会清楚,每到任铁要做出重大抉择或是要横下心来的时候,脸上都会笑得无比的灿烂。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任铁是那种只在军队里遵规守矩的普通一兵,别说会拿枪强逼日军战俘叛国了,就是一开始也不会故意来找麻烦的,都肯定具会遵规着军部的安排,尽好自己看守的职责而已。现在闹了这么一出,是被双方上千人盯着,在场的新第十七军的兵们都在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办?怎么办!

任铁不是乖宝宝,他是军人里的兵痞,火爆的拼命三郎,是那种长官眼中的刺头,大小麻烦事老大一堆的兵油子。从他拥有过硬的个人军事素质,却仍是普通一名狙击手就可见一斑。

从这位兵痞身上进发出来的豪勇,足以令所有的在场官兵久久难忘任铁笑得星光灿烂,却蓦地里拽过平泽十二的头来,枪一横,横帖着平泽十二脸膛就扣动板机

砰!”,“砰!”,“砰!”三声震耳的枪声就在平泽十二脸上炸响过后,平泽十二已是浑身大汗淋沥,惨白着脸,整个人直颤栗。

任铁脸上收起了笑容。两道冷冰冰地目光如剑一般直刺入对手的眼窝,抬枪再次硬插入了平泽十二嘴里,冷冰冰的一字一句说道:"下一枪,我会在你嘴里开枪,五秒钟!我最后给你五秒钟时间选……5,4,3,2……

到了此刻,平泽十二的信心完全的崩溃了,蓦地嘶声道:"停,停住!我,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参军,我这就去参加救国军!

轰……

场上千余名日军战俘登时大哗。

任铁冷眼回过头来,戟指道:“都他妈的别乱叫,***,想死的站起来!”

出人意料地是,这些战俘并没有赶紧听话地安静下来,反而在彼些对视了一眼后,缓缓地集体站了起来。把眼冷望任铁。

这些人并非蠢货,一见平泽十二受制情形,立时就明白了自己等人所受处境,若自己等人再不团结反抗,只怕下一刻就该轮到自己被眼前这中国人单独逼迫了,但参加叛国军却又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是以任铁此时虽是声色俱历,却是没有一人是肯退的。

如今的世道,大家都不笨,只看所处在什么地位而已,真要想找出一个看不懂行情的傻子来,却也是不容易

大家都不笨,任铁自然也不笨,眼神一凝,当即就持枪指着一人喝令其蹲下,见其不听,随枪口往下移瞄准其大腿,扣动板机。

砰地一声爆响,一团血肉被近距离的射击爆开并伴随着那名战俘的嘶声狂嚎,任铁历声怒吼道;“小鬼子们儿,想活命就他妈的安静!”

其实,即便他不说,枪声响起后,这帮人就已经有了好些人在悄悄的坐下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固然重要,但真挨上枪子儿就不好玩了。

枪响声无异于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块大石,马上就引起了急剧地连锁反应。

守场的士兵当既哗啦啦地一阵动动枪栓声,喝令日军战俘坐下那是自然。而还在站着的七、八百名日军战俘,却具是早作好了深思熟虑,情知此事非同可,若自己一个坚持不住,那就是国内家人遭殃的大事了,因此一脸坚持,俱都拿眼恨望任铁。

任铁一见之下,登是激发了雄心豪气,心道:“这些小日本儿带种,难道老子又是孬种吗……我呸!今日便是甘当屠夫罪名,为军部查办,那又算得什么?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眼神一凝,任铁表情凝重

此时映入所有人眼帘的……

是一双冷冽的眼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