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三十八> 男女老少练瞄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二愣子那一枪由于距离太远,也加上目标不停的晃动,没有打中田中的脑袋,而是打在他的肩膀上。田中肩胛骨被打碎,子弹卡在骨头里。士兵把他抬回来后因为当地不能做手术,只好连夜送到青岛总部治疗。

马大全惊魂未定的回到家,想想那颗子弹若击中自己的瘦头一切都完了,什么他娘的元宝女人统统消失。唉,还是命要紧啊。

老婆半斤粉见他哭丧个蛋子皮脸坐在炕上呆若木鸡,就猜到个大概,过来安慰道:老公,以后咱的学着聪明点,他们打他们的管咱啥事,只要咱平平安安的管他小鬼子死活。

这话说到马大全心里了,他瞅瞅老婆那鼓囊囊的大胸脯,悠然生出一股暖意,唉,还是自己的老婆贴心啊,虽然被鬼子日了个翻天覆地,但心总是向着自己的男人。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你去张屠户那里要两个猪耳朵,今晚陪我喝个酒压压惊。

半斤粉应一声,转身扭着肥硕的屁股出了家门。

看着老婆出去了,马大全心里愁容又涌上来:吕文明这小子自打擂台被东山一狼砸断肋骨后一直在青岛治伤,这是田中这个杂碎亲自决定的,看来他在鬼子眼里的地位很高,已经快三个月了,这小子快回来了吧。埋在宪兵队院子里的元宝怎么弄呢?万一这家伙为感谢田中对他的知遇之恩一激动一得瑟把元宝贡献出来那就完了。必须趁早找机会除掉他。还有那个俏寡妇于月仙,不给人家点好处她能乐意伺候你?可自家的金货老婆每天都跟数驴毛似的盘点,决不能动。得想个法子弄点外快打点打点她。关键还有她女儿小绵,十六七岁正是掐一把一包水的年龄,他马大全馋的要死,日,得想个法子来个一箭双雕。不能便宜了别的男人,人生在世几十年,再不乐和就晚了。他姓马的整天提着个脑袋跟在鬼子后面得瑟为了个啥,不就是为了自己吃好喝好玩个舒坦吗?

想到这里,他心里燃起一股欲火,瞅瞅窗外天已黑下来,老婆怎么还不快回来?他今晚要去于月仙家找她泻泻火,能乐一天是一天吧。他后悔刚才打发老婆去弄什么狗屁耳朵,磨憎时间。

再说花脖随着队伍从山里狼狈地跑回驻地,心里是又惊又喜,昨天今天连过两道鬼门关,这是祖宗保佑啊,还的感谢马大全这个家伙,虽说这小子平常对自己不冷不热,但关键时候还是够义气的。今晚得买点东西去拜拜。

伪军大院里由于减少了很多人,剩下的伪兵都缩在屋里垂头丧气不说话。花脖挨个屋鼓气要兄弟们振作起来,以后打仗主意点,多吃饭少放枪,一心一意保性命。伪兵们见老大这样说,心里牢骚就喷出来了:队长,你说这些狗日的小鬼子还拿咱兄弟当不当人待。咱个大活人还不如鬼子尸体重要?干嘛不让他们去拖偏要咱兄弟去弄。草他娘,以后老子不玩了。

“对啊,打仗总是让咱在最前头,这不是故意拿咱兄弟们当肉靶子吗,明个回家,不穿这身破狗皮了。”

“再把老子惹活了,草他娘,老子掉转枪口跟这些杂种拼了。反正是死。”

花脖心里也理解兄弟们的冤气,但他们若都跑光了或反水,剩自己这光杆队长死的更快。他叹了口气道:大家伙别乱说,以后一切听我的,我决不会亏待了兄弟们。

伪兵们齐声说行,以后就看你老大的眼色行事了。只要能保住命吃饱饭,要我们干啥就干啥。

花脖满意的从士兵宿舍里出来,见天已黑透,就从伙房里提了猪头向马大全家走去。估摸着这会他还不能睡。到了他家门前本想拍拍叫人,可刚一推,门吱呀一下开了,咿?门竟没上闩,草,这家伙就不怕人家来抄他?

他站在门口喊一声:大哥,睡了吗?

里面没有动静。奇怪,他又吆喝一声,这时屋里有女人答:还没呀,你是花兄弟吗?进来吧。

花脖一听是半斤粉的声音,就踏实的走进了屋。一进门挑开门帘一看,见半斤粉坐在炕上正依着被生闷气呢。原来马大全草草喝了几口酒说有事就出去了,并嘱咐老婆自己可能很晚才能回来。

半斤粉那个气啊,这些日子田中也不找她了,吕文明还在青岛住院,马大全心思全用在于月仙身上了。可把她憋的够呛,本想今晚把酒喝恣了跟老公大战一场败败火,可没想到这家伙溜的比兔子还快。

她越想越生气,忽听院外有人喊,听声音是队长花脖,就让他进来了。花脖见半斤粉自己在家,就奇怪的问:嫂子,我哥呢?

半斤粉道一句:死了。

花脖一听知道他俩在闹矛盾,就嘿嘿笑着坐到炕沿上想当和事佬:嫂子,你可别乱生气,我马哥可是个好人啊,又有本事心地也好,两口子过日子时间长了免不了有个磕磕碰碰,别往心里去。

半斤粉的心思他哪能猜出来,这个女人瞅着花脖那油头粉面的圆脸,听他这么一说,心里的气消了大半。叹一声道:兄弟啊,你说你哥这么晚出去还能有啥事?

花脖一愣怔,知道马大全是去了俏寡妇家了,他挠挠头说:今天日本人在山里死了不少,田中也受伤送青岛抢救去了,那里的事我哥能不去看看?他是乡长,心事多啊,您要理解。

半斤粉听他说的在理,就点了点头,又望望面前这个男人虽然长的不高,但短壮结实啊,她的内火又上来了,以前田中,吕文明,还有自己的老公轮着上她,把她的性火也练出来了,现在三个人都不靠她的边了,她能受得了吗?她看花脖的眼神就迷惘起来。

花脖见半斤粉盯着自己看,心里就不自在了,他知道这个女人很骚,虽然自己也有欲望,可她是自己恩人的老婆,若上了她对不起马大全啊。他坐在那里想起身走,又怕说见外,就低着眼硬着头皮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半斤粉闲唠。

半斤粉见他这副老实样,心里更喜欢了,看来这小子没经历过几个女人,还挺嫩。就嘻嘻笑道:兄弟,你家里还好吗?几个孩子?

花脖一听,叹了口气:唉,别提了,象我这样提着脑袋混饭吃的的谁跟啊,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半斤粉接口道:兄弟想不想女人?要不明儿个我给你说个?

花脖抬头笑笑:嫂子,那感情好,您能给我说成了我请您吃喜酒。

半斤粉嘴一撇:只吃喜酒就算了?不行,你还的给我大礼。说着,她脱掉了外套,身上只穿了个月白色衬褂。一对高耸的大奶原原本本的鼓显在花脖的面前。

日,虽然他以前上过不少女人,可那都是霸王硬开弓,没有情趣。现在这个女人主动勾引他,他心里就飘了起来。偷撇了一眼身旁鼓囊囊的大奶,嘴里的唾沫就不由自主的咕咚咕咚开始往下咽。

半斤粉见这小子露出了本相,就故意往前挪了挪屁股道:兄弟,我脊梁上有个东西咬,怪痒痒的,你给我挠挠。

花脖一听,一抬头惊见一双肥硕的大奶压了上来,头轰地一响脑袋一片空白,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抓了上去。半斤粉恩哼一声,抱起他的脸嘴唇就迎了上来,两人是干柴近烈火,花脖眼睛通红,喘着粗气抱住半斤粉猛力压下去。半斤粉利索的撸掉上衣,张开胳膊紧紧抱住了他粗壮的身体。花脖手忙脚乱的扯掉裤子刚摸到一丛杂草挺身压下来,一晃悠屁股一颤,草,竟泻了。

半斤粉刚闭上眼等着要享受呢,对方突然不动了,气的她一把把他推下来骂道:你个废物。还想找女人呢,滚一边去。

花脖羞的不敢看她,发誓道:嫂子,我可能是好久没接触过女人了,你等着,再有机会保证让你舒服死当神仙。

这两人偷情由于花脖的无能而草草收场。他懊恼的耷拉着头回到了营地,一路上下了无数次决心,一定要想法把这个女人干舒服了,要不以后没脸见她。


再说二愣子他们,山道一战大获全胜,缴了100多支钢枪和无数弹药手雷。全村人高兴的一夜没合眼,每人抱着条枪不住的打量摸索。

第二天东方刚一发白,众人就聚集到王家门前空场上七嘴八舌商量再怎么对付小鬼子。二愣子和王玫瑰见大家这么热情高涨,觉的组织一支队伍跟鬼子抗衡的时机到了,就把众人分成三组,一组是以石伢子排头的10多岁的孩子,个个都还没枪高。一组是以大山媳妇为首的妇女队,有20多人,多是些二三十岁的寡妇,还有几个没结婚的大闺女。最后一组是些六七十的老头,他们虽然腰弯眼花,但为了证明自己还有用不是吃闲饭的,都个个把腰杆挺直,发誓拼死也要当个爷们。

二愣子狗子四虎和王玫瑰站在队伍面前来回巡视指教。见大家都排齐了。二愣子高声道:以后孩子组队长就是狗子,他带领大家去山口练习怎么打枪瞄准。

妇女组队长是王玫瑰,但他枪法还没练准,就让四虎兄弟帮着教大家。女人们一听嘻嘻哈哈纷纷嚷好。四虎脸上立刻笑开了花,偷眼瞅瞅人群里的大牛媳妇,见她也正在看自己。心里那个甜啊。在她面前一定的好好表现。

最后二愣子对老铁匠拐子道:大姥爷,我和你们这些老人一组,就在村前练,别看您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但咱有好几个老猎手,土枪都玩几十年了,耍这钢枪是小菜一碟。众人连连说好,发誓要跟年轻人比一比到底谁厉害。

吩咐完毕,大家回去先吃早饭,然后排队直接上山练习涉及,孩子队去西山,妇女队去东山口,老头队就在村前练习.

王张氏抱着外孙见众人散了,就上前问二愣子:你们真要组织队伍跟鬼子干?我们这些老太太做啥?

二愣子嘿嘿一笑,王玫瑰道:娘,你在家看好孩子就行了,别的事不用你操心。

老太太嘟囔着回了屋。一家人吃罢早饭,四虎抢先放下晚起身道:你们先吃着,我去招呼大家。说完摸起枪就出去了。

大山媳妇望着他的背影,转头笑着对王玫瑰道:妹子,你看出来没有?

王玫瑰迷惘的看着嫂子,问:咋了,看什么?

大山媳妇抿嘴嘻嘻道:我发现四虎看中大牛媳妇了。

王张氏接道:你可别乱说,让外人听见不好。

大山媳妇道:娘,你别不信,等着看吧,他俩保准凑一对。

二愣子裂裂嘴望了眼王玫瑰,见她也斜眼看自己,脸唰的红了。大山媳妇奇怪的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心里纳闷了:我说四虎,你俩怎么倒害羞了?莫非。。。

二愣子提着枪出了门,见老人们都在外面等着了,就招呼一声来到前面的小河沟,教大家怎么使用鬼子的枪,有老人端着枪瞄了瞄,道:日他娘,我还以为小日本的枪跟咱不一样呢,这不都是一个枪筒一个机子吗。

二愣子笑笑道:咱的土枪没瞄准星,鬼子的有,而且打的远,劲头大。

几个老人点点头,铁匠王拐子道:要说打枪咱爷们不是外行,都说小日本鬼个子矮,但总比兔子目标大吧,年轻时咱上山打兔子那是一枪一个准,现在虽说眼花了,但打鬼子应该比打兔子简单。说着举枪朝对面树上啪就是一下,子弹正中树干。众人纷纷夸好。

二愣子见这些老人根本不用指点,就嘱咐了几句注意别伤着,起身向山口跑去,今天是他父母的二日,明天是三日,他要跟四虎商量去王戈庄砍几个鬼子的头给老人祭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