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原始社会究竟是什么样——驳斥某些人的错误观点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67 1511
导读:在历史区里待久了,不难发现很多谬误的观点,其中一个出现频率相当多的观点就是将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视为极端自私的私有社会。这一观点在中国史区和世界史区都有市场,其基本可以概括为:1.原始社会的部落间是血腥残杀的,互相攻击是唯一的交流方式,2.原始社会的人会吃掉部落战争的俘虏,3.原始社会的社会内部,每个个体都会拼命争夺生活资料,只是因为生活资料总数少,因此不得不分配,4.原始人本性极端凶残。 现在姑且不从理论上来论证什么——那些人只相信自己的臆断,那好,现在就摘录一些现代人对原始社会的研究资料,来进行个例分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历史区里待久了,不难发现很多谬误的观点,其中一个出现频率相当多的观点就是将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视为极端自私的私有社会。这一观点在中国史区和世界史区都有市场,其基本可以概括为:1.原始社会的部落间是血腥残杀的,互相攻击是唯一的交流方式,2.原始社会的人会吃掉部落战争的俘虏,3.原始社会的社会内部,每个个体都会拼命争夺生活资料,只是因为生活资料总数少,因此不得不分配,4.原始人本性极端凶残。

现在姑且不从理论上来论证什么——那些人只相信自己的臆断,那好,现在就摘录一些现代人对原始社会的研究资料,来进行个例分析。

对象1:美洲西海岸易洛魁部落,观察者:摩尔根,时间:19世纪末。

该部落有450名成员,生产力处于新石器时代,分为海狸、龟、鹰、熊、鱼、美洲豹、狼和浣熊八个姓氏,每一姓氏有自主图腾并自成一氏族,共同组成部落,部落有酋长一名、军长一名,酋长为公开选举,军长由比武选出。

摩尔根发现,该部落附近有5个同一生产力水平的印第安部落,人数在150-500人之间,分布在300平方公里内,互不统属。据摩尔根观察发现,虽然每个部落有军长,可以在战时动员作战,但是一年内未出现实例。相反,摩尔根观察到了至少120次以物易物的贸易行为,其中60次为毛皮或是粮食,还有武器、木材、牲畜等交易。据调查发现,这些部落之间,青年男女互相结成亲缘关系,但是却是多名男子与多名女子共同组成一个家庭,亦即“彭那鲁亚家族”,家族内任何同辈女人为任何男性妻子,同辈任何男性均为任一女人丈夫。由于这种前血亲家庭的存在,部落战争几乎不可能发生——任一部族都要与别的部族通婚并贸易,甚至用领地棒标出的部落领地也可以相互借用,相邻部落为相互依存关系。

摩尔根后来在研究报告中(该报告后来成为恩格斯《家庭、私有制与国家起源》依据之一),得出结论:相邻的原始社会部落是不存在或很少存在战争的,因为相邻部族的存在提供了避免近亲结婚的可能性,是部族生存的保证。原始部族的部族战争,其主要可能性是一个部族突然迁徙到此处后于原住民发生冲突,而各部落成员的说法也证明了这一点。

对象2:火地岛的印第安部族,观察者:达尔文,时间:19世纪。

在火地岛阿根廷所属的一端,其南部海岸生活着一些印第安部族,他们也是印第安人中最不开化的,刚刚进入新石器时代达尔文在全球航行时,曾于火地岛滞留一阵以观察原始社会形态,其观察目标是一个有100名成员的氏族。

该氏族沿火地岛南部海岸游猎,以捕食海豚、鱼类或是采集植物为生,达尔文曾经见过氏族内部食人的情形——由于六天不能出海,氏族陷入普遍饥饿,于是吃掉了一个最老的人(49岁),但并非暴力强迫,而是此人自愿——也许有人会将这作为“野蛮”的证据,但是要想想看,这些原始人既没有科学知识,又没有得到天启,其人文素质低下是正常的。但要注意,这也是人类为了自我繁衍生存的必然措施,是保证社会存活所必要的。在此之后,该氏族在游猎中遭遇另一沿海岸游猎氏族,发生冲突并捕获三人,原计划吃掉他们。但达尔文及船员们向该氏族提供了一些食品后,该氏族转而将三人吸收为平等氏族成员。后来达尔文得出结论:原始社会的食人现象,完全是出于饥饿,如果生活资料不足以养活被俘虏者,那么只能吃掉,与吃掉社会成员是同一情况,并不能作为“野蛮”的证据。而当生活资料足以养活多出来的成员时,社会是会接纳其为平等成员的——这是50\500定律的必然结果,任何社会或是群体要想生存,必须有足够的数量。要想长期繁衍不退化,至少需要500个个体。

——在这里还要注意一点,在私有制出现之前,是没有“奴役”一说的,被接受的俘虏将与社会成员同等对待。因为奴隶制是第一次社会分工后才有的,在此之前,占有他人人身劳动力并无意义。

对象3:赤道几内亚芳格族,观察者:金斯利

金斯利在西非一带进行的人类学调查,远较在美洲的摩尔根深入——她直接进入原始部落并对其行为加以分析。在1894年后的调查中,金斯利以一个处于旧石器时代末期的芳格人部落为范本进行了观察。

该部落居住在赤道几内亚内陆区,成员200人,处旧石器时代末期,但已经会使用弓箭。该部落实行乱婚制,且存在近亲结婚情况。金斯利发现,部落所有成员不存在私有观念,不知道自私,甚至语言中没有物主代词的存在——他们对任何名词,均直呼其名而无指代,没有“你的”“我的”“他的”等词语,也不能理解金斯利教他们的英语中的物主代词的用法。部族任何成员获得的产品,完全集中分配、按照个人身体状态和需求平分,动物骨骼、皮毛、燧石等生产资料则为公有,交与有手工技术者进行制作。金斯利曾经见过一人在林中捕获犹猪,虽然已经追踪十小时以上,极为饥饿,但仍然将猎物带回部落平分。金斯利曾询问此人为何不先吃掉自己的一份,但此人却表示不能理解金斯利的问题,因为他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

金斯利在结束调查后,综合对马里马赛伊人部落的研究得出结论:私有欲是随生产力发展而产生的,与私有制一同产生,而非动物本能的简单延伸——人类的社会性就是抵消动物本能的必然产物。

以上例子都是人类学泰斗们对当时仍然存在的原始社会个例进行分析的结果,由此可以看出,原始共产主义社会部落间战争极少发生,也不会主观愿意吃掉哪个人,更没有私有欲,其原因归根结底是为了人类能够在低生产力条件下生存。要知道,在生产力越低下的时候,个体数量往往越能够决定社会发展的未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