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后跟好哥们产生性友谊, 这算不算结局

WCNMB123 收藏 1 1174

我们是哥们儿


我和严格是多年的好友,不太熟悉的人总以为我们是恋人,每当这时,我就会笑:“我们俩没有性别差异的!”的确,在我们多年的交往中,似乎从没把彼此当异性看过,我们在一起怎么都行,就是别提感情,多少年了都擦不出火花。


那段时间,男朋友何翔在外地,严格也没有女友,我们两个便经常一起搭伙吃吃饭、逛逛街什么的。吃饭的时候我要AA,严格不干,但是我回请就可以,他说AA太没人情味,搞得男人不像个男人,女人不像个女人。于是我就不强求,我们之间一直执行着不太严格的AA制,周末,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完了各自回家。干净利落。


时间久了,难免会把严格和男友做比较,但在感情上我从未动摇过,虽然何翔不如严格周到体贴,并且离我那么远,可是我很爱他,那种感觉是对严格从未有过的。我对何翔的感情,就像蚕对桑叶无法解释的迷恋,打电话的时候,我甚至都对何翔说过:“我要是一条蚕,吐出的丝里都有你的味道。”何翔听了笑:“那你不是像新婚之夜的母螳螂一样,太残忍了呢!”


没想到,最后残忍的,是他。告诉我何翔订婚消息的,是一个关系很一般的朋友,那个朋友认识我们两个,而且以为我已经知道才说出来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快晕了,但为了面子,我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着对朋友说:“我早知道了!”


不知道我是怎么撑回家的,像被抽了筋一样,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回到家,我窝在床上瑟瑟发抖。我想不通,他几天前还打电话给我的呀,说了一些暖人心的话,为什么这么快就冒出个恋人?而且还订了婚!我打电话给他,手机关了。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我打通了他的手机,电话那端,他不出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默认也那么残酷,一出爱情戏,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在唱。


我想忘掉他


之后的几天,我没在单位泄露任何情绪,和往常一样,该说的说,该笑的笑。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我不开心,但是,我很害怕回家,害怕一个人的时候。甚至,我连手机都怕,怕它响,又怕它不响,它所带来的任何一点信息,只要是何翔的,无论什么内容,都会令我更加崩溃。


压抑久了的苗子,还是要发芽的吧。我以为自己能装得很像,可心里的苦,还是希望有个渠道让它流走。这是自己骗不了自己的,我天天下班后不回家,泡在网吧,那种嘈杂反倒让我觉得安心。


一天晚上,我在QQ上碰到了严格。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对他说,最后,我还是对他说:“算了,不说了!”他追问什么事,我说没什么,只是很想喝酒。他说他正好也想,于是我们找了个地方碰头,之后商量到什么地方喝。其实,我在单位里和外人面前从不喝酒的,我不喜欢醉态被人看到,但我觉得严格是安全的,并且,当时的我,很希望有个东西可以让我大声地哭出来,每天假装开心太痛苦了。我想,只有酒可以让我无所顾忌地哭,而严格,绝对是个安全的朋友。


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去我家。酒吧太贵,餐馆已经关门,严格和他表弟一起住,不方便。在去我家的路上,我还表情认真口气调侃地对严格说:“如果我喝醉了,你不用管我,把我往床上一丢,把垃圾桶放在床前,门关好,就可以走了。”严格看着我笑:“你真神经!那是当然!”


我低估了酒精的力量,它不止是让我哭了,还让我把和何翔事情都说了出来。严格也红了眼睛,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我们像两个清醒的疯子,指手画脚地说着平时不敢对外人说的话,一会哈哈笑,一会掉眼泪。我觉得自己晕了,但怎么都不肯承认醉,还为了证明似地站起来要去卫生间,结果在门口就倒了。


严格把我扶起来,我醉醺醺地看着他,挣扎着站稳,非说没醉,去了卫生间回来还要接着喝。再喝的结果是我趴在严格肩膀上哭了,严格把我抱到了床上。第二天他告诉我,我当时还半睁着眼睛傻里傻气地问:“我那么重,你怎么抱得动我?”


我知道严格在脱我的衣服,我觉得很别扭,想到了何翔,还差点喊出何翔的名字。我看着严格,想把他看成何翔,但是失败了,严格还是严格。所以,我大叫一声:“不要!”


严格抱着我,在我耳朵边问:“你还是忘不了他?”一句话,就让两行泪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是的,我还是忘不了何翔,但是他再也回不来了。就是这一句话,让我不再抗拒,何翔已经不爱我,我不需要再为谁坚守。当时我想的是,放弃吧,放弃过去,放弃自己,或许,我和严格有了什么之后,就不会再那么想何翔了……


身体先于情感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严格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靠着我说了一会话,突然问我:“现在有一种关系,叫性友谊,你知道吗?”我想了想,说:“就是那种先是朋友,然后有了性,然后依然只是朋友;或者,有了性,所以成了朋友,但也就停留在朋友这一步的关系,是吗?”


他说我聪明,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窗外是清晨,就像我的心,有点微微的凉。但我没再说什么,原本,我也不想他负什么责,不想和他再有什么。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刚刚被爱情刺伤,难道还想接着跌进另一份感情?别傻了还是!


那天在办公室里,我想起昨夜。我和严格之间说爱情远远不够,那算什么?意乱情迷也好,寻找温暖也好,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接受吧!


虽然之前从未想过两个人会发生这样的事,但真的发生了也没觉着自己大逆不道。性友谊?无非就是借口和掩饰,但也无妨,并且维持这样的关系反而更简单,因为没有爱,所以两人都不会那么伤心伤神。


忙完工作,我打开了QQ,严格的头像是亮的,我马上隐了身,平时我们俩的话很多,没正事就胡扯,无论说什么都能很开心。可是,现在身体接近了,反倒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中午吃饭,在电梯上居然遇到了严格!他正好来这里办事,偌大一幢办公楼,那么多家公司,只有几部小电梯,以前从未这样碰见过他,现在却不早不晚碰到了一起!真是,巧合得有些讽刺……猛一看见对方的时候,我们都很惊喜,但马上就开始有点尴尬,我想,他肯定也一下想到了昨晚。


调整一下情绪,我和严格正常地打招呼,然后一起吃了午饭。吃饭的时候,我和他的眼神都有点躲闪,目光相对的时候,都有点想笑,最后终于忍不住,我们面对面笑起来。


之后,他的脚悄悄从桌底伸过来,擦了擦我的脚踝,我很快地躲开了,脸上却展开一朵微笑。他小声说:“今天晚上帮你去打扫卫生好不好?”这么漂亮的理由,我没拒绝。


然后,我和严格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虽然彼此没有任何承诺,更多的时候,似乎是一种较量,一种试探,看菜下饭地给出自己的感情。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和严格相处的感觉很好,他对我的照顾那么细致入微,多年的情谊帮了大忙,他知道我所有的生活习惯,还知道我的口味,我们之间就像多年的夫妻那样,有时候什么都不用说,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这算不算结局


一天夜里,严格在缠绵过后紧紧抱住我。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脸,却听到他忽然变得冰冷的声音:“你还没有忘记吧?我是不是只是你一时情感空虚的填充品?”


我想都没想,当即否认,他松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打住了。我也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便什么都没说。最后,严格紧紧抱着我,我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了。


那天晚上入睡前,我的脑子里是很乱的,我不是想满足生理欲望而和严格在一起的,那为什么还让他一次次地来?是不是他越来越熟悉的身体让我有了留恋?是不是他话语里酸酸的味道,让我闻到了爱情的气息?


很突然地,何翔来了。那天晚上他来找我,给我打电话,说他就在我家楼下。当时严格正在我那里,我起床穿衣服,一边对严格说:“他来了。”严格随口问:“谁?”我说:“何翔,还有谁!”严格看我,什么也没说。


我要出家门时,严格开口了:“我陪你去。”我愣了愣,说:“算了吧。”


下楼时,我心里是忐忑的,两个男人,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我不想看他们兵戎相见,息事宁人一点吧,这样对谁都好。这样想,不知道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是不想让自己在两个男人间显得卑劣?我没时间考虑这些。


何翔瘦了,黑了,怯怯地看我。所有的记忆呼啦一下全来了,因严格而淡漠的往事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回到了何翔的世界里。心疼,是我看见何翔的第一感觉。他说他想回来,重新回到我身边,请我原谅,让我再给他机会。我的心,疼了一下,软了一下。


再上QQ的时候,我跟严格主动打招呼,对他说何翔想回来的事。他说:恭喜啊。然后发来傻笑的表情。看着那跳动的笑脸,我心里五味杂陈,“我还没正式答应他。”他只简单地回了个:哦。


那天晚上我和同事在一家餐馆吃饭,有预感会碰到严格。果然看到他,不过是一个影子从门口擦过去,也许没看见我。


第二天,我问严格,他说是,他看见我了,就因为看见了我,所以没进那家参观。很突然地,他对我说:“你对我,没有爱情。”


我愣了,他很少这样跟我说感情,在这个话题上,我们似乎永远都是打着擦边球,因为都知道接近问题核心的时候,真相往往冷酷到无法接受。


他的话让我哽住了,半天,我才说:“你也是。”他很快地接话:“如果你爱我,我会爱的!”我笑:“这是可以看菜下饭的吗?”


他又问我,何翔是不是在我那里,我不说话,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样的关系,在我自己看来都很不清不楚,如何回答他?


在和何翔在一起,感觉已不再是从前,虽然他对我极好,但那种好明显有赔罪的感觉,我不知道这件事淡漠下来后,他还会不会对我这样好。或者我们之间还会不会回到从前。


至于严格,我们之间的联系明显比以前少了,有时候在QQ上碰到,他总是问我跟何翔怎么样了,我就哼哼哈哈地应付着,但想跟他说点什么的心情,是再也没有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