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伤人了,那年有个女兵说我不是男人!!!

wuaq999 收藏 2 495
导读:90年代初期我参军到了南方野战部队当兵,在师部通信连电台当报务员.师部电台在机关中一个50年代苏式的楼房中,保密的原因我,我们在深深的走廊中一个大套间.套间有我一个对上台,也就是白天每隔2小时和军部联系一次.套间里面一间还有一个部队内部电脑网络(那个时代的高科技,只有师级以上机关才有,特殊或者是演习时,定时通过电脑将材料发个上级单位,相当于现在的电子邮件).负责这台电脑的是个女兵小梅,安徽人.比我晚一年兵.她也不是固定每天来电台室内军内网上发材料,有时一个星期来一两回,不过我的宿舍正好和女兵小楼靠在一起,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0年代初期我参军到了南方野战部队当兵,在师部通信连电台当报务员.师部电台在机关中一个50年代苏式的楼房中,保密的原因我,我们在深深的走廊中一个大套间.套间有我一个对上台,也就是白天每隔2小时和军部联系一次.套间里面一间还有一个部队内部电脑网络(那个时代的高科技,只有师级以上机关才有,特殊或者是演习时,定时通过电脑将材料发个上级单位,相当于现在的电子邮件).负责这台电脑的是个女兵小梅,安徽人.比我晚一年兵.她也不是固定每天来电台室内军内网上发材料,有时一个星期来一两回,不过我的宿舍正好和女兵小楼靠在一起,并且合用一个洗刷间,从早上洗脸,中午洗手,晚上洗脸休息日洗衣服都在一起,所以我和她处的很好,小红的父亲那时是一个地级市的副秘书长,条件不错,她长的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很大方,她一直叫我强哥,经常把家里带的东西拿到电台室给我吃.我 一直把她当成好妹妹.


话说我当兵第三年了,那时我也才20岁和一些新兵年岁一样大,这年的9月底部队去拉练,正好因为对台作战需要还要演习,部队出去的人比较多,时间也长.通信连电台就留了4个人,他们三用的美国进口电台体积小搬到宿舍用了(演习时留守的人只要不出部队大院,基本没人管)我一个人在电台24小时值班.吃饭的时候去饭堂打饭.回电台吃,部队9月底出去的到了大概是10月初的一晚上,那时天还热刚刚穿长袖衬衫,晚上8点钟,刚和军部联络好,看书,小梅来到电台室,进来和我聊天,突然她说,强哥我她们都去演习了,我一个人睡在女兵宿舍害怕,今天我要睡在里面电脑室,你帮我去宿舍抱被子.(电台室是木地板,我值班都是用垫被睡在地上).于是我们一起到女兵宿舍去,出了电台室,整个机关大院只有司令部门前有灯,其他都熄了,营房区黑呼呼的.


到了女兵小楼房里,小梅没有去开灯,只是用手电照着让我抱她的被子和垫被.同时问我,强哥你有女朋友吗!我一直当她说笑话.在出宿舍的说话她贴的我很紧说黑我怕,我大笑,她们走了一个星期了,你这么今天才害怕的.小梅骂我,你天天躲在电台室也不关心妹妹.回到电台室,她套间里面铺了地铺,其实我和里面套间不单单只是一个门,中间是整透明玻璃,门也是玻璃的,小梅在里间很快就睡觉了,她边睡边说,强哥不准偷看,其实是穿在衬衣睡的,因为我要10点和12点军部在联络一次才能睡,我开着日光灯看书,小梅在里面翻来转去的没睡,并且大叫,强哥关灯,灯开了我睡不,我没理她,正看着金庸的武打小说了,我没睡怎么关灯,过了有一刻钟,我认真看书没在意,小梅在里已经把衣服穿好被子包好了,气鼓鼓的说,不睡值班室了,睡不着,还是回宿舍睡,我不解,我看书没影响她啊,不就是开了灯,不至于这么生气,我赶紧陪不是,帮她包被子,她也不要,一个人又回了宿舍,我追到楼下也不理我,后来她很少来值班室,来也就是在里面电脑室发完资料就走,和我说话很冷淡,不过一个多月后,11月底我也就退伍了,只是在退伍的时候我们老兵在连队喝完聚会酒后,我到女兵桌敬酒时,她对我大声说强哥我们会想你的,我哈哈大笑.


那年退伍回家过年,一个继续留在部队第四年的的老乡回来探亲,和我小聚时,笑我,他说退伍后,连队的人都说你不是个男人.我不解,我什么时候丢过脸了,连队几次打架我都参加了.他说,那个安徽小梅那次老兵退伍聚会喝多了,告诉要好的女兵,部队演习时,家里没人,在值班室给个机会,你无动于衷.骂你不是男人.人家喜欢你知道不.晕了,我怎么就变成不是个男人了说老实话,在部队不仅小梅还有一女兵的天天找我,都直接到我值班室问我,要和我谈朋友,我也是拒绝了,对于恋爱我也不是没开窍,我上高中就和班上女同学谈恋爱了,女同学是时我的班长 ,老师安排帮助我的,却和我谈了恋爱,女同学是我的初恋,也是唯一一次恋爱. 当兵三年一直在热恋中,我退伍回来第三年就和女同学结婚了,还生了个儿子,我是正宗的男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