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事件”:中共与美国人的初次较量

287599449 收藏 0 205
导读:安平镇地处通县、香河、武清三县的交界处,1953年以前是通县辖区内的一个大集镇,坐落在京津公路的中段,现今觅子店村东南。1946年7月29日,震惊中外的“安平事件”就发生在这里。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人民渴望有一个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以利休生养息、重建家园。但是,国民党蒋介石皮动派依仗美帝国主义撑腰,企图消灭以共产党为代表的人民革命力量,建立卖国,独裁的反动政府,于是,他们一面调兵遣将,用美武装备武装国民党军;一面又大唱“和平”高调,三次电邀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赴重庆“共商国家大计”,为揭

安平镇地处通县、香河、武清三县的交界处,1953年以前是通县辖区内的一个大集镇,坐落在京津公路的中段,现今觅子店村东南。1946年7月29日,震惊中外的“安平事件”就发生在这里。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人民渴望有一个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以利休生养息、重建家园。但是,国民党蒋介石皮动派依仗美帝国主义撑腰,企图消灭以共产党为代表的人民革命力量,建立卖国,独裁的反动政府,于是,他们一面调兵遣将,用美武装备武装国民党军;一面又大唱“和平”高调,三次电邀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赴重庆“共商国家大计”,为揭穿国民党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的阴谋,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率周恩来。王若飞等同志飞抵重庆,与国民党蒋介石签订了《国共停战协定》,并且分别下达了停战命令。为了保证“停战协定”的执行,由国民党方面代表张治中、共产党方面代表周恩来美国代表马歇尔组成军事三人小组,会商解决军事冲突,在北平设立军事调处执行部。具体负责监督执行“停战协定”各项规定。但是,停战协定墨迹未干,国民党蒋介石就背信弃义,在美帝国主义的支侍下向解放区发动了军事进攻。1946年2月6日,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美方代表罗伯逊向共产党方面代表叶剑英提出请求,说:“最近有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运输汽车要由天津开往北平,车队将通过解放区,请贵军行个方便!”叶剑英以和平大局为重,当即表态说:“可以考虑你方的请求。但是,车队通过解放区时必须挂联合国旗帜!”从此,美军车队就打着联合国的旗号,以运输救济物资为名,为国民党军运送军事物资,积极准备进攻冀东解放区。


1946年7月28日上午,通县国民党保安团和张家湾壮丁队,侵入解放区马头。觅子店一带抢粮,当即遭到通县三区区小队。县大队回民连和冀东解放军53团5连的伏击。正当入侵之敌束手就擒的时刻,路过的几辆美军汽车上的士兵,突然向解放军开枪射击,一名士兵被当场打死,两名解放军战士被打成重伤。而国民党保安团、壮丁队却因得救乘机逃跑。解放区军民对美军的罪恶行径非常愤恨,解放军53团5连被迫自卫还击,直打得美军汽车朝着天津方向逃之夭夭。通县三区区长何泽然。回民连排长王振东和53团5连长李庆春研究决定:在安平镇汽车站附近拦截干涉我军事行动的美军车辆,向他们提出质问,要求美军公开道歉。赔偿损失!可是,大家一直等到日落西山,也不见那几辆美军汽车过来,个个摩拳擦掌、义愤难平。


7月29日上午7时左右,突然有解放军侦察员来报:“有十几辆不挂标志的载重汽车正朝安平开过来,可能是国民党军队的弹药车!”解放军指战员奉命进入阵地,准备迎击敌人,10分钟后,长长的车队由一辆美式吉普车作前导由南向北鱼贯而来,连长李庆春赶忙透过晨雾观察车队的标记和所载物资,突然,一排枪弹向解放军岗哨扫射过来,值岗战士应声倒地。埋伏在公路两旁的解放军指战员被迫进行自卫还击,车上几个士兵倒在车上,当身着深绿色军眼的敌人跳下车时,大家才看清是美军。只见他们头上顶着钢盔、手里端着卡宾枪,在机枪的掩护下,向解放军阵地扑了过来。解放军指战员奋勇迎击敌人,几梭子机枪扫射打得美军乱了阵脚,嚎叫着拥向公路西侧的深沟,谁想,他们恰好落人预先埋伏在路西庄稼地里的解放军的射程之,只听一声令下,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阵猛射猛砸,打得敌人满地爬。几乎在同时,埋伏在路西的区小队也向美军开了火,美军腹背受敌,被打得晕头转向,哇哇乱叫,像热锅里的蚂蚁不知往哪儿爬。只见有的缩着脑袋往车下爬,有的抱着头拼命往车上爬。爬上车的美军架起机关枪朝着解放军阵地胡乱扫射,企图掩护车队逃跑,解放军指战员越打越勇,死死咬住敌人不放。美军指挥官咿哩哇啦地命令昆车拼命突围逃走,到天津美军基地报信儿,搬运援兵。


果然,当太阳偏西的时候,美军增援的23辆军车开了过来。他们来势汹汹,从老远就鸣枪开炮。杀气腾腾地朝安平镇扑了过来。连长李庆春没等美军站住脚跟,就带领战士像猛虎下山一样冲了过去,端着刺刀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美军车队被打得七零八落,前面的汽车被打翻,后面的汽车因堵塞开下上来,既不能进攻,又不能逃跑,一直对峙到傍晚时分,直到有几架国民党飞机飞抵安平镇上空来回俯冲扫射,才掩护美军打扫了战场,收拾了尸体,爬上汽车怆惶逃向北平。这次战斗,人民解放军缴获美军吉普车2辆。无线电台2台,步枪。冲锋枪和其他军用物资一批,打死打伤美军官兵10多人。


事件发生后,美军来个恶人先告状,美军海军陆战队一师头目到北平军调执行部诬告解放军“袭击了联合国救济总署的运输车辆”。国民党反动派也同美军一唱一和,称美国侵略军为“和平使者”,并且造谣说:“彭光(冀东53团副团长)、何泽然等5名共军头子,带领千亲人截击美军,美军不得不进行还击,结果千余名共军全部被歼灭,5名共军头子除何泽然,李庆春被俘正在审讯外,其余3名同时被击毙!”与此同时,国民党第92军以2万多人的兵力进攻解放区,冀东军民一面英勇阻击进犯之敌,一面电催军调部尽快前来调处。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冀东14军分区司令员曾雍亚。政委方治平对美方干涉中国内政的罪恶行径提出严重抗议,要求美军公开道歉井赔偿损失,严惩肇事凶手,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但是,由于美蒋代表的阻挠,借口“平津路段安全无保障”,一再制造障碍,故意推迟调处时间。


8月8日、在中共代表叶剑英的努力下,北平军调处终于派遣第25特别小组到达安平镇进行现场调查,8月16日至17日特别小组先在香河县城西街集贤楼、后移到香河中学礼堂召集“安平事件”有关各方讨论会,会上,冀东14军分区司令员曾雍亚以主人的身分致欢迎词,欢迎特别小组来香河调处“安平事件”,希望得到公正处理。然后,听取美方证人的报告,在报告期间,特别小组美方代表马丁为了掩盖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多次打断证人报告,再三警告美方证人“只许讲实事,不许讲经过……”。然而,美方证人贝尔查的话还是露出了马脚,他说:“我们由天津出发时,已作了战斗准备,”显然,美军先开枪射击。挑起事端是早有预谋的。贝尔查不打自招,气得美方代表马丁出虚汗,眼瞪蓝。特别小组共产党方面代表黄逸群见状,乘胜“追击”,起身质问美方代表马丁:“你们说是我们先开枪打了你们,那么,有什么证据请拿出来广马丁被质问得哑口无言,竟恼羞成怒。大放厥词:“你诬蔑我军!我们的车辆是运送救济物资的!我们是‘和平使者’!”厂黄逸群义正词严他说:“你们美国人帮助蒋介石运送军人,支持蒋介石打内战屠杀中国人民,这铁证如山的事实,连你们的证人都无法否认,与其说是‘救济物资’,不如说是救济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国民党反动派!”马丁的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美蒋输尽了脸,但是还想要诬赖。


8月18日,通县的尹家河,西集。桥上。肖家村等10多个村庄的群众代表,赶往香河会场向军调处特别小组递交控诉书,控诉美军无故枪杀平民百姓,控诉国民党军破坏停战协定,侵占解放区烧杀抢掠的暴行。随后,美、蒋方面代表也递交了“抗议书”,“抗议”解放军违犯停战协定,打死打伤了美国人,侵占了国军的地盘,会场上唇枪舌剑,人声鼎沸。解放军方面据理力争,美蒋代表百般抵赖。那么,安平镇到底是谁的地盘?是谁违反了停战协定的呢?解放军方面首席证人。冀东14军分区副司令员三志涛严正指出:“安平镇自1945年8月我军解放以来,一直是我们的解放区和我军驻地。”说着,他拿出三。通。香抗日联合县征集公报的收据存根,并将“安平事件”发生的经过作了客观的叙述,当场出示缴获的美军军帽。美制冲锋枪,步枪。子弹等让与会者验证。美蒋代表在人证物证面前还想抵赖,通县三区区长何泽然站起来作证说,“我是这个区的区长,安平镇是我方的解放区,我有许多证明材料!”随即。他把安平镇的户口册有力地掷在谈判桌上。美蒋双方代表一看,傻了眼,顿时哑口无言,可国民党方面证人。香河县县长班长妄想挽回败局,他战战兢兢他说:“我是香河县县长,安平镇归我管,我这里也有户口册……”他把手放进兜儿,可又拿不出来。间他安平镇有多少户?他又含糊其词,直弄得美蒋代表哭笑不得。曹庄农民代表曹汝明见此情景,当场揭穿了国民党伪造证据的事实,他说:“七月十二日(公历8月8日),我去安平赶集,正碰上这位县长召集老百姓开会,他告诉大伙在调处小组来调查时,一定要说是‘八路’先开枪打的美国人,还说那天国军没参加。老百姓不乐意听,有几个蒋介石的兵还用枪吓唬他们!”蒋方代表听到这里,冲着曹汝明吼叫起来:“不准你侮辱领袖!要叫蒋委员长!”曹汝明“嘿嘿”一笑,理直气壮他说:“什么委员长?狗屁不如!整天打内战,害苦了俺们老百姓!姓蒋的是谁的委员长?俺就知道他叫蒋该死。蒋方代表无可奈何,赶忙催着当日执行主席。美方代表马丁宣布体会。


解放军王志涛司令员站起来说:“且慢!”他指着美蒋代表的鼻子,道:“事实已经很清楚。你们有什么资格向我方提出抗议,完全可以看出‘安干事件’是美蒋狼狈为好制造的,后果完全由你们承担!”美蒋代表处境难堪,无言以对。


8月22日下午5时,正值会场上争论激烈的时候,侵入北运河西岸的国民党军,接连向香河县城炮击,炮弹不时落在香河中学附近场地。共产党方面代表黄逸群立即提出抗议,“诸位听到炮声了吗?这是谁在违反停战协定!为保证谈判期间的人身安全,我提议,请蒋方立即制止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厂蒋方代表站起来说:“这纯属捏造事实,我抗议这种毫无根据的指责和要求!”蒋方代表还未坐定,这时警戒会场的战士从会场外拣回还热得发烫的,印有U·S字样的炮弹片放在谈判桌上。黄逸群代表指着弹片质问道:“这不是美制炮弹?!这难道是解放军打的炮吗?我要求对国民党军的炮击做出解释,进行现场调查厂国民党代表吱吱晤晤,美方代表神态尴尬。他们在正义面前输了理,丢了脸,国民党发动内战、破坏停战协定的阴谋暴露无遗。


美蒋反动派联合制造“安平事件”和进攻冀东解放区的暴行,激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也使世界各国人民感到震惊,一时间,美、英、法、德、意、奥等国家的报纸,都以头版头条发表“安平事件”新闻。美国《工人日报》发表文章指出,“安平镇发生的事端,过失完全是美国的错误政策造成的”,“此事告诉美国人民,美国政府不参与中国内战的保证完全是一种谎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