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二十五章 陷阱

zyl904302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size][/URL] 张风吃了一惊,日军要提前展开进攻,可大岛的密码本还没到手,破译不了那份乐谱情报,无法了解日军的行动计划。而且,日军指挥官还修改了原定的作战部署,若只仅仅是将进攻时间提前倒也罢了,可如果连进攻方向、兵力和火力分配等进行了调整,那即使盗取到大岛的密码本也无济于事。看来,眼下的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张风吃了一惊,日军要提前展开进攻,可大岛的密码本还没到手,破译不了那份乐谱情报,无法了解日军的行动计划。而且,日军指挥官还修改了原定的作战部署,若只仅仅是将进攻时间提前倒也罢了,可如果连进攻方向、兵力和火力分配等进行了调整,那即使盗取到大岛的密码本也无济于事。看来,眼下的当务之急不再是密码本,而是要想法搞到日军最新的部署情况。

想到这里,张风心里忽然又一喜,大岛现在不在雨机关,今天藤田拿着的那份材料,不是放在山口那里,便是由藤田进行保管,不管是两人中的哪一人,由他们那里盗取情报,都比进大岛的办公室要容易。

那份材料上到底有什么?只是一个日军内部简单的情况通知,还是会有日军最新的部署情况在上面?

不管它,今晚便要想法盗取这份材料。如果只是一个情况通知,自己也要将日军准备提前进攻的消息告诉王修平,让国军有所准备。如果材料是日军的最新部署,那更好,不用再想方设法地潜入大岛办公室。

主意打定,张风便在办公室里静静地坐着。过了好一会,藤田回来了,手上仍拿着那份材料,材料上那个表示加急的红色标记很显眼。“材料是由藤田保管,”张风清楚了。

当天晚上十点多钟,张风熄灯,上床躺下,他准备凌晨一点钟时行动。刚躺下不久,突然有人轻轻敲了两下门,声音很小。

“这么晚了,会是谁?”张风心中疑惑,开口问道“谁呀?”

没人回答,张风暗暗警惕,起身将灯打开,却发现地上多了一张纸条。张风迅速拉开门,冲出去一看,过道里静悄悄的,没什么人影。转身进来,捡起纸条来看。

“情报是假的,这是陷阱,切勿轻动。”纸条上写着。

藤田今天拿给山口的情报是假的?这是个陷阱?张风暗暗吃惊,心中细细琢磨。

大岛离开,山口来自己的办公室,藤田却在这时进来,当着自己的面进行报告。这些不是巧合,而是事先设计好的。

自己随便问了一句,山口就将日军修改部署、提前进攻的消息告诉自己,自己居然就相信了。想当初,山口去围攻军统所在地时,自己问她,她可是什么都没说。

张风将这一连串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渐渐明白了。这是大岛与山口布的一个局。大岛找了个借口离开,藤田与山口在自己面前合演了一出收到紧急情报的戏,山口又装做无意中将日军提前进攻的消息透露给自己。大岛不在,情报由藤田保管,这是给自己盗取情报大开方便之门呀。

如果自己真的动手盗取情报,一来自己的身份将彻底暴露,二来,在那份材料上写上日军虚假的情报,自己一旦将这些情报传送回去,国军势必会按照这些假情报做出错误的判断与决策,到时候日军正好对国军毫无防备,或是防备空虚的地方发动进攻,国军必然大败。想到这些,张风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大岛呀大岛,你可真是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呀,设下这个局,自己做那周瑜周公瑾,却想让你张风爷爷做那盗书的蒋干。”张风惊怒之下,忍不住暗暗咒骂。

张风冷静下来,反思自己最近的行动。由于迟迟无法盗取到大岛的密码本,一直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进入大岛的办公室,眼看着距离日军发动进攻的时间越来越近,自己心中焦急,失去了往常的冷静,有些乱了方寸。这次要不是这张纸条的提醒,自己还真就掉到这个陷阱中去了。

这张纸条毫无疑问是裁缝送来的,可惜还是没看见裁缝是谁。裁缝又是怎么知道这份情报是假的,这是大岛设下的陷阱呢?从目前情况看,是大岛、山口和藤田共同布局,知道真相的也应该只有他们三人,莫非裁缝是他们其中的一人。大岛与山口肯定不可能是裁缝,那便只剩下藤田一人,藤田会是裁缝吗?

如果藤田真是裁缝,可那次自己盗取密码本时藤田的突然出现,导致自己失手,又是什么原因?难道真的是巧合。

一夜无事,次日,张风暗中观察,山口与藤田也一如往常,也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又过了一日,大岛回来了。

这天下午,大岛将张风喊去办公室,对张风道:“吉田少佐,这次破译出军统的密码,对剿灭军统组织帮助很大,山口少佐对我说,根据破译的军统电报,已经成功地阻止两次军统的行动。我已经将你的功劳呈报上去了,上面一定会对你进行奖励的。”

张风连忙向大岛表示感谢。

大岛接着又道:“这次司令官阁下改变部署,准备提前发动进攻,命令我们雨机关要尽快破获军统组织,免除皇军的后患,因此,还希望你继续努力,尽量多破译一些中国方面的通讯密码。”

张风口中应下,心里却暗道:“这老狐狸,我没采取行动让你失望了是不是,还不死心,还在试探我,生怕我不知道这份情报的重要性,仍然是引诱我去盗取这份假情报,然后送去给国军,打的真是如意算盘。”

当天晚饭时,张风去了一趟酒楼,把几天来的情况给王修平做了汇报,又询问了重庆那边对乐谱密码破译的情况,果然,那边也没什么进展。两人都有些焦急,一时却也没什么好办法。

晚上,张风回到宿舍,刚进门不久,就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小林那个胖子。

“哦,是小林少尉,有什么事吗?”张风将小林让进屋中,开口问道,心中却想小林不会又要拉自己去喝酒吧。

小林满脸的笑容,说道:“吉田少佐,今晚你出去时,有一位少佐军官来找过你?”

张风奇怪,问道:“有一位少佐找我,是什么人?”

“他说是你以前的同学,叫宫藏久英,”小林说道,“他说昨天刚刚随部队调到W市,听说你也在这里,他便过来找你。见你不在,他就回去了,让我转告你,他的军务繁忙,不能经常离开,如果你有时间,请你去找他。”

张风脸露喜色,心中却暗暗吃惊,“是宫藏君呀,那太好了,我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接着又问小林,“宫藏君来找我的事,其他人都知道吗?”

小林一愣,明显有些疑惑张风为什么会这么问。


(晚上还有一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