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情报局日前向国会提交报告,称台湾空军作战能力严重不足。外电分析,报告的意图是为美国售台新型战机造势。然而台湾真的需要这些战机吗?

台湾空军失去海峡优势

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以大陆从苏联引进苏-27为借口,陆续向台湾输出F-16A/B。据1992年11月达成的总额为6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台湾购买150架F-16A/B战斗机,其中包括120架单座型(即A型)和30架双座教练型(即B型)。同时,台湾本为F-16A/B一旦采纳不成而作备份的法国幻影-2000战机也购买成功,台湾共引进60架幻影-2000。

整个90年代,台海空军凭这200余架“三代机”技术优势,在台海制空权争夺中一度比较主动。

然而大陆引进吸收与自主研发速度较快。苏-27、苏-30的引进,歼-10、歼-11的量产使得大陆空军装备迅速升级,相关的训练与系统保障也快速跟上。据美国研究机构分析,2005年前后,台海两岸空军实力平衡已经开始向大陆明显倾斜,到2008年,台海两岸主要空军作战飞机数量对比情况已经完全倾向于大陆。


如表所示,即使仅考虑台海作战范围内的大陆空军,其战斗、轰炸/攻击、运输三项机种之和已经多出台湾100架。

从性能和维护情况看,大陆空军和海军的战机部件国产率高,出勤保障好,且不乏苏-27、歼-11、“飞豹”这些较重型机,而台湾战机依赖美国和法国,且集中于轻型机。美国人认为台湾空军约400架战机中,60架F-5战斗机接近退役时间,126架台湾生产的IDF战斗机(性能缩水的F-16仿制型)缺少“持续出击的能力”;法国产幻影-2000战斗机需要频繁而昂贵的维修,且零部件没有保障;146架F-16A/B战斗机需要进行升级。

系统对抗不是大陆对手

空军力量对比不止是战机一项,而涉及诸如后勤保障、飞行员素质、电子战能力等全系统对抗。

在这些方面,台湾空军更不是大陆的对手。从更大视野看,大陆除面临台海的局部外,还有广大的空军力量可以在战时机动加入作战,大陆可以在数亿人中严格挑选培训空战精英,且能在战时迅速递补,而台湾全岛民众不过二千余万,适合空军的青壮年兵源相对更少。

台湾对空军仅有有限的航天、电子支持,而大陆的航天、电子力量发展近年来极快。西方最悲观的评估是在2003年前后,台海电磁优势已经倒向大陆。同时,战时大陆战术导弹可以迅速瘫痪全台机场,使其6万人的空军在战争中只能作为辅助陆军守岛。


这是使台湾空军战机无法发动有效攻击的又一屏障。即使有少数台湾战机可以在战时升空,也必然不敢进入大陆防空导弹射程范围,这使得其作用大打折扣。

F-16C/D帮不了台湾空军

台湾空军在公开场合不肯服输,极力宣称自己并非“不堪一击”,但实际上前一个10年它所拥有的三代机数量与技术优势都已经失去。为此,购买F-16C/D的动议早在陈水扁当局推动军购案时期已经形成。台军自认为它需要F-16C/D:虽然整体气动布局以及大型号都叫F-16,但F-16C/D比台湾现有的F-16A/B简直是另一种新飞机,是经过美国全面改版升级的产品。F-16C/D的性能大体上与大陆的歼-10相当,如果大批引进,在局部上可以改变台海战术层面的力量对比。

但包括美国智库在内的许多呼声都认为,台湾引进F-16C/D在大局上并不能扳回劣势。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野时创立的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曾发表研究报告,认为台湾努力的应是构建“非对称战力”,而非争取F-16C/D战机。

“新美国安全中心”在F-16C/D帮不了台湾空军这一点上是正确的。从根本上说台湾军力是在以一岛之力对抗整个大陆,即使有F-16C/D到来,它仍然无法平衡大陆从其他战区调派战机的数量优势,更对抗不了大陆的导弹点击和陆海防空系统

而且大陆已有比较完备的战机自主研制和升级换代体系。在F-16C/D运往台湾、台军适应新装备之际,大陆的几款主力战机既可以同步加大产量,也必然升级换代到更高版本。

美台双方都有大量军方人士了解这一事实。然而仍有许多人推动F-16C/D售往台湾。在美国方面,恐怕更多是从维持生产线、保证就业的经济利益出发,在台湾方面,也更多是从维持对美关系的政治考量出发。

“非对称作战”对台军来说不现实

与国防情报局为售台F-16C/D造势不同,“新美国安全中心”在批驳F-16C/D对台军的作用中暗示台湾应使用“非对称作战”,该中心的报告指出,台湾欲强化非对称能力,不能只买装备,而是须针对敌人的战略及弱点,建立新的准则和战术。事实上,用“非对称作战”来对抗大陆早在陈水扁当局力主“先制反制”战略时期,已经有所探索。但理论上听起来有些道理的“非对称作战”对台湾并不实用。当今最现实的“非对称作战”是伊拉克阿富汗反美武装的战术,但大陆没有动武,台湾本岛没有回旋余地,这种台军战术学不来。至于加盟美国,研制超高速打击武器、定向能武器等等,对台湾来说从经济、科技和政治角度都条件不足。台湾也无法在两岸日益频繁的经贸往来中大作军事文章,那等于自断发展生路。

也许最现实的台湾“非对称战术”是网络攻击以及在大陆预伏袭击者等不光明的作法。但若如此,台湾在国际社会的道义形象与合法性将完全折损,后果得不偿失。

总体看,随着大陆力量崛起,台湾以局部优势对抗大陆越来越难。台湾空军需要的不是新型战机,而应探讨如何积极融入两岸军事互信,将来共同为维护台湾周边海洋权益、保护两岸经贸往来及开展联合救灾救援等提供军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