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也很缺钱!”昨日,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语出惊人,称自己“就像丐帮帮主,得到处找钱”。


国家投入仅占学校经费20%


顾秉林表示,“国家对清华、北大的投入,相比其他大学确实是最多的;但另一方面,这笔投入只占我们总费用的20%。”他算了一笔账:国家每年投入大约10亿元,占清华大学总经费20%;教授们申请各种科研经费,占40%;剩下的就是大学科研成果转化、社会捐款等项目。


“为什么我们同一个学生,在清华读硕士表现一般,但到了美国读博士,就做出很好的成绩?”顾秉林表示,这与我国的科研体制机制有关,也与待遇有关。我国博士生每个月就只有几百元补贴,就靠帮导师做课题,拿点临时补贴。但国外是有明确的经费保障制度,博士生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潜心研究。



清华都“差钱”,其他大学怎么办?顾秉林说,首先,希望各级政府要进一步重视教育问题,逐步增加投入。其次,应该学习国外的大学捐赠制度。“我去哈佛考察,人家真是牛啊,搞了个捐赠基金,以钱生钱,收益占了学校经费的30%左右。”


乐意摘去“副部帽”


“要出大师,必须有好氛围。现在大学的官本位思想越来越严重了!”顾秉林说,以前学者都是一辈子做学问,现在有些人是什么都想做,既教书、搞科研,还当官、经商,精力非常旺盛。在清华,想找一些好教授当处长,很难,他们想专门搞学术;但也有人抢着当,但大家都不通过。


他认为,现在国家提出“大学要取消行政级别、去‘行政化’”方向是对的,只是怎么操作还需仔细研究。“我现在是所谓的副部级干部,我很乐意摘掉这个官帽子啊!”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陈枫 陈祥蕉吕天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