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内容时评 之 大国经济策略篇

未来战机总工程师 收藏 1 107
导读:[color=#66AA55] 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现代化转型的历史选择时期,“十二五”将是推动中国从生产大国向消费大国第二次转型关键的五年。未来三至五年我们是否敢于突破过去30年没有解决的问题,会不会有所作为,将对中国下一个30年的富民强国具有决定意义。   收入分配改革应成为“十二五”的改革重点,应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使城乡人均收入在“十二五”翻一番,年均增长不低于15%,同时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从约60%提高到70%左右。同时,以资源红利的社会共享为目标推进国有资源的重新配置,打破垄断

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现代化转型的历史选择时期,“十二五”将是推动中国从生产大国向消费大国第二次转型关键的五年。未来三至五年我们是否敢于突破过去30年没有解决的问题,会不会有所作为,将对中国下一个30年的富民强国具有决定意义。


收入分配改革应成为“十二五”的改革重点,应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使城乡人均收入在“十二五”翻一番,年均增长不低于15%,同时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从约60%提高到70%左右。同时,以资源红利的社会共享为目标推进国有资源的重新配置,打破垄断、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尽快建立起规范化的收租分红制度,提高国有企业上缴租金、税的比重。在劳资关系方面,实施工资集体谈判制度和工资定期增长制度,保障增加劳动者收入。在城乡统筹方面,推进农村集体土地流转制度改革,使农民真正享受到土地资产增值的红利。最后,控制政府财政收入增长速度,调整财政支出结构。


政府职能转变将成为推进各项改革的基础,政府应从经济建设型主体转向公共服务型主体。只有政府把公共服务做好,整个社会才能走向公平和可持续发展。政府在未来几年内,应按照公共利益和公共服务的要求,推进公共政策的转型和创新。


首先,中国经济在未来7-10年间面临的最大瓶颈是资源、能源瓶颈,我们需要提早准备。其次,环保问题。过去的高增长不仅牺牲了自身福利,而且考虑到哥本哈根会议对碳排放的要求,中国未来也将在这方面面临更多的国际压力。所以,我们需要及早转型,降低碳排放和环境污染。最后,保护知识产权,鼓励创新。现在,东部很多制造业在往中部转移,东部则需要向更高端的制造业、服务业方向发展,知识产权的保护是东部转型升级的相当重要的一环。


我们需要有一个大国思维,承担大国的责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采用的是一种小国开放经济的思路,其特点是经济规模较小、受国外影响较大,而我们自身的政策并不影响全球,所以不用考虑自己的行为对别国的影响。但今年,中国经济可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不得不去考虑中国政策对世界的影响,如中国的电力消耗,在5-7年内可能居世界第一,届时我们将面临的资源瓶颈也会成为全世界的瓶颈;再如我们现在持有的外汇储备是世界第一,持有的美国国债占其全部规模的25%,我们采取任何措施都将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反过来也会影响到自己。所以,我们需要考虑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用大国思维来思考中国的发展战略问题。


中国的转型之路要把过去30年出口导向的、廉价劳动力制造的模式,转向消费驱动的、内生增长的、依靠科技进步驱动的发展模式中。这一转折对于中国经济是意义重大的,一旦完成,将会影响未来十几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经济增长格局。以五年到十年的时间视野来看,我们正处在这一转折点附近。如果我们不能成功的实现这个转折和跨越,中国就可能陷入中低收入的陷阱。比较典型的前鉴是拉美,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增长非常高,八九十年代停下来了,国民的收入水平维持在中低位。实现结构转型的成功例子也很多,每一个发达国家都是实现了这个跨越以后才进入发达状态的,比如日本韩国德国。对于中国来说,在收入水平足够高之前,我们已经先要面临人口的压力,转型来得更快,时间更紧迫。我们要在去产能化的过程中,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培育新兴的战略性产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