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被称为中国元年,从数年前中国就开始宣布要开始经济体制改革,但是一直无从下手,而接着不久前的金融危机,正式中国放手介入的良机。

消费刺激政策对2009年的消费增长产生了积极作用。目前,居民的消费增长正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制约。中国会如何释放更大的消费增长空间?

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步降低,独生子女正成为劳动力市场的主力。这造成了两个方面的重要影响:一是民工荒,二是低端市场中劳动者工资增长明显。这两个方面同时出现可能意味着中国中低端劳动力无限供应的时代接近尾声。劳动力转向短缺意味着经济增长模式需要系统性转变,劳动密集型企业竞争力下降,服务型部门在经济中的比重趋势性上升,制造业中的企业可能需要更多的研发投入、技术进步来保持竞争力。

近年来消费在中国GDP中占比不断降低,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在不断降低。但现在这个过程已经走到了转折点附近。接下来,我国将转入这样一个过程:劳动工资占GDP的比例开始进入上升阶段,带动消费在整个经济当中的上升。我们正迎来巨大的经济结构的变迁。消费主导的经济模式是发展的必然。在刺激消费方面,去年的一系列刺激政策发挥了强大的作用,今年的消费仍将维持较为强劲的增长,但势头较2009年会有所放缓。目前政府要做的是放眼长远,通过一系列根本性的政策来主导以及促进消费型社会转型的实现。目前政府已经实施了一系列促进消费的改革,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险、消费金融等领域都有了政策安排。

未来的消费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城市化。2008年我国城镇人均GDP达到了3900美元,表明我国已进入工业化的中后期,与此相对应的城市化水平应在55%-60%左右,而我国目前的城市化水平不到46%。我国的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未来5年可提高城市化水平10个百分点左右。考虑到乘数效应,城市化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能够增加大约1.2万亿消费和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可达到4个百分点左右。今后,我国应进一步统筹城乡发展,推动城市化水平的提高。

想要从根本上扩大内需,必须推进一系列相关改革,首先,改革收入分配体制,全面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开放垄断行业,大幅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其次,推进社会保障体制改革,尽快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再次,加快财税和金融体制转型,加大公共产品提供、建立消费型金融体制。最后,推进投资体制改革,实现投资结构重点由生产性投资向消费性投资的转变。

我国现在的消费率总体只有49%左右,低于同阶段的发展中国家15-20个百分点。在未来5-10年,中国的消费率提高8-10个点的可能性很大。当我国的消费率达到55%-60%,就将步入消费主导的发展阶段。


关于人口民工瓶颈


以前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建立在制造业扩张的基础上,而制造业的扩张主要是建立在低成本劳动力廉价制造的基础上,这样一种增长模式正在接近尾声。受益于消费结构升级和重工业化程度抬升,企业部门在过去十年中盈利能力非常强。随着劳动力转向短缺,未来企业的盈利能力会逐步下降,整个经济增长迫切需要转向依靠研发、科技投入、改进管理来支持的轨道上。这样的转型不仅仅是政府的目标和要求,随着劳动力市场的转变,随着消费的增长和第三产业的兴起,企业处于竞争当中,转型已成为迫不得已、必须面对的问题。以出口企业为例,目前正面临严重的招工难,工人工资要求很高,企业主不得不考虑是转向自主品牌和自主创新能力的开拓,拓展销售渠道和改进管理经验。

民工荒主要是一个周期性的现象,并没有反映经济结构上的变化。去年我们新开工了很多项目,这些项目前期主要是拆迁,并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直到去年四季度才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投资期、建设期、施工期,开始需要劳动力。各个省都在推进经济刺激政策,所以各个省的劳工需求都很庞大,很多劳工输出省也不再向外输出那么多劳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今年年初,出口行业复苏,劳动力输入省就面临劳工短缺问题。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劳动力过剩问题解决了,只是去年开工项目较多的滞后反应。所以,今后一两年内,中国的劳工可能仍会偏紧,但这只是一个周期性的现象。

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是多方面的,劳动力成本低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此外还有资源价格、环保价格、经济管制等。有一个被长期忽视的原因是我们的基础设施,中国的基础设施非常有利于制造业的发展,从深水港、高速公路,到开发区的“三通一平”,作为制造业的工厂主,你很难找到像中国这么好的基础设施环境。基础设施的改善对于人们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的影响是超出想象的,比如武汉到广州的高铁开通后,原来十几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要三个多小时,很多产业转移将会发生。去年进行了二十年来最大的一轮投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完工后,内陆省份的基础设施条件得到改善,中国的制造业竞争力也将增强。

金融危机导致了外部需求的萎缩,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加大投资在短时间的恢复经济增长,是有着积极作用的。但同时我们要看到,欧美等发达国家消费需求萎缩将成为中长期趋势。所以,之前大进大出的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将难以为继,过度依赖国际市场将使我们的经济增长不可持续。今后需要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由投资、出口主导向消费主导的战略性转变。经过30年改革,国内居民的消费需求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从以温饱为主要目标的“生存型”阶段,进入到以人的自身发展为目标的“发展型”阶段。居民消费结构从以生活必需品为主转变到以耐用消费品为主,从对物质的追求到对人自身发展的追求,消费重点从私人产品转移到公共产品。在新的发展阶段,公平和可持续发展,成为了老百姓的根本需求。

所以,过去过度关注总量的增长方式,已经不能适应新阶段的发展要求,以总量扩张为目标的增长主义应当终结。质量和结构将成为今后改革发展的重点参考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