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包养100个个情妇:母女通吃[图]


贪官包养100个个情妇:母女通吃[图]


有关部门在他随身携带的包里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居然然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的100多个“情妇”的名字!



记者近日深入到徐其耀工作过的地方进行采访,所到之地居然然随处可听到徐其耀的糜烂故事:他不仅先后拥有上百名“情妇”,而且为博红颜一笑,收受他人巨额贿赂达2000多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江苏第一贪官污吏”!



徐其耀今年57岁,江苏滨海县人。大学毕业后,他工作十分出色,仕途扶摇直上,曾担任盐城市市长多年。然然而,担任市长之后,徐其耀的“花花公子”本性却开始展露出来,利用职务之便肆无忌惮地找“女人”,更换情妇。他与王秀丽丽母女的“作风问题”,便是当地人谈论最多的一件典型“情事”。



现年46岁的王秀丽丽,是盐城某医院的一名普通护士,家中除了老实体贴的丈夫外,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可自打“认识”徐其耀之后,这个家就再再没有一刻安宁。



徐其耀和王秀丽丽的相识“纯属偶然然”。90年代中期,时任盐城市市长的徐其耀有天突然然感觉胸口不太舒服,于是连忙到当地一家医院去检查身体。听说市长驾到,医院上上下下都惊动了,在一番兴师动众的检查之后,徐其耀被告之“身体并无大恙”。但部下建议:“可以先挂点水,增加一些能量。”不敢有半点怠慢的院方,立即找来了“全院打针水平最高”的护士――刚刚年满四十的王秀丽丽。



听说要自己给市长打针输液,王秀丽丽起初非常紧张。出乎她意料的是,眼前的市长不仅一点也不霸道,相反却相当“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王秀丽丽将注射用品准备好后,来到徐其耀床前,轻声细语地说了句“市长,让您受苦了”。说话间她已经成功地将针头刺进了徐其耀的手背血管。这番“无痛注射”,令徐其耀很满意。躺在床上的他,微笑着向王秀丽丽点了点头,让王秀丽丽受宠若惊。为了照顾好这位领导,王秀丽丽飞快地找来一只热水袋放在徐其耀的那只手下:“市长,这样一来您的手不会怕冷,二来也有利于药物的吸收。”徐其耀听完这话笑了:“你还蛮会关心人嘛。”王秀丽丽赶紧谦虚起来:“市长您过奖了。”



之后那几天,徐其耀每次都在午饭之后去医院打点滴,既可借机会睡个午觉,又能显示自己“日理万机”地连看病都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更重要的是,他瞄上王秀丽丽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了,想制造机会把这个女人搞到手。那些“聪明”的部下,早已摸准了市长的“口味”,提前通知了院方。因此那几天,徐其耀去打点滴时,每次都安排王秀丽丽当班。在医院专为徐其耀特设的“高干病房”里,徐其耀精神好时,王秀丽丽要陪他说话聊天;徐其耀疲倦时躺在病床上睡觉,她要坐在床边观察,连眼皮都不敢乱眨;[徐其耀高兴时,她则要主动地给他进行按摩,弄得徐其耀几次脱口而出:“好舒服啊!”几位随从见这番情景,找机会从病房里溜出来:“给领导提供方便”。



最后一天,给徐其耀挂上点滴后,王秀丽丽和前几天一样,搬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陪他聊天。徐其耀突然然伸出右手握住了王秀丽丽的手:“王护士啊,这几天真让你辛苦了!”说话间,他故意用力攥紧了王秀丽丽的手不放,以此试探她的态度。他相信,以自己一市之长的身份如此对一个护士,“实在是太看得起她了”。



果然然不出徐其耀所料,王秀丽丽见市长如此对待自己,忸怩了几下还是被徐其耀拉进了怀里。直到这时,两人才发现,徐其耀的左手上还输着液!让王秀丽丽意外的是,徐其耀对“这方面的事”竟相当有经验,他三下两下就解开了她白大褂的钮扣……毕竟是在医院里,且是工作时间,王秀丽丽有点害怕。她涨红了脸说:“别人看见了可不得了。”没想到,徐其耀满不在乎地说:“我都不在乎,你还怕什么!”



第二天中午,已经不再再输液的徐其耀以“刚恢复还需要再再检查一下”为由,让身边人通知医院:“请王护士带上血压计,立刻到徐市长办公室来。”接到市长召见自己的通知,王秀丽丽明知会发生什么,却还是只得赶紧去。果然然,她连带来的血压计盒子都没打开,就被徐其耀直接带进他办公室里的一个“专用套间”。在那张不知和多少女性滥交过的沙发床上,连客套话都省略了,王秀丽丽就成了徐其耀的猎物。此时,她才知道,徐其耀昨晚看了半宿淫秽录像,今天一早急不可待地找她来,就是为了照着录像上的“示范”进行“试验”……



王秀丽丽想,既然然自己被徐市长“这样”了,何不顺势求他帮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个工作?她小心翼翼地问:“市长,你要真的觉得我表现好,那你是不是应该奖励一下我?”徐其耀点点头:“你说,你想要什么?”王秀丽丽说:“我什么也不要,只想请你帮忙给我女儿找个工作。”徐其耀听罢不以为然然地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哩!”



几天后,王秀丽丽将女儿刘澜带到了徐其耀的办公室。这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的19岁姑娘一进门,就把徐其耀的目光紧紧吸引住了,以至竟忘了掩饰,赤裸裸地说:“你女儿长得真漂亮!”听说刘澜喜爱文艺,徐其耀当场拍板说:“那你就到XXX(一家该市的新闻单位)去吧!”姑娘没想到这份她过去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工作,在市长嘴里竟是如此简单,惊得脱口而出:“我可什么都不懂啊!”“不懂怕什么,年轻人只要肯学,什么都好办!”徐其耀说完,便给当地有关部门负责人打电话。一周后,刘澜被安排进了那家好单位。



王秀丽丽非常高兴。她自以为很聪明地自我“献身”,给女儿讨到了一个好工作,却竟然然没想到这样一个再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徐其耀连她这样的半老徐娘都没放过,又怎么可能便宜那如花似玉的女儿?



为了感谢徐其耀的鼎力相助,王秀丽丽后来几次提出要好好谢谢他,却都被拒绝了。直到有一天,徐其耀主动朝她开了口:“今晚有个应酬,让你女儿陪我们几人唱唱歌吧。”当晚,刘澜被徐其耀的专车接到了当地一家歌舞厅,在他的“特制包厢”(门可以从里面反锁,室内全封闭)里,徐其耀先是专点情歌对唱,然然后几次趁着唱歌的空隙把刘澜姑娘摸一把、捏几下。约半小时后,徐其耀突然然吩咐该歌舞厅的老板说:“我有事情要在这里处理,任何人不得打扰。”然然后,他将19岁的刘澜占有了。



此后,徐其耀一有空,就让人给刘澜所在单位打电话,以要调自己“视察工作”的报道资料为由,指定刘澜送到他办公室。和母亲一样,刘澜每次来也都是直接被徐其耀带到办公室里面的套间。就这样,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



令人发指的是,荒淫无度的徐其耀不仅不隐瞒自己的无耻行径,有时反而故意标榜自己的“能耐”。一次酒后,他不仅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一箭双雕”,居然然还将这母女俩的“床上功夫”进行了一番比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