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从共和国卫队幸存人员听到的败因

“我”从共和国卫队幸存人员听到的败因



先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乃我提克里特市土著,由于他的缘故,本地很多青年都入伍到了共和国卫队。虽说“好男不当兵”,但能在共和国卫队当兵则例外,据我认识共和国卫队幸存官兵回忆,当年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今天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位姓阿卜杜拉的老人,该老人曾参加过对萨达姆总统的安葬。


共和国卫队的残军败将,在新政权下的地位很低,几乎等同于“极端宗教主义”,因此我们都是用本地对老年人最轻蔑的称呼“某某烧饼”来喊他。老人姓阿卜杜拉,大人小孩都叫他“阿卜杜拉家烧饼”,老人从不计较,至于他的名字,早被人们遗忘了。


老人在共和国卫队是一名重炮炮手,在著名的巴格达保卫战中被美军俘虏,释放回家后当了一名农民,一直未娶,我认识他时仍然孤身一人过着自己养活自己的生活。


有一天我问“阿卜杜拉家烧饼”:在巴格达是不是没有弹药了,老人家说有;我问是不是没有吃的了,老人家说有;我问是不是火力不行了,老人家说不是;我问那为什么打败了,老人家说“实在是打不下去了”。


巴格达保卫战中美军队与英军牺牲了多少人,至今没有公布。我读到过一个CIA的内部资料,该资料说,主要军事行动结束后认定的巴格达保卫战中牺牲或受伤的有名有姓的联军士兵,高达60万多人。


“阿卜杜拉家烧饼”说,打到后来,整个沙漠都是人,重炮打出去一片片地倒,又一片片地朝上爬,一遍又一遍之后,老人所在的重炮班忽然冒出这样一种情绪:大家都不愿当炮手了。


老人家解释说,不是当炮手有什么危险,而是大家都不愿亲手打死这么多人。当时他的班里有个人曾说如果这是伊朗猪多好,这句话老人家记住了一生。然而,他们的面前,都是人,与他们一样的人。


这种情绪弥漫了整个共和国卫队官兵。有的地方不再开枪,任凭美军前来俘虏,老人家所在的重炮班后来也不开炮了,大家都眼睁睁地望着美军士兵一步步接近。老人家说,共和国卫队军纪极严,督战队对不开枪的士兵可以就地枪毙,但督战队也没有开枪。老人家说,后来美军也不开枪,只是一个劲地朝上爬。整个战场就这样突然沉寂下来。


老人家说这就是布什厚葬萨达姆的原因。


当时美军还未完全控制伊拉克局势,就下令停止主要军事行动。在绞死萨达姆总统后,布什却特别下令安葬萨达姆。老人家回忆说:用的是一口全纯金棺材(指制作棺材的黄金很多),萨达姆的胡子都没有刮。安葬完毕后,在场的共和国卫队官兵先是向萨达姆总统的坟墓下跪叩头,然而向在场的美军官兵下跪叩头。


倘若有一天能重新安葬萨达姆总统的遗骨,那几条飘逸的胡子应该成为老人所述属实的一个证据。


----------------------------------------------------------------------------------------------

斑竹莫删 恶心死网特


原帖 http://bbs.tiexue.net/post2_411422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3-6 0:36:43 被日夜日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