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位华人写的文章,仅供大家参考:


几年前,我换了本护照,它的颜色由浅咖啡色变成了深蓝色。换句话说,我的国籍由中国变成了加拿大。我从来也没有往深里去想这里面的真正变化。生活在北美,吃的是中国菜,说得最多的是中国话,倾心聊天儿的是中国人,最喜欢看的是中文节目,抒发内心情感写文章用的是汉字。我的生活方式没有任何改变。然而,事物的本质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变化是我回国探亲时才察觉的。

首先,我回中国要去中国领馆签证了。当年换护照是为了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省事儿,只要落地签证就行了。可换了护照后,我的出境记录除了美国之外(由于另一半在美国工作),全是中国,别的国家一个也没有。我把攒下来的假期全部用来回娘家了,连去欧洲旅游都舍不得。乡情永远是我们挥之不去的情结,不管我们走得多幺远,多幺久,乡情总像一根无形的线牵动着我们的心。回家,回中国便总是我们的首选。好在中国领馆签证手续简便,就像办一件例行公事,我没太在意。


那年回中国,我与童年好友小莺结伴同行。在经历了近20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当我们晕晕乎乎头重脚轻地踏进中国海关时,竟意想不到地被海关警察阻拦在大门外。理由还是用英语告诉我们的:You are not Chinese.



Would you please fill these forms in English?(你们不是中国人,请用英文填写这份表格好吗?)我俩先是一愣,继而面面相觑。我转而想起了我俩在飞机上一起填写表格时的情形。当空姐发下进关登记表时,小莺问我:你看表格是中英文对照的,我们是用中文还是英文?我不假思索地对她说:我们是中国人,当然用中文啦!


北美,不管是当地人,还是我的心底深处,都把自己当作中国人,不会像ABC(American Born Chinese)那样为认同感(Identity)而苦恼,不知道自己是该属在美国人那一边儿,按美国人的方式生活,还是随父母们继承中国的传统,做中国人。


我们在美国居住的罗斯福岛上,亚裔人面孔寥寥无几,邮局里的员工都认识我,每次去邮局寄个包裹或买邮票,他们总会和我开个玩笑聊上几句。一天在邮局,也就是中国神州六号飞上太空后等待返回的日子,我问当值的Bobby我这份快递邮件什幺时候可以到中国。他笑道:It might take three or four days.



But it'll be less than your spaceship back to earth.(大概要3到4天,但会在你们的神州飞船返回地面之前寄到。)Bobby可不管我是什幺国籍,我的肤色就代表了我的国籍,他认定我是中国人。



此时我们却因为写汉字而被拒绝入关。这一锤顿时敲醒了我,也震撼了我。我无比悲哀地对小莺说:看来中国人是做不成了,我们连写汉字的权利都被剥夺,他们都不愿和我们说中国话了。她默默地看着我,无言以对。我们俩只能乖乖地躲到一边去重新填写进关表格。



什幺东西都是在失去了之后才知道珍贵。为图出入境的方便,我无意中丢弃了中国国籍和她悠久的灿烂文化。今后,在官方场合,我将永远不可以使用中文。这对酷爱祖国、酷爱中文的我来说,心灵上所受到的冲击无法形容。这也是我在换蓝本子之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妈妈听了这个故事后,突然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阵子,然后说:我还真有点儿想不通,我居然生了个‘外国人',这多别扭啊!



我的一个亲戚在听到上面的故事后,开玩笑地说我是叛徒、卖国贼,背叛了祖先,成了外国人。



然而,我连中国国籍都丢了,又有什幺资格在这里论长道短呢?我之所以写这些,无非是期望中国强大,强大,再强大!!!等哪一天中国人手持护照到哪儿都可以落地签证了,就可避免像我这样,陷入里外都不是人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