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领导 是中国稳定发展的根本保证

kamkwongho 收藏 12 24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能够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一个国家的军队掌握在什幺人手中,始终是关系这个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近代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军阀混战、有国无防、任人宰割,就是因为军队沦落成为个人或狭隘利益集团服务的工具。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才能真正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浴血奋战,成为捍卫国家的坚强柱石、保卫人民的钢铁长城、建设国家的重要力量。正因为我们党有一支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人民军队,每当国家和人民遇到危难时刻,这支军队都能挺身而出、勇挑重担,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使国家获得了安宁,社会保持了稳定,人民得到了幸福。当前,我国面临的安全环境复杂严峻,国家利益不断拓展,我们要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迫切需要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内部环境和安全的外部环境。只有在党的绝对领导下,我军才能忠实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强大的安全保障。


长期以来,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对我军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横加指责、恶意攻击,声称军队不接受任何党派领导和指挥,不参与任何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只对国家和宪法负责。由于这种论调披着“民主政治”的外衣,具有相当的迷惑性。我们必须从理论和实践上揭露它的本来面目,认清它的严重危害。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在理论上是十分荒谬的。这种论调,歪曲和抹煞了政党、国家和军队之间的阶级本质及其内在联系。第一,任何军队都是政党的工具。马克思主义认为,军队任何时候都是阶级实现自身利益、政党实现政治任务的暴力工具。政党与军队在维护本阶级利益中有着不同的地位和作用。政党是阶级利益和意志的集中代表者,是阶级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军队是阶级统治和阶级斗争的工具,只能接受和服从政党领导。那种超政党的军队是不存在的。第二,所有军队都具有政治性。军事从属于政治,军队本身是政治斗争的产物。恩格斯说,军队是执行政治集团政治任务的工具。任何阶级和国家建立军队,进行军事活动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本阶级的利益。第三,“军队国家化”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毫无疑问都具有国家属性。但国家并不是抽象的“社会共同体”,而是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维护自身统治的工具。作为国家机器组成部分的军队,当然从属并服务于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军队国家化”把国家的军队抽象化、绝对化,以军队的国家属性来否定军队的政党属性和政治属性,这是极其错误的。


西方国家一直标榜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国家化,事实上真是这样的吗?西方国家军队从来都是忠于资产阶级及其政党的主张,成为他们对外扩张和对内统治的工具。无论是过去用“刀枪和炮舰”为资产阶级的侵略和殖民统治书写血腥的编年史,还是现在打着所谓“人权高于主权”、“为价值观而战”的旗号,屡屡对别国肆意进行军事干涉,甚至挑起局部战争,无一不是为了资产阶级攫取全球利益而服务的。西方国家规定军队不接受政党领导和指挥、“不干预”政治,只忠于国家、忠于宪法,实质是要求军队不介入、不参与资产阶级内部各个党派、各种政治力量的角逐,目的是维护整个资产阶级统治的稳定,更好地实现资产阶级整体的政治利益。其实,军队不介入资产阶级党派斗争,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态度。列宁早在1906年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军队不可能而且也不应当保持中立。使军队不问政治,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实际上他们一向都把军队拖入反动的政治中。”


既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在理论上是荒谬的,实践上是行不通的,为什幺他们还要不遗余力地鼓吹呢?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使我军脱离共产党的领导,动摇党的执政地位,最终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冷战结束后,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一个社会主义中国的强大,加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政治战略,千方百计地从各个方面加以遏制,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他们重点攻击目标。他们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鼓吹军队中不能建立共产党的组织,军人没有参加共产党的权利,军队和军人对各种政治活动保持中立,说到底,就是妄图改变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和政治本色。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制度,与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基本经济制度等一起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厦的坚强支柱。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然会动摇党的执政地位,动摇社会主义大厦的根基。我军从来都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公开承认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唯一宗旨,也是我军的唯一宗旨,我们党和军队除了国家、人民利益外,没有任何自身特殊的利益。这决定了我军是党的军队,也是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三者是高度统一的。这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能够实行的根本原因,也是“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在我军行不通的根本所在。


胡主席指出:“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要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意志为意志,坚决贯彻党领导人民军队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坚决完成党赋予的各项任务。”在时代条件深刻变化、社会环境日益复杂、使命任务艰巨繁重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切实抓好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官兵的工作,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军队党的建设,确保党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牢牢掌握部队,为履行使命任务、推动部队建设科学发展提供坚强的政治保证.

着眼大局,把握形势,科学决策,部署改革,需要加强党的领导。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必须站在时代战略高度,瞄准世界军事发展前沿,加强军队现代化建设。就现实而言,有实行军事变革的需要是一回事,怎样实行这一变革又是一回事。从世界范围内政治、军事变革的实际看,当前的新军事变革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实行新军事变革,对于军队和国家的长远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另一方面,由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引导的军事变革,实质上是以信息化的高度发展和一定社会经济政治科技条件为基础的。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一变革,必然要面对其与国家和军队现有基础诸方面的客观矛盾。处置得当,军事变革会顺利发展并取得积极成果;否则,便会对军队建设造成负面影响,甚至干扰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实行军事变革一定要从国家和军队的实际出发,有所为有所不为,走中国特色的跨越式发展之路。实现这一目标,只能经由党的坚强、统一领导来解决。

正确处理改革中客观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必须加强党的领导。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国家和军队建设中的诸多固有矛盾要及时解决,新的问题也将不断涌现。从全局看,诸如创新发展与继承优良传统、借鉴外军经验与保持我军特色、深化改革与保持稳定、国家建设与军队发展、整体需要与局部及个人利益的关系和矛盾,直接影响军事变革的发展;从军队自身讲,诸如科学思想理念的确立、军事理论的创新、体制编制的调整、领导指挥方式的转变、武器装备的更新等问题的解决则同样紧迫。这一切,都必须也只能在党的坚强领导下,科学协调、统一处理,逐步妥善解决。

集成国防力量,有效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需要加强党的领导。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基本目标,是建立与现代社会发展需要相适应、与现代战争要求相一致、与国家发展相协调的新型军事体系。集中力量抓好军队现代化建设,是实现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基本要求和必要条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的顺利发展,科学技术的飞跃,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军事人才资源的有效开发利用等,与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实现息息相关。从经济环境、人力资源环境、社会政策环境等视角看待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不仅必要,而且须臾难离。

坚持依法治军,保证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科学、顺利进行,必须加强党的领导。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是一场科学化、标准化、规范化的革命,坚持走制度化、规范化、法制化的路子,是这一变革取得成功的重要保证。与发达国家军队相比,我军建设的法制化、规范化程度还不够高。因此,建立健全与中国特色军事变革要求相适应的法律法规,从根本上建立并完善保证军队现代化跨越式发展的配套法规制度体系,是实现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完成这一任务,同样需要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