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采购总监是怎样炼成的(二)

ping87387972 收藏 2 408
导读:[face=宋体]抗命和责任 我一直认为,好的中层在必要时要敢抗命,当然也要承担由此而来的责任。 一周了,我只收到30吨原料。整个收购期不超过3个月。照这个速度,我不过能收几百吨。 该省个体经济发达,能不能找个体中介商收购?至少我们发现了一个厂,也用这种原料为日本生产半成品,据说每年收购2000吨。老总临走时严令不得找个体收购商的,但我觉得看形势只能找他们试试。 我们是不是太保守?掂量了两天,我找来王保安,给他2000元,要他预付给一个声称是个体收购商的人,“盯紧点。”只有这一个要求。 三天后

抗命和责任


我一直认为,好的中层在必要时要敢抗命,当然也要承担由此而来的责任。

一周了,我只收到30吨原料。整个收购期不超过3个月。照这个速度,我不过能收几百吨。

该省个体经济发达,能不能找个体中介商收购?至少我们发现了一个厂,也用这种原料为日本生产半成品,据说每年收购2000吨。老总临走时严令不得找个体收购商的,但我觉得看形势只能找他们试试。

我们是不是太保守?掂量了两天,我找来王保安,给他2000元,要他预付给一个声称是个体收购商的人,“盯紧点。”只有这一个要求。

三天后,八吨原料进仓。王保安一兴奋,给了他8000元叫他再收。我知道后吓了一跳,2000元出问题我是决心自己赔的,8000元就赔惨了。我说:“没法子,你去当上门女婿吧,脸皮厚一点,吃住在他家,收完再回来。”

呵呵,这次又是三天,三十吨回来了。关键是,他带回两个人,这才是我们要找的大个体收购商。他们的话让我哭笑不得。

他们告诉我,你们在前几天宣传要收原料时他们就注意到了,但是你们不像收原料的人呀。这么便宜的东西,而你们派出的收购阵容太豪华了。十个人,两辆车,个个拿手机(这话夸张了一点),整个一个手机收购队呀。

现在的人对这话不好理解,手机人人有了,算什么呀。可在当年,那是大款的标志性装备

于是他们鼓捣了一个小收购商来试探,果然钱货两清,这才相信我们不是骗子。大鱼浮出来了,在一周内,我们建立了一个由四五个大收购商和七八个中等收购商的网络,原料开始源源不断运到。

我先用卡车运回两车,安安老总的心。但是运费太贵,2800元一车,只能装8吨,每斤运费相当于0.175元,我们收购价才0.3元1斤,这费用太贵了。火车应该便宜些。找人一打听,6400元一车皮,还可使用站台仓库,省了仓储费,只要及时运走。一车皮能装近40吨。这一下能节约一大半哪。

就是车皮难搞,据说好处费每车皮130元,不过比较起来不算啥,我就抽了一个人专门要车皮。

大局搞定,我开始抠细节。

我拜访了每个收购商,看他们的收购和与他们聊天,门道逐渐摸清。他们派人上门收购,价钱竟然是0.12-0.13元1斤,收回来要过筛,扬灰,然后装袋。问了一下,这里给日本代加工的那个厂收购时还要求过风机,这使我想到刘文彩收谷。

我看了一下,即使不过风机,纯度也在98%了,这道手续就免了。我记住他们露出的一句话:过去这里的收购价是每斤0.225元,我们是0.3元。不了解情况呀。

还跑了周围几个车站,发现车站不收车皮费,抢着拉活。一个车站负责人还在提高他的运输比例条件下告诉我一个办法。我们这是一种下脚料,按规定运费包含运输和车皮清洗费。他说,我看你们东西嗮得挺干,其实不用清洗。你们换个名称,用它的中药名,没几个人知道是什么东西,这样我可以不计算清洗费,5200元一车皮。

呵,这可不是笔小数,我要运100多车皮呢,又能省十几万元。立刻照他的办法,通知收购商,所有包装袋都要印上我们规定的名称。

回去就开始追查,发现车皮费是那个搞车皮的员工跟车站调度联合搞的钱。也不废话,他是在试用期间,当场开人。另一个员工在他负责的区域通过给定额要收购商送钱“买”定额。奶奶的,我怕收不够,他还卖起“配额”来了,一并开除。

只要你腿勤口勤,其实不会被“蒙”。

比如装车,我看铁路给的报表,每车皮36吨到40吨不等,专门跑到车站看搬运队装货,到车皮里亲自码货,累得黑汗水流,搞得蓬头垢面,问题也清楚了。一袋袋码好,最多可装近41吨,一袋袋乱丢,只能装36吨。马上修改装运合同,达不到每车皮40吨扣减运费。这一项可节约8%,相当于大几十万元。


人民战争也不是好玩的


形势大好,不到一个月已经收了1000吨,附近两个火车货运站整天“烟尘滚滚”,我们的货占了半个站台。拖拉机、小卡车,甚至板车,各收购商的原料不停的运进来。

大家很开心,看来完成任务不成问题。向集团的汇报电话和集团的问讯进展电话不断,看得出来集团也很满意。

我却陷入矛盾中。

价格定高了,可以降到0.23元1斤,收几千吨可以节约100多万元收购资金。我想逐步压价,这个想法在内部讨论中遭到所有人的反对。0.3元在集团定的总费用不超过0.45元范围内,各收购区我们最低。他们担心,压价挫伤收购商积极性,影响任务的完成。

接下来几天情况更恶化。由于我们收购价高于当地原来收购价,各收购商争抢“蛋糕”,到处提价挖其他收购商的下线收购员,他们各自原有固定收购区域,现在也顾不上了,超区域收购。为此甚至有收购商当着我们的面争吵,要求我们拒收另一收购商送来的原料,因为“挖了他的货”。

我们曾经得意的把我们的做法称为“打人民战争”,这下看来,组织不善,这人民战争也不是好玩的。

当晚我组织开会,力排众议,下定决心,停止收购,撤走队伍。别人问我:“邓老师,你的车不要了?”对,不要了,我相信我的判断,队伍一撤,当地价格会回落!

当然也不真撤走,我说,我带你们旅游吧,到普陀山游一趟如何?大家看我决心坚定,能游玩一趟也是好事,也就不争了。

第二天,我们告诉收购商,四川收购形势很好,价格又低,集团要我们停止华东的收购。收购商们一脸的失望,你们不是要几千吨吗?这才1000多吨呀。

我拱拱手:抱歉,后会有期。带着人开车走了。

路上拐个弯,先跑到奉化玩了一圈,然后到普陀玩了三天。好吃好喝。我不担心,我们的费用肯定有余。

集团打来严厉的电话,要我回去汇报工作。我知道,停止收购是抗命,抗命是有责任的。

我把他们安排在一个风景小镇上,玩几天,禁止远出(这里离我们的收购区域不过几十公里),我一个人回到武汉。

副总追问我为何擅自停止收购,这会打乱集团的增产计划。我汇报了我的想法,过十天再去收购,我能节约100多万。副总打断我的话,告诉我,四川收购组织的不好,收购量很少,价格提到0.4-0.45元一斤,还只收了百把吨。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四川收购情况。“你不能指望四川,总裁又下了决心,10000吨也要。所以你的目标已经不是4000吨,你要收到9000吨!不要在乎那点节约,那是小钱!”

真是大人物大气派,100多万是小钱。我是到不了这个境界了。

我心中掂了一下,当地那个厂收购早已完成,没人和我们竞购,应该没问题。我做了保证:不干扰我的计划,我保证给你收到就是。副总看了我半天,毕竟有前期超过预想的收购成绩在那里,他不好太为难我,说了一句:“记住你的话。”

是啊,抗命就要准备承担责任,我准备好了。

本文内容于 2010-3-5 23:54:08 被ping87387972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