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6)

松山生人 收藏 0 989
导读:[原创]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6):

作者:松山生人、仁人利剑

十一、骨干训练: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上旬的一天,我们有线排修建千米综合作业训练场地,连队的解放牌汽车运来修建铁路模型用的二条铁轨,铁轨很重,需要几个人抬一条铁轨。阿生和几位战友在车厢里翻动铁轨,准备卸车时,有一条铁轨翻滚下来,把阿生的左手四个手指压倒在铁轨下面,痛得要命,阿生用右手想把铁轨抬起来,但抬不动,只好马上叫其他几个战友把铁轨抬起来,阿生才把左手抽出来,一看四个手指压扁了,鲜血直流。李班长说:“阿生你马上去营部卫生所消毒,包扎伤口。”阿生回答“是”。我们的训练场地距离营部卫生所不远,阿生右手握紧左手流血的手指,跑步到营部卫生所。阿生到营部卫生所后,医生迅速对他受伤的手进行清洗、消毒,包扎伤口,打针。医生说:“你的中指第二节手指破裂,要服几天药,休息几天。”然后,医生拿了几小包西药给我,并叫阿生每天服三次,每次服一小包药。一个星期后,阿生的左手中指虽然好了,但留下了一个15毫米长的伤疤,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至十二月,连队选派阿生和李班长等骨干到团训练队集训,集训时间一个多月。主要进行各专业技能训练,我们有线电话兵训练的主要内容是:电话单机的检查和维修;班组架线的组织与指挥;训练攀登树杆或水泥杆,通过公路时高架线路;通过乡村路时埋藏二十公分深的线路;学习军事地形图知识,学会使用军用地图,学会绘制简易地图;进行寻找指挥位置和目标点;进行五百米放收线训练,一千米放收线综合作业等科目训练。五百米放收线训练在集训队傍边的公路上进行,一千米放收线综合作业在团部有线分队训练场进行。集训结束前,集训队组织了全团各专业分队进行专业技能比赛,阿生的各项专业技能训练成绩达到良好以上。李班长获得有线分队专业技能比赛全团第一名,受到了连、营、团各级首长的表扬和奖励。李班长虽然文化程度较低,但专业技能、战术技术过硬,工作认真负责,吃苦耐劳,带头作用好,待人热情和蔼,为人正直,非常关心人、热心帮助人,是一位好班长,是我们全班战友学习的榜样。

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在进行各种训练和实弹演习时,连队的战友们都不怕苦,不怕累。战友们在训练时,晴天经常是汗流浃背,在太阳下训练,一会就出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休息一会儿,太阳一晒衣服就干了;接着又训练,一会儿衣服又湿透了,休息一会儿,太阳一晒衣服又干了,这样又湿又干,又干又湿,绿色的军衣背上,经常是一层一层白色的盐霜。

战友们在雨天训练,经常是一身的泥水。一身泥水也不要紧,还是坚持训练,直至训练结束回到军营,才换上干净的衣服。尤其是我们电话兵,训练时更加辛苦,不但晴天经常是一身汗水,有时架设线路时,通过河流、水网稻田地等潮湿地方,又经常是一身泥水,因此经常上半身是汗水湿透,下半身是泥水湿透,所以患风湿关节病的人比较多。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下旬至七八年一月下旬,由于我们一营指挥连的部分班长提升为干部,部分老班长和老兵退伍,连队干部和各班正、副班长变动较大。记得当时侦察排一班黄班长提升为一营指挥连侦察排长;侦察排二班孙班长提升为一营指挥连司务长;有线排六班王班长提升为团指挥连有线排长;有线排七班李班长提升为有线排长。记得当时连队任命的各班正、副班长是:“侦察排一班韦班长;侦察排二班黎班长;侦察排三班(计算班)张班长;无线排四班姚班长;无线排四班王副班长;无线排五班赖班长;无线排五班黄副班长;有线排六班裴班长;有线排六班刘副班长;有线排七班秦班长;有线排七班凌副班长;炊事班刘班长等。”

一九七八年初,我听说同乡战友阿罗调到团机要股任译电员。阿罗新兵分配在一营二连,在二连参加训练约半年时间,此后被团机要股选中并派去学习机要知识半年,学习回来后,直接到团机要股任译电员。

一九七八年三月上级决定组建长沙第三炮校时,上级要求我们部队组建保障分队,人员由各分队抽调,然后统一调到长沙第三炮校。当时我们一营指挥连的田连长,有线排七班的秦班长等十多人,被抽调去第三炮校,组建保障分队。

人员抽调后,我们一营指挥连的干部、班长又有一些变动。原侦察排陆排长提任一营指挥连连长;原有线排张排长提任一营指挥连副政治指导员。当时连队决定:“有线排七班副班长阿生代理有线排七班班长工作。”

一九七八年“八一”建军节休假期间,阿生读战友后政写的《思想漫谈》有感,特作一首诗《感怀》,表达自己的心情。

《感怀》书赠战友后政:

君士愫语同吾心,为生为死为人民。

真才实学新途绘,待时应你彩笔挥。

(阿生,作于粤北翁城。)

后政收到阿生写的《感怀》诗后,奉和一首诗赠送给阿生。

读阿生《感怀》奉和:

索句舒言壮云空,衣钵展现华人民。

若求真金千百炼,明朝更是满天春。

(后政,作于粤北翁城。)

十二、官渡野营:

记得一九七八年八月上旬至中旬,我们全连拉到翁源县官渡公社官渡中学宿营(因学校放暑假),进行野营训练和游泳训练。游泳训练在官渡大桥下面的河里进行,游泳训练的时间是一周,要求每人学会蛙泳六百米,才能达到标准。当时,连队有许多人不会游泳,阿生也不会游泳。那些会游泳的人,对不会游泳的人比喻说:“你们这些旱鸭子”,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在那一周时间里,连队首长每天组织全连指战员,在官渡大桥下面的河里进行游泳训练。开始训练时,先在沙滩上练习游泳动作,然后下到河水中练习游泳动作,学会动作后,慢慢学习蛙泳,一会顺水游泳,一会逆水游泳。对我们不会游泳的人来说,顺水游泳较好游,逆水游泳很吃力。由于天气炎热,又经常在沙滩上练习游泳动作,晒太阳,因此,大家的肤色都变成了黑色。

游泳训练很辛苦,又很累,所以大家都瘦了许多。经过一周的强化训练,全连人员都学会了蛙泳。最后一天,全连人员集中带到官渡水库,进行蛙泳训练考核,考核结果全部达到及格以上,有的战友达到一千米以上的优秀成绩。

我们连队在翁源县官渡中学进行野营训练期间,晚上由各专业分队组织夜间训练。我们有线排,组织进行夜间找点训练。我记得有一天晚上,夜间训练时,天气比较晴朗,李排长要求大家,分成二人一组找点训练,因人员不够,有一个人必须单独找点,大家都不想单独找点。这时阿生认为:单独找点是锻炼自己识图用图能力,锻炼自己胆量,锻炼自己单兵技能最好的方法。于是阿生主动向李排长要求,安排他单独找点。大约晚上八点钟,开始进行夜间找点训练,有线排的战友们从官渡中学出发,每个组找三个点,二个不同的中间点和一个相同的终点。

阿单独一个人找点,还是第一次。阿生拿着一个指北针、一个手电筒,一张简易地图,接受任务后,看清楚简易地图标出的中间点和终点,第一个点是山里的一棵独立大树,第二个点是小河上的一座小桥,第三个点是一座较大的墓地。出发前,阿生先分析确定总的行进路线和方向,然后用指北针,先测定第一个点的方向,选好行进的路线。然后阿生从官渡中学出发,开始跑步找点,经过官渡大桥,再过一段公路后上山,因山上树木杂草较多,不能跑步,只能行走。他沿着山顶小路行走,边走边看,左边都是山,山上全是茂密的树林和杂草,右边山下有一座水库。走了好远的山路后,才找到那棵独立大树第一个点。他站立在第一个点上,用指北针测定第二个点的方向,确定方向后,马上快速前进找第二个点。当穿过两座山,走过一块稻田地后,找到了小河上的那座小桥第二个点。然后他站立在第二个点上,用指北针测定第三个点的方向,确定方向后,马上跑步前进找第三个点。跑步经过一段乡村小路,然后穿过一片丘陵地,通过一条公路,再穿过一片丘陵地后,才找到了那座较大的墓地第三个点。这个终点靠近青塘圩。

李排长和一部分先到的战友,就在这座较大的墓地傍边坐着,等候大家的到来。阿生到达时,李排长看一下手表,然后说:“你提前五分钟到达,单独完成了找点任务,值得表扬。”这天晚上找点,大多数人都提前或者按时找到终点,只有个别人迟到几分钟到达终点。等到战友们全部到齐后,李排长组织大家上车,返回官渡中学宿营地。

一九七八年八月下旬,从官渡野营训练返回连队营房后,由于游泳训练很辛苦,又很累,全连官兵都瘦了许多。又因强化训练消耗身力较多,大家的身体都感到疲劳。当时阿生重感冒,发高烧,连队卫生员给药吃不好,就请来营部医生治疗,治疗效果也不好,高烧不退,连队首长叫卫生员送他到团卫生队住院治疗。阿生到卫生队住院后,医生们立即会诊,一探体温高烧41℃,立即打退烧针,服退烧药,连续输液,医生和护士都非常关心,细致护理,经常询问我的病情变化。经过连续二天的治疗和输液,但连续二天高烧在40℃至41℃还是不退,到住院的第二天下午,听医生们说:“如果阿生明天高烧还是不退的话,就要转师医院治疗。”到了住院的第三天早上,阿生的高烧还是不退,医生们采取一边打退烧针,一边用酒精全身涂擦降温的办法,这样他的体温才漫漫减退,医生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叫护士细心观察一段时间,然后再决定是否转师医院治疗。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细心观察,他的体温逐渐下降,没有反复,病情得到了控制,医生们决定不转院,就留在卫生队治疗,直到身体康复。在住院治疗期间,连队首长和战友们非常关心,派代表前来看望、慰问,使他非常感动。

阿的病情稳定后,听同乡战友阿曹说:“在团卫生队,有一个医生是梅县人,他姓李,六八年入伍的老兵,是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的。他人长得比较白净,文静,待人热情和蔼,工作认真负责,医疗技术比较好,是卫生队的主治医师之一,这几天是他和其他几位医生给你治病的。”阿曹还说:“我们团卫生队,有一个丰顺县籍的战友,他姓吴,同我一样,新兵训练结束后,分配来卫生队当卫生员,现在学习化验知识,准备当化验员。我现在学习放射科知识,准备当X光技师。”

阿生在团卫生队住院的后期,当时在病房里往窗户外面看,一眼看见窗外的小苦练树,触景生情,突发感慨,写了一首诗。当时阿生写的诗是:

《病中见苦练树有感》

幼小树苗能经风,苦练开花并不红;

人说红花比紫好,我感紫花结实果。

练树外貌并不美,但它四处能扎根;

烈日严寒无所畏,诚心为民是良材。

(阿生,一九七八年九月七日,作于翁城驻地卫生队。)

经过卫生队医生、护士们的精心治疗和细心护理,阿生的身体逐渐康复,住院治疗一周后,康复出院,返回到连队。回到连队后,首长和战友们都非常关心他,劝他多休息几天,但他说:“我住院一周,身体康复了,不能再休息,影响训练了。”于是,回到连队的第二天,阿生就参加训练了……

一九七八年九月,经李排长、张副指导员两同志介绍,经一营指挥连党支部讨论和全体党员表决通过,阿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在这近二年的时间里,阿生利用自由活动时间、休息时间和星期日及节日休息时间,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并结合训练、工作实际写读书笔记,写日记,写心得体会。我通读了《〈马列著作选读〉战士读本》;《〈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合订本》;《〈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毛主席的五篇哲学著作》等著作。还学习了《军事地形学》、《识图用图基础知识》等书籍。

在这近二年时间里,在进行各种训练和实弹演习时,连队的战友们都不怕苦,不怕累。战友们在训练时,晴天经常是汗流浃背,在太阳下训练,一会就出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休息一会儿,太阳一晒衣服就干了;接着又训练,一会儿衣服又湿透了,休息一会儿,太阳一晒衣服又干了,这样又湿又干,又干又湿,绿色的军衣背上,经常是一层一层白色的盐霜。

战友们在雨天训练,经常是一身的泥水。一身泥水也不要紧,还是坚持训练,直至训练结束回到军营,才换上干净的衣服。尤其是我们电话兵,训练时更加辛苦,不但晴天经常是一身汗水,有时架设线路时,通过河流、水网稻田地等潮湿地方,又经常是一身泥水,因此经常上半身是汗水湿透,下半身是泥水湿透,所以患风湿关节病的人比较多。

我们部队在抓好专业科目训练的同时,大力开展一专多能训练,主要是各专业分队交叉训练。例如:有线电话兵,学习侦察专业和无线电通信专业知识和技能;部分侦察兵,学习有线电话兵的专业技能,部分侦察兵,学习无线电通信专业知识和技能;无线电话兵,学习有线电话兵的专业技能,或学习一些侦察兵的专业技能等,通过一专多能训练,掌握多方面专业知识和技能,才能适应实战需要。通过近二年时间紧张的战备训练,我们部队涌现出许多一专多能的指挥员,涌现出许多会操作多种武器装备、操作各种专业器材的一专多能的战斗员。

(附注:下接续篇(7):十三、黄陂演习;)

本文内容于 2010-3-13 15:59:21 被松山生人编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