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祥林嫂有话说 ☏

sos9529 收藏 9 2323
导读:☏ 祥林嫂有话说 ☏ 发表者:钟捷者9529 西安 动笔时间: 2010年3月5日10:48:53 农历正月二十 惊蛰 学雷锋纪念日 星期五 正文: 中国股市,大盘即将连续爹停,然后又连续张婷,直冲上证综指一万四千点。 谁能想到,绵绵无期的牛皮市,会突然发疯? 地震是否真的毫无征兆,不可预测? 大盘很可能依以下轨迹运行: 1 突发利空,[政策借口:加息、某某税等等],开始报跌;连续爹停。

☏ 祥林嫂有话说 ☏




发表者:钟捷者9529 西安


动笔时间: 2010年3月5日10:48:53 农历正月二十 惊蛰 学雷锋纪念日 星期五




正文:


中国股市,大盘即将连续爹停,然后又连续张婷,直冲上证综指一万四千点。


谁能想到,绵绵无期的牛皮市,会突然发疯?


地震是否真的毫无征兆,不可预测?




大盘很可能依以下轨迹运行:


1 突发利空,[政策借口:加息、某某税等等],开始报跌;连续爹停。


上证综指3000 ---→ 2000 ---→ 1600?---→1000?


报跌中必然放出巨量,报跌性质是冲顶前的最后一洗,即跌停板洗盘法。


何时翻转?[突然连续张婷],完全取决于管理层何时出利好。[融资融券、……]


2 逼出利好,开始以连续张婷方式冲顶:


1300?---→ 7000?---→ 9000?---→上证综指14000;


上证综指14000是本轮终极大顶,散户是否果断清仓?


3 一句话:蒋总财先洗盘,后冲顶;


千方百计,千言万语,死人吹活,只有搞走你账户中的钱是真实的。




强调以下四点:


一 大盘为何突然连续爹停?


这是由利益决定的,是必然的。


1664---3478是历史上最长上涨周期,而且,6124---3478仍有部分套牢盘没有割肉,形成了5000万持仓账户,即散户跟风盘;


------持仓账户创历史最高。


坐庄,只有一个目的 ----- 赚钱。意味着3300区域不可能是终极大顶。一方面,成交量不足以完成出货;另一方面,只有在指数高位,股票才能卖个好价钱,才能逐步实现彻底出货。


蒋总财面临两难选择:即不愿带领5000万散户进行终极冲顶,成为活雷锋;又害怕低位丢失筹码。即要洗盘,又不能给觊觎者以低位建仓的机会。


庄集团贪婪恐惧矛盾心态的盘面表现就是:


斩钉截铁的连续爹厅,用夸张戏剧洗出散户,用夸张戏剧吓住试图买入者。


所以,一旦逼出利好,立即连续张婷 ------ 冲顶前的启动阶段是庄最脆弱的时间,蛇之七寸,最怕散户大笔吃进,喝其雪。


[郭靖喝蛇血,功力大增,百毒不侵]


恐慌性报跌;恐慌性报账;谁恐慌?庄恐慌,钱烧的。




二 大盘见底的时间,点位??


本人综合分析多只股票,得出以下结论:


当招行跌破7.30元发行价,当中行跌至1.80元,大盘跌至上证综指1300点,大盘可能见底。[不是猴宁的1200]


即,大盘会有八个连续爹厅。--#--


时间推算:


疯狗叶说融资融券的推出时间是3月22日(星期一);以此倒推,3月10日(星期三)开始连续爹厅,至3月19日(星期五)最后一跌;


如果从3月8日[星期一]开始连续爹厅,那么,3月17日[星期三;2月2,龙抬头]是最后一跌。


无论如何,1500以下皆可放胆杀入,预期利益远远大于风险,算算吧!!


怯懦,将使我们追悔莫及。




三 为什么巨量是洗盘,而非庄跑了?


巨量换手,究竟谁在买?谁在卖?中统数据会告诉你,散户在大量买入。正如,创业板首日,中统数据表明:97%股票是散户买入。


然而,这是无稽之谈。


派出118个统计局工作人员到各个交易场所实地调查,真相即刻大白;


结果一定是:散户大量卖出,几乎无人买入。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谁在买?见鬼不成?我来揭晓答案。


中国,法律不允许坐庄、不允许贪污、不允许干部二奶。庄为了遮一遮,都会开立1095个散户账户,配备高级软件进行连锁掌控。即可小单隐蔽买卖,又可以大单做盘。披着羊皮的狼。中统计算机根本无法识别哪些是散户,哪些是庄家。


97%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上市首日是庄家建仓期。让人惊诧的是,CC2大方脸连这点事都茫然无知。


同样,机构买入,大户买入,散户买卖数据,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


同样,资金流入,资金流出,不但毫无意义,而且是误导,谎言。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秒,资金流出与流入必然完全相等。




四 猴市大幕刚刚拉开,半年之内毫无平息可能。


IMF500亿,如果尚未支付,请暂缓,肉包打狗,别天真,整天做窝囊事。




“我真傻,真的,”她说,“我单知道雪天是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我一大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盛了一篮豆,叫我们的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去。他是很听话的孩子,我的话句句听;他就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淘米,米下了锅,打算蒸豆。我叫,‘阿毛!’没有应。出去一看,只见豆撒得满地,没有我们的阿毛了。各处去一向,都没有。我急了,央人去寻去。直到下半天,几个人寻到山坳里,看见刺柴上挂着一只他的小鞋。大家都说,完了,怕是遭了狼了;再进去;果然,他躺在草窠里,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可怜他手里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她于是淌下眼泪来,声音也呜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