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年末,到处都是“注意防盗”的温馨提示,那段时间,我出入都很注意;春节那几天浑身的口袋都装满“利市”,倍加小心翼翼了。只想无惊无险,到了年初九开工大吉。没曾料,还是防不胜防……


那天晚上,我走在广州城西。从右手提着的手袋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正准备把手机放回去,突然感觉到右手受到一股强大的牵引力。我一时间全蒙了,只见一辆摩托车在我前方风驰电掣而去,———不好,我被抢劫了!连饭盒一并抢了!待我反应过来,摩托车已右拐向大马路遁去。我抬起手臂,喉咙中不禁发出一声无力的:“喂!”手足无措。 我顿时身无分文,幸好,还有手机,马上通知家人,折回公司跟同事借了点钱才回到家。


当晚十姨来电话,得知我被抢的事,嘱我马上报案。我还真没想过要报案呢,反正东西是肯定追不回来的了。她开导我:“如果所有被抢劫的人都不报案,盗贼岂不更张狂?马上报案吧,这是你作为公民的责任。” 我于是赶紧报了“110”,警察即把案件移交给我居住地的派出所。3分钟后,三位阿sir上门了解情况, 并跟我说,事发地点在哪里,就应该到哪个派出所报案。


第二天,我请假来到松洲街派出所(损失了一笔工资啊!)。阿sir同我落口供,问我事发经过,被抢了什么。我仔细想想:约400蚊(元)现金;“羊城通约200蚊,前天才充值的;医保卡(前段时间病得多,卡里没钱;招行卡(寒碜,只有几十蚊,我每月上缴绝大部分工资给母亲大人);身份证(最纠结就是它了);钥匙(狂贼根据身份证上的住址找上门来开锁的话?)……一大堆手尾要执啊。


阿sir记录好,让我在上面签名,按指模,并给我一张回执,我得拿着它,重新办理身份证。最后,阿sir说:“我同你去刑场影张相。” 我心里顿时寒一寒。哈,阿sir说的其实是“现场”,他的粤语不地道,吓了我一跳。 阿sir领我上警车。平生第一次搭警车:好型啊!我迫不及待地跳上车看看,不过是普通的六座小面包车的格局,没啥特别。


警车至加气站的路口,我说:“从这里进就是了。”阿sir挺自信的,说前面还有一个路口,通的。谁知道那个路口前几天刚封了,绕一个大圈,我得以在警车上多享受了十几分钟。 在现场影了几张相后,我就赶紧回公司了,不厌其烦、有声有色地向同事们讲述被抢的亲身经历,同事安慰我:好在你不是背着个挎包,要不然,肯定被拖倒在地上受伤的,这次你当破财挡灾啦。


我聊以自慰……忙着执手尾———先申请一个临时身份证(嘻,要请假,又损失一笔工资),7天后取(再损失一笔工资),3个月后取正式的证件(又再损失一笔工资);凭身份证书面挂失招行卡和医保卡,重新办理;即把家里的门锁换掉,以防狂贼摸上门;所有钥匙重新备一份……


耳闻目睹警方对我的报案如此郑重其事,我不禁心存侥幸:唔知他们能否为我破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