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曾几何时 你还记得绝味鸭脖的味道

紫兰忧郁 收藏 0 179
导读: 今天失去了三副耳环,早上洗澡的时候掉了一只,报废一对儿;送给Minnie一对,这个不算失去,因为不适合我,送给适合的人是一件好事;晚上摔碎一只,又报废一对。想想看,自从开始买耳环,就开始丢,总共丢了7、8副不止了吧,还好我最喜欢的一副还在。逛街逛累了,Minnie说回家吧,可是心又不甘,两个人又去看耳环,结果一人败了一对,这下心里平衡了。 早上来到办公室发现instantmessage可以用了,看来还是俺rp好,这么快就成了。马上就有同事给俺发消息了,呵呵,俺真是土啊。中午居然碰到lening,他


今天失去了三副耳环,早上洗澡的时候掉了一只,报废一对儿;送给Minnie一对,这个不算失去,因为不适合我,送给适合的人是一件好事;晚上摔碎一只,又报废一对。想想看,自从开始买耳环,就开始丢,总共丢了7、8副不止了吧,还好我最喜欢的一副还在。逛街逛累了,Minnie说回家吧,可是心又不甘,两个人又去看耳环,结果一人败了一对,这下心里平衡了。


早上来到办公室发现instantmessage可以用了,看来还是俺rp好,这么快就成了。马上就有同事给俺发消息了,呵呵,俺真是土啊。中午居然碰到lening,他说等linda毕业后一起来上海,呵呵,好开心啊,那俺还要不要走啊,开始犹豫了,不想再拆散俺的姐妹淘了。下午和ML一遍工作一遍聊着,原来她是一个这么cute的女孩,只是被工作折磨得老成了点,祝福她未来得生活更精彩!


下班后,不想和老板们去吃饭,不想不想就是不想,爱咋咋地,爱谁谁,俺要讲中国话,俺要边逛街边啃绝味鸭脖,俺不想因为谁谁不开心就让自己不开心。绝味鸭脖真好吃,啃完了一包,又继续啃Minnie得那包绝味。又吃了豆豆得一个蛋挞,好腻歪啊。坐在Burgerking到很晚,有一句没一句得聊着,真是久违了得惬意生活。Minnie说我们是不是离上海得夜生活太远了,是啊,太远了。


上海最近得天气好舒服啊,下雨,俺喜欢下雨,刮风,暴雨,越多越好。新得项目开始了,一个阶段结束了,一切从头开始。说道喜欢吃绝味鸭脖,那还要从我上大学时候说起……


记得那时从健身房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回到学校大概有十五分钟的路程,跑起来吧,那个耐克的小包在屁股上一颠一颠得,不快一点的话赶不上回学校洗澡了,浑身都是湿式的汗,羽绒服内套的是短袖。我奔到一个拐角,停了一下。打定主意拐了进去,昨天我路过的时候发现这里有卖绝味鸭脖的小店。


说到鸭,总是和鸡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说到家禽还是人。可是鸡好像比鸭差了一个等级,咱泱泱中华,有不少名鸭,比如北京烤鸭,南京咸水鸭,重庆馋嘴鸭,武汉久久鸭,湖南绝味鸭,可是鸡就没有这么出名了。绝味鸭脖是我寒假的时候才喜欢吃的一样东西,和菠菜,鱼并列,成为我的三大最爱。绝味鸭脖这个东西,以前我从来不碰。我喜欢吃鸡肉,可是鸡脖子很短,薄薄的肉包裹着筋骨,没有吃头。而且脖子是敏感的部位,是呼吸的要塞,吃了它总觉得怪怪的,想来鸭脖子也和鸡脖子一样吧。有一次,和朋友去吃鸭血粉丝,他要了绝味鸭脖,要我吃一次试师。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虽然不像大腿那么有肉感,可是确实牙齿上有感觉,有骨头,可是很酥,好像你再使点劲就可以把骨头吃掉,很香,肉很结实,有质感。可能鸭和鸡这两种动物的天性有关吧,鸭子的脖子没有鹅昂的那么高,可是也不低啊,和其他动物打架的时候鸭头总比鸡头伸的远吧,攻击力也更强点,这结实的肉就是那样炼出来的吧,鸡总喜欢缩着脖子,纤细的脖子被毛遮掩着,可能也是在掩饰弱点吧,谁知道呢。以前很奇怪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吃这么奇怪的东西呢?如今我也变成昨日的我眼中的奇怪的人了,一生在世,要经历很多东西吧,曾经否定的东西也会变成挚爱吧?如此也好,不然一定会后悔呢。


由于绝味鸭脖被师傅做得很辣,肚子里想着了火似的,无法安生,浇了几口凉开水也无济于事。被这样的内火折磨着,想睡着大概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心中生出许多懊恼,如果不要那么辣的就好了,虽然当时爽,后患无穷啊。转念一想(大半夜睡不着的时候都会瞎想的)让我后悔的事情多着了,大学四年下来,后悔的事情一篓筐,有时候嘴上说着后悔,其实心中不悔,不过是说给旁人听的,以此减轻自己心中的负罪感。嘴上说不悔,其实心中早就骂了自己上万遍了,当初为什么,如果不那样做,如今会怎样怎样,怎么忘记了当时的那种爽快了呢?辣在唇间,其实是在享受着快感。也有许多人不想说后悔,那样的自负,其实心中很憋得慌吧,“悔不该当初”不是每个人都能说出来的,也许过了很多年,走过很多路,邂逅了很多人,蓦然回首,真的会长叹一声悔不该当初啊,叹一声就能化解心中的郁闷吗?不用说当然是不能了,那一声不如就藏在心里,不说就当不后悔。


夜深了,我很想说:很黑,很静。说不出来,因为着实和现实的情景不符,外面的路灯微亮,黄黄的暖暖的样子,时不时地有车子经过,这么晚了,奔驰在路上,做什么呢?该睡觉的时候就应该睡觉。从我的角度望过去,是曾经的十一号楼,现在叫什么我不知道了。有几盏灯没有灭。宿舍里,时不时地传来笑声,放心不是鬼片,两个同学在看“情书”,还能有多少个这样的夜?她们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在睡不着的夜里摸黑打键盘,否则我不知道明天我醒过来的时候还记不记得我在凌晨一点的时候心里想得什么。在她们低低的笑声中肚子里的火焰山渐渐熄灭了,果然开心的时候要大笑出来,憋着也不是容易的事,听着的人也不容易啊,想想这大半夜的,汗毛竖起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