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5.html


杨茂堂模棱两可地说道:“你觉得呢?”

石志杰却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带你来的那人在洪门里的辈分很高,而且曾经加入过同盟会,最近又和陈炯明的人交往密切。据说陈炯明正准备驱逐桂、滇两军,以迎请孙中山回广州……难道咱俩这是在为孙先生办事?!”

杨茂堂没有明确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

“你怎么不早说!”石志杰猛然兴奋起来。

杨茂堂连忙用手势制止住他。

二人跟随司机走进公园,远远看到凉亭内独坐一人,杨茂堂随即对这个宋元昌的老奸巨猾暗生佩服,因为在公共场合会面反而可以遮人耳目,而且此处视野开阔且华人面孔格外醒目,也便于本方人员的监视和保护。

还不待杨茂堂开口,对方已经笑脸相迎并主动伸出了手:“是杨副官吧?久仰久仰,虽然仅是书信往来,但字如其人,杨老弟果然是仪表堂堂。”

杨茂堂以军人的姿态握手鞠躬,然后指着石桌上的酒菜笑着说道:“外滩美景配上佳肴美酒……”他说着摘下帽子,迎风凭栏眺望着黄浦江,随即猛然转身,但语调不变地继续说道,“宋先生好雅兴呀,果然是翩翩儒商。”其实,他已经趁机快速环视了一下四周。

“哪里哪里,请坐请坐。杨老弟是哪里人呀?听口音好像离上海很近。”

杨茂堂在见面之初就在故意拿腔拿调,但乡音毕竟难改,又不能让对方探得底细,便说道:“家在江浙乡下,曾在上海读过两年书,后来辗转去了南方,如果我说粤语的话,恐怕宋先生就听不懂了。”他当然不想过多与对方如此闲扯,索性直奔主题,“宋先生,兄弟我前来就是要最终敲定那件事情。你看?”

“哈哈哈,老弟果然是行伍脾性,爽快!”宋元昌伸出大拇指夸奖道,转而却是一脸的难色,“不过,出现了一个小状况。”

“哦?”杨茂堂笑吟吟地看着对方。他事先就料定不会太顺利,因此特意申请领取了比商议价格多一倍的金条。

“也不知北方朋友是怎么了解到我这里有货的,他们也派出人前来商洽了,而且明天就到。”

“宋先生不是想货卖两家吧?”

“岂敢岂敢。常言道:在商言利。况且你们双方都有军界背景,我若偏向哪一方都会开罪不起另一方,因此公平起见也只能在商言利了。还请杨老弟多多体谅呀。”

“那您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