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赴婚宴如廁坠下10楼受輕傷 醫生稱是奇跡[图]

topgun1965 收藏 2 4101
导读: 出事的大樓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5_76351_10776351.jpg[/img] 衛生間門和電纜井門極為相似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5_76352_10776352.jpg[/img] 龔安祥在廚房電纜井出口(畫圈處)被救出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5_76353_10776353.jpg[/img] 受傷的墜


出事的大樓

男子赴婚宴如廁坠下10楼受輕傷 醫生稱是奇跡[图]

衛生間門和電纜井門極為相似

男子赴婚宴如廁坠下10楼受輕傷 醫生稱是奇跡[图]

龔安祥在廚房電纜井出口(畫圈處)被救出

男子赴婚宴如廁坠下10楼受輕傷 醫生稱是奇跡[图]

受傷的墜樓男子

男子赴婚宴如廁坠下10楼受輕傷 醫生稱是奇跡[图]



男子坠楼经过

在10楼茶楼打牌时去上厕所

误将电缆井当厕所,一脚迈进去

顺着电缆井从10楼掉到底楼

听到墙外有锅碗瓢盆声,向妻子说“我在厨房”

妻子带人找到厨房救出他

从约30米高的10楼坠下,人还能不能活?医生的答复是:必死无疑,除非奇迹发生。

现在,奇迹真的发生了——38岁的渝北男子龚安祥,上月25日在两路参加姨侄婚礼,他内急走进酒店茶楼洗手间随手推开一扇门。“扑通!”整个人从10楼摔至底楼。

原来,这扇门的后面不是便池,而是大楼的电缆井。令人称奇的是,除脚踝骨折外,他的头、四肢和腹部仅受皮外伤。

一个大男人

赴婚宴如厕失踪

昨日,躺在渝北区人民医院的龚安祥,向记者讲述他坠楼的经过:

上月25日,龚安祥的姨侄在渝北区两路的海泰酒店举办婚礼。午饭后,龚安祥和不少宾朋来到该酒店10楼的茶楼打牌。

下午2时30分左右,他突然内急,把手中的牌交给妻子后便走进洗手间。里面有两个隔间,门关着,都有人。隔间对面墙上,有一扇颜色相近的门。他随手一推迈步进去——这一迈,差点踏进了鬼门关。

龚安祥的妻子说,当天,丈夫去洗手间后一直没露面。她拨他手机,通了没人接。“他在席上喝了点酒,是不是提前回家了。”她说,直至下午6时许,丈夫才接听电话,只有几声呻吟,气若游丝。

“肯定出事了!”龚妻和其他人急坏了,从10楼茶楼逐层查找,没找到龚安祥。其间,他们找遍了该酒楼内的所有洗手间,都不见人。去龚家寻人的亲友,也没找到他。

当晚7时许,龚安祥终于第二次接听了妻子的电话。这次,他说话仍气若游丝,但说了句很关键的话:“我在厨房。”然而,茶楼旁边没有厨房。

不知在何处

锅碗瓢盆提醒了他

其实,龚安祥也不清楚,自己具体在哪里的厨房,他听见门外有些锅碗瓢盆的声音。

“我只晓得打开洗手间墙上那道门后,一脚踩进去人就往下掉,很快什么都不知道了。”龚安祥说,他醒来后,四周一片漆黑,鼻子闻到很强烈的血腥味,双脚根本不能动,头痛得受不了,伸手一摸,才晓得在流血。”他说,他第一次接听妻子电话后,呻吟几声再次昏迷。醒来接听妻子第二次电话前,他看到身边有一丝微弱的光线。

借助光亮,他看见自己的裤子被撕烂了,脚、手有很多血,四周是不到一平方米的空间,东拉西扯着不少电线。他随后发现,光亮从一道门缝传来,还有嘈杂声。门缝在半米外,由于受伤较重,近在咫尺的门缝他感觉爬了近20分钟,脑袋终于贴在门缝边。嘈杂声因此变清晰,有人声,以及锅碗瓢盆的撞击声。“我在厨房。”他在电话中告诉妻子。

龚妻接到丈夫呼救后,根据所在大楼的情况,推断出丈夫说的厨房,应该是酒店设在底楼的厨房。于是与亲友一道,在厨房电缆井边,找到了浑身是血的丈夫。

安全隐患重

厕所设电缆井无警示

据了解,龚安祥打开的那扇门属电缆井门,门上及门附近没有任何禁止靠近、不准开门的警示语。

目前,龚安祥已雇请了当地法律工作者张崇荣,替他着手起诉酒楼。张崇荣说,“昨日,酒店大堂经理说,老板将对龚安祥坠楼一事负全责。”

昨下午,记者来到酒店,自称姓曾的女领班说,老板不在,电话号码不晓得。在10楼的茶楼洗手间内,电缆井门已加装崭新明锁,门上贴崭新警示标识。

“找到老公后,我们特意检查了这扇门,暗锁是坏的。”龚妻指着电缆井门上加装的崭新明锁如是说。

他仅受轻伤

医生都说是奇迹

医生介绍,上月25日晚,龚安祥被送来抢救。最初判断抢救无望的在场医护人员不敢相信:龚除左脚踝骨折外,仅额头、后脑、腹部、右手掌和右脚皮肤破裂。缝合这些伤口,用了80多针。

昨日,龚安祥已能像正常人那样进食,且不需人帮助就可从病床坐起正常谈笑。邻床病友和查房医护人员都说,龚坠落10楼后生还,“完全是奇迹”。

几大疑问

■他为何在厕所坠楼?

设在厕所里的电缆井门没有任何警示标志,他以为门后是便池

■他为何6小时才获救?

电缆井底相当隐蔽,受伤的他长时间不知身在何处

■他为何仅受轻伤?

下坠时身体被电缆等设施钩挂,减缓了下坠力

他为何奇迹生还

医生根据龚安祥受伤部位,以及手术后的讲述推测,电缆井内的电缆及相关附属设施,在下坠过程中钩挂了龚安祥身体,起到了一定的减缓作用。值得一提的是,龚左脚踝骨折的状况表明,他身体应该是左脚先着地,这种姿势也能减缓一定冲击力。相反,他若臀部着地,将永远不会醒来。

10楼坠下瞬间撞击力不低于1600公斤

正常情形必死无疑

从10楼坠下,正常情况下人能否活命?

昨晚,物理教师赵先荣利用自由落体运动公式,测算出了坠楼瞬间龚安祥所受的撞击力。相关数据是:龚安祥的体重约55公斤;10楼至底楼的高度约30米(按建筑规范,每层楼间距须3米)。

经测算,龚安祥坠楼落地瞬间的冲击力超过16000牛顿,相当于1600公斤重物产生的作用力。“冲击力具有反作用力的特性。换句话讲,龚安祥坠楼的冲击力超过1600公斤,他受到的撞击力也应该不低于1600公斤。”他认为,人体受到这样大的撞击,应该必死无疑。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