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老家老人说,当时方圆两百里有四家很知名的大地主,在1949年建国前就有两家“败落”了:杨大老爷抽大烟以及他儿孙既抽大烟又吃喝嫖赌,还闹分家,把诺大的家业整垮了;吴家老爷在1948年突然大发善心,把一部分土地卖给了原来主要从事商业的李老爷,另有一部分土地分给了身边的几个管事和下面的几百个佃户,自己只留了几十亩水田改为养鱼塘。对此,家大业大的胡老爷、马老爷对杨、吴二位很不以为然,并以此为训教育子女。不料至土改时,彻底败家的杨大老爷被划为下中农,“做了好事”的吴老爷被划为了“小土地出租和小资产阶级”并成为当地政协统战对象;买了吴老爷上千亩良田的李老爷被划为“大地主”,全家被监督改造了三十年;胡老爷、马老爷被定性为“恶霸大地主”并全被送掉性命;为吴老爷卖力多年的几位管家因笑纳了主子分别赠予的各上百亩土地而成了地主、富农身份,因而在几十年里都成了贫下中农“斗批改”的对象。为吴老爷效命二十余年的大管家洗长富于土改批斗时曾痛哭流涕地喊冤:都是吴老爷害了我的一家啊! p9!wD {Q

吴老爷有一儿一女均在1938年前后投入中共。其子于解放战争时期在山东老区当过土改工作队长,他将即将解放的大好形势和土改政策写成书信辗转送回老家。吴老爷知晓“机密”后,痛苦地思考了半个多月,最终毅然决定:卖地、分地,并将深宅大院捐给当地小学,自己携带家人搬进城里租房而居。杨、胡、马等几位老人曾相约上门询问其何故这般,吴老爷坚不吐实。胡、马等回家后均告诉家人:吴老爷疯了!及至土改,吴老爷的“薄产”已不足以使其担当“地主”身份,几百户曾各自获赠四、五亩田地的农民及其后代又始终感念其“善举”,所以,吴老爷在解放后始终有惊无险,得以善终。吴老爷死时,当地政府谥以“开明人士”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