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凤谣》第三章雪压青松第五节

168384416 收藏 9 196
导读:     五、严冬巧逢艳阳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严冬巧逢艳阳天


埋人的坑哟囚人的监,

无情的岁月抽皮鞭,

黑蛮在石狮子门前变成马,

每天被覃老三骑八遍,

脚脚手手都磨短!


扁担难拗地脚方①,

擒贼还得暗套圈,

黑蛮生来就性刚烈,

认清了红的不说蓝,

三起三落更凄惨。


谢马迭在凉亭摇巴扇,

黑蛮在烈日下流黑汗,

就象是石板上狗牙草②,

土薄泥瘦久干旱,

划根洋火③也点得燃。


舍人穿袄烤起白炭火,

黑蛮披的是麻索索串棕片,

猎狗长的有一身毛,

孔雀撑的有一把傘,

光屁股哪能挡风寒!


舍人的红楼里肉长蛆,

黑蛮喝的清汤汤不撒盐,

好比是稻秧缺了肥,

哪怕有清水水灌,

也会长成香杄杄!


正月里社埸④笙歌舞,

黑蛮在刺蓬里甩牛鞭,

起麦断了唱歌日,

禾苗遭雹遍地躺,

鹅卵石动情哭瞎眼!


钻塌了鸡窝睡牛棬,

马鞭子抽断三百三,

黑蛮象一棵老漆树,

被钉子钉了刀子剜,

染缸里泡出张白纸脸!


几回回死里再逢生,

几回回梦里磨长剑,

枫叶知秋雪又飘,

腊梅报春风又暧,

过冬的小鸟飞出山。


一个风清云淡的艳阳天,

九节兰打苞半睁着眼,

黑蛮牵着黃牯子往回走,

饿得个头昏目也眩,

想早点进屋烧茶饭。


进门觉得好蹊跷,

缺角儿桌上全摆满,

缽子里装满油茶汤⑤,

碟子里垒起炒鸡蛋,

瓜瓢里铺满鎌刀肉⑥,

破碗里盛满白米饭……


热气腾腾色泽鲜,

浓香扑鼻透心田:

“是誰有意办招待,

把伢田黑蛮瞧上眼,

連根人毛也瞅不见?”


肚里唱戏闹得慌,

容不得过细去盘算,

拿起筷子就上桌,

胀个肚儿溜溜圆,

一时快活得象神仙!


一次一次又一次,

一天一天又一天,

回回都是一个样,

黑蛮的心中起疑团,

定要识破这巧机关。


太阳晒到了阶檐坎,

人影儿缩成一点点,

黑蛮躲进门旮旯,

水晶石珠儿嘀溜溜转,

好象娃儿们捉迷藏。


忽然眼前明晃晃,

窗外金光亮灿灿,

一只金凤飞下来,

门外闪进张桃花脸,

满面春风口无言。


皮肤像水豆腐白又嫩,

头发像丝线儿细又软,

眼睛像星星明又亮,

一对酒窝儿甜水翻,

看一眼要醉几十年!


她径直走到灶门边,

纤细的手儿把袖挽,

柴枝子折得卡嚓响,

灶洞里火苗呼呼燃,

映得红霞染娇颜。


黑蛮一旁看得清,

搓着双手暗猜算,

“巧媳妇难为无米炊,

家底儿空空穷巴干,

骡马长角伢未见!”


只见她来到锅台边,

撩起衣袖闭上眼,

袖一抖流出白花花大米,

袖一搧淌出光灿灿食盐,

袖一扬嘣出活鲜鲜鲤鱼,

袖一摆滚出圆溜溜鸡蛋……


不是实情也是实情,

不是梦幻也是梦幻,

黑蛮又惊又喜又爽兴:

“管得迂仙不迂仙,

天赐福珠该伢来拣!”


他一旁看得着了迷,

激动得連連发感叹:

“嘿嘿嘿,嘿嘿嘿—

铁树开花猫下蛋,

莫非是罗嘎尼⑦英灵现!”


仙女听得有人喊,

顿时羞怯胀红脸,

双手掩面走出门,

再见灿灿红光闪,

一只金凤上了天……


注①地脚方:土家方言,即地楼锁或基脚木头。

②狗牙草:一种耐旱草本植物,属百合科,叶肉肥厚,生命力极强。

③洋火:民间俗名,即火柴。

④社埸:土家男女跳摆手舞的专门场所。

⑤油茶汤:土家人喜爱的一种传统饮食。用猪油、茶叶、炒米、花生、姜米、大蒜等炸后掺水烧开即成,清香可口,滋味鲜美,回味悠长。常用来招待贵客。

⑥鎌刀肉:土家人招待贵客的一种肉食,即大块肉,亦称盖碗肉,大到一片能盖住碗面。

⑦罗嘎尼:土家语,即妻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