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22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这支部队训练了大约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很快就被军委会编为独立第54师,刘华庭任师长,查精武任参谋长,下辖装甲团、装甲步兵团、炮兵团、预备团和骑兵营(其实就是直升机部队,这是出于保密需要而设置的番号),共约2.5万人,整体战力远超国军常规部队,火力更是大幅优于日军。 地精在当上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这支部队训练了大约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很快就被军委会编为独立第54师,刘华庭任师长,查精武任参谋长,下辖装甲团、装甲步兵团、炮兵团、预备团和骑兵营(其实就是直升机部队,这是出于保密需要而设置的番号),共约2.5万人,整体战力远超国军常规部队,火力更是大幅优于日军。

地精在当上了这个参谋长之后,便主动辞去了汉阳兵工厂的研发副主管和军训部的队长职务,专心于新军的备战工作当中。

此时日军波田部队已经占领重镇安庆,长江上到处肆虐着日军的舰艇,国军部队始终没能挡住敌人的联合进攻,所以老蒋便命令新建的独立54师立即投入到江防作战。

地精经过一番研究,决定采取对攻的办法,既然日军想要进攻他们,国军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这样做。

6月17日,日军第6师占领大别山外围的门户潜山,长江一带的日军也占领安庆,然后开始向九江、湖口逼近。波田部队来自台湾军,擅长在水网地带作战,而且日军还特地把松村这家伙给调到了那里,负责指挥其下属的一个联队并支援主力。

这工作对松村来说还算比较合适,前一阵子的水灾使他的心情变得失落,那会儿他指挥徐州的一个后勤部队,准备为前线部队运送物资,结果在经过豫东的时候碰上大水,成箱的弹药和物资都被湍急的水流所吞没。后来他就一直闲着,直到上面进攻武汉的命令传来,才重新当上了联队长兼参谋的职务。

不过他这次没有跟着波田继续进攻,而是留在了安庆以北的一个沙洲,负责监控附近可能出现的国军残余部队,同时要监管那些刚送来的武器装备,因为国军对他们的小规模的袭扰作战还是时常发生,所以必须要保证后方的安全。

松村在这块面积非常大的沙洲上建立了防御工事和观察哨,海军也有几艘驱逐舰和扫雷艇前来配合护航,他对这样的部署感到很满意“如果那些支那人要偷袭的话,那他们肯定必败无疑,呵呵。”

这家伙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日军修筑了能四面射击的火炮堡垒,有的还是203毫米的重炮,可以封锁周围很一大片区域,就连天空也不例外。另外还有机场和港口,很明显日军想把这里变成一个运兵运货的中转站。

第二天,松村精神饱满地从指挥部里出来透气,手里拿着瓶白酒,腰佩军刀和手枪套,在大喝一顿后便拿起望远镜查看江面的情况。

忽然他听到海军联络官的报告“我们的侦察机在武汉以北30公里处发现一些奇怪的飞行器,它们没有任何标志,而且螺旋桨是朝上旋转的,飞行速度不是很快,现在正逐渐向我们靠近。”

松村看着手里电报皱紧眉头,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军队摆出的迷魂阵,就说“你让那些飞机给我盯紧了,如果他们开火的话就反击,还是小心为妙。”说罢他钻进了地下指挥所,让士兵们做好准备。

接到命令的日军海航97式战斗机和三菱F1M2水上飞机立即跟踪观察,只见眼前一个个灰白色的怪物由南向北经过他们的空域,但没有任何敌对迹象。

这确实是地精新建的国军第122空中骑兵营的直升机群,地精在NSC10载具里下达着命令,在他后面是载有全副武装的国军士兵的NH-90和OH-58直升机。

地精对着无线电喊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次是机降作战,在到达目标区以前不许暴露,看好你们的绳子,谁要是乱来我就整死他。”

“明白!”直升机群的无线电同时回复,然后加快马力逼近沙洲。在一旁“护卫”的日机不知道这些是什么玩意,只是跟随而不开火。

但有的飞行员对此并不放心,想要和直升机群通话“你们是什么部队?”

地精见日军发出询问,便用日语回答道“我们是负责向沙洲上运送物资的飞机。”

日军飞行员听了这话,也就自动靠上来“护航”,坐在直升机舱里的国军士兵一言不发,只是镇定地坐着,他们不想把自己过早暴露。

松村听说运送物资的飞机要来,马上安排人到机场迎接,只见将螺旋桨长在背上的东西一个个飞了过来,旁边还有日军的战斗机。难道这就是海军所说的不明飞行物吗?

地精这时命令直升机打开舱门,亮出了MAG机枪,然后朝着早已瞄好的日机猛烈射击,由于距离很近,子弹直接穿透挡风玻璃,那些倒霉的鬼子飞行员就都被打成了筛子,飞机当然很快就失控坠落或者爆炸。

松村在地面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只得命令士兵们对空射击,鬼子的机枪和步枪朝着这些不知名的敌人开火,但只是打出了一点火花。

地精命令道“展开攻击队形!”直升机群迅速散开,摆出一个三角阵,然后向目标发射了密集的火箭弹和海尔法导弹,许多日本兵不是被炮弹给炸成灰就是被子弹撕成碎片。松村急忙跑回了主阵地,这里由多层钢筋混凝土修筑而成,海尔法对此没有什么威胁。

直升机很快就清空了日军的机场,士兵们按照地精的法子把绳索套在皮带上,然后顺流而下,地面战斗随即展开。

松村在地堡里命令炮兵反击,203毫米可旋转重炮立即发火,将几颗大口径的高爆弹打在停机坪上,巨大的冲击波震得刚落地的国军空骑兵喘不上气。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立即将大量的炸弹向日军的碉堡倾泻,但由于其墙体修筑得特别厚,毒刺和海尔法导弹根本就没法打进去。

地精见状一面命令空军紧急支援,同时让大伙在机场上就地建立防线,以对付敌人可能的反扑。他的NSC10载具不断变换着武器装备,SA-6钢珠导弹、大口径的喀秋莎和飞毛腿的弹头都给用上了,虽然摧毁了沙洲上日军的大部分表面阵地,杀伤了很多的鬼子,但在中间的大型核心碉堡还是打不破。不过XS1V舰也击沉和击伤了日军护航的十几艘舰艇,解除了日军的海上威胁。

这时他也得到了空军方面的消息“因为轰炸机出了一些故障,所以要晚到至少半个小时左右。”

地精气坏了,不知道航空兵的那些人是怎么搞的,但他马上就镇定下来,命令道“机枪组和小炮组守在这里,步枪和冲锋枪掩护喷火和爆破的,直升机给我往死里打压鬼子,好了现在行动!”

国军士兵们在直升机的弹幕压制的掩护下冲过机场,接近日军的主阵地,并击毙了一些出现在眼前的敌人。但日军也用37毫米94式反坦克炮和25毫米96式防空炮来直射,在地上炸出了很多的小坑,让大伙只得趴下。

地精仔细观察了日军的碉堡,简直就跟一座山差不多高,火力点有四五层,里面架满了机枪和各种口径的火炮,带有装甲板的203毫米重炮肆无忌惮地吐出巨型炮弹,这地方很明显是易守难攻。于是他采用了原来的老办法—微缩枪榴弹,这次打的是缩小化的战斧导弹,而且直接射进203毫米炮的炮管里,结果引发了弹药仓的猛烈爆炸,堡垒的上半部分和整个重炮被彻底炸毁。

呆在下面的松村见上头爆炸产生的碎石和火球正在蔓延下来,知道情况不妙,便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在剩下的一些日本兵的反击掩护下,带着参谋搭乘早已准备好的一艘快艇溜走了。国军这时也冲进了堡垒的内部,以猛烈的火力扫荡着残存的敌人,最后空骑兵和后续赶来登陆的陆军装甲部队完全控制了这里,此战歼灭日军5000余人。

地精在搜查中除了发现一批有实用价值的在武器装备外,并没有发现日军军官的踪影,看来松村这家伙早就想好了后果,否则不会跑得如此之快。国军部队在转移了缴获的武器装备和物资以后主动撤出沙洲。

6月22日,独立第54师主力已在江西北部的望江地区布防,地精在回去的时候接到了刘华庭的通知,称航空兵在飞行途中发现日军的运输队,询问是否进行打击。他想到伊尔12已经装上了GBU28制导炸弹,就回复道“让他们把炸弹扔下去了再返航,既然出来了就不要一无所获。”

几架A-1攻击机和伊尔12轰炸机便立即把他们所有的导弹和炸弹给扔到了运送波田支队的日军舰艇上,日军还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炸得满天飞,国军战机随后由XS1V舰成功接应撤退,沙洲之战这才完全结束。

由于波田支队遭到国军的突袭重创,他们不能继续按照原来的计划夺取九江和湖口,于是日军上层一面对其进行兵力补充,一面把进攻方向改在了重镇马当要塞,派出大批飞机和舰艇展开了轰炸。

国军对这个要塞苦心经营了大半年,修筑了坚固的工事、炮台和各种障碍物,目的就是想要阻止日军的沿江进攻,守军包括第16军、独立守备部队和一些没了军舰的海军转业人员,别看海军的军舰在淞沪会战的时候全部被炸沉或者自沉,但他们的斗志和火炮射击技术一点也不比陆军差多少。

可就算是在这大兵压境的关键时刻,这里的国军还是有着散漫的作风,24日这天要塞司令部和16军的领导们都到马当镇参加军政大学的毕业典礼,然后还大吃了一顿。结果使得要塞处于没人指挥的状态,而且留守在阵地上的人也很少,但日军离他们也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了。

地精和刘华庭马上命令第54师主力火速赶往马当要塞进行增援,同时空军的伊尔12和图波列夫SB-2轰炸机、A-1和伊16战斗轰炸机全部出动,打击日军的飞机和舰艇。第54师主力从望江基地星夜车运到达了要塞,第16军主力也从彭泽和马当镇出动增援,快速工程队抓紧时间加固工事,从而稳定了防线安全。

结果当波田支队在要塞的正面登陆时,迎接他们的是国军的一瓢冷水,大批日本兵不是被要塞猛烈的弹雨击毙就是在江水里动弹不得,而支援他们的海军舰艇也没有逃过鱼叉导弹的致命一击,日军的5艘扫雷艇和8艘运兵船被击沉。

地精在岸防炮台上看着日军一排排倒在滩头,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如果没有他的加入,说不定这要塞早就被人家给拿下来了,没过多久波田部队大部分被当场消灭,剩下的只得搭乘没有被击中的军舰落荒而逃。

国军士气大振,纷纷大声欢呼,这会儿他们也得到了军委会的直接命令,由54师师长刘华庭少将担任马当要塞的新任指挥官。

地精笑着说“看来老蒋还挺器重咱们的,不然哪能把要塞交给了我们,呵呵。”

刘华庭说“不过归根结底还是你小子的厉害,没有你我们就没法打胜仗了。”

日军见国军已经加强了他们的防御,便派出部队从小河道进攻要塞的侧面,不料打头的登陆艇刚进入河道就被隐蔽在水下的MK48自动鱼雷击中而爆炸,后面跟进的登陆艇遭到国军在两侧的猛烈火力伏击,日本兵纷纷中弹落水。

此时国军航空兵和敌机经过一番激战后,成功地掌握了战场的制空权,日军在长江两岸附近的基地接连遭到轰炸,迫使日军不得不暂停了攻势。

到了夜晚,地精说“咱们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哈哈。”

刘华庭说“我也想好好地睡觉。”他打了个哈欠,钻进地堡呼呼大睡去了,要塞的士兵们也是如此,他们不必担心日军的袭扰。

而对于日军来说这就是个不眠之夜,他们没想到本来好端端的进攻计划竟然会被一个小矮子给捅破,这将会直接影响到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攻占武汉也许是遥遥无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