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上空的中美激战:志愿军空军创造空战奇迹

51116 收藏 20 3141

2000年6月19日,人民空军航空兵1师的50岁生日。


上午9点,顶着烈日,回老部队参加"空1师50周年华诞"庆典的方于冀、张积慧、张环连等一批人民航空史上的老英模、老首长,昂扬地走进了空1师师史荣誉馆。


记载空一师辉煌征战历程的一幅幅图片、一件件实物,将人们带进那充满英雄气概的激情岁月。


打开尘封的记忆,老人们刚向记者讲述了一个个中美空军较量中鲜为人知的"首创"。


首创之一:李汉:首次击落敌机


中美空军较量中的空战之谜,是由进入朝鲜战场仅1个来月的大队长李汉揭开的。


空1师第一任师长方子翼回忆:1951年1月29日13时30分,我雷达发现一批敌机在安州、定州上空盘旋,企图封锁与袭击安州车站和清川江大桥,他当时正在浪头机场北端山坡一个用旧木板搭建的四面透风的指挥所里值班,当即命令28大队大队长李汉出击迎敌。


李汉带着8架米格飞机即到滑进跑道,直奔战区。


那天,为赶时间,李汉带着8架飞机一起保持编队队形,一边加大油门,一边左顾右盼保持好距离。13时40分,编队机群按预定时间准时到达定州以西上空。


"101注意,目标120度,高度6000至7000,距离80公里,注意搜索!"方师长在指挥所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101注意,你们和敌人在一起了......"又是方师长在指令。


"左前方发现目标!"7号机孙悦昆报告。


顺着7号机报告的方向,豆粒大的黑白出现在李汉眼前。4机,6机,8机......整整16架!黑点迅速放大,看清了,呈十字型,是F-84,上下两层,每层8架,都是4机在前,左石侧后各有双轨掩护。李汉立即带编队爬升,取得高度上优势并迅速作好战斗准备。


"101,敌机向太阳方向转来!"方师长再次发出指令。


"101明白。"


几乎同时,敌机也发现了我机,并以为未被我机发现,妄图偷偷转到我机右方,利用阳光隐蔽,向我机偷袭。


李汉将计就计,准备在敌机到达右下方时,集中兵力攻击其最上层,以奇取胜,打它个措手不及。


"投副油箱,一中队跟上我,二中队掩护!"与敌机刚接近海岸线,李汉果断发出攻击命令,并副食机群直冲敌机。


敌机弱咪立即暴露,企图左转弯摆脱,李汉利用我机的良好机动性能,顺势在转外头切敌半径跟踪咬尾,先瞄敌长机,但因角速度太大,前置量提不出来,便迅速调整改打敌3号机。咬住了3号机,李汉稳稳地把它套进光环。近点,再近点300米,开炮,3束曳光弹直向敌机射去,当即,敌机冒起浓烟,翻滚着栽进大海。


紧接着,李汉乘胜追击,又击伤1架。


这一仗,开创我人民空军击落敌机先河,证明年轻的人民空军是能够作战的。这对整个志愿军空军是极大的鼓舞。


首创之二:刘涌新:击落敌"世界超一流"战机


F-86是当时美国最新型的"佩刀式"战斗机,各项技术指标居世界前列。


提起"佩刀式",击毙美"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原空军副司令员张积慧告诉我们:那时美国很张狂,用报刊、电台大肆宣扬F-86是"世界超一流"的。


然而,"世界超一流"的"佩刀式"在投放到喷气机大空战不久,我20岁的新飞行员刘涌新就击落1架。


1951年7月10日,朝鲜战场开始停战谈判。为了在谈判中捞到好处,侵朝美军司令员李奇微令其空军在谈判期间充分展示其空中威力,"封锁交通,孤立战场"。同时,将大量F-86"佩刀式"战斗机投放战场,想取得装备上优势。


8月中旬,趁朝鲜北部特大洪患之机,美军发动了"封锁铁路运输线"的"绞杀战"。


空1师(当时称空4师)于9月12日再次进驻安东(今丹东)进行作战。每日出动2至3次,全以团编队和师编队作战。作战规模越打越大,空战越打越激烈。


9月25日下午,我雷达发现美空军出动120多架飞机向我方交通咽喉金川里大桥一带进逼。苏联友军出动110多架到安州地区进行拦截,我出动16架协同作战。这样,交战双方投入战机200多架。


世界空战史上规模最大的喷气机大拼杀开始了。


第一次参加大空战的刘涌新和他的编队飞到安州地区上空,与20多架F-86遭遇。这是我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在大空战中与敌F-86交锋。


由于我缺乏大机群编队作战经验,编队消耗精力过大,搜索不严,发现敌机后,被迫投入战斗。


6号机刘涌新所在的一大队首先接敌。


我飞行员缺的是经验,但多的是英勇和顽强。


大队长李永泰带我主力机群迅速突入敌机群中间,与敌纠缠在一起。


此时,敌机编队很快被迫作出了调整:10多架敌F-86迅速集中起来,一起攻击我大队长机。混战中,大队长李永泰驾驶的飞机中弹30余发,负伤56处。


"决不能让敌人阴谋得逞!"为掩护大队长机突围,刘涌新奋不顾身,拉起飞机便向敌机群猛冲,一下子把敌机编队搅乱。


刘涌新的单机举动,立即吸引了6架F-86的围攻,形成单机作战。刘涌新并不惧怕,因为纠缠在一起,取胜不完全靠飞机的性能,还有智能与勇气。只见他沉着应战,昂起机头,对着两架掩护的F-86冲了过去。这两架敌机见势不妙,慌忙南逃。


另外4架F-86仍咬着刘涌新不放。打蛇先打头。刘涌新果断地把飞机扣回来,急速下降,直向为首的一架F-86扑去,形成了攻击态势。这架敌机为摆脱被动,也把飞机反扣下来,向下疾降。刘涌新仍死死地盯住了这架敌机。敌跃升,他也跃升,敌垂直下滑,他也垂直下降。这样,他从万米高空追到中低空,边追边瞄准,渐渐地这架F-86进了他的瞄准具。


刘涌新在追敌机的时候,另3架F-86也在对他追击。这时,右边的两架F-86猛烈地向他开炮,炮弹在飞机周围爆炸,座舱上飞溅着火花。敌机继续围攻刘涌新,而且离他越来越近。他冷静地套住这架F一86,一按炮钮,"轰"的一声,被击中的F-86,翻着跟头,直向大地坠去。


被美军吹嘘为"世界超一流"的F-86"佩刀式"战斗机,就这样被我不足20岁的飞行员一下子折断翅膀。


不幸的是,刘涌新的飞机也在空战中被敌击中。他跳伞后,又遭美机机枪扫射,中弹牺牲。


"世界超一流"被击落,鼓舞了部队战斗意志。在9月26日、27日又连续进行的两次大空战中美国空军又连连受挫。美惊呼:"这三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机战役",志愿军空军"严重地阻碍了联合国空军的空中封锁铁路线活动,战斗机轰炸机除了扔炸弹四处逃命外,别无其它办法。"决定"此后只能对清川江和平壤间的铁路线实施攻击。"


毛泽东主席在10月2日看完战报,欣然命笔对空1师官兵给予嘉勉:"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随后,我空中战线南移,美"绞杀战"失败。


首创之三:陶伟:创造近距歼敌先例


在空1师师史荣誉馆的一角,存放着一卷纪录战斗机120米超近距离击落敌机的射击胶卷样品,胶卷上显示着美军主力空军四大队的标志。


"这是我19岁的志愿军新飞行员陶伟的杰作。"陶伟当时的机械师谢守茂向我们介绍,"它的原件现保存在北京军事博物馆。"


当美军"绞杀战"失败后,便改变策略,于1953年4月开始有选择地攻击铁路、干道、桥梁和枢纽,以及矿山、工厂、电站、水库等目际。为防我打击、在清川江以北用F-86设置三道阻击屏障。


1953年5月7日,美20多架F-86掩护轰炸机妄图进入泰川地区轰炸。得到指挥所命令,我12架战机紧急起飞,赴战区拦截。


陶伟编在第二梯队。然而起飞不久,第一梯队出现故障,被迫返航。空中只剩下8机飞往战区。陶伟成了第一梯队。


我8架战机保持密集编队继续向南奔袭。在铁山地区与敌机遭遇。美机虽在高度和数量上占有很大优势,但遇到我突如其来的攻击后,惊慌失措,急忙投掉副油箱,仓促应战。


新飞行员陶伟才19岁,看上去一张娃娃脸。然而少年老成的他,从航校毕业才30天,便在3月17日第一次参加空战中击伤一架敌机。


陶伟和长机肖明文配合默契。乘敌机仓促应战之机,他掩护长机迅速地向敌机群冲击,冲击落一架敌机。突袭成功,敌机队形大乱,护着轰炸机便趁机逃窜。


混乱中,陶伟盯住一架F-86便开始追击。


敌机见陶伟是单机,便悄悄放下减速板,企图利用高空飞行减速难、使陶伟来不及攻击就冲到F-86前面,然后变被动为主动,再攻陶伟的战机。


敌机在减速,陶伟的战机在快速飞行,两机距离在缩小。想射击,但条件不具备。座舱里,陶伟分明感到敌机像一个庞然大物似的向自己压来。他立即识破敌机花招,迅速拉起飞机但由于我机接敌速度过快,而且位置又高于美机,难以形成较好的攻击条件。


战机稍纵即逝。陶伟当机立断,在美机即将被我机头遮蔽的瞬间,果断地压速度将飞机反扣过来。


此时,陶伟和他的战机均处于倒立运动状态。蓝天在他的机翼下飘忽,大地在头顶上飞驰。他全然不顾方位的错乱,牢牢地将敌机庞大的阴影套进瞄准具的光环。目标越来越大,靠近,再靠近,当敌我两机相距120米,即将超过射击极限的一刹那,他"啪"的一下按了炮钮,并迅速脱离。在脱离的瞬间,敌机凌空爆炸了。


陶伟创造了人民空军近距120米歼敌纪录。


这之后,我航空兵连续出动,进行超气象、超技术作战,频繁突破F-86的"阻击屏幕"。


首创之四:侯书军:开夜间歼敌之先河


"在战场上你美国想和中国斗,白天你不行,夜里还是不行,细细想,美国海外出兵后,和中国斗哪次赢了?"和原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侯书军老将军唠起朝鲜战场上的夜战话题,我们都很兴奋。


我人民空军的夜间空战之谜,是由侯书军揭开的。


1953年初,美军战略上不断失利,便又想故伎重演,像战争之初仁川登陆那样,准备在朝鲜半岛蜂腰部位再施两栖登陆作战伎俩。为加强西海岸防御。当时任副团长的侯书军所在的空4师(空1师前身)夜航大队于3月21日进驻大东沟机场,担负夜间防空作战。


5月29日,指挥所通报,夜间有敌机活动。


夜航大队便在安州、定州、价川、云山等地区彻夜巡逻。


5月30日零时,前方指挥所再次通报:敌机出动。侯书军和宋亚民迅速驾机滑过跑道,突破漆黑的夜幕,向远空飞去。


夜战,对这支刚刚组建的人民空军来说,是片空白,没有机载雷达,夜间作战只靠飞行员的眼睛和地面探照灯的引导。而美军全天候喷气式战斗机F-94装备有先进雷达,且是双人驾驶,一个专门负责驾驶,一个专门负责搜寻目标。


"价川上空有敌机两架,你们立即进入。"


"明白。"


侯书军和宋亚民加大油门,赶赴战区。


刚到战区价川上空,侯书军发现一点火光从自己的右下方一闪而过。"敌机",职业的敏感让他马上警觉起来,立即掉转机头猛追过去,但一转眼火光不见了。


座舱外一片漆黑,一片寂静,只有星星一动不动地闪着光。


黑夜给了侯书军一个提醒:我在寻找敌机,敌机也在寻找我。但敌机有雷达,我只能靠眼睛;实际我在明处,敌机在暗处。因此要格外小心哟!为此,他将战机拉到一定高度。


突然左前方一片夜空里,隐约透着一点火光,火光很小,但移动很快。侯书军改变了一下飞机飞行状态,火光也在变化,如果是星光的话,一般不会有太大改变,"一定是敌视发动机喷口发出的火光!"侯书军死死咬住火光,一推油门,火光逼近。机会来了!他迅速地将光点套进瞄准具里。"咚!咚!咚!"炮弹拖着耀眼的白光直扑敌机,紧接着听到"轰"的一声爆炸,敌机由火光迅速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第二天,志愿军地面部队在价川地区找到这架飞机残骸,碎片上有美国空军机徽,还有两具烧焦的美军飞行员尸体。


侯书军首创夜间空战胜利,更加激发了志愿军空军打击美国佬的信心。


1953年7月27日,美国重新走到谈判桌前签订了停战协议。


附:辉煌战绩


志愿军空军:击落敌机330架,击伤敌机95架


志愿军防空部队:击落(照落)敌机413架,击伤1559架


志愿军第15军:歼敌71500余名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