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陲往事42:撤退前的“端窝”行动[蓝剑军团]

湘雨阁 收藏 16 3636
导读:3月5日,是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宣布胜利的纪念日。虽说这个日子是当年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而现在不被官方所宣传的日子,但在我们许许多多的当年参战的老兵、民兵、边境人民和老一辈人,以及这些参战人员的亲朋戚友中,这个日子是值得纪念的。因为在三十一年前的今天,这个日子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也激动过年青的一代人。 1979年3月5日,新华社奉中国政府之命发表声明:由于越南侵略者不断对我国进行武装挑衅和入侵,中国广西、云南边防部队自2月17日起,被迫自卫还击,现已达到预期目的。中国政府宣布,自1979年3月5日起,中国边防

3月5日,是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宣布胜利的纪念日。虽说这个日子是当年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而现在不被官方所宣传的日子,但在我们许许多多的当年参战的老兵、民兵、边境人民和老一辈人,以及这些参战人员的亲朋戚友中,这个日子是值得纪念的。因为在三十一年前的今天,这个日子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也激动过年青的一代人。

1979年3月5日,新华社奉中国政府之命发表声明:由于越南侵略者不断对我国进行武装挑衅和入侵,中国广西、云南边防部队自2月17日起,被迫自卫还击,现已达到预期目的。中国政府宣布,自1979年3月5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开始全部撤回中国境内。中央军委命令各参战部队停止向敌纵深进攻、分批撤出战场,挥师回国。中国政府还重申,我们不要越南的一寸土地,也绝不容许别人侵犯我国领土。我们要的只是和平和安定的边界。我们希望中国政府的这一正义立场,将受到越南政府和世界各国政府的尊重。我们正告越南当局,在中国边防部队撤出以后,不得再对中国边境进行任何武装挑衅和入侵活动。中国政府郑重声明,如果出现上述情况,中国方面保留继续自卫还击的权利。


南陲往事42:撤退前的“端窝”行动[蓝剑军团]


2月17日以来,中国边防部队自广西龙州、靖西和云南河口、金平地区开始还击战斗。16天来,我边防部队在同登、谅山地区,高平、七溪地区,老街、柑糖地区,给越南武装力量以歼灭性打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也在当天向世界人民转发了这条重大消息,并同时发表了相关评论,将魏巍称赞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最可爱的人”的称号前面加了“新一代”三字的冠名送给了我们。全国人民欢腾了,广西、云南的欢呼声如一股热浪冲击着每一个角落,边境军民载歌载舞庆祝这解放三十年后的人民子弟兵载誉班师而归。老大娘提着鸡蛋、小姑娘捧着鲜花、老大爷凝神南望、人山人海的边境线上,挤满了迎接子弟兵的人们,这只在电影里看到过的鱼水之情,再次呈现在边境各主要关口。而我们这些刚获得“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的军人们的父母姐妹、亲朋好友则整天围在“有线广播”、收音机前,流着眼泪、削尖双耳倾听着最新新闻,他(她)仿佛想从这来自最权威的声音里直接听到前线亲人凯旋归来的消息。然而,那相隔千山万水的南国战场上,我们这些年青的军人们并不知道这些所有的消息,就连宣布撤军的命令也只有相当一级的首长才知晓,我们仍旧奋战在各自的战斗岗位。

三十一年前的3月5日,我们唯一记得的是:中国人民的领袖毛主席于1963年在《人民日报》发表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纪念日,而当天也是我们从越南高平市西北的“光头山”大转移的日子,不过大转移是在下午4点多开始的。这天的上午,我所在的124师成功地端掉了敌军的一个榴弹炮连阵地。

记得那天清早的7点15分,我从电台里收到“团指挥”所发来的一份电文,其内容是:“令你连派一个排配合二营战斗,另派一个排配合一营搜山”。连长安排副连长带领三排去一营受领任务,连长则带领一排人员携带三门82无炮赶到二营的出发阵地,我背着电台紧跟着连长身后。

“光头山”附近的山头都是一些具有热带丛林特色的崇山峻岭,山高坡陡。当我们好不容易爬到一座相对不算太高的山的半山腰后,从步兵营长那里才知道,侦察分队于前一天发现了敌军一个炮兵阵地,师首长们的决心是要坚决地消灭它。

连长根据担任此次进攻的团前指首长交待的任务,又与步兵营长研究了协同方案后,迅速命令三个班占领发射阵地。当时的敌我双方情况大概是:敌为一个榴弹炮连,火炮6门,另加大约一个加强排的兵力,他们的炮阵地是在一个小村庄左侧的空地里,离我们所占领的阵地只有800米左右,6门火炮成两个“品”字形摆开,火炮经过了简单的伪装。我方是步兵一个营,加上一个100炮连和我连的三门82无座力炮排。我连的任务是在步兵发动攻击之前,各炮发射两发炮弹,也就是向敌军六门火炮各发射一发炮弹,将火炮摧毁后迅速转移至预备阵地。

9点50分,电台里传来了明语“火鸟说话”,这是规定开始攻击的信号,我向连长重复了这句暗语,连长向三个班轻声地下达口令:“各炮注意,计划目标,瞄准好,放!”。三发炮弹带着长长的火焰向敌炮阵地飞去,接着就是此起连续在敌炮阵地上的三声巨响,紧接着又是三发炮弹向敌阵地飞去,全部命中目标。因受地形的限制,火炮在射击过程中向后喷射出的大量火焰,碰到了山壁回射过来,将我炮班的好几名战友薰伤,连长迅速命令“撤”,我们也没来得急看敌人阵地上的情况,就按原路线往山下撤出,紧接着就是听到山后我方迫击炮阵地上的怒吼,在我们的右侧山坡边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用了近20分钟,我们到达了预备阵地,这时的敌方炮阵地上,也响起顽强抵抗的枪声,机枪至少有三挺,我还清楚地看到我步兵二营战友向敌阵地上进攻的无数身影。没多久,团指又命令我连找到机枪的位置后,将之摧毁。连长命令三个班发现敌机枪就开火,连续发射了十来发炮弹后,明显感觉到敌人阵地上的枪声减弱,连长命令各炮班分散隐蔽,随时准备撤出战斗。过了五来分钟,两发60迫击炮弹就落在了我们原来的预备阵地上,尽管我们提前有所防备,但还是有两名战友被炮弹炸飞的石子击伤,好在不是要害部位,伤得也不是很重。整个战斗持续了将近两个半小时,敌6门火炮全部被毁,大部分敌人被歼,小部分残敌窜进了丛林之中。

回到连队的“光头山”阵地上后,二排也回来了,他们配合步兵抓到了两个被打散的敌军散兵。恰在此时,后勤部门第一次从国内送上来的少量优质大米和压缩干粮、罐头,还有“中华”“牡丹”等多种香烟,连长还得了一瓶白酒。此时我分明看到了许多战友们脸上的喜悦和内心的激动,还有就是更多的期盼。各班迅速组织大家用压缩干粮桶煮饭,大家准备好好地享受一下祖国人民的温暖。没事的就抽着香烟玩,我也要了两包香烟,从那时起,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烟民”队伍,成为了烟草局的正式俘虏。

眼看所煮的饭已经上“大汽”,大家围着那还在冒烟的“土灶”边,我想当时大家心里一定描绘着各种香甜的美梦。真所谓战场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正当大家不断地把“口水”往肚里吞的时候,一道“立即出发”的命令摧毁了饱食一顿的幻觉,整装待发的战友们眼睁睁看着即将成为嘴中美食的花花大米饭,不记得是谁灵光大发,捡了一根木棍往压缩桶的提手环中间一插,叫上另一个战友,硬是从火堆里把那未熟透的桶饭抬了就走,立即就得到了各班的效仿,以致行军的路上,尽管无路且高低不平,尽管没有餐具,但大家还是边走边用口杯等物分享着夹生大米饭的香甜和吃饱后的快乐。连长还把那瓶白酒打开,一路向后传饮,当传了一个来回再到连长手中时,酒还有半瓶之多。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次转移,就是我们撤出敌国的开始,也从那天起,我们离祖国越来越近,直至后来经过11天的清剿战斗和交替掩护,我们才走进到那五星红旗高高飘飘的彩门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