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一卷 回到未来 第一章 俄罗斯海军少校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2 2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透过SU-33的有机玻璃座舱盖向下望去,辽阔的马尾藻海透出了一种别样的美丽。远处的水天线附近,数座隶属于巴哈马群岛的无人珊瑚小岛排成长长的一线,岛上植被茂盛,从3000米的空中望去就像是一条绿色的珍珠链。 我将飞机稍微拉起,以便于与旁边的讨厌鬼拉开点距离。这是一架F-18E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透过SU-33的有机玻璃座舱盖向下望去,辽阔的马尾藻海透出了一种别样的美丽。远处的水天线附近,数座隶属于巴哈马群岛的无人珊瑚小岛排成长长的一线,岛上植被茂盛,从3000米的空中望去就像是一条绿色的珍珠链。

我将飞机稍微拉起,以便于与旁边的讨厌鬼拉开点距离。这是一架F-18E战斗机,几分钟前刚从布什号上起飞,它一直黏在我旁边数十米处,实在令人心烦。在双方最为接近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上面的飞行员朝我挥手了。虽然我心里很想趁他不注意一头撞上去,学着87年的前辈那样也用机翼给他来个“马尾藻海手术刀”。虽然本姑娘自信完全有能力这样做,但是考虑到海军军费不足,加上后方紧吃又搞得前方吃紧,我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再说,我刚才已经让他们丢足了面子,这从F-18里的那位仁兄朝着我竖起中指就可以相当非常明白无误地看出来。


我叫李笑云,大美女,24岁。祖籍中国汉中,1992年生于哈卡斯自治共和国的新西伯利亚。父母原是中国工人,下岗后衣食无着,跑到新疆当起了“倒爷”,当时苏联解体,俄国轻工业几近瘫痪,一箱罐头能换回一吨精密轴承。不到两年,我父母就大大地赚了一笔,在邻近新疆的俄罗斯哈卡斯自治共和国定居下来,花钱弄来了护照,摇身一变成为了“俄国华裔商人”,并且生下了我。

我之所以能够成为海军航空兵,还是机缘巧合呢。1994年冬天,我父母在新西伯利亚的大街上发现了一个浑身盖满雪花的男人,当时他满身酒气,不知灌下了几斤劣质伏特加,靠在一个生锈的路灯杆下,已经快要被冻死了。

在俄国,冬天喝醉酒是近乎自杀的行为,特别是假如你是单身汉的话。这个颓废的男人被我父母扛回家里,然后又送进了医院。由于送治及时,虽然四肢神经受到了轻微损伤,但是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

之后我父母得知,这人是原苏联红海军的尼古拉.奥加缪夫大校,以前曾经是“基辅”号上的雅克-38飞行队长。他说,自从戈尔巴乔夫出卖了苏联,红海军主力被解散,战士们大多作鸟兽散,他原本就要升为将军了,结果却被提前退役。加上叶利钦政府腐败无能,没有给他们一分钱的退伍金,他只好变卖积蓄做生意。但是拜该死的“休克疗法”所赐,经济形势也一塌糊涂,人们饭都吃不起了,哪个来买你的东西?他心情越来越郁闷,天天喝酒,结果差点冻死街头。

后来,我的父母与他成为了好朋友,经常接济他。在我六岁那年,父母被在列宁大街上火拼的黑手党分子的AK-47误击身亡,奥加缪夫就收了我当干女儿。不知是受到他的影响,还是我本来就是当海军航空兵的料,反正我从小就对于飞机啊战舰啊相当感兴趣,干爹常常说,他在我的身上可以看到他年轻时的影子。

再后来叶利钦下台了,普京当了总统。俄罗斯联邦海军开始重建工作,干爹的许多老朋友,特别是技术骨干们又被重新启用了,干爹也成为了技术顾问,负责到购买了我们战机的各国去帮助解决问题。我因此获得了不少壮游天下的机会,别人出国是去英美法澳,我是去第三世界,虽然没的什么风景可看,但是却看到了世界真实的一面。

我对于一般女孩子擅长的音乐美术文学艺术一窍不通,连托尔斯泰是哪个世纪的人我都不知道。但是对于理工科和体育倒是情有独钟,17岁就考入了航校,19岁就能在乌米格教练机上放单飞。加上干爹在海军里有不少关系,其中甚至有人事部门的将军。结果我在22岁那年就成为了俄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海军战斗机少校飞行员,而且是舰载机飞行员-----要知道,苏-33总共才装备了几十架啊!

去年,我军的第一艘核动力航母“符拉迪沃斯托克”号总算服役了。我被调到了上面。一个月前,总统为了向美帝国主义示威,下令“符拉迪沃斯托克”号进行第一次全球巡航,并且要在访问古巴之后在圣诞节到巴哈马领海外举行演习,以威慑美国。


就在10分钟前,我执行了一项特殊任务:驾驶苏-33贴着海浪超低空飞行,在美国的“布什”号航母飞行甲板上几十米处掠过。任务很是成功:美国佬惊慌失措,纷纷窜向战斗岗位,我在他们四处乱跑时,顺便绕着航母转了一圈,然后才迅速爬升到一万米高度离开。美国佬航母的雷达自始至终没敢开机,生怕我是来刺探他们雷达的性能的。只有一架F-18E远远跟在我后面,“礼送”本小姐离开。

“海燕7号已经成功向我们的朋友致以圣诞节问候,”我志得意满地向航空指挥部通报,“请求返舰,完毕。”

“允许请求。咦,你左前方三公里是什么东西?”航空管制员突然问道。

“左前方?有东西?”我看了看右上角的对空警戒雷达屏幕,“没有啊。”

“喂,前面的俄国飞机,”那架讨厌的F-18的飞行员突然用公共频道朝我惊呼,“你前面有东西!目视可见,机载雷达看不到!好像是外星人的UFO!天哪!”

我闻言转过头去,果然,在远处的云团中,一个巨大的、不断发出闪光的黑色球状物渐渐显露出了轮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