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匈帝国联合力量级战列舰

DF-41A 收藏 3 43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联合力量级战列舰




简介:


联合力量(Viribus Unitis)级战列舰是奥匈帝国海军建造的战列舰。该级舰共四艘:Viribus Unitis(联合力量;是奥匈帝国皇帝佛兰茨·约瑟夫最喜欢的一句格言)、Tegetthoff(特格霍夫:利萨海战中奥匈帝国海军的指挥官)、Prinz Eugen(欧根亲王)、Szent.Istvan(圣·伊斯特万:匈牙利开国君主)。


1906年新型的无畏舰问世后,奥地利海军获悉意大利开工建造无畏舰后,很快决定将建造无畏型战列舰。1910年奥匈海军在未获议会批准拨款的情况下擅自先自筹经费开工两艘无畏舰,在建造中途险遭废弃。1911年奥匈帝国议会终于通过建造4艘无畏舰的预算,由皇储佛兰茨·斐迪南大公监制。


联合力量级战列舰采用平甲板船型,整体布局紧凑,舰体短小。主要在地中海海域近海活动所以对适航性能要求不高。采用三联装主炮塔,沿舰体中线艏艉对称呈背负式各布置两座,这样的布局主炮拥有良好的水平射角,可以最大限度地缩短舰身长度。因为主炮炮塔彈藥提升通道的原因,彈藥供给速度受到限制,不能充分发挥其主炮配置的优势。该级舰的舰体水线下防御结构陈旧,水下防雷性能不佳,导致两艘船“联合力量”、“圣•伊斯特万”因此沉没。




1912年的联合力量号战列舰


奥匈帝国联合力量级战列舰



各舰概况:


“联合力量”号1910开工,1912年12月服役;“特格霍夫”号1910开工,1913年7月服役;“欧根亲王”号1912年开工,1915年11月服役;“圣•伊斯特万”号1912年开工,1914年7月服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奥匈帝国出海口所在的亚得里亚海地理位置的限制,联合力量级呆在港口里无所作为。1918年6月30日“圣•伊斯特万”号出航时被意大利海军鱼雷艇击沉。1918年11月1日“联合力量”号在港口被意大利蛙人安放的炸彈炸沉。战争结束后,随着奥匈帝国瓦解,剩余的两艘联合力量级战列舰,“特格霍夫”号被移交给意大利后解体;“欧根亲王”号移交给法国于1922年作为靶船被击沉。



性能数据:


标准排水量:19698吨,满载排水量:21730吨;


舰长:152.2米,宽:27.3米,吃水:8.3米


动力:12座锅炉,2台蒸汽轮机,主机功率27000马力,4轴,最高航速:20节;续航力:4,200海里/10节


武备:12门三联装305毫米主炮,12门150毫米副炮,70毫米炮18门,533鱼雷发射管4座


装甲:水线装甲280毫米,炮塔装甲200-305毫米,甲板装甲48毫米,指挥塔280-356毫米


舰员:1087人



历史故事


虽然只是奥匈帝国首次建造的无畏舰,但是联合力量级却具有不少鲜明的特点,其中最醒目的是四座三联装炮塔。尽管意大利人是三联装炮塔的首创者,不过建造更加快速的联合力量号却先期服役(归功于之前预先进行的前期建造),从而成为世界上第一艘三联背负式主炮的无畏舰。炮塔和主炮都来自于赫赫有名的斯可达兵工厂(注:欧洲最大的军工企业之一,后归属独立的捷克,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型军火集团。德国人之所以在2战之前对于捷克垂涎三尺,斯可达也是一个重要目标),其配备的305毫米主炮发射速度1.5发/分,射程20km。副炮亦为斯可达生产的150毫米火炮,安装在舷侧的船舱甲板层炮廓内。


联合力量号采用较为少见的平甲板设计,舰身粗肥。长度152.2米,宽27.3米,吃水8.2~8.6米。标准排水量19698吨,满载排水量21595吨(较德国第一艘无畏舰拿骚号大,但是较赫尔戈兰级小)。主机功率27000马力,航速20.4节左右。


由于舰体并不大,又背负了四座三联炮塔,联合力量级的适航性能并不太好;但是作为在地中海驰骋的近海型战列舰已经足够。最糟糕的是其水下防御,依然采用落后的水密门设计,对于大斜角的入水炮弹和鱼雷攻击防护效果不佳。


后续三舰分别被命名为:格拉霍夫(利萨海战名将)、欧根亲王(呵呵,喜欢德国战舰的吧友肯定很熟悉这个名字;奥地利名将)、圣·伊斯特万(匈牙利王国开国君主)。



1913年2月22日,对于帝国海军发展有着重大贡献的蒙泰库科利伯爵辞职,接任帝国海军最高长官的是著名的冯·豪斯男爵。很快,已经成为一个巨大兵营的欧洲无可挽回地向着战争的深渊滑去,“终结一切的战争”在两个虎视耽耽的阵营之间一触即发……


受俄国支持的塞尔维亚,一直被奥匈认为是在巴尔于扩张的主要障碍。为了对塞尔维亚进行军事恫吓,奥匈选定塞被土耳其征服的“国耻日”(1386年6月28日)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举行军事演习,以示其侵略野心。这一消息,已于当年4月传出。塞尔维亚的秘密民族Z義组织--民卫社和黑手党,决定派人去暗杀指挥这次演习的好战分子奥匈皇储弗兰茨·斐迪南。塞当局曾致函奥匈政F,劝其取消这次演习,但未被接受。


6月28日上午10时,斐迪南夫妇在城郊检阅军事演习之后,乘敞篷汽车,进萨拉热窝市区巡视。埋伏在路旁人群中的黑手党成员查卜林诺维奇突然冲到车前,向斐迪南投掷一枚炸彈。司机见此情景,加足马力,汽车冲向前方,炸彈落到后随汽车上,炸死一名军官和几名群众。查卜林诺维奇被捕。斐迪南故作镇静,挥手示意“继续前进”。到市政厅出席了欢迎仪式,稍作休息之后,又乘车上街,招摇过市。当汽车途经一拐角处时,17岁的中学生加·普林西波冲上前去用枪打死斐迪南夫妇。


由于协约国在地中海拥有强大的舰队(仅仅战列舰就有33艘之多,而加上前无畏舰奥匈帝国也只有16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冯·豪斯男爵提出了著名的存在舰队理论,要求奥匈帝国海军在不利的情况下避免与敌人决战,而是保存实力,借以牵制敌人。因此在漫长的战争期间,联合力量级和它们的前辈就默默呆在港口里,反而奥匈帝国潜艇部队较为活跃,成就了包括《音乐之声》原型在内的一批战斗英雄。


霍尔蒂上任后,决定调动一直无所事事的舰队,对于协约国封锁的奥特朗托海峡 Otranto Barrage 实施攻击。行动定在1918年6月,同时陆军则对意大利人的前线实施反扑。


计划异常庞大,霍尔蒂决定动用能够调动的所有战舰。它们被分为两个攻击战斗群和7个支援群。战列舰编队分为两个战斗群离开了它们长期困守的波拉港 Pula ,由于护航的驱逐舰和鱼雷艇不足,几乎是完全无依无靠。


1918年6月8日,SMS联合力量号和欧根亲王号在5艘护卫舰艇的陪同下驶离了港口,向南进发。而其余两艘联合力量级(圣伊斯特万号和特格霍夫号)则在1艘驱逐舰和6艘鱼雷艇保护下于次日夜晚离开港口。之所以晚了一天,是因为港口出口的守卫没有及时撤除防雷网。为了弥补失去的时间,第2个战斗群的所有舰艇将航速提升到16节,以追赶第1战斗群。然而,圣伊斯特万号的锅炉因为过热出现故障(在匈牙利建造的圣伊斯特万号是被认为联合力量级质量最差的1艘),航速不得不下降为12节。在第二次试图加速的时候,燃烧不充分导致烟囱突然喷射出大量浓烟。而这一切,很不幸被敌人发现了。


10日凌晨时分,圣伊斯特万号和特格霍夫号在靠近Premuda岛海域遭遇了不速之客:意大利人的鱼雷艇!


MAS - 15 and MAS - 21号鱼雷艇正在执行一项夜间任务:丈量Premuda 岛屿附近水域的深度,同时为自己的潜艇部队探测水雷。意大利人的指挥官Luigi Rizzo,曾经在之前(1917年11月10日)击沉过奥匈帝国的维也纳号 SMS Wien战列舰(君王级前无畏舰)。对于它们来讲,面前的这两个大家伙可真是绝好的目标。


两艘鱼雷艇向着两艘巨舰分别发起攻击。MAS - 21号的目标是特格霍夫号,但是1枚没有发射成功,另外1枚虽然击中却没有爆炸。特格霍夫号逃过一劫。


而圣伊斯特万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两枚鱼雷全部命中而且爆炸!巨大的轰响震撼了海面。意大利人马上掉头就跑,剩下奥匈舰队郁闷地向着空荡荡地海面胡乱发射着炮火。


圣伊斯特万号受创严重,鱼雷击穿了锅炉房外侧的船壳外壁和隔舱,海水迅速涌入巨大的锅炉房。只有两台锅炉还在坚持工作,为电动机和抽水机提供着动力。人们试图将巨大的战舰拖曳到附近的Molat岛,但是失败了。舰体不可抗拒地向右倾斜。绝望的舰员将所有的主炮都转向左侧企图改善重心,然而这也证明只是徒劳。


最后的命令发出了,然而这也是最悲伤和最困难的命令:“Schiff verlassen! Los vom Schiff!”船员们被要求立即弃舰!忧伤的气氛笼罩着纷乱的甲板,人们四处奔跑着,放下救生艇。


清晨6时12分,在痛苦挣扎了3个小时之后,这艘奥匈帝国最新的战舰(圣伊斯特万号在1915年才服役)沉入海底,同时有89人身亡,其中包括了那些一直坚守在剩余两台锅炉前坚持工作的司炉兵。


所有过程被特格霍夫号上的摄影师拍摄下来,后来被用于为红十字会筹集资金。这是目前流传世界的两部记录战列舰沉没过程的影片之一,另外一部是在二战期间被击沉的SMS Barham号。


随着圣伊斯特万号的沉没,行动被取消了。所有舰艇返回了母港,继续等待着战争的结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