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 第二卷 破碎的樱花 第二十九节 名将

依剑寒风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26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1.html


10月下旬的日本,天气已经渐渐有了深秋的意思让人感觉很是秋高气爽,各种动物开始为过冬储存粮食。一只松鼠从树上不断窜来窜去寻找松果,突然树嘎吱一声被撞倒在地。无数台“甲龙”战争机甲发出的轰鸣打破了这一带的平静,解放军以四万人的优势兵力开始对日本京滨工业带发动陆上攻势,中国人的意思很明显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直接准备将日本打回原始社会。舰队和陆上战略轰炸机长时间的轰炸已经将这一带变成了焦土,城市已经基本被炸成了废墟。

李枝头上缠着绷带坐在自己的指挥车里,看着身边踏着沉重脚步前进的战争机甲他知道日本现在只能进行焦土抗战了,驻扎在这一带的陆上自卫军早就被他们给打成了游击队四散躲避到山区中间,路边时不时有中国军人将俘虏到日本游击队成员就地枪决,尸体往往会被挂起来用以震慑敌人。他的部队结束了今天的任务开始往后方基地进发,今天比较遭遇了数次人肉炸弹和汽车炸弹的偷袭,他们还消灭了一个隐藏日军的地下通道。

对于杀被俘日军这种事情,李枝开始比较反感,可是渐渐地他也开始认同自己的士兵去做,毕竟这些人关着也是会损耗他们的后勤补给,放了他们还是会继续和他们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毕竟只适合用于国内战争。

远远的一座雪山出现他的眼中,李枝知道这就是日本的圣山富士山,“每次看到都感觉有够漂亮的!”身边的政委端着茶杯兴致盎然地看着美景说道。

“可惜了,这个岛国的愚民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的,命令所有战争机甲换装火力增强模块,像山头发射所有的大口径炮弹给我改变它的地形!”李枝大手一挥说。

政委吹了声口哨说:“你可真会浪费纳税人的钱。”

甲龙机甲的增强型火炮加挂模块射程达到六十公里,所有高爆弹头能产生的威力不亚于一枚核弹,瞬间雪白的山巅变成了黑了。所有中国官兵看到这一场景放声大笑,一起举着枪对天扫射起来。

远远的一支日军侦查分队看到这一幕,他们的手指由于愤怒全部扣入了泥土中,他们纷纷将目光转向队长渴望他能下达开火的命令,这样即便打不过他们也要给这些中国人一点颜色看看,但是队长没有说话他咬着牙低声命令撤退,愤怒终究没有摧垮他的意志。

李枝看着自己的杰作感到十分有成就感,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古代的征服者一样,将别的民族的尊严踩在自己脚下,“继续前进!”他命令道。

战士们的士气极端高傲,在这种愉悦感觉的催化下他们大踏步往前前进。关东平原的良好地形让他们的速度大大加快,他们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被尾随了。

“板野联队长,目标已经进入火力打击范围,重复目标进入火力打击范围。”

日军第56师团(乙种师团)板野白哉联队长大佐军衔,是日军中青壮派更重要的是他是中日混血儿,母亲是中国人。早年留学中国国防大学和美国西点军校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与英语,本来是日本不可多得的战术指挥人才,可他偏偏和上司关系处不来,在军队里面混了半天都快四十了才混到个联队参谋职务, 这次能当上联队长纯属意外--联队长被中国的巡航导弹给炸飞了,其它副官根本不敢坐这个位置只好他来。

在中国留学期间,板野很是崇拜中国的开国元帅和大将们,对于这些作战相当诡异的将领,他一直潜心研究着他们的作战思想和战术。现在是可以施展抱负的时候了,“并不是为了什么民族大义,只是为了我的战术!”板野想。

他将自己的联队潜伏至东京附近,这里已经属于中国的控制区的内部,时不时头上会飞过无人侦察机,一般日军部队根本不敢来但是板野敢而且他做到了,他知道中国现在一定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港口以及前线,对于这片没有什么战术价值的地区他们不会有太多关注,这样他的部队只要能潜入这里就能确保很低的几率被发现。为了埋伏他们甚至连战争机甲都埋入了土中,只留下一个瞄准口。

在自己的目标选择上板野很有讲究,天上飞的他不会去打,因为打不着而且还会引来更多的中国军队。前往前线的部队他不打因为这些部队弹药齐全而且士兵们十分紧张随时准备战斗,他只挑从前线撤下来到后方补给的部队打,一来这些部队已经缺乏弹药二来士兵们都比较放松。在敌军部队规模上他也十分注意,一般团级他就不大想去碰了毕竟不是一口能吃掉的,甚至可能被对手吃掉;连级部队一般不会单独出现而且也不大值得打,所以他选择打一些单独出现的营级规模的部队。

现在李枝的部队成了他的第一个目标,他们已经在此等待了四天。看着公路上的中国军队,他很是玩味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很长时间没刮胡子了。“开火!将前后的机甲全部摧毁,命令自行火炮分队发射一个基数后立即开始按照预定计划撤出战场!我军火力覆盖敌军十三分钟后撤出战场。”他笑着对属下们说,“不要恋战,打一下我们就撤!”

“是!”虽然对他这种很不勇猛的战术相当反感,属下们还是忠诚地去执行上司的计划。

指挥车里,李枝悠闲地看着电视上对于国内新闻地报道,他感觉自己有点想家了。

轰!一声巨响传来,将他的思绪打断,前后三台战争机甲被敌军反装甲导弹命中被炸断了腿部,道路两边无数的火力点从盖有草皮的散兵坑中冒了出来,对着暴露在VN8战车上的中国士兵疯狂射击很多人猝不及防被击中,好在陆战队员早已久经沙场,纷纷跳下车寻找掩护。

这时数枚155毫米口径的炮弹在他们的队列中爆炸,瞬间将三辆VN8步战车和两台战争机甲掀翻,道路两边的交叉火力顿时将这一段公路变成了死亡区,没有装甲掩护的步兵被纷纷扫倒。日军机甲纷纷从地下钻出,在近距离上与中国机甲撞在一起,让甲龙所具有的先敌发现先敌开火的优势消失得荡然无存,双方机甲立即开始展开肉搏作战时不时有被打坏的机甲倒下将旁边的步战车砸毁,公路一片混乱。

“该死的!被埋伏了!”李枝咬着牙说道,“呼叫总部立刻派空中支援,工程车将前面的机甲撞开!全营开始突围!九连向公路右侧反击一次将敌军给我压下去,VN8火力全部向左侧密集射击!七连全体向左侧反击,老八和营部连断后,保持住缺口全体突围!”

看着遭遇伏击依然不慌乱开始有条不稳突围,并且不断对他的阵地发起逆袭,板野撇了撇嘴巴。“看到没,中国人一旦强大起来会远超过我们,我现在的感觉有点像当年指挥平型关的林彪,看到顽强的皇军无比吃惊。”板野神态自若地说,仿佛他面对地不是硝烟弥漫的战场而是在给他的学生们上课。

“长官!雷达发现中国6架嗫食者无人攻击机正向我们这边飞来!”旁边的士官报告道,“第一阶段任务结束,命令防空部队阻拦五分钟,自行火炮部队火力覆盖一次后开始第二阶段作战!”板野潇洒地一挥手说,他走进自己的指挥车开始按着预定线路向后方撤退。

155毫米口径炮弹的威力大得惊人,若不是全营呈散开队形估计早全部报销了,李枝亲自驾驶一台“甲龙”战争机甲一马当先向外突围,几次进攻都被敌军的单兵反装甲导弹给打了回来。他们的重火力武器早已弹药告罄,根本无力对日军实施火力压制。

李枝一边后退一边用机炮点掉日军一个火力点,这时一枚炮弹正好砸在他身后,冲击波瞬间将机甲打倒他的头盔重重地撞在操作台上,他抬起头眼前一片血红前额的伤口被震裂鲜血染红了他的头盔内壁。

他咬着牙转动了一下机甲的视角,看到大批日军正在有条不紊地向后撤退,他们释放的红外干扰烟雾弥漫在公路两旁使战争机甲根本无法瞄准。

“营长!A连就剩一个排了,B连损失更大连长阵亡了,C连已经失去战斗力,营部连也损失56人!”通讯器里传来阵亡数据报告,李枝恼怒地一把摘下头盔砸在地上,他看了下表短短十二分钟的接触,敌军就把他一个营给打成了残废,而且对手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可见组织这场埋伏战的一定是一个战术高手。

“通报团部,我军在东京西南方位遭遇日军不明部队偷袭,从他们火力来看最少是一个联队的兵力……哎哟,你轻点!”李枝不满地对帮他缝合伤口的军医说,“请求提供空中侦察信息,我部目前需要弹药和人员补给,并且我部请求继续追剿这伙顽敌。”

陈嘉穿过一道合金钢板做成了自动门,来到一个全隔音的房间,房间的墙壁成乳白色让人感觉有点炫目,房间中央放着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中将和两名少将。陈嘉敬了一个礼“轨道空降兵第二分队分队长,陈嘉前来接受审判!”

“请坐下,陈少校同志。”坐在中间的中将指了指桌前的一张椅子,“你的队员我们都分别进行的笔录,他们都表示是自愿执行你的命令,对此你有什么可解释的?你事先有没有做出战地敌我力量预测并估算由于你的抗命可能造成的损失?”

“是的,我当时没有采用人工智能估算,我只是对自己的队友十分有信心,敌人虽然异常精锐但是他们人数不多,我军完全有把握可以消灭掉他们!”陈嘉捏着拳头说道,“我可以对我的抗命以及造成的133名轨道伞兵的阵亡负责,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几个将领交头接耳了一阵,中间的少将站起来说道:“陈少校,你自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来,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五次。担任轨道伞兵分队长以来获得数次嘉奖与勋章,但是国防部和总参对你这次的抗命行为感到万分失望,你愿意接受一切处罚不辩解吗?”

陈嘉摇了摇头,“说这些有用吗?能换回我那133名弟兄吗?我的错我承担请继续让他们在轨道伞兵服役,他们是我军最优秀的战士。”

“他们如果只是执行你的命令,我们不会对他们进行追究,下面开始对陈嘉同志的战场抗命行为进行宣判,全体起立。”

中将看了眼陈嘉缓缓说道:“陈嘉少校在执行敌后破坏任务过程中,未执行我军后撤的命令,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现在宣布总前指对陈嘉少校的处罚决定:解除陈嘉少校在轨道空降兵一切职务,从即日起改任北京卫戍区警卫十三团参谋,并记大过一次。”

陈嘉敬礼说:“服从一切命令!”中将走到陈嘉身边说道:“不要灰心,你可以去那里安心学习陪陪家里人,你还是嫩了点。”

“是!陈天启将军!”陈嘉说完转身走出房间。

“老班长,你这个孙子迟早是个将才啊!”陈天启身后一个少将说道。

“但愿吧,这小子还是太骄纵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