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中解放军华野和中野为争夺装备发生斗殴

政战教官 收藏 3 2048
导读:在国内各种势力为“和平”角力时,中原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联合发出两个月整训军事政治工作大纲。   这是为即将开始的渡江战役做准备,同时也为了消化和吸收淮海战役的战果,这里面有好的经验需要总结,也有坏的教训需要吸取。   淮海战役中,暴露出来了一些问题。   黄维兵团溃败,华野、中野部队都在忙着打扫战场,收集敌方的械弹车辆等各种战争物资,黄维兵团是美械化、摩托化部队,“洋财”当然不少。小小的双堆集地区,一片混乱,哪里还分得出谁的“战斗区域”,于是华野、中野部队之间,发生了争抢大炮、汽车和俘虏

在国内各种势力为“和平”角力时,中原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联合发出两个月整训军事政治工作大纲。


这是为即将开始的渡江战役做准备,同时也为了消化和吸收淮海战役的战果,这里面有好的经验需要总结,也有坏的教训需要吸取。


淮海战役中,暴露出来了一些问题。


黄维兵团溃败,华野、中野部队都在忙着打扫战场,收集敌方的械弹车辆等各种战争物资,黄维兵团是美械化、摩托化部队,“洋财”当然不少。小小的双堆集地区,一片混乱,哪里还分得出谁的“战斗区域”,于是华野、中野部队之间,发生了争抢大炮、汽车和俘虏的现象,都想让自己的部队得到更多更好的补充,兵强马壮起来,将来能更好地打仗。各个部队在这一点上是毫不含糊的,甚至出现了动手打架。


中野部队向总前委告状,告到了邓小平那里,邓小平就批评说:“这是你们不对嘛,在这里我们是主人,人家是客人,这是华野、中野的共同胜利,抢它干什么,都是解放军的!”


陈毅知道后,大发雷霆。他很能体谅中野在大别山吃尽苦头,重武器几乎丢得一干二净,这次歼灭了黄维,缴获大量武器、物资正好让中野装备起来,就对华野部队发出指示:“黄维兵团的东西,华野部队一律不准拿!全部由中野收缴;华野各部队即时归建!”


人们说,统帅就是统帅,统帅的胸怀令人肃然起敬!


还有一点,让统帅们心里很不安。总攻胜利后,双堆集变成了狂欢的海洋,有的战士欢呼着向天空开枪,有的甩手榴弹当爆竹庆祝……各级指挥员吼哑嗓子制止,但无济于事,闹了一夜一天。这个时间的确是有点长。


事后,邓小平和中野副政委张际春在向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做的中野《关于歼灭黄维兵团作战初步总结报告》中反思道:


歼灭敌人后,十五日夜及十六日整日,战场极为混乱,抢缴武器、汽车、大炮,乱放枪炮的现象,极为严重,为中野以往历次作战所未有。我们高级指挥机关,未作预防处置,实为主要原因。但也暴露了中野各部队存在着极严重的无政府、无纪律状态,应引起最大警惕,予以克服。


刘邓首长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打过长江以后,意味着我军将进入大城市,进入中国最富饶的地区,意味着解放军作为工作队将执行更为严肃、更为艰巨的政治任务。因此,为了迎接全国胜利,对全军干部战士进行政治教育,特别是纪律教育,将是一项十分迫切的任务。1月10日,邓小平还亲自组织中野政治部编写了《人民军队要作遵守纪律执行政策的模范》的教育材料,发至每个团,要求各个部队严格进行纪律整顿。


这次整训是动真格的。六纵枪毙了一个排长,处理了一个指导员。


这个排长叫王道士,是十六旅四十六团的侦察排长,是个老红军,作战很勇敢,搞侦察,更是厉害,你让他去抓个国民党军的参谋来,他保证不会给你抓回来个连长。穿便衣出去侦察,也是扮谁像谁,有次他化装成一个算命的,居然把真的算命先生都唬了。但他也有个毛病,就是脾气比较暴躁,动不动就打人。虽说是个老红军,资格挺老,也能打仗,但就是升不上去,有时好不容易提了一职,没过多久,又犯了老毛病,职务又被撸了下来,至今依旧是个排长。但他也不在乎,排长就排长吧,只要有仗打就行。王道士对侦察排的同志很好,说得好听些,是关心同志,说得不客气点,是他有点护短,也不管对错,别人是不能碰侦察排的战士一根手指的。


王道士就在这件事上栽了跟头。


原四十六团团长唐明春回忆说:


淮海战役刚结束,四十六团侦察排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时,王道士的排里有个战士,偷偷摸摸地拿了一个国民党军官的手表。侦察排由于化装到敌后侦察,顺手牵羊地拿点“资本家”的东西也是有的,王道士觉得这件事也没什么。但刚来的指导员吴永安年轻气盛,眼里容不下沙子,非要关他禁闭不可。王道士就去求情:“指导员,不要关了,侦察排嘛,偷偷摸摸也是难免的。”吴永安很严肃地说:“不行,我们是解放军,要执行纪律,必须关!”王道士仗着自己是老红军,笑嘻嘻地说: “指导员,就给我一个面子吧!”吴永安瞪了他一眼:“我关他几天,对你也有好处,你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你那个排了!”王道士有点不高兴了,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他骂骂咧咧地说:“别给你脸你不要脸,咱们走着瞧,总有你好看的!”然后扬长而去,吴永安气得脸色发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一吃过饭,王道士就跑去问那个战士:“你吃饭没有?吃的什么饭,什么菜?”那个战士忙说:“吃了,指导员让通信员送来的。排长,我错了。”王道士却骂道:“错个屁!老子一定给你出这口气!”第3天中午,他又跑去问,这天活该出事,连队事情多,通信员忙了半天,忘记给这个战士送饭了。王道士就蹲在禁闭室的门口,一直到下午两点钟时,通信员才提着饭菜来了,王道士抓住通信员就是一耳光:“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要存心饿死他?”通信员委屈地蹲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那个战士也感到过意不去,说:“排长,我不饿,没事。”王道士“呸”了一下:“你太软蛋了!怪不得总有人欺负你,我这就给你出气去!”


王道士跑到连部,指着指导员吴永安的鼻子问:“我问你,解放军有没有饿罪?”吴永安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没有饿罪,有啥事?”王道士上去抓住他的领子就是两个耳光:“妈的,没有饿罪,你还让我的战士饿了大半天!”打完指导员,王道士回到排里,兴高采烈地说:“我刚才打了指导员两个耳光!”副排长一听也来了劲:“打得好,打得好,我也去打!”两个人又跑回连部,副排长上去也打了吴永安两个耳光。连长当即叫来几名战士,把他们两个人绑了起来。


情况报到旅里,旅长尤太忠气得拍了桌子:“太不像话了!比土匪还不如,必须严肃处理!”


最后给副排长一个留党察看的处分,王道士撤职当战士。


旅里结合正在进行的纪律整顿,在政治部办的油印小报上刊登了这件事,并发表了类似 “社论”的东西,再三强调要迎接全国胜利,必须要加强纪律。这份油印小报送到了纵队,很多人认为这件事处理得太轻了,一个排长,连指导员都敢打,国民党部队也罕见!


王道士过去屡犯群众纪律,经教育又不改,在这次整训期间又打指导员,新账老账一起算,纵队党委上报野战军首长,宣判死刑。


枪毙王道士时,我是流了泪的,王道士作战很勇敢,我是很喜欢他。现在回头看看,枪毙王道士,是不是有点过了?我不清楚,但说实话,还是有好处的,这件事对全体指战员触动很大。部队大多数指战员都是农民,比较懒散,大大咧咧的。通过这件事,都知道这次是动真格的,谁也不敢再以身试法了。那些能打仗的连排长们,也不敢再咋咋唬唬了,别说动手打人,就是骂人也很少了。淮海战役补充了一大批俘虏,有些开小差被抓回来了,也不敢再打骂人家了,而是关心他、教育他、感化他。部队后来从长江边打到浙江丽水,我们这个团没有一个开小差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