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剑突击 第一卷 沙漠雄鹰 第5节 战前的轻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35.html



厉剑把任务简述一遍就离队员远远的,背靠墙壁一角闭目养神,神情显得非常萧杀。

除了钟鹏飞,其他队员都不愿也不敢主动招惹默默沉思的厉剑。钟鹏飞走近厉剑,嬉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两颊还有两个酒窝。他的笑容如影星周渝民那般迷人,犹如大雪纷飞的冬日吹来一股暖和的春风,让女孩子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所以,他不能不多情,他不得不风流。

钟鹏飞走到厉剑面前,轻笑着说:“队长,寂寞时间难熬,我为大家跳个舞吧?”

说完,钟鹏飞也不等厉剑点头,跳起舞来。一会儿是热情奔放、浪漫而富有活力的拉丁舞舞蹈,一会儿跳轻缓舒柔的交谊舞,一会儿又跳激情四射、动作变幻多端的霹雳舞。

他犹如一条软骨蛇,动作优美、流畅,高难度的动作做得如行云流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他翩翩起舞着,若多情的少女穿上七彩的衣裳,在缤纷的夏日舞动出青春的色彩和活力。

长城切诺斯基看见钟鹏飞这样,总是咧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阴阳怪气地叫嚷:“死游蛇,你真像一个娘们,信不信我强奸你。”

钟鹏飞向长城竖起中指,大伙也向钟鹏飞竖起中指,寂寞的时光就在大家的轰笑声中滑过。但厉剑不言不语,连眼也懒得睁开。他的神情萧索,显得非常落寞。偶尔睁开虎目,精光爆射的双眸隐藏着深深的哀伤,还有一抹撕不破割不断的淡淡忧郁。虽然身处一个集体,但此时的他就像一匹饿狼般孤独,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看起来缓慢无比,其实它却奔腾不息,就在这眨眼间,一生就这样消耗了;时间就像火一样,看起来非常艳丽,其实它却灼热无比,就在你呼吸之间,你就这样被烫伤了;时间就像石头一样,看起来淡淡无奇,其实它却变化无穷,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它就成为一堆黄土。

眨眼间三天时间就快过去了,现在已经是第三天的黄昏时候,但怀特上校都没有联系厉剑,GPS接收仪器也没有收到怀特上校的求救信息。只要熬到明天七点,50万美金就飞入他们的裤兜里。

等待是漫长而令人焦虑的,长城切诺斯基烦躁地踱步,核弹向钱进和枪王李卫国用普通话无聊地说着令女孩子面红耳赤的黄色笑话,好像他们不是外出执行任务,而是到马尔代夫旅游。一脸冷峭的“一枪”赵毅强,远远地坐在墙角,呼呼大睡。

能抓紧时间养精蓄锐的兵才是好兵,“一枪”无疑是一个好兵。

另外六人满脸激动,眼中闪烁着期待、焦急、担忧之情。李朝龙、林汝成和张火新正在用英语兴奋地小声交谈着什么,郑永贤也不时地轻声插两句话。阮涛声和金永健不会说英语,只能干瞪眼。金永健可能从小就接受严格的政治教育,他和郑永贤虽然语言相通,但他对开朗乐观的郑永贤总是不理不睬。

一只老鼠从赵毅强脚边跑过,貌似熟睡的他猛地伸手一抓,如闪电划破苍穹,如导弹般精准地把老鼠抓捏在他的铁掌里。“吱”的一声悲鸣,老鼠的头被捏碎,四肢在痉挛,抽搐。赵毅强看也不看,就把死老鼠扔到没人坐的墙角里。

看似神游天国的厉剑双眼甫一睁开,就立刻闭上,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但他的嘴角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阮涛声等六个队员向着响声处望一眼,发现不了什么,他们还以为“一枪”扔小石块。

时间如流水,消逝无声,夜幕降临了。新月如钩,心事重重地低垂着头,几颗寒星在天幕中落寞地闪烁。废弃村庄人迹全无,鸡犬不闻,死寂萧索,那座废弃的清真寺就像撒旦降临,阴冷阴森,把盛夏的燥热赶走。

倏地,厉剑睁开双眼,精光暴射,低声喝:“来了。”

“有一辆车向这儿奔来!”随着话语声一条黑影“游”下来,就像灵蛇一样从屋顶游下来,动作轻灵优美,却是警戒的钟鹏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